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回頭,吹了一口槍口的煙,對我們道:“怎麼樣?這槍威力不錯吧。”

我仔細瞧了瞧,發現子彈近距離打在血屍的身上,雖然開了一個大洞,流着血,但對血屍來說,並非致命傷。這與我用摺疊鏟對付蠱童是一個道理。

江碧瑤同樣明白這點,淡淡的道:“你這玩意兒是很好,可是對那些東西根本沒用。”

李東哈哈一笑,神神祕祕的道:“沒錯,這槍確實打不死血屍和五鬼,但打得死安老鬼啊。”

“對啊。”

我恍然大悟,震驚得險些一拍大腿。安老鬼把鬼道的術法修煉到極高程度,能馭使血屍五鬼。如果用術法,用冷兵器相鬥,連近身都難。但不管如何,安老鬼終究還是個人,肉體凡胎的,這種現代熱兵器,對安老鬼卻是致命的武器了。

我念頭一落,安老鬼同樣想到這關鍵問題,立刻召回兩具血屍,擋在自己身前,把自己圍了個密不通風。手中法訣變幻,讓蠱童和五鬼前來攻擊。

我又氣又急,罵道:“你有這武器怎麼不早說。事先亮了相,安老鬼怎麼還會上當?”

李東很委屈:“我帶槍確實是爲這‘人’準備的。但剛剛那血屍手指險些穿了我喉嚨,我再不亮出來,性命都不保。”

我知道李東說得是,只好問兩人:“現在怎麼辦?”

李東還沒回答,江碧瑤分析道:“李東的槍對安老鬼威脅很大,安老鬼怕給打冷槍,兩具血屍不會再放出。就只剩下蠱童和五鬼,我們很難打得過。李東的子彈有限,打完後要更換彈夾。以安老鬼的本事,這片刻時間,我們就危險了。”

江碧瑤分析非常合理,我咬咬牙:“這樣看來,沒辦法了,我們只能先退出去了。安老鬼趕到,不知道許師傅的情況如何了。”

他們非常同意,贊同我的計劃。

於是,李東持槍威攝安老鬼,我和江碧瑤對付蠱童和五鬼,快速向墓道口下方撤去。

我和江碧瑤拼了老命,手段盡出,蠱童和五鬼一時半會也無法攻破我們的防線。不時就到了墓道口,江碧瑤的繩子已經給燒斷,我想起自己倒是帶了繩子,剛要拿出來。這時李東從揹包裏取出繩槍,‘啪’的一聲,槍頭帶着繩子射出,釘在了上一層墓室牆上。

李東一按開關,身體快速給帶了上去。

我看得目瞪口呆,以前一直沒覺得,現在才發現李東居然帶了不少現代裝備,和江碧瑤這種使傳統器械的人,可以說是完全對立的兩個風格。

李東這一上去後,安老鬼手一動,兩名血屍便一動。突然墓室口傳來一聲槍響,子彈打在一名血屍腦門上,打得黑血亂濺。

安老鬼一咬牙,只能召回血屍,重新保護自己。

此時,江碧瑤已經接過我的繩子,扔上去固定,飛速向墓道口攀爬。與此同時,李東把槍柄也丟了下來,我接住後一按,身體迅速衝上。

在身體衝上剎那,我把僅剩下的幾張鎮煞符,全部擲向蠱童和五鬼。

頓時,下方傳來蠱童和五鬼的慘嚎聲。

不過兩秒時間,我便衝出墓道口,江碧瑤動作也是奇快,不過稍後就爬上墓道口。

我向下一掃,發現安老鬼此時也衝到墓道口正下方,只是畏懼李東的槍,給兩具血屍和蠱童完全擋着。

江碧瑤手一動,立刻丟了十數只毒火金蟬下去:“這拖不了這老鬼多久,我們快走。”

李東收回手槍,我想到一事,手伸下去一觸上方石板。

果然如我所料,這墓道口是墓主人精心設計的機關。人在上方不會觸碰到機關,但上來時碰到石板,就會觸到機關,把墓道口封死,困死下方的盜墓賊。

頓時,一塊石板快速合攏,我手先一秒抽出,一聲輕響,徹底把墓道口合死了。

“三個娃娃,以爲這樣就能困死我嗎?你們想得太簡單了?”

安老鬼的聲音傳來,不斷說狠話威脅我們。

我們哪裏理他,轉身便走,不時便從古墓爬了出來。

我掄起摺疊鏟,就要泥土倒下,把挖開的坑封死,江碧瑤阻止了我:“這老鬼只要能上到墓室,就能出得來,你這麼做是徒勞無功的。”

李東也補充:“她說得對,安老鬼大可以馭使血屍挖墓,我們快走。”

我點點頭,和兩人一起出山,火速向醫院趕去。

其實,當在下面墓室見到安老鬼,我非常擔心許師傅。許師傅施七星催魂針對付安老鬼,數天時間,安老鬼先後逼出數針。如今出現在墓裏,自然是破掉許師傅的七星催魂針。

許師傅本來就有傷,現在七星催魂針被破,我心裏非常的擔心。

但我知道,事情有輕重緩急之分。雖然安老鬼趕到,但古墓的五龍守墓局,實際已經給我們破掉了大半。也就是說,安老鬼釘死這城市的七關,基本給我們破掉了。現在,只剩下醫院裏的陰屍王了。當務之急,我應該趁着安老鬼被困之際,趕去醫院後院破掉的陰屍。如此一來,纔不會辜負許師傅對我的期望。

折騰了一晚,從墓道出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此時旭日東昇,掛在枝頭上,陽光紅火,今天天氣倒不錯。

當來到山下公路邊,我把自己的想法給兩人一說。

李東毫不猶豫,道是他和安老鬼本有大仇,前去摧毀安老鬼煉製的陰屍王,責無旁貸。

江碧瑤想了想,也同意下來,給的理由還是她即若答應幫我,便不能食言。

她這一句話,倒讓李東有些驚訝,看我們的眼神帶着些趣味。

從時間上推論,現在應該是早上七點左右。李東不愧準備充分,不但準備這些現代工具,把車也停在公路邊一隱蔽處。

我們上車後,直接向醫院駛去。

一個小時後,我們趕到了醫院。下車後,由於時間還早,醫院並沒有開門。我們沿着馬路,直接來到醫院後院院牆外面。

我們翻上院牆,江碧瑤和李東瞧見,同時道:“陰氣好重。”

照許師傅說法,安老鬼釘死這座城市的七關,阻止生氣流動,陰氣聚於一處,製成一個死地,然後煉製出陰屍王。安老鬼釘死的七關,已經給我們破得七七八八。

我原本以爲,這裏情況會稍好的,可是一開清月眼一看,驚得目瞪口呆。

外面太陽高掛,陽光明媚,本是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

可在在清月眼之下,天空都是霧濛濛的,死氣沉沉,沒有半點生機。而且,天空充斥着陰氣,這間醫院最爲嚴重,簡直有如黑夜。尤其是後院,彷彿是一個黑洞,吞噬周圍所有生機。

“走。”

我一咬牙,當先跳了下去。

兩人都不落後,取出僅剩的東西跳了下來。

我們快速衝前,很快來到柳樹外圍,我們不約而同停步。

因爲前面陰氣太重了,重得簡直不能忍受。

這醫院後院位置十分特殊,就在城市正中間,別看現在外面洗車飛馳,沒有半點事情。可是我清楚,只要安老鬼脫困,到時放手一搏,給他煉出陰屍王,到時指不定發生什麼大災難。

我一咬牙,對他們說:“先破壞掉柳樹。”

李東和江碧瑤同意,我們三人取出武器,剛來到一棵柳樹前,耳邊突然傳來一聲大吼:“給我住手。” 單看顧小冷的年紀,誰也想象不到,這麼一個孩子居然可以單手穩穩的抓住手術刀,然後在這個已經撞得面目全非的死者身上劃下!

可是現在顧小冷卻做出來了,而且非常的輕鬆。

「所以綜合我的判斷,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中了毒,這種果凍狀的東西有很大的問題!」顧小冷終於下了自己最後的定論。

韓妮妮點點頭。

「很不錯,大體來說你已經有了一個法醫最基本的判斷力,你現在的水平和小呆差不了多少,只是你還有幾個忽略的地方!」她說道。

韓妮妮一邊說一邊戴上手套。

顧小冷仔細地聽著,她對於陌生的領域那可是有著絕對的好奇心的。

「首先……屍檢不是治病!在下刀之前,你要仔細的觀察屍體的外觀……查看死者的年齡、身體的外貌特徵、記錄下各項數據!這些都是將來屍檢報告上需要看到的東西。」韓妮妮說道。

顧小冷點點頭,這從來沒接觸過這些,自然不知道真正的法醫時間步驟。

「其次你看這裡!看一個人中毒從他體表就可以看得出來,首先是他的指甲……呈現一種暗紅色,另外就是他的嘴唇,深紫色!死者的體外雖然看起來慘烈,但是從體表來看,他並沒有受到致命的體外傷!」韓妮妮仔細的為顧小冷講解了一下。

小呆也在旁邊聽著。

「可他的頭上好多血,這裡凹陷了一小塊。」顧小冷問。

「這個位置……是人體大腦的一個薄弱區,它本身就只是一塊脆骨,而且這個部位對於整個大腦並沒有什麼很大的作用,所以這不是致命傷!」韓妮妮說道。

「這樣啊……也就是說,這個人的死其實和車禍沒有關係?」顧小冷驚訝的看著韓妮妮。

「不能說是沒有關係,車禍肯定加速了他的死亡,但是主要原因不是車禍!」小助理補充了一句。

韓妮妮點點頭。

「這樣啊……好有趣!這就是推理嗎?」顧小冷興奮地問。

「沒錯,身為法醫你也要學會一定的推理能力,就拿這個死者來說……他的主要死亡原因不是車禍,那我們就要看看這起案件是不是屬於他殺的範疇了!」韓妮妮慢慢的說道。

樂天都聽愣住了,一個簡單的車禍居然扯上了他殺?

「別的東西你分析的基本都對,看來你對人體的構造已經有了一個深刻的了解,這很不錯了。」韓妮妮對顧小冷作出了肯定。

「妮妮姐,你繼續分析分析嘛……」顧小冷居然有種沒聽夠的感覺。

韓妮妮笑了笑。

「怎麼了?真想來學法醫?」她問。

顧小冷猶豫了下,居然點了點頭。

「咦?你這小丫頭,你要和我搶飯碗嗎?」小助理笑呵呵的問。

「不是啦,我只是好奇嘛!你知道的……我一般情況下都會精力過剩,太閑了每天。」顧小冷連忙搖搖頭。

「那好!既然你這麼好學,以後沒事的時候就來法醫室,幫我解剖屍體,給你小呆姐姐打下手。」韓妮妮同意了。

「好耶……」顧小冷高興得直拍手。

韓妮妮看了看樂天,這傢伙沒說話,也就是不反對了。

「好,那我就再給你說說這具屍體上的問題,屍體胃液內的東西是一種超級毒品,名字叫KLD!這種毒品在你樂天哥和紫萱姐的合作下幾乎已經失蹤了,所以現在想要得到這種毒品已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了。」她繼續分析。

顧小冷點點頭。

「現在我們就需要你樂天哥那邊的外勤組給與我們更進一步的支持了,我們需要得到這個死者的姓名、住址、工作之類的信息,看看他有沒有機會可以接觸到這種超級毒品!如果有……那他可能就是服用毒品過量,如果沒有……那就不能排除是他殺的可能!」

韓妮妮指著樂天繼續說道。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

「樂天哥……這個死者的信息呢?」她問。

「靠,這我哪能知道……我忙著呢。」樂天翻了個白眼。

「你有多忙?」韓妮妮笑著問。

「我還等著和王崗的老婆過招了……要不小妮子你就負責這件案子吧,給你兩個外勤組的人,你們師徒自己查去。」樂天笑呵呵地說道。

「你做得了主?」韓妮妮瞥了樂天一眼。

「做的了!一會我去和蘇紫萱說……不過我提醒你們,如果遇到什麼不可控的事情,馬上聯繫我。」樂天點點頭。

神話版三國 三個女人對視了一眼,眼中居然都出現了好玩的神色。

樂天回到了蘇紫萱的辦公室。

「人已經帶過來了,正在會客室。」蘇紫萱說道。

「我一會過去,對了……局裡剛剛接到的那個車禍案子,我讓韓妮妮去查了。」樂天點點頭。

「什麼?」蘇紫萱一愣。

「一個小小的車禍案,小冷這丫頭好像對警察也來了興趣,我培養培養試試。」樂天說道。

蘇紫萱想了想,一個車禍案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她也就沒在意。

「你去不去?」樂天問。

「去。」蘇紫萱站起身。

兩個人來到了會客室,因為不是逮捕,所以不是審訊室。

樂天和蘇紫萱坐在一個女人的面前,這個女人看起來三十多歲,打扮的非常時尚。

「李晴晴?」樂天開口。

女人點點頭。

「你不用緊張,我們只是問你幾個問題而已。」蘇紫萱說道。

「好。」李晴晴根本沒有緊張的神色。

「你和你老公的感情是不是不太好?」蘇紫萱問。

樂天在一旁看著這個李晴晴,如果這個李晴晴就是那三起案子中的那個李晴晴,那這個女人可真的是不簡單了。

「是,我們已經要離婚了。」李晴晴回答。

「不好意思,問你一個比較敏感的話題,你們打算離婚後的財產是如何分配的?」蘇紫萱看著她。

李晴晴一愣。

「我的意思一人一半,可是他不同意,所以我們一直拖著沒有離婚。」她說道。

「那現在王崗死了,所有的財產就成了你的了。」樂天突然說道。

「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為了錢殺了他?」李晴晴突然極其尖銳的針對樂天。 看到李晴晴這個樣子,樂天微微一笑,他是完全不在意這種針對的。

「沒錯!我們警方現在的確有這個懷疑。」他說道。

「你們憑什麼懷疑我?你們有什麼證據!」李晴晴惱怒的喝問。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得了……你引爆了炸藥桶,你自己去解決吧,咱還是看戲比較好。

「就憑你老公上千萬的家產歸你一個人所有就足夠了吧?你覺得為錢殺人這一條還不夠嗎?」樂天微笑著反問。

「你……你有什麼證據!那一晚我可是在和朋友喝酒的,我有許多人證!」李晴晴依舊很強勢。

「是嗎?有時候殺人並不需要在場!」樂天和李晴晴的反應完全相反。

「你什麼意思?」李晴晴謹慎地問。

她終於發現這個警察好像和別的警察不一樣,這個傢伙看自己的眼神里好像有一些別的什麼東西。

樂天突然站起身,他離開了會客室來到了法醫室。

「咦?你怎麼又回來了?我們剛要離開。」韓妮妮奇怪看著樂天。

「王崗的屍體呢?」樂天問。

「收起來了啊。」韓妮妮回答。

「我看一眼。」樂天說道。

韓妮妮無語,只好指使小助理去。

小助理把屍體拿了出來,樂天拿起一把手術刀,拿了一個小鐵盤居然切了一下王崗的一小塊肉下來。

「你幹嘛?」小助理問。

她看到樂天切的地方是一處有紅點的肉。

「有點用,好了……收拾起來吧。」樂天笑著說道。

他又重新回到了會客廳。

蘇紫萱看著樂天,這傢伙居然端了一個鐵盤迴來,這是要做什麼?

「你看看這是什麼?」

樂天放下鐵盤,他指著鐵盤問李晴晴。

李晴晴莫名其妙,這看起來像是一小塊肉?

「不知道。」她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