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長看着他們三個人的這幅樣子以後,沒好氣的對着他們罵罵咧咧的說道:“你們這三個癟犢子的玩意,都這個時候了,你們還怕啥呢,人家城裏的專家都不怕,救你們三個怕是不?”

李玉璽率先開口說道:“村長,你是不知道那玩意多可怕,我現在想起來還後怕呢。”

王二喜也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村長,那東西屬實可怕的很。”

我師傅掃了一眼李玉璽身上的傷痕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受傷了?”

李玉璽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那玩意抓的。”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看着他說道:“你還是早點帶我過去,我好判斷是什麼東西,到時候也好給你療傷,要不然你這傷口到時候要是產生了異變,那個時候沒準你也就成了那玩意了,到時候人不人鬼不鬼的。”

李玉璽一聽這話,頓時嚇得脖子一縮,趕忙開口說道:“那咱還墨跡啥呢,趕緊去吧!”

村長跟着怒罵道:“黃老四,王二喜,你們也跟着一起去!”

其實說到底,村長之所以這麼說,還是爲了給他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畢竟事情是他們惹下來的,如果我師傅真的發難,他們幾個人誰也逃脫不了干係,所以村長才會如此的督促他們。

我師傅自然也明白他們的意思,只是不想說穿罷了。

隨後李玉璽和王二喜以及黃老四三個人聽着村長的話以後,也不好再說什麼了,跟着起身看着我們一行人說道:“走吧,我帶你們去吧。”

我師傅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以後便跟着他們一起準備出門。

村長將我們送到了門口的時候,村長看着李玉璽他們說道:“你們三個癟犢子,給我去門口等着去!”

三個人老臉一紅,也不好說什麼,跟着走到了門口。

村長見他們三個人離開了以後,看着我們幾個人低聲的說道:“邱師傅,柳師傅,這三個孩子都是村子裏的人,也都是年輕不懂事,我就是希望……”

村長的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我師傅直接打斷了他“你放心吧,你的意思我也明白,我知道該怎麼辦,這些事情你就放心吧。”

WWW⊕ ttk an⊕ C ○ 119 金甲屍

柳三爺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而我和林一他們兩兄弟聽見我師傅和柳三爺的對話以後隱隱之中也感覺出來這個事情並沒有那麼好解決了,相反還有些棘手。

我師傅跟着看了一眼李玉璽以及王二喜以後說道:“把屍體擡走吧。”

幾個人面面相覷一翻以後,我師傅沒好氣的催促的說道:“你們不願意?”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那我報警,讓警察局的人來擡走屍體吧!”

“別別別,我們擡就是了!”李玉璽三人趕忙說道。

我師傅冷哼了一聲以後,皺眉思索了一番以後,看着他們說道:“這個事情你們誰也不許聲張,否則你們一個都逃脫不了,明白了嗎?”

幾個人聽完以後趕忙點點頭,說自己明白了。

我師傅也就沒有在繼續計較什麼了,而是帶着我們走了出去,出了田家破院的時候,我心裏還在想我師傅說的到底是什麼玩意。

就在我一臉不解的時候,我師傅突然回過頭看着林一和林二說道:“你們見過金甲屍嗎?”

只見林一和林二聽完以後,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非常的難看,跟着他們兩個人點了點頭說道:“邱師傅,咱們這次不會碰上的就是金甲屍吧?”

一邊說着話,我們幾個人一邊往前走,我師傅口中的那玩意應該就是金甲屍了,而我並不知道金甲屍是什麼,所以並沒有想太多,只是看見林一和林二的臉色以後,我更加的肯定了,金甲屍肯定不是什麼好惹的。

果然,柳三爺點了點頭說道:“老邱說的沒錯,咱們這次怕是碰上金甲屍了,剛剛那股濃重的屍味應該就是金甲屍身上的,現在這金甲屍應該已經找地方躲起來了。”

林一這個時候看着我師傅點了點頭說道:“三年前我們兄弟倆見過一次金甲屍,那東西根本不是人類能打的過的,當時是在XX出現了一次金甲屍,當時我們小隊爲了對付金甲屍,六個人只剩下了三個人,後來組織上叫了一個圈子裏的人,這纔算是解決了。”說到這的時候林一仍舊是一臉後怕的樣子“那玩意真的是幾槍都打不透,而且身體也非常的堅硬,如果咱們這次又碰上了這玩意,怕是不好解決了吧?”

我師傅點了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可千萬別小看這金甲屍,他的級別可以說是比殭屍還要高上幾個等級,一般的尋常術士拿這玩意根本沒有辦法,而且都是避之不及的……”

我師傅對着我將這金甲屍的事情講了一遍,我聽完了以後才明白,原來金甲屍是被人煉化出來的,是用殭屍煉化成金甲屍的,這其中的難度非常的高,一般人很難做到,其次這金甲屍煉化出來以後,一般人很難消滅他,可以說物理攻擊對他基本上沒有什麼用了。

除非有些大能之人,可以通過術法將他消滅,但是消滅起來也是非常的難,因爲其本身就是一種無敵的狀態,所以很多人都對他避之不及,但是沒有想到這次卻讓我師傅他們碰到了這玩意。

我聽到完我師傅的話以後,才明白,這金甲屍可能比那人蠱山精更加棘手,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再一次想到那河面上漂浮着的棺材,如果裏面都是金甲屍的話,那麼….後面的事情我沒有敢繼續想下去,因爲這對人類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

柳三爺這個時候見我們幾個不說話以後,便開口說道:“行了,咱們先回去吧,這金甲屍白天一般是不會出來的。”

我師傅也嗯了一聲,幾個人眉頭緊鎖的樣子跟着往回走了,走到了村口的時候,村長看見了我們幾個人以後,一臉焦急的神色匆匆忙忙的衝着我們走了過來。

我師傅看見了村長的時候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也沒有說什麼,跟着村長走了過來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邱師傅,怎麼樣了?”

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村長嘆了口氣說道:“這次的事情怕是沒有那麼好解決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聲音低了很多“這個事情,你不要聲張了,我已經讓你們村裏的那三個人將屍體帶走了,家裏人看完屍體以後必須立刻火化,不能超過二十四個小時。”

“啊?”村長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有些詫異“可,可是,人死了,怎麼也得辦事啊,這白事得辦啊,不然到時候村裏人怎麼想啊?”

我師傅聽見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有些生氣的說道:“話我已經說了,具體怎麼辦在於你,一旦超過24小時發生了屍變,沒人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另外這個事情還是不要聲張的爲好,對你,對村裏人都沒有好處的。”

村長爲官多年,自然也明白我師傅話裏的意思,跟着他點了點頭說道:“我儘量讓他們家裏早點下葬吧。”

“嗯,多去做做工作吧!”我師傅說道。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師傅看了一眼老村長繼續說道:“另外,讓村裏人晚上就不要出來了,就說最近晚上有人動物園的動物跑出來了,大家沒什麼事情晚上就不要出門了,有什麼事情就去旅店裏找我,我這幾天都不會離開旅店的。”

“我明白,你放心吧。”村長對着我師傅恭恭敬敬的說道。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擺了擺手,便對着村長告別了。

我們一行人轉過身回了旅店,等我們回到旅店的房間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林一和林二看着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一臉疲憊的樣子以後,嘆了口氣說道:“三爺,邱爺,我去買點早飯去,你們也多休息會吧!”

“是啊,師傅,三爺,總是能解決的。”我說道。

柳三爺點了點頭說道:“行了,你們去吧,我和老邱在商量商量。”

林一和林二點點頭以後便準備去買早點去了,臨走的時候我師傅也將我一腳踹出了門,讓我和林一他們一起去買早飯。

到了村裏的時候我看着林一問道:“林一大哥,你們當年見到金甲屍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林一擡起頭看了一眼天空,放佛有些不願意回憶的樣子,走了半路的時候,林一對着我緩緩的說道:“那是一次在叢林裏出任務的時候,我們發現了一處養屍地,當時那養屍地就只有一個棺材,我和我弟弟也不知道那棺材裏是什麼,當時出任務的時候算上我們兩個人一共是六個人。”

林一說到這的時候看了我一眼,忍不住回憶了一下,眼圈微微有些泛紅“我們六個人親如兄弟,大家在一起執行過無數次的任務了,每次都是死裏逃生出來的,但是直到那次碰到金甲屍的時候,我們六個人根本抵不過一具屍體,那屍體會飛,會跳,爪子很長,很尖銳,而且最明顯的就是他的身體,有着一層黃色的鱗甲,像是穿着一件鎧甲一樣,無論我們怎麼打,根本打不透,好在我和林二以及小何的速度快一些,當時老三老四老五全部死在了那裏,被那金甲屍吸乾了血液,我們幾個人雖然死裏逃生了出來,小何卻也退出了這個圈子,後來小何再也沒有出來執行過任務了,也就只剩下了我和我弟弟了。”說到這以後林一和林二兩個人的臉上都是一臉傷心的樣子。

難以想象這金甲屍的厲害程度到底是什麼樣子,聽完他們的話以後,我跟着在一旁也有些不忍了,跟着拍了拍林一的肩膀說道:“對不起,哥,不該提你們的傷心事!”

林一擦了擦臉上的淚痕以後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小貴,你以後要跟你師傅好好學本事,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更多的人死去,我相信,這個世界終究是邪不勝正的。”說到這以後林一的氣勢都變了,一副大義凌然的樣子。

我看到林一和林二的樣子忍不住肅然起敬,衝着他們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哥,你們放心吧!”

林一和林二對着我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我們三個人便繼續往前走了。

到了早點攤位以後,我們買好了早點以後就直接連中午吃的炒飯也都買好了,回到了旅店的時候,我師傅和柳三爺還在小聲的說着什麼,見我們進來了以後,柳三爺起身搓着雙手笑嘻嘻的說道:“哎呀,餓了一早上了,可算是能吃口飯了。”

我師傅也跟着起身了,我們拿了筷子以後便開始吃了起來,一邊吃飯我一邊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下一步怎麼辦呢?”

柳三爺笑了笑說道:“我跟你師傅已經商量過了,晚上咱們一起出去,到時候先想辦法把這金甲屍引誘出來,然後在想辦法解決掉,總之咱們必須要找到他。”

我師傅也跟着點了點頭說道:“不過,咱們還得去問問那個村長,看看這村裏面有沒有什麼山洞之類的,你知道的,金甲屍最喜歡的就是這種地方了。” 120 山洞探尋(上)

柳三爺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這樣,待會吃完飯以後,我帶着小貴去村長那邊打聽打聽。”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你就好好休息吧,看你那眼圈紅成了那副樣子,看樣子是你昨天晚上也沒有睡着吧?”

我師傅吃了口包子以後,沒好氣的瞅了一眼柳三爺“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沒心沒肺,睡眠質量賊高?”

我聽見我師傅這句臺詞以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柳三爺跟着也是一臉無奈的樣子看着我師傅,但是這次柳三爺倒是出奇的沒有和我師傅拌嘴。

也不知道柳三爺這次是哪根神經不對了,居然沒有和我師傅拌嘴,這有點不像是柳三爺的作風,就連坐在一旁吃飯的林一和林二也看出來了。

柳三爺跟着輕輕的咳嗽了一聲,說道:“人多,給你點面子!”

“別,不用你給面子!”我師傅說道。

柳三爺擡起頭看了一眼我師傅,沒有在繼續說話了,反而是低下頭開始吃飯了,這幅場景讓我和林一林二都是一臉懵逼了,我師傅也沒有繼續和柳三爺拌嘴了。

吃完飯以後,柳三爺起身看着我說道:“小貴,先去睡會吧,到了下午咱們在過去,這一天天的累的要死。”柳三爺嘴裏嘟囔着的功夫,自己已經躺在了牀上。

我也跟着躺在了另一張牀上,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睡到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我就被柳三爺叫醒了,說是要去村長家裏,我跟着伸了伸懶腰,打了個哈欠,看着柳三爺問道:“咱們現在就去嗎?”

柳三爺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以後,回過頭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走吧!”

我跟着便起牀了,洗了把臉以後發現我師傅和林一大哥他們不見了,想到這以後我不免有些好奇的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我師傅他們去哪裏了?”

柳三爺摸了摸自己的鬍子,衝着我神祕一笑“你師傅他們應該是出去了。”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一陣暴汗,我也知道我師傅出去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無奈的看了一眼柳三爺“我師傅他們去哪裏了?”

“估計是去採購東西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拿着毛巾也擦了擦臉,對着我說道:“行了,別墨跡了,咱們趕緊出發吧!”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和柳三爺一起走了出去。

出了旅店的時候,外面的太陽照的很足,有些熱。

柳三爺帶着我一路輕車熟路的去了村長家裏,到了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我和柳三爺敲了敲門以後發現裏面並沒有人。

而這個時候我們便聽見了一陣哀嚎的聲音,柳三爺和我對視了一眼,說道:“估計是在那邊辦白事呢!”說着話柳三爺帶着我便往前走了。

我們尋着這喪樂的聲音便走了過去,到了那邊的時候,只見村長就站在門口,臉色不是特別好的樣子,周圍還掛着白布,沒想到短短一中午的時間,這白布和冥堂就已經佈置出來了。

我和柳三爺走上前的時候,在門口就看到了冥堂裏的照片,柳三爺對着我笑了笑說道:“看來那家人的辦事速度還是挺快的。”

邪君獨寵:三寵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柳三爺帶着我三步併成兩步的樣子走到了村長的邊上,村長看見我和柳三爺過來以後,衝着我們嘆了口氣說道:“兩位怎麼來了?”

柳三爺看了一眼村長說道:“村長可否借一步說話?”

村長看着柳三爺的神色自然也明白是什麼意思,跟着他點了點頭說道:“好!”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我跟着和柳三爺帶着村長走到了另一邊沒有人的地方,柳三爺看着村長說道:“村長,你們這裏可有什麼山洞,或者人羣極爲少見的地方?”柳三爺說完這句話以後摸着鬍子看着村長,放佛是在等村長說話一樣。

村長點點頭,稍稍思索了一下說道:“我們這北山村的山坳裏有一個山洞,這山洞不大,都是村裏人上山種田的時候避雨的地方,那邊基本上也沒什麼人去。” 一抹柔情傾江南 說到這以後村長想了一下繼續說道:“再有就是南頭那邊空地了,那空地也是常年沒人去的地方。”

柳三爺聽見山洞以後,兩眼頓時放光了,我看到柳三爺這幅神色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因爲我師傅跟講過,這金甲屍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人極罕見的地方,山洞居多,因爲山洞裏常年不見光,適合他在裏面生存,也只有到了晚上的時候這金甲屍纔會出去覓食。 121 山洞探尋(下)

想通了這些以後,我快步走了幾步追上了柳三爺的腳步,到了柳三爺的邊上,和柳三爺一路往這山上走着,一邊往山上走着一邊觀察着這四周,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柳三爺好像並不在意的樣子,繼續往前走着,走了一半的時候,柳三爺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是不是好奇這周圍的花花草草以及樹木都枯萎了呢?”

柳三爺的一句話無疑說道了我的心坎裏,這也正是我最疑惑的地方,爲什麼這周圍會是這個樣子,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柳三爺點了點頭說道:“三爺,我確實好奇!”

柳三爺一邊往前走一邊回過頭對着我解釋道:“其實這也不算奇怪了,這金甲屍所到之處便是寸草不生,也不知道是因爲他身上的氣息將這些花草樹木全部刺激死了,還是因爲他本身攜帶的一種磁場讓這些花草樹木都接受不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但是他很像另一個東西!”

“啥東西?”我問道。

“旱魃。”柳三爺擲地有聲的說道。

“這個跟旱魃有什麼關係呢?”我有些不太明白的樣子看着柳三爺問了一句。

柳三爺跟着便耐着性子對着我解釋了起來“旱魃,爲什麼要叫旱魃,因爲他所到之處也是寸草不生,而且甚至會大旱三年,這也就是爲什麼旱魃的名字會叫旱魃,魃在古代爲首,旱魃便爲殭屍之首,因爲其本身會讓所在之地大旱,所以便取名爲旱魃,而這金甲屍正是因爲身體的鱗甲呈現黃色,所以被稱作金甲屍,也是因爲他是死屍煉化而成的,所以就叫金甲屍,他們的共同之處倒是有一點。”

柳三爺說到這的時候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想讓我說出來什麼一樣,我在腦海裏回憶了一下,緊跟着恍然大悟的說道:“他們都是殭屍的一種?”

“對,就是因爲他們都是殭屍的一種,所以兩個相比較,最難的是旱魃,其次便是這金甲屍,金甲屍往下邊上銅甲屍,銅甲屍下面就是殭屍的種類,白僵黑僵,跳僵,飛僵,總之銅甲屍以下的殭屍都算不得什麼利害之物,只有這銅甲屍之上的都是比較難以除掉的東西,一旦出現,就必須要除掉,要不然很有可能會帶來毀滅性的的災難,你明白嗎?”

我跟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明白了。”

說着話我和柳三爺便往前走了,越往前走,我越是能聞到一股刺鼻的屍臭味,柳三爺眉毛也皺的更厲害了,顯然他對於這種味道肯定比我更加敏感了。

走到了地方的時候,柳三爺停下了腳步,看着我說道:“應該就是這裏!”說着話柳三爺環顧了一下四周。

我也跟着打量了一下週圍,只見這周圍的花草樹木已經全部枯萎了,枯萎了不說,林子裏連個鳥叫聲都沒有了,想來都被這金甲屍嚇走了。

柳三爺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你跟着我,別亂走了!”

我聽見柳三爺這幅嚴肅的語氣以後,也意識到了此時事態的嚴重性了,跟着柳三爺打眼望着周圍,回過頭對着我指了指前面以後說道:“金甲屍應該就在前面那個山洞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回過頭對着我說道:“小貴,跟緊我,別亂走了,和我一起去前面那個山洞看看去!”

說着話柳三爺的腳步都變得輕盈了許多,我也跟着緩緩的走在柳三爺的後面,看到柳三爺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樣,我心裏更加的確定了,這金甲屍不同於那山精了,怕是比山精更加棘手了。

柳三爺一邊小心翼翼的走着,放佛是怕驚動了那洞裏的怪物一樣,一邊回過頭衝着我使着眼神,終於,小心翼翼的走了半天以後,我和柳三爺走到了這山洞的門口,而這個時候我看見這山洞的洞口全是一些死掉的老鼠以及一些黃皮子,看起來煞是詭異,整個屍體都是被吸乾了血而非常的乾癟了。

柳三爺跟着蹲下來拿起來一個黃皮子的屍體,摸了摸以後,回過頭衝着我點了點頭說道:“看來真的在這山洞了!”

餮仙傳人在都市 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便起身了,跟着他走到了洞口的邊上,將耳朵貼在了上面,我也比葫蘆畫瓢的樣子學着柳三爺將耳朵貼在了這山洞的牆面上。

而這一貼上去,我隱隱之中聽見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像是怪物的嘶吼聲,非常的低沉,又像是呼吸一樣,總之給人的感覺非常的沉重低沉的樣子,聽着我心裏一陣陣的發麻,甚至像是野獸的低吼聲。

柳三爺跟着衝着我使了個眼色說道:“走,快走吧,下山吧!”

我聽見柳三爺這句話的時候隱隱之中有些好奇,爲什麼走的這麼匆忙呢?

柳三爺帶着我小心翼翼的離開了這裏,走到了山腰的時候,柳三爺對着我說道:“怕是那金甲屍就在裏面,剛剛之所以叫你快點走,主要是因爲我害怕那金甲屍聞到生人的味道,如果他聞到了咱們兩個人的味道,到時候咱們想跑都跑不了了!”

“他的嗅覺有這麼靈嗎?”我看着柳三爺聞到。

柳三爺點點頭說道:“自然有,而且這金甲屍的不光嗅覺靈敏,他就連眼睛都非常的尖銳,他能看到他周圍所有視線裏的東西,他的視角看東西是在一個圓形裏面看東西,與我們正常人是不一樣的。”說完這句話以後柳三爺嘆了口氣說道:“看來真的是金甲屍了!”

聽到柳三爺的這句嘆氣以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對於金甲屍,從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見到呢,只是看到了一些詭異的場景,也不知道這金甲屍的廬山真面目是什麼樣的。

懷着好奇心我和柳三爺便下了山,下了山的時候,已經將近傍晚了,我和柳三爺並沒有直接回旅店,柳三爺只是帶着我再一次去了村長家裏。

我有些好奇去村長家裏做什麼,但是柳三爺並沒有告訴我,只是吩咐我跟着他就行了,我也沒有多想,便和柳三爺一起去了。

到了村長家裏的時候,村長正坐在房間裏抽菸呢,臉色也不是太好,能看得出來,村裏的事情讓這村長有些焦頭爛額了,不過也這個事情說起來也有我們的原因,本來平靜的村莊就因爲一個棺材,惹出來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且到現在爲止還沒有結束,這村長不發愁纔怪。

想到這以後我也不好說什麼了,柳三爺進去以後,村長看見我們來了,趕忙起身了,跟着村長就把自己手裏的煙掐滅了。

柳三爺看了一眼窗外面的天色以後對着村長開口說道:“我也不跟你墨跡了,長話短說吧,那山洞最近不要再讓人去了,裏面藏着一些東西,是一些不乾淨的東西,我希望你和村裏的人說一下,千萬別把能山洞裏的東西引出來,我們會在今天晚上就動手,儘量今天就把這玩意除掉,所以你最少要保證,今天晚上村裏的人不要去那山洞了。”

村長聽見柳三爺這個焦急的語氣以後點點頭,到也是個明事理的人,隨即他說道:“我今天下午的時候已經和村裏的人說了,讓大家晚上不要出行了,所以,你儘管放心吧!”

七界傳說正傳 柳三爺嗯了一聲以後看着村長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說着話柳三爺便帶着我告別了村長家裏。

走出村長家裏以後我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咱們現在去哪裏?”

柳三爺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回旅店,順便去買點炒飯什麼的,今天就隨便吃點,墊吧墊吧吧,估計你師傅那裏也準備的差不多了。”

我哦了一聲以後,沿着村口往回走了,路上買了幾張蔥花餅,又要了一些米粥,弄好了以後,我和柳三爺便往回走了。

我和柳三爺回到了旅店以後,老闆娘正在櫃檯擦桌子呢,看見我們進來了以後,笑了笑說道:“兩位這是幹嘛去了?”

柳三爺笑了笑對着老闆娘說道:“沒什麼事,去外面轉了轉。”

我跟着也禮貌性的衝着老闆娘點了點頭,柳三爺看着我說道:“行了,咱們上去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便跟着柳三爺一起上了樓,到了樓上的時候,我發現我師傅他們還都沒有回來呢,房間裏只有我和柳三爺。

柳三爺一屁股坐下來以後看着我說道:“行了,既然他們還沒回來呢,咱爺倆就先吃點,待會再管他們。”

我跟着點點頭,看着柳三爺那一臉壞笑的樣子,我們倆開始風捲殘雲一般的吃了起來,一邊吃着飯,我一邊看着柳三爺問道:“三爺,用不用給我師傅他們留點呢?”

柳三爺根本沒有理會我,而是一個勁的低着頭吃,我看柳三爺不說話,我也跟着低着頭一個勁的吃了起來。

吃飽了以後,我靠在了沙發上,柳三爺遞給了我一支菸,自己也點了一支菸叼在嘴上,深深的吸了口以後緩緩的說道:“真的是飯後一支菸,賽過活神仙啊!”說着話柳三爺還一臉享受的樣子看着我。 122 前往山洞

我也跟着吸了口煙,附和道:“是啊。” 重生之無限網遊 我說着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看了一眼門外面,我害怕我師傅他們隨時會回來,我師傅要是看見我抽菸保不齊又要揍我了。

還好我和柳三爺抽菸的速度也都非常的快,剛剛把手裏的煙掐滅,我師傅便和林一林二他們一起走了進來,進來以後我看着我師傅拿着一個黑色的包袱,包袱好像沉甸甸的樣子,想來裏面應該是裝着一些什麼東西。

我師傅進來以後,看着我們兩個人吃下的剩飯以後,臉色頓時就變了,瞅着我沒好氣的說道:“小貴,你這孩子怎麼回事,枉你師傅我對你這麼好,你吃飯還一口都沒給你師傅剩點?”

我一聽我師傅的這個語氣以後趕忙開口解釋道:“不是我吃的,都是三爺吃的!”

柳三爺聽見我這麼一說話,頓時臉色也變了“嘿,你小子,什麼時候學會這一套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擼起來衣袖看着我說道:“剛剛抽我煙抽的舒服不?這麼快就通敵了?”

我師傅跟着眉頭一皺,倆人都是一副模樣,我跟着有些委屈的看着他們說道:“大不了我在下去跑腿給你們買飯不就行了嗎?”

林一和林二兩個人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邱爺,三爺,你們倆什麼時候學會欺負小貴了?”

我師傅沒好氣的說道:“這徒弟一點良心都沒有!”

柳三爺跟着嗯嗯如是的說道:“是啊,真是一點良心都沒有!”

“滾犢子,還不都是你教壞的?”我師傅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三爺“我徒弟一共就跟你呆了一下午,變得跟你一樣了,自私自利!”

“放屁,你說誰自私自利呢!”柳三爺說着話就要站起來了。

林一和林二趕忙勸阻道:“三爺,邱爺,別吵了,趕緊讓小貴去買飯吧,我們都快餓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