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仙庭那邊,方振也傳來消息,天葬帝尊重創。

這次死亡的三位帝尊,有兩位來自下界飛升者勢力。

形式,已然到了可怕的地步,逐步廝殺,天庭為首的下界修鍊者勢力逐漸開始強勢,殺得原住民勢力出現了不敵之勢。

為此,他們忍不住了,諸多帝尊強者聯手,不斷對巔峰力量斬殺。

帝尊隕落,仙王境隕落的更是不少。

論數量,下界飛升者勢力一方的高手遠不如仙界原住民勢力。

原本一些想保持中立的,遭到天族古仙庭泰坦仙族三大強族的逼迫,必須做出選擇。

最終,也加入到他們的陣營。

大戰形式,突然間變得不好起來。

即便是崔慶他們一群人,也差點遭到生死危機,他們的勢如破竹,終於引起了注意。

天族派遣一批頂級天仙境強者出現,專門針對他們這一群人。

若非天痕仙王及時出手,只怕要出現重大損傷。

即便是如此,兩位地仙境初期的高手被殺,是跟隨昆吾的幾位秘境小世界出來的那些人。

得到這些消息,林楠隱約間有著一絲緊迫感。

他們需要迫切提升實力!

天仙境,還不夠!

與此同時,谷底之中,林楠三人徹底在拚命了。

斬殺一頭大力神猿,還有更強的兩頭凶獸等待著自己。

更難殺!

關鐵凝趙小娜二人也顯得很是凝重,哪怕是趙小娜有生命至高屬性的依仗,但也不保險。

為此,林楠決定索性讓他們先找周圍的妖獸練練手。

沒有直接進入囚籠廝殺,轉而繼續在周圍屠戮那些妖獸,然後再度形成一滴滴金血,引來諸多超階妖獸圍殺搶奪。

這個時候,就是他們磨練的最好時候了。

林楠索性不參與了,只護住金血,就讓他們自己去拼殺。

這些爭奪的超階妖獸雖然不如囚籠中的凶獸,但都極強,是他們此刻最好的練手之物,老猿也並沒有阻攔的意思。

接連三天,三人大戰十幾場,也收穫了足足十滴金血。

趙小娜吞服五滴,關鐵凝服用五滴,

頓時,二人實力再度大漲不少,肉身之強達到了極限。

終於,眼看著又耽誤了很長時間,三人終於再度開始了。

這一場生死之戰!

一旦開啟,他們沒有其他的選擇。

要麼斬殺凶獸,要麼他們被凶獸斬殺。

林楠率先和那頭白虎神獸的後裔凶獸廝殺,雖然林楠比之前肉身之力更強,但這頭凶獸也更難纏。

速度絲毫不弱於林楠,肉身力量比林楠強。

唯獨就是沒有大力神猿那種天生神力。

但恰恰是如此,林楠反而是沒有優勢存在,這一戰殺的也比之前更加堅辛。

足足半個小時后,林楠渾身是血,身上兩件天階仙甲都被轟碎,強大的肉身被轟的凄慘不已,差點被轟成渣。

不過好在,林楠還是勝了,手中的准帝兵,一次次猛然斬下,對著這頭白虎暴擊。

拼了半條命的代價,總算是將它斬殺!

而後,和之前一樣,又是一大滴金血出現,然後被林楠吸收消化,肉身之力再度得到強化。

大峽谷上方,林楠本尊盤坐,再度感覺到肉身之力的變化。

這次的增加,很明顯。

無它,分身之前就幾乎達到了人類肉身強度的一個極限,而今順勢轉達到本尊身上,讓本尊的肉身得到強化。

王妃是個交換生 唯一可惜的是林楠的肉身之力依舊還是一個極限值,不曾破開最後的那一道枷鎖。

萬界最強共享系統 眼看著林楠不斷廝殺,關鐵凝趙小娜二人也不等了,再等下來也無意義。

索性,殺!

拼過去,是他們的大機緣,即可從這裡離去。

拼不過去,那就是天意!

頓時,谷底內熱鬧了起來,不需要相互觀戰,三人同時發起了最後一戰。

林楠對戰一頭超十二階的妖帝!

趙小娜關鐵凝各自選擇了一頭十階超階妖王!

背水一戰! 水天芸跟陶錦繡一直走在一起,歐陽辰本想湊熱鬧,被水天昊拉去喝酒了。

酒吧里熟悉的燈光閃爍,水天芸見陶錦繡一臉好奇的表情,她嘴角抽了抽。

之前她的確有點不相信陶錦繡沒來過酒吧,現在是真信了。

只不過,何姍姍沒有一起過來,她感覺也提不勁兒來。

他們一起去的一幫人,全都是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

陶錦繡看向水天芸:"芸芸,我們要不要跟你哥哥他們一起啊,我們兩個人,會不會有危險啊?"

看著陶錦繡擔心的模樣,水天芸想起,她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心裡有所擔心,也是正常的。

她點了點頭:"行,你想過去,我們就過去!"

陶錦繡立馬眉開眼笑。

水天芸和陶錦繡過去的時候,歐陽辰和水天昊正在聊天。

看到水天芸,歐陽辰勾唇:"你怎麼過來了?"

水天芸癟癟嘴:"怎麼?你這意思是,你不歡迎我?"

歐陽辰立馬搖頭:"怎麼會呢,你能過來,我榮幸之至呢!"

水天芸說了幾句話,就抬頭去看水天昊和陶錦繡。

陶錦繡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端著面前漂亮的雞尾酒:"這個好喝誒,芸芸,你要不要來幾杯?"

水天芸嘴角抽搐了兩下,幾杯,那豈不是要徹底灌醉了。

她沒好氣的看著陶錦繡:"你別喝了,這個東西喝多了不好,現在喝著味道很好,一會後勁很大的!"

陶錦繡睜大眼睛,獃獃的看著她:"你說的是真的嗎?"

水天芸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了,這種事情我沒有必要騙你!這樣,你先等著,最多就只能喝那一杯啊,我去給你要點酒精濃度低,味道還不錯的酒!"

陶錦繡連忙笑著點頭:"芸芸,你真好!"

水天芸無語的伸手捂臉,歐陽辰輕笑了起來。

水天芸去吧台那邊,給陶錦繡點了幾杯不容易醉的酒。

她剛要轉身,就聽見有人喊她:"水天芸!"

水天芸猛地轉身,就看見唐正柏一個人坐在吧台旁邊,寂寥的喝酒。

水天芸有些詫異:"你也來酒吧喝酒啊,真是好巧!"

唐正柏點點頭:"是挺巧的,只不過,這邊比較出名的酒吧就這一家,晚上大家都過來玩,也是情理之中!"

水天芸點了點頭:"說的也是!"

唐正柏指了指他旁邊的高腳凳:"坐下來,陪我喝兩杯,如何?"

水天芸皺眉:"你朋友呢?"

唐正柏指著不遠處群魔亂舞的舞廳:"這不都去那邊玩了嘛,他們性子都比較跳脫,讓他們坐下來,安安靜靜的陪著我喝酒,估計要命!"

水天芸嘴角抽搐了兩下:"這也叫安靜,你最多就是坐著喝酒!"

"那你要不要跟我喝兩杯啊?"唐正柏這會的神色有點迷離,說話帶著些許無賴。

水天芸想了想,在高腳凳上坐下來,要了一杯雞尾酒:"行吧,那我就陪你喝兩杯!"

唐正柏一臉笑意:"真好,有人陪我喝酒了!"

水天芸沒好氣的開口:"如果你真的想讓別人陪你喝酒的話,多少人上趕著來,你還用得著在這裡唉聲嘆氣嗎?"

唐正柏搖頭:"那不一樣,很多人是因為我的身份才過來的,我要的不是這種陪伴,你應該明白的,要不然……你怎麼會隱瞞自己靳家千金的身份呢?而且,你還姓水,一般人估計都聯想不到一起!"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我明白你的意思,只不過,我覺得,你只要真心,總會有人真心相待的!"

唐正柏笑著挑眉:"是嗎?那看來,你比我運氣好啊,我之前遇到太多人,只是想利用我的身份,討好我,巴結我,我現在都對人際交往,提不起興緻來了!"

水天芸皺眉:"你這話說的,你好像一個朋友都沒有!"

唐正柏居然露出些許委屈的表情:"我就是一個朋友也沒有啊,我很可憐的!"

水天芸沒忍住笑噴了:"我怎麼感覺,你像是在耍活寶呢?"

唐正柏見水天芸笑,有點忍俊不禁:"我怎麼可能耍活寶呢,你都不知道,我是多麼正經嚴肅的人!"

水天芸抿唇輕笑:"嗯,你的正經嚴肅,我算是看出來了!"

這邊,水天芸和唐正柏,相聊甚歡。

另一邊,水天芸給陶錦繡點的酒都送過去了,可是,水天芸人卻不見了。

陶錦繡吃驚的看著歐陽辰:"歐陽總裁,芸芸呢,酒都到了,她人怎麼還沒回來啊?"

歐陽辰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很顯然,她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陶錦繡到底是喝多了,站起來有點搖搖晃晃:"我去找她!"

水天昊一把將人拉下來:"你坐好吧,我跟歐陽辰去找就行!"

歐陽辰的目光,已經在酒吧里四處環視。

突然,陶錦繡指著一個方向,開口道:"那是不是芸芸,有點像她的背影誒,她怎麼坐到吧台那邊去了!"

歐陽辰看見,跟水天芸坐在一起的,似乎是個男人的背影,他的臉一下子沉下來:"我過去看看!"

歐陽辰起身向著那邊走去,陶錦繡垂下頭,誰也沒看見,她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冷意。

她不是認出水天芸了,她是認出唐正柏了,所以,才看見他旁邊的水天芸。

她是真的沒想到,水天芸走到哪裡,唐正柏居然就能勾搭到哪裡,還是她小瞧了唐正柏對水天芸的勢在必得了。

陶錦繡低著頭,水天昊以為她不舒服,忍不住開口:"錦繡,你沒事吧!"

陶錦繡搖搖頭:"我沒事,就是腦袋有點暈,我感覺自己好像要飄起來了!"

水天昊有些無奈:"你這是醉了,待會等芸芸過來,我讓她帶你早點回去,午夜時分,酒吧就更亂了!"

陶錦繡突然傻笑起來:"亂起來才好呢,那才好玩!"

水天昊笑了笑:"你果然醉了,都開始說胡話了!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陶錦繡低著頭一個勁的傻笑。

另一邊,歐陽辰走到水天芸伸手,直接拉住她的胳膊:"水天芸,你能耐了,點個酒,把自己都點丟了!"

水天芸猛地轉身,看見是歐陽辰,她鬆了口氣,沒好氣的開口道:"你胡說什麼呢,我就是遇見唐正柏了,順便說兩句!"

歐陽辰心裡有些發酸:"你們這是說兩句嗎?我看是說了很多句吧!"

水天芸的小臉黑了下來。

唐正柏一派紳士風度的模樣,站起來:"歐陽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跟水天芸只不過說了兩句話,順便喝點酒而已!"

歐陽辰心裡沒來由的生氣:"她就算是喝酒,也不跟你喝!"

水天芸無語:"歐陽辰,你又發什麼瘋呢,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歐陽辰冷哼一聲:"好什麼好,我要早知道,你來酒吧,是跟這個人喝酒聊天,我就不來了!"

水天芸也有些生氣了,歐陽辰性子執拗,在外人面前,一點面子也不給她留。

她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現在的思想有多奇怪,在她心裡,歐陽辰已經變成了自己人。

她看著歐陽辰:"你既然不想來了,那就回去吧,也沒有人攔你!"

歐陽辰氣的頭頂冒煙:"這是你說的,我現在就走!"

歐陽辰氣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他壓根沒想到,水天芸當著這個唐正柏的面,讓自己這麼下不了台。

虧他還以為,他們倆這兩天關係緩和了很多。

現在看來,完全是他自己自作多情。

他呵呵笑了一聲:"行,你們慢慢聊,慢慢喝,我先走!"

歐陽辰說完,轉身就走。

唐正柏看向水天芸,有些擔心的開口:"水天芸,要不然,你去看看他,歐陽先生應該是誤會了什麼!"

水天芸面子也掛不住,她冷哼了一聲:"誤會了就誤會了吧,反正我跟他的關係,本來就不怎麼好!"

唐正柏猶豫的看著她:"那你還喝酒嗎?"

"喝啊,為什麼不喝!"水天芸聲音帶著些許怒氣。

唐正柏眸子閃了閃,沒有再說什麼,安靜的看著水天芸一杯酒接著一杯酒。

另一邊,歐陽辰回到座位,跟水天昊說:"我先回去了,你繼續玩吧!"

水天昊有些吃驚:"你剛才去找芸芸,她不願意過來嗎? 興漢使命 你怎麼現在就要走?"

歐陽辰臉上升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我是什麼東西啊,我喊她,她怎麼會給我面子,她不願意過來,不是很正常嘛,我先走了!"

水天昊一看他這樣子,就知道又跟水天芸鬧彆扭了。

他有些無奈:"要不然,你坐這裡,我去喊她!"

歐陽辰搖搖頭:"不用了,我現在只想馬上離開,如果你想繼續呆在這裡的,你繼續玩就行!"

他想了想,最後還是說:"水天芸那邊,你還是過去看看吧,那個唐正柏在她身邊,我不怎麼放心!"

水天昊看這人在水天芸面前,嘴硬的要死,其實還是很關心她的,就忍不住開口:"你放心,我馬上過去,把她找回來!"

聽到水天昊的話,歐陽辰也沒有什麼擔心的了:"那行,就這樣吧,我走了!"

水天昊再次開口,喊住歐陽辰。

歐陽辰挑眉看他:"又怎麼了?" 「他要想解釋,剛剛就不會連聲招呼都不打就走,我沒有不相信他,只是這件事事關重大,無論如何一定要弄清楚。」原本讓梁淺去的,誰知道梁淺身體不舒服,他現在無人能派,只能讓李泓霖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