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泉打趣道:“我猜逸兄一是被迫來的吧,你看看,裏面的咱們的兩個班花都多引人矚目啊,多少師兄們開始下手了,逸兄,你就不擔心?”

葉逸毫不在意地說道:“有什麼好擔心的,你看她們的樣子,明顯是對那些人手中的明信片感興趣,哪裏是對人感興趣,你放心,我還是能看出來的,再說,萬一真有人敢對她們下手,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李泉翹起一個大拇指,說道:“唉,都是壞人啊,走,哥兒幾個,咱今天也要有所收穫是不是,據說一會會有一個集體交際舞,這可是個好機會,千萬得抓住啊。”

葉逸拍了哥兒幾個肩膀,說道:“加油吧,騷年們,把寂寞的學姐們拿下,我在精神上支持你們,我就暫時不進去了。”

李泉和吳俊季胡安三人往某處看了一眼,同時說道:“喔,兄弟們懂的!”

“嗯?”葉逸轉身看去,只見不遠處,王樺穿着一身白色小清新,正向葉逸走來!

“呀,我怎麼把答應她的事給忘了呢,這下可有麻煩了。”葉逸往李欣和郭子琪方向看去,只見兩人正玩的不亦樂乎,根本沒時間管自己,心裏不由一鬆。

“來得還挺早,專門等我的?”王樺根本不理會旁邊無數火辣辣的眼光,直接來到葉逸面前,這麼一對帥男靚女,立即引來的無數羨慕嫉妒恨,不知多少人懷着棒打鴛鴦的想法。

“咳……我可沒說等你,我在想,你怎麼會對這個場合感興趣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祕密。”葉逸試探道。

“你要真這麼想,我也沒辦法了,喂,說好的,你會陪我的。”王樺的笑容很迷人。 葉逸眉心一黑,露出個尷尬的笑容說道:“行,這種魚龍混雜的場合,想必也沒人會注意我們的。”

就在葉逸和王樺往禮堂裏面走去不久後,兩名穿着西裝的男子往裏面看了一眼後,低聲商量着什麼。

“看來你猜測得沒錯,王樺大人恐怕對教主吩咐的事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連這種場合她都來參加,可見,她對世俗的貪戀之心已起,你說,我們該怎麼辦?要不要把這事再彙報給教主?”

另外一個看起來更陰冷的西裝男子說道:“不用匯報給教主了,教主已經給我傳達命令了,必要的時候,可以干涉一下王樺的行動,我看王樺身邊的男生似乎和她很熟,一會我們進去給他點教訓,順便給王樺大人暗示一下,如果王樺再執迷不悟的話……那我們就可以……”西裝男子比了一個殺的手勢。

“其實也不用這麼急嘛,你看看,這麼好的場合,咱們也可以找兩個妞玩玩,你看那兩位就不錯。”西裝男子指着李欣和郭子琪。

西裝男子嘴角一揚,說道:“也是,我們兩離開教主身邊,怎麼也要多瀟灑瀟灑纔對。”

“……”

沒有人管理,而大家都懷有共同的目標,事情就會變得很有秩序,哪怕是友誼會這種懷着不良思想的事情,但說到底,畢竟是學生,關乎於愛情的事情,總還是不會有多離譜。

大禮堂內音樂聲響起,有聊天的,有跳舞的,也有還在尋找目標的。

葉逸實在很佩服李泉的本事,就這麼片刻的功夫,他已經左右美女兩三人了,而吳俊季也貌似找到了一個姘頭,居然騷包的跳起舞來,至於胡安,則兩眼發呆地看着角落裏的一個女生,手中握着的一張明信片都快被捏碎了,而角落你的女生也是羞紅着臉,似乎在等待一個勇敢的胡安。

葉逸看準時機,一下子將胡安攘了過去,胡安轉身準備發脾氣,見是葉逸,並向他翹出大拇指,不由臉上露出感激之情,“好兄弟!”胡安突然膽子變大了起來,終於對那女生開口:“你……你好……我叫胡……安!”

葉逸當時就有一種眩暈的衝動……

“你是不是對男生女生之間的感情懂得很透徹?”王樺找到一個位置坐下,隨意地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

葉逸抓了一把瓜子,咔咔剝個不停,說道:“感情這個東西誰要弄透徹了,那就真是超越人的範疇了,我只是覺得胡安這小子膽子實在太小了,喜歡就說,不喜歡就拉倒,幹嘛憋屈着自己。”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王樺微笑着問葉逸。

“咳……有啊。”

“嗯?能說給我聽嗎?”

“怎麼說呢,我這個人比較喜歡漂亮的女孩,哈哈!”

王樺神色愣了一下,指着郭子琪和李欣,說道:“這麼說她們兩人你都喜歡了?”

“你猜!”

“沒那心情,喂,我可告訴你,在我們靈巫一族,女的一生只能鍾情於一個男子,而這個男子也必須只鍾情於她,不然的話,會遭受詛咒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李欣身上,可是有我們靈巫一族的血統,而那個郭子琪,則是另一個大家族的人,你就不怕你這種腳踏兩隻船,會引火上身嗎?”

葉逸看了兩女一眼,心中激起一絲漣漪,但葉逸裝作一臉平靜,說道:“我又沒說喜歡她們兩個!”


“是嗎,你沒說喜歡她們,可是我看得出來,她們對你可有點小心思,對了,包括你身邊那個唐曉雅,就連咱們的老師……”

葉逸慌忙打斷王樺的話說道:“你的思想太複雜了,簡直不敢相信啊。”

王樺見葉逸打斷自己的話,也不以爲意,說道:“你不要懷疑我的用心,我說過了,我今天與你相處,只是同學關係,當然了,你要是不相信我剛纔說的話,我們可以打個賭。”

“打賭?打什麼賭?”


“我賭李欣和郭子琪對你是有特殊的感情的。”

“是嗎。”

“怎麼樣,要不要試試,如果你輸了,答應我一件事!”

“不行,你的事,沒準是個大陰謀什麼的。”

“你放心,不會爲難你的。”

“好,賭就賭!”葉逸還真不相信這兩丫頭在羣人的光環之下,還會在意自己。

“那你得聽我的!”王樺一臉嫵媚,看得葉逸心神一蕩。

隨着友誼會的進行,越來越多人,集中到一起跳舞,當然了,在學校這麼神聖的地方,自然是一些簡單的交際舞曲,或是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舞曲。

“我們一起跳舞吧。”王樺對葉逸說道。

“嗯?我和你?”葉逸有些不敢相信。

“對啊,你說過,要聽我的。”王樺伸出手來,葉逸稍作猶豫,伸手握住了王樺的手。

“爲什麼這麼冰涼?”葉逸感覺到王樺的手如冰窖裏拿出來的一樣,不由問道。


“心裏沒有陽光,能有溫度嗎?”王樺似開玩笑,又似認真地說道。

“會有陽光的。”葉逸勸慰道。

參與到跳舞的人越來越多,李欣和郭子琪在拒絕了無數個男生之後,終於發現了場中的一道熟悉的人影。

“哼,這個土包子,還說幫他那幾個兄弟,你看看,他現在美人在懷,這纔是他的目的吧。”李欣忿忿不平,拉着郭子琪就往跳舞人羣中走去。

“你要幹嘛?”郭子琪被李欣弄得有點糊塗。

“走,我們兩去跳舞,給他點顏色瞧瞧!”

葉逸和王樺若即若離地跳着舞,兩人都有些生澀,葉逸是對王樺有些防備,畢竟這個女子可不是表面這麼簡單,而王樺則似乎是真的不會跳舞,跟着葉逸認真的學習着。

突然,場中,想起一陣尖叫聲和叫好聲,葉逸放眼看去,只見郭子琪和李欣兩人竟然手拉手,在人羣中跳起了熱舞,並且逐漸向自己這邊靠近。

“怎麼樣,我就說她們是很在意你的吧。”王樺對葉逸說道,眼中閃過複雜之色,突然,王樺眼中出現了兩道人影,這兩道人影正不懷好意地向李欣郭子琪看去。“是他們?哼,這算是對我一種警告嗎?”王樺眉宇一皺,隨即將事隱藏在心裏。

“她們就喜歡出風頭,你想多了。”葉逸才不相信她們真的是在意自己,若真是衝着自己來的話,那也是來搗亂的可能性比較大。

“嘖嘖,技術爛就不要丟人嘛!”李欣來到葉逸面前,用調皮的話調侃着,顯然,這話是說給葉逸聽的。

“我樂意,哈哈!”葉逸想着自己居然被她開車耍了一道,心裏也起了和她爭鬥之心。

“哼!你就得意吧,走小琪,咱們也去找兩個男生跳跳舞!”

“嗯!哼。”郭子琪對葉逸冷哼一聲。

“你好,我能請你跳一曲嗎?”一名西裝男子來到李欣面前,而與此同時,郭子琪也被一名西裝男子攔住了去路。

“滾開!”李欣和郭子琪同時對面前的西裝男子吼道,兩人心裏正毛着呢,這兩人竟然這般不識趣。

然而,兩名西裝男子根本不爲所動,無論李欣和郭子琪怎麼走,都逃不出兩名西裝男子的堵截。

葉逸在兩名西裝男子出現時,眼中就閃過一絲殺機,因爲兩名男子身上的隱隱露出的氣息,太陰冷,而最讓葉逸在意的是,其中一名西裝男子應該就是前不久在學校出沒的清潔工。

突然,葉逸覺得上了王樺的當了,我還是太過於情感化了啊,這個女子,豈會沒有目的,她接近我,一定是爲了我身上的龍紋玉佩,葉逸暗暗的想道,原本感覺王樺的手是如此特別,現在竟讓葉逸感覺到這手就如鎖鏈一般。

王樺感覺到葉逸氣息的變化,微微無奈的搖了搖頭,當她看見葉逸並沒有相信自己後,只得嘆息一聲,輕輕將手抽了回來,“這一切,與我無關,真的。”王樺低聲解釋道。

葉逸頭都沒回,離開了王樺,來到李欣和郭子琪的面前,葉逸將兩女護在身後,說道:“她兩是我女朋友,別來找事,否則,我會生氣的。”

葉逸話音剛落,便引來一片嘲笑聲。

“這小子是誰,竟然敢說他是兩名校花的男朋友,他瘋了吧?”

“我看他是得妄想症了。”

“這兩名西裝男子是誰?似乎不像是我們學校的吧?難道其他學校的人也吸引來了?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不是好惹的人。”

旁邊一羣男生議論紛紛,衆說紛紜,但有一點是肯定的,誰都不希望兩名名花有主,這樣纔有機會!萬一幸運女神降臨到自己身上,不就發了嗎……這是大家的共同願望,可惜,這兩名校花的身份和背景擺在那裏,只可以想象一下而已。

“……”

“喲呵,你小子是誰?識相的滾遠一點,今兒看見了不錯的美女,大爺我心情不錯。”西裝男子顯然沒意識到葉逸是誰,而且西裝男子剛纔也仔細看了一下和王樺在一起的葉逸,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想來是王樺隨便找的男生,想要體會一下當學生的快樂吧。

“我數三,你不滾,就沒機會了!”葉逸火氣很大!想着自己竟然被耍了,心裏就不舒服。

“是嗎?看來你真是沒分清楚現實啊!”西裝男子擡起手,一把向葉逸肩膀抓來!

葉逸只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手上傳來,葉逸冷哼一聲,略微運轉真元,右手順勢一搭,說道,“都說了,你不走,就沒機會了!”

今天依然三更,非常感謝大家的閱讀,謝謝了。 “轟!” 就在衆人準備看戲的時候,西裝男子突然被葉逸一手抓住,推倒在地。

“怎麼回事?”另一名西裝男子低聲問道,眼裏全是疑惑之色。

“原來他不是普通人,我不小心吃了點虧!”西裝男子站起來,拍了拍衣服,低聲解釋道。

“竟有這事?要我出手嗎?”西裝男子打量着葉逸,突然,西裝男子臉色一變,傳音道:“壞了,他……他是葉逸,怪不得王樺要接近他,我們還是先撤吧,這兩個小妞,不要也罷。”

“哼,你等着!”兩名西裝男子在別人嘲笑的眼光中,溜出了人羣。

葉逸見兩名西裝男子離開,眼中非但沒有喜色,反而越發擔心了,一股煩躁的感覺從葉逸心裏冒出,轉過身去,卻見王樺早已不見了蹤影。

“哼,果然是你嗎。”葉逸自語道。

“喂,你不是跟別人跳舞嗎,你干涉我們幹嘛?”李欣任性地說道。

“你以爲他們是什麼人?別鬧了好嗎,我們回去吧。”葉逸說道。

“你說回去就回去啊,你瘋夠了,就要干涉我們,憑什麼,小琪,別聽他的,我們接着玩,喂,大家都散了,散了!有什麼好看的。”李欣拉着郭子琪,無視葉逸的話。

“我們真的該回去了,別鬧了,我的大小姐。”葉逸依然勸說道。

“我們偏不。”葉逸看着倔強的李欣和郭子琪,只得嘆息一聲,轉身離開了禮堂。

“這兩個傢伙,絕對不可能就這麼甘心吃虧的,我必須儘快找到他們,查出他們到底要幹什麼。”葉逸心裏想了一番,但看了一眼禮堂後,又有一些不放心,“唉,真是件麻煩的事啊,這兩個傢伙也不聽我的,如果強行把她們脫回去,恐怕又捂了她們的臉面。算了,解決了這次的麻煩,我還是不做這份工作了。”

葉逸真的是有些惱火了,想到這裏更加心煩意亂,都怪自己太相信這個叫王樺的女子啊。

夜更深了,葉逸一個人遊蕩在學校周圍,想要找出兩名西裝男子去了何處,可惜,這兩名男子隱藏得極好,葉逸到處尋找線索,都一無所獲。

令葉逸倍感無聊的友誼會結束了,葉逸來到停車的地點,準備去接李欣和郭子琪回家,誰知道去了停車場,車子早已不見了蹤影。

葉逸心裏一慌,難道她們出事了?想到這裏,葉逸慌忙掏出電話,撥打了李欣的電話,萬幸的是,李欣接了電話:“喂,打電話給我們幹嘛,我們已經回來了,你這傢伙怎麼搞的,我們還以爲你到家了呢。”

葉逸聽見兩人到家的消息,心中的擔憂微微減輕了一點,但另一種煩躁的情緒又籠罩着葉逸,“這兩個傢伙,壓根沒把我當回事,等這個學期結束了,我就跟伯父辭職吧,該回蜀山,回蜀山,真是氣死我了。”

葉逸發了一陣牢騷後,又疑惑道:“奇怪,這兩個傢伙不會就這麼銷聲匿跡了吧?”葉逸打了一張出租車,往別墅趕去,想着兩女竟然不聽自己的話,葉逸心裏很不是滋味,我爲了你們的安全,時時關心着你們,沒想到你們居然不領情。

就在葉逸快要到別墅之時,葉逸突然感覺到某處暗巷傳來一陣奇怪的波動,葉逸立即下了車,尋找剛纔傳出氣息波動的地方。


街道暗巷處,燈光幽暗得幾乎看不見地上的道路,巷口盡頭,王樺橫眉冷豎,對面站着兩名西裝男子。

“袁弘,袁霸你們乾的好事!”王樺的聲音冰冷異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