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亞希達覺得沒什麼,可見到瑟蕾娜打電話過來,他立刻就想到了,顯然是自己的失誤害得小智陷入修羅場。

不過還真別說,看著倒是挺有意思的。

「哈?」小智奇怪地瞥了他一眼,「你別胡說八道,我家好端端地怎麼會著火。」

聞言,亞希達張了張嘴,竟然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亞希達覺得今天自己是長見識了,他本以為是小智腳踏兩條船被發現了,誰能想到真相居然是這樣。

這還真是……人無完人啊。

默默感嘆了一句后,亞希達說道:「先不提這個了,我們談正事吧,你不是問我為何讓你上新聞嗎?道理很簡單,這都是為了保護你啊。」

「保護我什麼?」小智聽不懂了。

「你想啊,現在芳緣聯盟可是盯上你了。」亞希達耐心地幫他分析,「唯有讓你成為拯救城市的英雄,他們才不敢輕舉妄動,至少也會有所顧及。」

小智皺起了眉:「芳緣聯盟?有了那東西,你還搞不定他們?」

「那東西再厲害,也不可能把整個聯盟都搞定啊。」亞希達苦笑,接著放低聲音,「尤其是四天王他們,你叫我怎麼搞定?」

聯盟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反對關於神獸的研究,其中尤以四天王為首,如果只是研究神獸的歷史文化,那倒是無關緊要。

可一旦牽扯到神獸的本體,那肯定會有人跳起來反對。

其實這也難怪,歷史上有很多次是因為有人想要近距離研究神獸,從而不小心觸怒了它們,最終往往造成巨大損失。

「我知道了,就照著你的想法做吧。」

小智想了想,最後表示理解,亞希達顯然不可能有那麼大的能量將左派和右派都搞定,但至少也給他減輕了壓力。

正說話間,瑟蕾娜和小遙那邊似乎也爭論出了結果。

小遙回過頭,一臉不滿地道:「小智,沒辦法了,她非要跟過來。」

「什麼我非要跟過來,明明是你硬擠進來!」

即使離了有一段距離,瑟蕾娜的抗議聲依然能聽個一清二楚,小智在感到頭疼的同時,心裡也開始不耐煩起來。

他走過去,問道:「瑟蕾娜,你確定要來芳緣嗎?你剛剛旅行完還沒休息幾天吧?」

接著又問小遙:「還有你,你和小勝在拉魯斯市呆了那麼久,不先回去陪陪千里先生他們嗎?用不著這麼快就出來旅行。」

小智本打算說服她們,可沒想到換來的是兩人同時拒絕。

「沒關係,我已經休息好了。」

「爸爸媽媽那邊有小勝陪著,我想早點旅行來磨鍊自己。」

這下小智是真沒轍了,他也不高興再勸下去,因為再怎麼勸似乎也沒用,只能點頭道:「好吧,既然你們堅持……那就一起旅行吧。」

「皮卡?!」

聽了小智的話,站在他肩膀上的皮卡丘頓時嚇了一跳,趕忙扯了扯他的臉,急聲道:「皮卡皮,皮卡!(小智,你瘋了啊!)」

「很痛啊。」小智皺皺眉,把皮卡丘的手掰開,「幹什麼呢你,肚子餓了?」

「皮卡!皮卡皮卡!皮卡!(才不是說這個啊!你怎麼敢讓她們湊在一起,真是!真是!啊!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了!)」

皮卡丘神情激動,恨不得一巴掌拍醒小智,它本以為兩個女孩只是在電話里鬥鬥嘴,而小智最後肯定會勸另一個回家。

可惜,它還是低估了自家的訓練家。

「行了,別和我瞎扯。」小智不耐煩地把皮卡丘抱了下來,放到地上,「一大早就被瑟蕾娜的電話吵醒,我得先睡個回籠覺,你自己去找東西吃。」

接著,他看了看兩個女孩,揮揮手道:「具體什麼時候匯合你們倆商量吧。」

說罷,小智慢悠悠地渡步離去,不過沒走幾步,他又回過身來。

「對了,亞希達先生,麻煩幫我準備一架直升機,我醒了后應該就會出發。」

「啊,好。」

自始至終,小智都是一副完全無所謂的樣子,渾然不知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然而皮卡丘卻已經看到了……

前方,是地獄。

……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飛行,小智等人平安地抵達了橙華市。

雙方約定好在橙華市碰面,一來小遙能回家看看父母,二來這裡是大城市,交通發達,瑟蕾娜過來的話也方便。

「小智,小遙還有小勝,這次真是失禮了,下次要是再來拉魯斯市,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們。」

亞希達堅持要親自送他們回去,搞得小遙和小勝很不好意思,連忙鞠躬答謝。

「請不要這麼說,亞希達先生,這次的事完全是意外,和您沒有關係。」小遙不了解真相,還以為這死胖子真是無辜的。

「就是啊。」小勝笑呵呵地接話,「而且說實話,還真有些刺激呢,沒想到我居然能親眼見到裂空座呢。」

雖然當時被嚇了個半死,可事後回味起來,小勝卻感覺自己是無比幸運,不單是裂空座,連代歐奇希斯都看見了,實在是大開眼界。

「哈哈,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亞希達笑了兩聲,沖小智點點頭,接著便吩咐駕駛員,乘著直升機離開了,他還有許多事要當面商談,如果不是因為小智,他斷然不會如此浪費時間。

三人目送著亞希達離開,小遙率先說道:「好了,我們也回家吧,爸爸媽媽肯定等急了……怎麼了,小智,你好像有心事?」

「沒有。」小智搖搖頭,「走吧,趁這個機會,我想挑戰一下千里先生,說起來還真是好久沒和他對戰了。」

「好耶!如果是小智作對手,爸爸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小勝頓時歡呼起來,他已經很久沒見父親出全力了,到時候比賽肯定會很精彩。

然而,小遙的心裡卻是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小智到底有什麼心事,難道……是在想那個叫瑟蕾娜的女孩?

不對不對,一定不是這樣!

小遙拚命地否定著這個想法,可腦子裡又止不住這麼想,搞得她糾結不已,心裡慌得要命。

可實際上,小智壓根就沒想這回事,而是在考慮個體二的事。

他能感知到個體二一路上都在跟著他們,只是遲遲不肯現身,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麼。

不過只要還跟著就好,小智決定找個機會,和個體二好好談一談。.. 一路上,小遙和小勝都顯得有些興奮,他們是第一次出遠門,許久沒見到父母還真是怪想念的。

來到一所古樸豪華的院子前,小遙朝小智招呼道:「這裡就是我和小勝的家,也就是橙華道館,快進來吧。」

「恩,打擾了。」

剛走進去沒幾步,一名身穿練功服的少年迎了上來,高興地道:「小遙小姐,小勝少爺,歡迎回來!」

「健次,好久不見了,你好嗎。」小勝笑著打招呼。

「我來幫你們介紹一下。」小遙首先看向小智,指了指健次,「小智,這位是我爸爸的大弟子健次,平時一直會來道館幫忙。」

轉過頭來,小遙又給健次介紹道:「這位就是爸爸口中經常提到的小智了,你應該也知道的。」

「那當然了。」健次主動伸出手來,「我一直都有看你的比賽,這回總算是見到真人了,老師也說你是他遇到過的最優秀的年輕訓練家。」

小智和他握了握手,客氣道:「哪裡,千里先生謬讚了。」

「對了,健次,爸爸在哪?」 朝撫女帝 小勝問道。

「啊……那個。」健次突然後退一步,顯得有些緊張,「老師現在不在這裡,只有師母在家。」

「這樣啊。」小勝顯得有些失望,但很快就精神起來。

「姐姐,那我們先去看看媽媽吧!」

「好。」

姐弟倆剛想要進家門,健次卻慌裡慌張地擋在他們面前,語無倫次地道:「等等!不行不行!現在不行!現在不太方便!」

「怎麼了啊?」這下小遙也感到不對勁了,「健次,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們,難道是家裡出什麼事了?」

見似乎瞞不下去,健次偷偷地朝後面看了一眼,小聲道:「其實是……老師和喬伊小姐兩人,關係好像不太對勁。」

「和喬伊小姐?!」小遙睜大眼睛,一下子就想到某些不好的事。

「是啊。」健次嘆了口氣,滿臉的擔憂,「最近老師總是去精靈中心,連吃飯的時間都不回來,附近都在傳言……」

話到這兒,他已經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也沒必要說下去。

小勝呆愣片刻,著急地問道:「就是說,爸爸喜歡上了媽媽以外的人?!」

「呃,是的,可以那樣理解吧。」

「那樣的事怎麼可能啊!」

正當小勝想要言辭反駁的時候,道館的門嘩啦一聲被打開,美津子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手裡還提著一個大大的旅行箱。

見到自己的一雙兒女,美津子神情一怔,接著強顏歡笑道:「小遙,小勝,你們回來了啊,還有小智,歡迎你來我們家做客。」

「媽媽!」姐弟倆連忙圍了上去,小遙擔心地道,「媽媽你手裡拿的是?是有事要出門嗎?」

「沒有,只是,突然想旅行了而已。」美津子盡量讓自己的語氣顯得輕鬆一些,可臉上的疲憊卻是怎麼也藏不住。

旅行?!

姐弟倆頓時傻眼了,小勝還存有一絲僥倖心理,期期艾艾地問道:「那你是準備和爸爸一起出去旅行嗎?」

「沒有,就我一個……」

「師母,別說這些了,先讓大家進去吧!」

就在這時,健次突然喊了起來,接著不由分說地搶過美津子手中的旅行箱,大聲道:「小遙小姐和小勝少爺一定很餓了,您快去做飯吧,我來幫您打下手!」

「對啊對啊!我最喜歡媽媽做的飯了!」小勝連忙幫腔。

「就是啊,師母快進去吧!」

健次硬是推著美津子重新走進家門,算是暫時緩解了這次的家庭危機,可小遙和小勝頭頂上的陰霾卻是分毫沒有減少。

「姐姐,這怎麼辦啊。」小勝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爸爸會有外遇,可媽媽的表現又擺在眼前,一時間他真是心亂如麻。

「唉,我也不知道。」小遙幽幽地嘆了口氣,「待會我去勸勸媽媽吧,至少要讓她打消離家出走的念頭。」

接著,小遙突然轉頭瞪向小智,哼了一聲:「男人果然是沒一個好東西!」

「咦?」

小智滿臉錯愕地指了指自己,還沒等他發問,小遙就氣呼呼地抬腿走了進去。

小勝同樣是搖頭嘆息,跟著自己的姐姐進去了,唯獨留下小智在風中凌亂。

「……什麼情況,這是遷怒到我身上了?」

不過好歹是情有可原,小智也不會去跟他們計較,而皮卡丘趴在他的肩膀上,無聊地打了個哈欠,都懶得去解釋了。

晚飯就在這尷尬的氣氛中度過了,雖然小遙等人一直試圖緩和氣氛,可情況絲毫沒有好轉,更要命的是,千里那傢伙始終沒有回來。

「我不太舒服,先回房休息了。」

丟下這麼一句話后,美津子頭都不回地離開了,小遙、小勝和健次面面相覷,眼中皆是止不住的擔憂。

唯有小智一臉無所謂,篤悠悠地喝著茶,好不自在,並且很快就招來了小遙的批判。

「小智!你別傻坐在那兒了,幫忙一起想想辦法啊!」

「有什麼好想的。」小智淡淡地道,「千里先生可不會做出那種事,是你們想太多了。」

「可是……」

「不用可是。」

小智抬眼看了看小遙,又看了看小勝,無奈地道:「雖然我和千里先生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相信他不是那種人,你們既然身為他的子女,多少也該對自己的父親有些信心才對。」

接著,他又問健次:「千里先生和喬伊小姐的事,你是親眼看到還是別的什麼?」

「這個,主要是聽別人說的,再加上老師最近的確有些古怪,所以我才……」被小智這麼一說,健次也覺得自己似乎是唐突了。

「小智說的沒錯!姐姐,我們應該相信爸爸!」小勝就像打了一針強心劑,聲音重新變得中氣十足。

「恩,我也相信爸爸。」小遙堅定地點點頭,接著又拜託道,「小智,我們幾個準備去勸一下媽媽,能不能麻煩你把爸爸找回來?」

「好,交給我吧。」與其留下來勸美津子,還不如出去找人,小智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

順著健次指的方向,小智很容易就找到了橙華市的精靈中心,可還沒走進去,便在門外聽到了一陣嬌笑聲。

「呵呵,千里先生好幽默呢!真是會討女孩子的歡心。」

「沒這回事,都是因為喬伊小姐你太漂亮了。」

聽見這段對話,小智突然感覺,自己的臉怎麼會那麼疼。.. 啊啊啊,我幹嘛要說那麼多啊!

小智現在心裡是後悔萬分,早知道會這樣就不幫千里說話了,誰能想到那個表面上木訥老實的男人,背地裡會是這幅德行。

聯盟並沒有推行一夫一妻制,而是採取精英化政策,意即只有特定人群才能與多位妻子或是丈夫締結婚姻。

想要獲得資格,必須達到某些條件,比如資產達到某個數額,在重要領域做出過重大貢獻,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千里自然是達到條件的,他不但在大城市經營著一間道館,更是芳緣的候補天王,在橙華市享有極高的聲望。

只是這傢伙的吃相實在太難看,你要是年紀還輕,有點想法也算正常,可現在都有了兩個孩子,那就有些過分了。

小智本來還挺尊重千里的,現在只剩下了滿滿的鄙視。

「皮卡,皮卡丘。(有什麼好想的,千里先生可不會做出那種事,是你們想太多了。)」皮卡丘突然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

乍一聽到這話,小智是沒反應過來,可等他全部聽完后,頓時就勃然大怒了。

「皮卡丘!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小智瞪著眼睛,語氣透著警告。

可惜皮卡丘絲毫不理會威脅,繼續學著某個人的樣子:「皮卡,皮卡皮卡,皮卡。(雖然我和千里先生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相信他不是那種人,你們既然身為他的子女,多少也該對自己的父親有些信心才對)。」

「你這傢伙!」小智當即惱羞成怒,一把將皮卡丘抓下來,狠狠扯住它的臉,「我可不記得收服過像你這麼壞的精靈,嘲笑自己的訓練家就這麼開心嗎!」

「皮卡!(非常開心!)」

「很好,互相傷害啊!」

鬧了一陣后,小智也沒了心情繼續下去,他虎著臉走進精靈中心內,一眼就瞅見了正在櫃檯前和喬伊談笑風生的千里。

這個混賬東西!

小智心裡暗罵一聲,悄悄走到千里的身後,醞釀了一會情緒后,伸出手指對準他的后腰用力戳了一下。

「哇啊啊!」

千里被嚇了一跳,回過頭一看,發現居然是小智,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小智!你什麼時候來的啊,小遙和小勝也來了么?」

「沒,他們都還在家裡。」

「好好。」千里笑呵呵地點著頭,「這次來多玩兩天,讓小遙小勝好好招待你,對了還有我們的對戰,我可是期待了好久呢!」

「比起這個,千里先生還不回家嗎,美津子阿姨她們都還在等著你。」

小智一邊說著話,一邊不著痕迹地瞄了眼喬伊,而且還特意在「美津子」這三個字上讀出重音。

可惜,無論是千里還是喬伊,都是面色如常,真是好一對心裡素質過硬的狗男女。

「啊,那個啊。」千里撓了撓頭,笑道,「不好意思要你來叫我,只是我在這裡還有些事,你先回去吧,我很快就好。」

「……好吧。」

小智算是看出來了,現在千里的心已經完全不在家裡,恐怕就算美津子要和他離婚,他也會堅持和喬伊在一起。

對於這種事,小智既沒轍也不想去管,索性回道館了事。

只是在道館里,他還得面對小遙和小勝的詢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