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詩倩得意的說著。

「我倒是不重要,你只要把我兒子啟超扶上位就可以了,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但是年齡還小,我也是遠親,你們李家根本不會在乎我們這一脈的,雖然現在看起來權利挺大的,但是等我老了,沒有用了。」

「遭罪的就是我的兒子啟超了,到時候你一定要幫助啟超啊。」

劉梅說著,她知道她是外人,只好出此下策了。

「舅媽你放心,有我在,啟超一定會揚眉吐氣的。」

李詩倩得意的說著。

「叮!」

「叮!」

……

此時李詩倩的手機上一下子來了好幾條簡訊。

「千鼑集團撤出投資,撤出合作商關係,要求華鼎集團賠償易主資產!」

「霸王葯業撤出投資,撤出合作商關係,要求華鼎集團賠償易主資產!」

「李淑芬集團撤出投資,撤出合作商關係,要求華鼎集團賠償易主資產!」

「李子木撤出投資,撤出合作商關係,要求華鼎集團賠償易主資產!」

……

手機上一條條簡訊刷下來,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在撤出投資和要求賠償,原因是他們簽約的是李月姍,而不是劉梅和李詩倩,華鼎集團私自更換老闆,他們統統要求退出。

李詩倩看到手機上的簡訊,臉色刷的一下變成了豬肝色,渾身劇震著。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我草!」

李詩倩驚愕的都說出了髒話,整個人都站起來,有些不可置信。

「怎麼了?什麼事情大驚小怪的,你年紀也不小了,就不能沉穩點,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不動如泰山,悠然自得。」

劉梅看著李詩倩的表情,就是耐心的教導著李詩倩為人處世,她還搖搖頭,覺得李詩倩還是太嫩了。

「舅媽,你看!」

李詩倩焦急的把手機屏幕對準著劉梅,劉梅看到后,直接就是從椅子上摔下來。

「卧槽!卧槽!」

劉梅雙眼突出,瞪大眼睛看著那一條條手機簡訊,上面一大群大大小小的投資方和合作方都要撤出來,原因都是一個,因為華鼎集團換老闆,拒絕簽約李詩倩。

劉梅不斷的說著卧槽,此時她的心情唯有卧槽能夠代表劉梅了。

「怎麼可能,都退出了?他們難道都認準了李月姍?」

李詩倩焦急的問著舅媽,眉頭緊鎖,剛到手的華鼎集團還沒有捂熱,就遭受到了這樣的打擊,這讓他們可受不了。

「卧槽!」

劉梅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平復著心情。

「他們的要求是合理的,那些大公司簽約的是李月姍,華鼎集團隨便換老闆,就相當於單方面撕毀合同,要是他們全部走法律程序,我們華鼎集團是要做牢的!」

劉梅說著,不斷的喘著粗氣,她有些害怕了。

「那怎麼辦?」

李詩倩嚇得臉色慘白。

「沒辦法,要麼賠償,要麼重新簽訂合同。」

「我倒是很奇怪,大公司接觸合同就算了,畢竟正規,可是下邊這幾十個小公司怎麼也撤資了?也認準了李月姍,這些小公司的小合同,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同一個時間,所有的合伙人都撤資了!」

劉梅努力的分析著。

「一定是李月姍那賤人搞的鬼!」

劉梅眼神之中帶著怒意。

「舅媽,別管這些了,我們還是趕緊想辦法吧,要求賠償的公司好幾百家呢,我可不想坐牢啊。」

李詩倩焦急的跺著腳說著。

「沒辦法,我們只有重新簽訂合同,走,一家家公司拜訪!」

劉梅和李詩倩分頭行動,先把大公司給穩住在說,小公司賠償就完了。

……

到了晚上,二人都是筋疲力敝的回到公司,他們都累的上氣都接下氣,都是癱軟在沙發上。

今天他們一共跑了一百多家公司,要求重新簽訂合同,但是那一百多家就給了劉梅和李詩倩一句話,那就是,滾,除了李月姍,不簽野路子。

這一句話,他們幾天聽了一百多遍,甚至被人轟出門外。

劉梅什麼時候受到過這種屈辱,今天光是被人拒絕了。

「舅媽,確實是李月姍那小賤人搞的鬼,完蛋了,我們會被起訴的。」

「要不把李月姍給找回來吧,讓她繼續當總裁。」

李詩倩說著。

「那可不行,我們的心血不能白廢!」

劉梅眼神之中帶著寒冷。

「那幾百個公司,我們統統賠錢,到時候華鼎集團就是駱駝變成了驢子,我要華鼎集團還有什麼用?」

李詩倩沒想到李月姍的能量這麼大,不到一個小時,就讓所有人撤資了,還光認準了李月姍,真不知道李月姍有什麼可牛逼的,和誰合作不是合作啊,非要和李月姍合作。

「賠錢!統統賠錢!」劉梅一狠心,直接說著。

「我們重新拉攏客戶,半個月,我就不信不能把華鼎集團給弄起來!」

劉梅信誓旦旦的說著。

「好吧,賠錢。」

……

龍鳳閣內。

葉飛坐在陽台上抽著煙,嘴角揚起一抹笑意,不知道劉梅他們怎麼樣了,那些客戶都撤資,今天恐怕不安穩吧。

葉飛現在是李淑芬的客卿,而李淑芬則是擁有整個中海的管理權,可以說整個中海都是李淑芬的,也相當於都是葉飛的,葉飛只是說了一句話,就讓整個中海翻天又覆地,大大小小的公司都不敢和他們合作。

李子木此時帶著人提著好幾大包錢來到龍鳳閣。

「葉兄弟,這是華鼎集團賠的錢,一百多家合作商的錢,還有違約金,都在這裡了。」

「一共十三個億。」

李子木命人把錢放在客廳內,客廳被佔滿了三分之一,一包一包的金錢都在這裡。

「你說你也是,不把這些錢存銀行里,你讓我拿過來幹嘛?」

李子木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就是坐在沙發上。

「看的牛逼。」

葉飛直接說著,李子木一陣無語。

「嫂子呢?沒在家嗎?」

李子木見李月姍沒在,就是問著葉飛。

「出去吃飯了。」

葉飛淡淡的回答著,今天的事情可愁懷了李月姍,出門和唐月商量如何重建去了。

「我半個月後,會去西涼城,我的大媳婦江月,就交給你保護了,有事她會給你打電話的。」

葉飛抽著煙,對著李子木說著。

「跟著你去西涼城得了唄,還留在中海乾嘛?」

李子木也點燃了一根煙,無所謂的說著。

「她不去,她要看著弟弟畢業,沒辦法,我也勸不動,我只有多回到中海來了。」

葉飛把煙蒂丟在地上碾碎,江月對江雲的感情很深,江雲還沒有結婚,也沒有畢業,更沒有能力和工作,江月不舍的去西涼城,葉飛勸了好久,但是依然不行。

「葉哥啊,你對古董有沒有興趣,過兩天古玩市場進了一批新貨,我準備去一趟,你去不去啊?」

李子木忽然問著葉飛。

葉飛內心打了一個激靈,古玩市場很有可能有修鍊的東西,還有可能有辟邪的聖物,如果找到好的東西,是對自己的實力提升有很大幫助的,特別是對自己陰陽術的提升。

「這個必須得去!」

葉飛眼神一亮。 龍九嘆了口氣,「我理解你的難處,龍家大少奶奶被送到警局,這要是傳出去,龍家數百年的聲譽將毀於一旦,可要是不處置,二少奶奶那如何交代?」

許久,龍老爺子才緩過神來,「幫我聯繫凌家,你和我去一趟。」

凌昊天和葉佳倩都在家,凌昊天表現的很詫異,也很憤怒,「親家,真的對不起,是我們教女無方,我一定好好教訓她,」

凌若冰找過葉佳倩,已經把這件事換了種說法跟她講過,所以,葉佳倩依然是護著女兒的,「這件事我知道,若冰說,她勸喬安夏不要喝酒,惹怒了喬安夏,喬安夏潑了她一臉酒,還推了她,若冰為了不讓自己受傷害,也是一時氣急,將喬安夏推開了。

當時因為很害怕,在張雨的慫恿下,找了徐錦成的特助阿峰,讓她刪了一點畫面,你們所說的被刪掉的畫面就是這個,親家,我們若冰雖然不懂事,但也還沒到你說的那種狠毒的地步,這次的事,喬安夏自己也有責任,不能全怪若冰,這樣吧,我讓若冰跟安夏道個歉,以後兩人好好相處,你看怎麼樣?」

「那是一條命!葉阿姨說的如此雲淡風輕,別人的命在你眼中就如此的沒價值嗎?」龍夜擎的聲音響起,他也正想來找凌家父母,告訴他們他要處置凌若冰,也算是看在兩家是世交的份上,提前給凌家一個說法。

葉佳倩眉心一蹙,好個龍夜擎!在娶了喬安夏后連對長輩最起碼的尊重都不懂了,「我當是誰,原來是龍總裁來了,那是一條命,我也很遺憾,很難受,可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說了,這件事喬安夏自己有更大的責任,說不定就如若冰說的,她是因為分不清孩子是你的還是那個牛高的,所以故意摔倒流產,趁機誣陷若冰……」

「夠了!」凌昊天打斷了她的話,因為他發現,龍夜擎的臉色已經變成青紫色,「佳倩,若冰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你的縱容和嬌慣,那是一條命!你怎麼能說的如此輕巧!夜擎,若冰早已嫁到龍家,就是龍家的人,不管你要如何處置,我們都無話可說!我只是覺得愧對龍家,愧對安夏,是我沒管教好女兒,我對不起你們!」

凌昊天眼眶泛紅,語氣誠懇,又一臉愧疚的朝著龍夜擎和龍老爺子鞠了一躬。

葉佳倩欲言又止,把那口怨氣咽了回去,為了不讓凌若冰太難堪,她沒再激怒龍夜擎,「好吧,我也有錯,是我沒管教好女兒,夜擎,親家公,我也跟你們道歉,這樣吧,我讓若冰先回來住一段時間,讓她好好反省,等她反省好了,我再把她送回去,你們可好?」

龍夜擎冷聲道,「葉阿姨是想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我龍夜擎的孩子才剛孕育兩個多月就被害流產了,難道我能坐視不理!」

葉佳倩嚇了一跳,「那你、你想怎麼樣?」

龍夜擎說道,「我來這是要跟你們說一聲,這回我不會再縱容,我已經通知警方逮捕凌若冰,她涉嫌綁架、謀害,足以讓她下半輩子在裡面度過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