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有種想要捂臉的衝動,這都什麼跟什麼呀。什麼叫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這話說得,有考慮過完顏烈的感受嗎?

王崑崙確實沒有考慮完顏烈的感受,看着完顏烈鐵青的臉色,王崑崙呵呵一笑,對李白道:“看到了嗎,完顏烈的臉色好難看,是被我嚇到了嗎?不太像。”

明明是被你氣得好吧!李白腹誹道。

“呵呵,沒想到王崑崙前輩還是個說相聲的好演員。”完顏烈目光極爲忌憚的望着坐在輪椅之上的王崑崙,冷笑道:“我這輩子還沒有殺過相聲演員,不如就讓前輩你來當我手下的第一個相聲演員的亡魂吧!”

“自信是好的,但是過於自信那就是在找死了。”王崑崙緩緩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對完顏烈伸出一隻手,道:“對付你,我只用一隻手,所以,你還是叫個幫手一起來吧。”

衆人皆是被王崑崙身上的王霸之氣給震驚到了,這就是傳說之中那位古武界第一人的絕代風采嗎!

跟在李白等人身後出現的李元和孫文濤以及心娘三人也是目光灼灼的望着王崑崙,期待着王崑崙的精彩表現。

“派恩,我們兩個一起對付他,如何?”完顏烈直接對左手邊的派恩道:“我覺得他應該是你喜歡的對手。”

“我最喜歡挑戰極限了。”派恩點點頭,道:“尤其是和這樣的敵人戰鬥,那種突破自身極限打破力量囚籠的感覺是非常棒的。”

“王崑崙,就讓我們兩個來會會你這位傳聞之中的古武界第一人吧。”完顏烈和派恩向前走出一步,身上雖然沒有什麼氣勢散發出來,但是任誰都感覺得到,那股強大而洶涌的戰意是多麼的旺盛!

“換一個吧。”出乎意料的,王崑崙竟然是不想和完顏烈和派恩兩人打。

“爲什麼要換?你覺得我太弱了嗎?”派恩的臉色很不好看的望着王崑崙,雖然他心裏清楚王崑崙很強大,但是這種被人輕視的感覺實在是不太好。

衆人也覺得王崑崙有些託大了,要知道,派恩可是第六研究所的所長,實力那麼恐怖的一號小丑都乖乖聽從派恩的話,而且派恩還在之前輕鬆傷到了東方墨,這樣強大的對手,如果輕視他,絕對會吃虧的。

誰料王崑崙搖搖頭,道:“你們兩個聯手,我打不過,所以,不妨換一個,咱們打得勢均力敵一點不好嗎?”

聽到王崑崙的話,之前還覺得王崑崙自信吊打完顏烈和派恩聯手的人臉色都黑了,這傳說之中的古武界第一人的形象算是車的崩塌了。

李白更是覺得躁得慌,他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王崑崙的體內居然還隱藏着逗比的潛質呢?

“哈哈哈。”完顏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道:“好!不愧是王崑崙,一句話就瓦解了我和派恩好不容易燃燒起來的戰鬥慾望,真不愧是古武界第一人!”

衆人聞言皆是一驚,被完顏烈這麼一提醒,衆人才驚覺完顏烈和派恩身上那股濃郁的強大的戰鬥欲居然在此刻變得衰弱了許多!

這時候衆人看着王崑崙的眼神又變得不一樣起來,這位真不愧是古武界第一人,一句話就將敵人的戰鬥慾望瓦解,真是太厲害了!


而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的王崑崙確實不是完顏烈和派恩兩人的對手,只可惜完顏烈卻是曲解了他的用意,他是真的打不過啊。

可惜這個時候就算打不過,王崑崙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剛纔好不容易拉下臉來說出了那一番話,現在如果讓他再說一遍,卻是沒有那個臉皮了。

梅洛這個時候也站了出來,看着衆人道:“請問誰是李白?”

梅洛說的是英語,在場的人也只有李白聽懂了,李白看着穿着很是不凡的梅洛,尤其是在看到梅洛頭上那頂金冠之後,李白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道:“你就是那個教會的教皇吧?”

梅洛傲然的點點頭道:“沒錯,我就是教會的教皇,你可以叫我梅洛冕下。”

“啊呸!”李白呸了一聲,道:“你還真不要臉,讓我叫你冕下?我又不是教會的人,叫你一聲梅洛都是看得起你了。”


李白對這個教會真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之前在崑崙山之下和教會那些人一戰的時候李白就看穿的教會的本質,說到底,這些披着神的使者外衣的人也都是一羣道貌岸然的僞君子巴爾,他們也會怕死,也會出賣自己的隊友,會跑得比誰都快!

對於領導着這樣一羣人的教皇,李白實在是尊敬不起來。

梅洛本來還準備接受李白的敬佩亦或者是敬畏,可是當聽到李白用英語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大膽,竟然對教皇冕下無禮,該死!”本森第一個跳出來訓斥李白,厲聲罵道:“你立刻跪下來向教皇冕下道歉,並且罰抄《聖經》一百遍贖罪,不然的話,神會譴責你的!”

“梅洛冕下,讓我來出手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吧。”拉斐爾走到梅洛的身旁,道:“這樣的異教徒,應該用火燒死纔對。”

“千刀萬剮,凌遲處死!”坎蒂尼更是兇狠毒辣,每每想到李白對自己的那些侮辱之言,她就有種將李白狠狠折磨至死的衝動!

“不必了。”梅洛目光平靜的望着李白,冷聲道:“我會親自出手,以異教徒的鮮血來洗刷這份恥辱!”

李白對於梅洛的話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他不屑的看了梅洛一眼,“如果是比年齡或者是放狠話的程度的話,那麼你贏了。如果比戰鬥實力的話,你好好在你的西歐教會待着不好嗎?非要到我這裏來求死?”

“那就請你死於神的手下吧。”梅洛淡淡的說着,手中的神杖指向了李白。

就在被梅洛用神杖指着的時候,一種難以言喻的危機讓李白忍不住渾身寒毛炸起,心中警兆大響,卻又完全不知道危險會從何方而來!

突然,李白感覺到一陣頭暈眼花,彷彿有人拿着一柄鐵錘兇狠的砸在了他的頭上一樣,那種強烈的暈眩感讓李白的視線都變得模糊起來,腦袋裏嗡嗡作響,像是被塞進了一萬隻蒼蠅一樣,那種難受的感覺讓李白的胃部不停的翻滾着,有一種想要大吐特吐的衝動。

“嘔!”李白終於還是吐了,不過並沒有吃什麼東西的李白只是吐出來一些酸水而已,而此時,李白才感覺身體舒服了一些,那頭疼暈眩的感覺也漸漸地消失了。

看到李白竟然如此輕易就從自己的控制中脫離出來,梅洛也不免感覺到有些驚訝,這和他預想之中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符的地方。

李白確實如他意料之中那般吐了,但是讓他意外地是李白吐過之後居然從神杖的影響之中脫離了出來! 李白很清楚是有什麼東西影響到了自己的神智,影響到了自己的精神,所以纔會讓他出現這樣的幻覺和難受的感覺,但是對於這種情況,他發現自己竟然什麼也做不了,好像除了被動的被控制着讓身體感到難受之外,他沒有任何的辦法來擺脫這種危機!

“滴,系統檢測到宿主的大腦正在遭受攻擊,是否開啓系統自我保護功能?”


忽然,系統的聲音在李白的腦海裏響起,李白二話不說,直接咬牙道:“開啓!”

“滴,系統自我保護功能開啓,宿主的大腦將會獲得系統保護不受到外界傷害,有效保護時間爲二十四小時,請宿主及時脫離危險。”

當系統開啓了自我保護功能之後,李白陡然感覺到自己的大腦在這瞬間清醒了過來,身體也重新迴歸了自己的控制,然而他的胃部的翻滾卻並沒有能夠及時的停止。

“哇!”李白大吐特吐,吐出來的也不過是一些酸水,饒是如此,也讓李白感到十分的難受。

“這什麼鬼東西!”李白擡頭看了一眼梅洛手中的黃金神杖,眼中閃過一抹驚懼之色,道:“你手裏這東西不簡單啊。”

梅洛一臉黑線的看着李白,心想,這東西要是簡單了,能成爲教皇的神杖?!

“你是如何擺脫神杖的影響的?”梅洛十分不解的看着李白,他對神杖的能力極爲清楚,所以纔會對李白如此輕易就擺脫了神杖的控制感到意外和驚訝。

“我就不告訴你。”李白撇撇嘴,就算告訴你了,你沒有成就係統,也是白搭。

梅洛呵呵一笑,再次朝着李白揮舞了一下神杖,意外地事情是李白站在那裏就像是一個沒事人一樣,完全看不出一點受到影響的樣子。

梅洛有些驚詫的看了李白一眼,可以擺脫神杖的精神控制他可以接受和理解,但是在擺脫一次之後就完全不再受到神杖的控制,這就讓他有些難以相信了。

“老雜毛!”李白不屑的撇撇嘴,老子的系統自我保護功能可是有二十四小時的保護時間的,會怕你?

此時梅洛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下來,他要讓李白爲自己的出言不遜付出代價!

嗖!

李白沒有看清楚什麼,只感覺到一陣風吹過,然後就感到腹部傳來劇痛,那神杖圓滑的頂端狠狠地撞擊在了他的腹部,劇烈的疼痛讓李白險些慘叫出聲,身影朝着後方飛去,狼狽的撞在一棵大樹之上,將這棵大樹從中撞斷!

砰!轟隆!

李白倒在地上,嘴裏嘶嘶的吸着涼氣,他擡起頭來,卻發現自己的面前不知何時多了一道身影。

看着那有些眼熟的金色袍子,李白瞳孔微縮,凌波微博驟然施展,險之又險的躲過了梅洛手中的神杖攻擊!

李白站在十多米開外,看着那深陷在泥土裏的神杖尖銳的尾端,心中萬分慶幸,如果不是他凌步微步夠快,那神杖的尾端絕對會插進他的心臟!

“你跑得很快,不過那又有什麼用?”梅洛目光平靜的看着李白,淡淡的說道:“不論你跑到哪裏,我都會讓你知道,神靈是不可侵犯的!”

李白聞言冷笑一聲,道:“之前我是沒有防備,現在我有了防備,你休想再偷襲我得逞了!”在李白看來,之前他會被梅洛連續攻擊得逞,完全是因爲他沒有防備的原因,現在他隨時都可以將凌波微步施展出來,纔不會再次被梅洛偷襲得逞!

然而很快,李白就發現自己還是太低估了身爲教會教皇的梅洛的實力,是有多麼的恐怖!

砰!

毫無徵兆的,李白感到自己的背後被人狠狠地敲了一棍子,簡直像是要將他的脊椎給敲斷一樣,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讓李白的額頭瞬間淌出了冷汗,臉色煞白一片。

梅洛目光平靜的看着趴在地上掙扎的李白,手中神杖狠狠地刺在李白的身上,卻驚訝的發現他的神杖竟然無法刺透李白身上這件白色的西裝!

“你的衣服很不錯。”梅洛有些讚歎的說道,“將這件衣服拿來改造成我新的衣袍,想來是不錯的。”

被梅洛用神杖尖銳的尾端刺痛,雖然衣服沒有破裂,但是李白卻切實的感受到了疼痛的感覺。被這疼痛的感覺刺激到之後,李白立刻清醒過來,宗師之力驟然爆發,起身暴退。

“特麼的怎麼這麼變態!”李白神色有些驚慌的看着不遠處的梅洛,梅洛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簡直就像是空間移動一樣,完全沒有察覺到對方有任何的動作,對方便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依靠宗師之力的爆發,李白迅速的拉開了與教皇之間的距離,而後將系統空間裏的兩張卡片取了出來。

“滴,請問宿主是否使用神行能力體驗卡和絕對防禦體驗卡?”

“使用!”李白看着已經緩緩朝着自己走來的梅洛,低聲咒罵道:“我就不信凌波微步加上神行能力還比你的速度差!”

當神行能力體驗卡和絕對防禦體驗卡使用之後,李白便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速度加快了很多,而且他發現自己的腦海裏也出現了一道指令,只要他一下達這道指令,那麼他的身體周圍就會出現一道防護罩,而這防護罩便是絕對防禦,就算是核彈在李白的面前爆炸,這絕對防禦也能完全將這傷害給抵擋下來,不過當絕對防禦結束之後,李白恐怕還是要死在覈彈的餘波當中。

當然,那只是一個假設,李白當然不會遭受核彈的攻擊。

梅洛在發現李白突然加之後不禁呵呵一笑,道:“沒想到你還有潛力沒有爆發出來,不過這樣也好,至少可以玩的更加開心一點。”

對於李白而言乃是生死之戰的戰鬥,在梅洛眼中看來,也不過是一場遊戲而已。

有了神行能力的幫助,李白終於瞭解到了梅洛的速度有多快,比他有神行能力幫助還要快!

看着如同魅影一般迅速接近自己的梅洛,李白的眼眸裏閃過一縷驚駭之色,他真的很難相信,這樣的速度是人類可以擁有的!

梅洛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完全看不出他有任何的動作,一步跨出,便可以瞬間走出幾十米遠!現在李白有神行能力幫助並且全力施展凌波微步的情況下,一步跨出的話也不過十幾米遠罷了,和梅洛相差太多了!

哪怕是李白先行一步,梅洛也迅速的趕了上來,只需要再過兩三個呼吸,梅洛便可以輕鬆的再一次來到李白的身旁!

看着閒庭信步的梅洛,李白咬咬牙,伸手一招,七宗罪整套劍器頓時一一出現在空中,劍刃遙遙指向梅洛,鋒銳的劍氣在這一刻被激發出來,李白手持憤怒之劍,將其餘六柄劍環繞在身體周圍,然後停了下來。

“你真是一個奇怪的傢伙。”梅洛穩穩地停在李白麪前史彌遠的地方,目光好奇的看着李白身體周圍的七宗罪劍器,笑道:“你這些劍是從哪裏取出來的?我可不覺得你的衣服裏可以藏得下這麼多武器。”

“想知道?”李白呵呵一笑,道:“打贏我,打贏我,我就告訴你!”

“如你所願。”梅洛淡淡的說完,然後一步跨出。

當梅洛話音落下的時候,李白便感受到了一股極端危險的氣息從自己的身體左側傳來,他毫不猶豫的轉身一劍斬了過去!


咚!

憤怒之劍和梅洛手中的神杖相撞擊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李白看到自己揮劍擋住了梅洛的神杖,還沒來得及驚喜,就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從這神杖之上傳來,一陣劇烈的震顫從憤怒之劍上傳遞到了他的身上,旋即,憤怒之劍脫手而飛,李白也跟着飛了出來。

李白狼狽的從地上站起來,握劍的右手依然在不停地顫抖着,梅洛的力氣質大,遠超他的想象!

“你以爲擋住了我的神杖,就真的擋住了我的進攻嗎?”梅洛呵呵一笑,道:“剛纔我只是快速的震顫了神杖四下你就擋不住這股衝擊力了,要知道,我的極限程度是七下!”

梅洛的速度快,他的手速同樣也快,就在剛纔的對拼之中,看起來是神杖和憤怒之劍撞擊了一次,但是在梅洛的操控之下,神杖卻在零點幾秒的時間裏再次揮動,小幅度的震顫着,連續撞擊了憤怒之劍四次!

這四次的力量疊加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輕而易舉的究竟憤怒之劍從李白的手中擊飛,將李白擊退!

李白聞言咧嘴一笑,道:“能夠當上教皇的人,果然不簡單。”

李白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實在是想太多了,因爲一直以來的順利和不斷地變強,讓他變得膨脹了許多,現在當他單獨面對梅洛的時候,那種無力感清楚地告訴了李白,一個能夠成爲教會至高無上的教皇的人,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來吧,孩子,繼續掙扎吧。”梅洛淡淡的看着李白,道:“你越是掙扎,神明便會越生氣,對你的懲罰便會越嚴重,我很期待你接下來的表現。”

李白咬咬牙,以御劍術將七柄劍重新召集起來圍繞在自己的身體周圍,然後他取出了小李飛刀。

看到李白手中的小李飛刀,再感受一下那股從小李飛刀上傳來的驚人的殺氣和那種渾身上下被鎖定的感覺,梅洛不禁呵呵一笑,道:“真是一個天真可愛的小傢伙。”

“去死!”

李白咬牙甩出了小李飛刀,然後緊接着又是一柄小李飛刀飛出,而第三柄小李飛刀也順理成章的從李白的手中飛出!

連續三刀!刀刀要命!

梅洛確實是非常的強大,但是這種強大卻還遠遠沒有讓他可以強到同時無視三柄小李飛刀的威力的程度,面對這三柄呈品字形朝着自己飛來的飛刀,梅洛也不得不全神貫注的進行防守!

叮!


第一柄飛刀在距離梅洛還有一米遠的地方被梅洛以神杖擊中,梅洛身體輕輕顫動,而小李飛刀則是被打偏射進了一旁的地面,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微不可察的口子,完全不看到飛刀的蹤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