“木生!”胖陀沒想到木生竟然先於自己逃走了,大喝一聲,身子一晃便出現在了木生身前,剛要說話,卻見木生手中多了一隻短棍,直接向自己劈來!

“住手!”風塵子見狀大驚失色,急忙上前制止,卻已然來不及了!

胖陀見木生向自己攻來,根本就是想要自己的性命,頓時惱怒萬分:“木生,找死!”

說罷,胖陀一雙肥碩的手掌直接伸出,竟然像是一團棉花一般瞬間包住了那隻短棍,然後用力一扯,木生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住手!”風塵子再次大喝一聲,卻沒想到胖陀已經起了殺心,腳尖一點便來到了重傷的木生面前:“木生,別怪我狠心,是你先要殺我的!”

說罷,胖陀在衆人面前揮出一掌,徑直將木生拍飛數丈之遠,直落下了懸崖,絕不會有任何一絲的生機……

“胖陀道友……”風塵子臉上表情甚是複雜,有些哭笑不得,卻也有些顫抖:“這……木生真是……”

“我不想殺他,是他先要殺我的……”胖陀臉色也不好看,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兒,手掌一動,將手中木生的那隻短棍擲入到了地中,權當將木生埋葬了……


其他三人面面相覷,心中卻是已經有了質的變化。胖陀一招便將木生殺死,同樣也能一招將其他三人殺死,他們在木生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這個在一起同進退了數十年的散修團隊,在這一刻徹底的土崩瓦解……

其實誰也說不清楚是爲了什麼,木生爲何要逃?爲了生?可是誰都明白,就算逃走了,也絕不會活過五天……爲了五天的餘生,木生放棄了一切,卻賭輸在信任之上。

何爲信任?數十年的感情,木生相信胖陀不會殺了自己,就算自己出招也絕不會傷到通靈境的胖陀!可是這一切都是設想。在生與死的抉擇面前,任何刎頸之交的感情都會變得蒼白無力,任何海枯石爛的誓言都會變得弱不禁風……

沈雲被這一幕看得呆住了,這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卻讓他想起了這些年身邊死去的那些人,還有死在自己手中的那些人……

也許,任何事情都是沒有理由的……

沈雲嘆了口氣,倒是決定要與這幾人,敘敘舊…… “胖陀,你做什麼?!”

沈雲剛要出去相見,卻驀地聽到花蓮一聲驚叫,急忙擡頭看去,見胖陀不知什麼時候馭出了一件圓珠法器在花蓮的身後,瞬間用一股強大的靈壓將花蓮壓制住!

“呵呵,你說我要做什麼……”胖陀冷笑一聲:“現在的我,根本就不信任你們了……木生爲了生存可以逃走,誰也不能保證剩下的你們三人,會不會同樣爲了生存合力將我殺死……”

“胖陀道友這是何意?!”風塵子急忙勸解道:“我們幾人根本就不是道友的對手,何況,就像道友自己所說,我們就算是殺了道友,我們也沒有任何活路啊,道友……”

風塵子還未說完,卻見那胖陀手指一點,那顆珠子“嗖”的一下,竟然直接將花蓮穿了一個透心涼,慘死在當場!

一旁的劉三一直沒有說話,此時見到胖陀竟然將花蓮殺死,臉色大變,伸手掏出了數紙靈符,直接向胖陀扔了過去,而自己轉身就飛奔而逃!

那些靈符在空中化爲數道火球向胖陀撲去,胖陀冷笑一聲,手指一彎,那顆珠子散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瞬間將那些火球吞噬,而胖陀也在一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然站在了劉三的身前,一雙肥碩的手掌慢悠悠拍了過去!

劉三大駭,驚呼一聲,眼見躲不過去,便伸出一拳打了過去!

可是這一拳根本就沒有對胖陀造成任何的威脅,直接被胖陀的雙掌切掉,一掌拍在了天靈蓋……

劉三一聲輕哼,倒在了地上……

這一切不過半盞茶的工夫,讓風塵子與躲在一邊的沈雲根本就無暇反應。沈雲更是驚訝胖陀的手段,在短時間內下決心將陪伴自己數十年的同伴殺死,這要有多大的勇氣!

而風塵子更是滿臉的愕然,那張已經蒼老的臉上充滿了一種絕望,看着胖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風道友,咱們這幾人中,我最服氣的便是你。在我的修練之路上,你也給了我很多的幫助,但是現在,我……”

“呵呵,貧道不想聽這些了……貧道只是想知道,道友心中是如何想的?要知道就算是殺了我們,你也沒有多大的生還把握……”

“哦?”胖陀忽然眯起了眼睛,冷笑着看着風塵子:“你說,我能殺了沈雲麼?就算是我們一起上,能殺了沈雲麼?”

風塵子苦笑了下:“沒多少把握……”

“與其在今天就死在沈雲的手中,我爲何不賭一下呢?”

風塵子皺起了眉頭:“你賭什麼?”

“如果我把你們全都殺死,然後回去告訴那人,我們與沈雲大戰許久,但是卻沒能殺死他,而除了我之外,你們四人全部被沈雲所殺,是不是一個很好的計策呢?”

聽了這話,沈雲與風塵子全都愣住了:這的確是個好計策。這麼一來,首先讓那人知道他們的確是來追蹤沈雲了,而且還經過了一番激戰,但是最後因爲實力差距過大,被沈雲殺了四人。其次,如果胖陀到時候聲俱淚下的控訴沈雲一番,那人會不會因此而親自動手來殺沈雲呢?

到時候胖陀藉故解除禁制,溜之大吉……

這倒是數條風險極大的計策中,冒險程度最小的一條……

“哈哈……”風塵子哈哈大笑:“胖陀道友現在不禁修爲高出貧道不少,這心機也深了許多,如此,貧道倒也放心離開,只是,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告訴你,現在道友要用貧道的性命換取你的生機,貧道修爲低劣,自然無法相抗衡,那麼臨死之前,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吧……”

“什麼事?”胖陀倒是沒有了防備之心,他對於風塵子的爲人還是很相信的,而且這麼多年來,風塵子就像是他的一位長輩一般,對他照顧有加,此時若不是他性命堪憂,加上風塵子年老體衰,他還真的不一定能下定決心殺了此人。

“過來,我說給你聽。”風塵子壓低了聲音,示意胖陀離他近一些。

胖陀毫無疑心地走上前,風塵子伏在他的耳邊說道:“數年前,我們幾人剛剛相識的時候,我便知道了你的身世……你不是孤兒,而是……”

“噗!”

胖陀臉色一變,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同時那風塵子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山壁之上……

而風塵子的那柄拂塵,插入進了胖陀的小腹……

“呵呵,貧道臨死,也要爲花蓮、木生與劉三,報仇……胖陀,我們相識數十年,在一起無話不談,今日、今日……咳、咳……”

風塵子躺在地上,渾身顫抖,已經不行了:“今日,我們先走一步,你,保重……”

說罷,風塵子頭一歪,慘死過去……


胖陀只是看了風塵子一眼,伸手將插入自己體內的拂塵拔出,原地坐下療傷起來。

而在一邊的沈雲苦笑不已:胖陀利用朋友的信任殺了木生他們,而風塵子利用了胖陀的信任,最後一刻給了胖陀一擊,着實讓人感到滑稽卻也無奈……

沈雲倒也不着急,因爲胖陀這幾人自己已經耽誤了半天的時間,現在只剩下胖陀一人……

“胖陀道友,可還記得沈某?”

沈雲聳了聳肩,邁步走了出去,身子一晃便來到了胖陀身前,微笑着問道。

胖陀雖然在閉目調息,但是還放出了神識,當週圍靈氣一震時,便睜開了眼見,瞬間看到了來到自己身前的沈雲,頓時大驚失色,猛地一個魚躍向後撤了數丈:“你、你一直在附近?!”

“呵呵,那是自然,沈某修爲比道友高一層,自然會有辦法瞞過你的眼睛。不過,剛纔發生的故事,可是讓沈某看得心跳不已啊……”

“呵!”胖陀倒是也不緊張:“你既然都看到了,那也知道我想做什麼吧……我殺不了你,但是你也不會輕易殺掉我,如此,我們就當從沒見過,如何?”

沈雲的嘴角一咧:“哦?!當沒見過?呵呵,沈某進入修真界也是十餘年了,像胖陀道友這樣的心性,也算見了不少,只是,下得去手的人,只有道友一人……風塵子與劉三都對沈某有恩,眼下慘死在道友手中,而道友又想殺了沈某,不妨,我就替道友了斷了,如何?”

其實沈雲之前在腦海中閃過一絲對自己的質疑:若是之前自己提前出手的話,風塵子幾人根本就不會死,可是自己爲何沒有出手?

之前自己下定決心要殺了這五人,是因爲他們竟然爲了一己性命來殺自己,可是隨後胖陀出手殺了木生之後,自己的心中已經有了變化,他想讓胖陀死,而留下其他人。但是,在胖陀要對其他幾人出手時,自己竟然沒有一絲相救的想法……

這讓沈雲對自己的心性有了一絲的懷疑。他甚至認爲剛纔那個時段,自己的心性完全成了一種扭曲的狀態……

“你要殺我?”胖陀的嘴角驀地咧出了一絲冷笑。

“你說呢?”沈雲同樣冷笑道:“沈某現在不想留一個未來的威脅活下去……”

胖陀點了點頭:“好,那你就殺殺看!”

說罷,胖陀猛地祭出了靈氣護罩,將那顆圓珠法器馭出,迅速向後跑去!

“留下吧!”沈雲冷喝一聲,雲霄靴馭起,瞬間來到了胖陀身後,一記鬥龍拳直擊胖陀的後心!

“哼!”胖陀冷哼一聲,手指一彎,那顆圓珠法器便來到了身後,霎時散發出一陣耀眼的白光!

沈雲的拳頭如同擊在了空氣上,瞬間被卸力!這讓沈雲惱怒起來,不再留手,雙掌一拍,一股強勁的靈壓瞬間壓制住了胖陀,在他動彈不得時雙拳合一,就要將此人殺死!

“沈雲!你做什麼?!”

忽然從山澗處傳來一聲斷喝,沈雲趕緊停手轉身望去,卻見數名正道修士疾步趕來,幾息之後便來到自己身前,而讓他驚訝的是,在最前面所站的,竟然是雲霄門的青水師叔!

“沈雲,還不趕緊住手!”青水見沈雲依舊用靈壓壓制着胖陀,臉色一滯,冷聲命令道。

“師叔,他……”

沈雲還未說完,青水便打斷了他的話:“他什麼?!你可知道胖陀道友等人都是我的老相識?之前不久我聽門下的弟子說山門外有人爭鬥,其中有一人是胖陀道友,而另一人是你沈雲,我以爲你們有誤會,這才匆忙趕來,沒想到你已經殺了四人,現在還要殺了胖陀道友?!呵呵,若不是我及時趕到,等你毀滅了證據,麻煩可就大了!”

沈雲眼睛一眯,頓時感覺不好:“師叔沒有親眼所見,如何斷定是我殺了那幾人?!再者……”

“好了,不要說了!”青水再次打斷了沈雲的話:“你在入靈秀山之前,就有當過叛徒的經歷,沒想到在此正魔兩道相爭時,你再次對我們正道修士下手!沈雲,不管你是何人,今日,我先把你擒下再說!” 青水說罷,直接一腳踢出,腳風化爲一道利刃,直刺沈雲而來!

沈雲心中甚是疑惑,可是現在根本就由不得他解釋,面對着一名化形境修士,自己根本就無暇思考別的事情。

堪堪躲過一腳之後,沈雲怒吼一聲,咬破自己的舌尖,霎時變爲血脈模式,整個身子長大了數倍,那身貼身的銀色鎧甲隨之變大,如同是戰神一般站立在衆人身前。

青水見到沈雲的模樣愣了一下:“獸人族?呵呵,好,我今日就殺了你這個叛徒!”

說罷,青水轉身命令道:“你們都給我回去,將掌門叫來!這裏交給我便好了!”

其餘幾人都是他門下的弟子,聽令便急忙應了一聲向雲霄門奔回去。

青水轉身冷笑看着沈雲:“現在就剩下我們三人了,沈雲,你說說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話讓沈雲一愣:他原本以爲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是青水甚至是其他人設計來陷害自己的,但是現在來看,面前的青水卻將其他人支開,詢問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青水真的與此事無關?!


“師叔,師侄真的沒有殺害風塵子他們,他們是被……”

“別瞎說!”一邊的胖陀突然打斷沈雲的話:“青水前輩,此人一路跟隨我們過來,到了此地便突然痛下殺手,打了我們一個措手不及,瞬間便將風塵子道友等人殺死,我因爲修爲稍高,這才能夠拖延至現在,若不是青水前輩來得及時,我也要被此人殺死在這裏……”

“哼,沈雲,你還有何解釋之言?!”青水冷聲問道。

沈雲心中不禁叫苦,現在的他根本就理不清面前這兩人到底是不是一夥兒的,最起碼現在至少確定胖陀是在陷害自己,可是面前的這位青水師叔,到底是……

“呵呵,身正不怕影子斜,青水師叔,你覺得我要是想要殺死他們的話,早下手多好,何必要跟着他們來到雲宵山才下手?!”沈雲心中有些惱怒,只期待着青林他們能夠快些趕來。

“罷了,你們二人隨我來。”青水臉色忽然一變,大手一揮,沈雲便覺眼前一晃,再次穩住身子時已經來到了一處山澗之中。

這讓沈雲心中大駭,對化形境修士的能力又有了新的認識,知道憑藉現在的自己,絕對不是面前這人的對手。

“沈雲,不是我不相信你,你殺了那麼多人,胖陀道友也是見到過的,而剛纔雲霄門的那些弟子也都聽到了見到了,你再做狡辯的話,就有些多此一舉了……”

青水的話讓沈雲哭笑不得,那邊的胖陀就要張嘴再說幾句,卻忽然發現那位青水嘿嘿一笑:“胖陀道友,貧道最近剛好需要道友的幫助,沒想到道友竟然不請自來,還真是貧道的好友啊!”

這話說的有些不明不白,讓胖陀有些摸不着頭腦,只得回道:“青水前輩若有用得到晚輩的地方,儘可吩咐,晚輩一定盡全力!”

“好!貧道沒有看錯人!你過來!”青水說着便向胖陀招了招手。

胖陀自然不會懷疑一位化形境的高手會欺騙自己,便瞪了沈雲一眼,幾步走到了青水身前:“前輩請吩咐!”


沈雲看着對面的兩人,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大驚失色!

只見青水伸手輕輕放在了胖陀的天靈蓋上,然後瞬間化爲一團黑霧,將胖陀整個人都籠罩了起來!

“這?!”沈雲差點叫出聲,眼下的景象分明說明這位青水師叔就是一位魔道之人!

明白過來的沈雲頓時惱怒不已,心想此時青水竟然不顧自己的存在,如此大搖大擺就開始修練,卻正是自己下手的好機會!

想罷,沈雲冷笑一聲,祭出了夜鉤長劍,一聲斷喝,便直接向青水化爲的黑霧劈去!

這一劍沈雲可是使出了全力,在喚醒了血脈狀態下的他,將紫雲劍訣使在了夜鉤長劍上,手中那柄詭異的黑色長劍散發出了陣陣紫色的劍氣,遠遠看上去就讓人心驚膽戰!

“噗嗤”一聲!

夜鉤長劍直直刺入到了那團黑霧中,沈雲心中一喜,還未來得及笑出聲,臉色頓時一變:手中的長劍竟然劇烈顫抖起來,就像是要脫離自己的控制一般!

這讓沈雲大吃一驚,急忙一掐劍訣,吃力地將夜鉤長劍取出,猛地後撤數丈之遠,冷冷看着那團黑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