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均聽完走得更快,太太越來越壞了,而且好像越來越喜歡調侃他。

顧錦咬著小手絹,「厲霆哥哥,我說錯了什麼嘛?林助理好像越走越快,我又不會吃了他。」

寵妻狂魔道:「不,你說得很好。」

顧錦挽著司厲霆的手,「看樣子兩人是發展的很好,厲霆哥哥,咱們不如給林助理辦一個訂婚宴。

你看林助理還讓人吃藥,這樣可不好,我們趕緊讓他們關係確定下來。」

要是之前司厲霆還會否定顧錦的這個主意,不過剛剛聽了林均的話。

他可以確定一件事,林均是真的很喜歡譚洛汐,否則他不會動用公司的資源去幫譚家。

既然如此,顧錦想要幫他舉辦訂婚宴會,也不算是什麼壞事。

「蘇蘇,都聽你的。」

你開心就好。

顧錦笑眯眯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像是一隻小狐狸。

林均還不知道顧錦給他準備了一場怎樣聲勢浩大的晚宴。

此刻他乘著電梯回到之前的樓層,敲了敲門,裡面傳來女人謹慎的聲音:「誰?」

「是我,林均。」似乎害怕她不開門,他又補充了一句,「洛兒不在,我一個人。」

門開了,譚晴臉上還有她剛剛匆忙擦乾的眼淚。

「你來做什麼?」譚晴故作堅強,只是通紅的雙眼出賣了她。

「這個給你。」林均從口袋裡拿出來那葯。

譚晴臉色一紅,沒想到他居然會給自己買這種東西上來,而且他還是妹妹的男朋友。

一時間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譚小姐,你不必對我防備,我不會害你,我和洛兒在一起的時間不長。

作為她的姐姐,你關心她,也害怕她會受傷的心情我能夠理解。

我知道你為譚家付出了很多,並且打算一直這麼負責下去。

不過我還是想要告訴你,我對洛兒是真心的,也不打算和她分開。

你可以信任我,我不知道你和他達成了什麼約定。

如果你收了他的錢可以還給他,譚家的事情交給我處理。」

林均的這番話說得懇切,譚晴心中沒有觸動不是假的。

她紅著臉,支支吾吾問道:「連洛洛都被我騙了,你怎麼會知道……」

林均指了指她的脖子,「這些痕迹,還有你退開關門時腿有些不自然,所以我猜應該……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告訴洛兒的,我上來只是為了告訴你,比起詹乾,你可以選擇相信我。

因為我愛洛兒,所以我會連著她的家人一起來愛,不會讓她傷心。」

這個心細如髮的男人,怪不得譚洛汐那麼相信他。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詹嘯追了洛洛那麼多年,洛洛始終不愛他。

而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就讓洛洛對你死心塌地,你真的很厲害。」

被她誇獎林均臉上的表情一片淡定,「過獎,有人曾教過我,要讓自己立於不敗的境地,那你就要比任何人都想得多。」

「是司厲霆說的吧。」

「是的,爺教會了我很多,本以為這些用在敵人身上很適用,沒想到有一天拿來保護身邊的人也同樣適用。」

譚晴對他沒有之前那麼排斥,「如果我把錢還給他,你真的有辦法幫我?」

「這個你可以放心,百分之百不會讓譚家出事。」這點底氣林均還是有的。

和司厲霆在一起這麼多年,什麼骯髒的手段他沒見過,他沒有用過?

對他來說真不是什麼難事,他唯一擔心的就是司厲霆不肯借給他公司的資源。

就算司厲霆不借,他完全可以拿錢出來填補虧空,當然那是下下之策。

既然司厲霆同意了,那他也就沒有什麼顧慮了。

譚晴臉上有些猶豫之色,「那你想要什麼條件?」

經商之人都有一個思路,你想要得到什麼就得先付出什麼。

她承了林均這麼大的情誼,到時候又該拿什麼來還給他?

「如果是商業對手,我肯定會開出同等的利益條件,但這件事無關商業。

我愛洛兒,洛兒愛我,這就夠了,保護她的家人理所應當,這是一個男人應該有的擔當。

這件事如果你放心我的話就由我全權負責,我保證還你一個完整的譚家。」

譚晴被他說服,「謝謝,真的謝謝,我曾經還對你那麼怨恨過……」

「我可以理解,洛兒還在車庫等我,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林均從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打我電話,不用客氣。」

說完他轉身離開,譚晴握著名片,她心裡有些暖意。

嘴角的笑容淺淺勾起,她輕喃一聲:「洛洛,你找了一個好男人。」

她相信林均是真心誠意的想要幫她們,如果他真的有什麼圖謀,一定會像詹乾這樣讓自己或者譚洛汐簽訂什麼東西。

既然什麼都沒有簽訂,就說明他並沒有要求什麼回報。

愛一個人本來就是不需要回報的,就當是她當年為詹乾做的那些一樣。

為了她的愛人能夠走得更遠更好,她只能用那樣的方式逼他放手。

可誰會知道兜兜轉轉兩人還是發生了這樣的瓜葛。她終究成了他的女人。 譚晴看著手中的小藥丸,林均真的是想得很周到的一個男人。

他怕自己處於混沌的狀態不懂得保護自己,萬一有了孩子,不管是自己還是那個孩子都會被人詬病。

譚洛汐不知道這些,被他保護得很好,這樣就好,自己也能放心了。

有了林均的話她也不用擔心那個笨蛋妹妹,這麼久以來什麼都是自己扛著,她也會有累的一天。

儘管她承認她真的很愛詹乾,這些年來她沒有驅散對他的愛戀,這一次見面更是將她的愛意逼出來。

如果他仍舊單身,也許她會試著重新去挽回他。

因為她明顯感覺到詹乾其實是很喜歡她的,他口口聲聲說恨著自己,如果不是愛得越深又怎麼恨這麼深?

千錯萬錯都是她的錯,當年是她放開了他。

不管他喜不喜歡他的太太,如今他已經有了詹太太,而且他們還有了孩子。

自己不應該再和他保持這樣的關係,卻傷害別人的家庭。

這段感情,本就不該發生。

她接受林均的提議。

譚晴擰開一瓶礦泉水,將手中的藥丸扔進她的口中。

明明是沒有味道的小藥片,為什麼她只感覺到了苦澀。

剛剛準備吞咽,門再次開了。

「你在吃什麼?」詹乾大步走過來,一進來就看到她在吃藥。

他的心裡有一種不安的感覺,疾步走過來,看到旁邊藥盒的包裝。

男人都不會喜歡自己的女人吃這種東西。

「吐出來,給我吐出來。」

譚晴平靜道:「抱歉,已經咽下了。」

「咽了也給我吐出來。」

詹乾瘋了一樣將她拉到洗手間,譚晴的手被他拽得生疼。

「你這個瘋子,你要幹什麼!」

「你給我吐出來。」

詹乾直接將手指伸進了她的喉嚨,譚晴沒想到他會來這一招。

她本來是想要咬他的,然而他的速度太快,等她反應過來的已經是本能反胃。

她本能的吐出一口清水和還在喉嚨的藥片。

看到小藥片被吐出來,詹乾的臉色才舒緩了一點。

譚晴怒極,「你這個瘋子,你要幹什麼!」

「給我生個孩子。」

「憑什麼,我憑什麼給你生孩子?」譚晴不可理喻的看著他。

詹乾眼睛都氣紅了,「不想給我生孩子,那你想給誰生,你這個騙子騙了我這麼久!」

明明是一對深愛的情侶,當年就因為她的一意孤行,他們被迫分開。

當年她故意設計讓詹乾看到自己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曖昧景象,詹乾很憤怒的離開,一個月以後結婚。

而他剛剛在她身上橫衝直撞,毫不憐惜,床單上全是紅色的血跡,他才知道當年自己誤會了她。

日常系男神 明明她也那麼愛自己,她怎麼可能劈腿!

自己居然信了,還被她耍弄了三年。

剛剛他一時無法接受這個結局,他才出去了轉了轉,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他害怕自己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對她再做出一些事情。

以前紳士儒雅的男人在三年前被她刺激以後,這三年他變了很多,尤其是脾氣。

一回來看到她在吃藥,她不願意懷自己的孩子,他的怒氣又飈了起來。

「三年前的事情有那麼重要嗎?事情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你已經結婚,並且有了孩子。

詹乾,錢我會退給你,我們的契約取消,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

你回家好好愛你的太太,她是孕婦,受不得任何刺激。」

詹乾狂躁的將她抵在牆上,「譚晴,收起你自以為是的嘴臉,你是我的什麼人,你憑什麼替我做決定。

三年前你就做了一次,現在還想要再做一次,你休想!」

譚晴見他眼神兇狠,他就像是一鍋煮沸的開水一直在往外濺,哪怕是一滴水濺到自己身上也會很疼。

「我是為了你好。」

「去他媽的為我好,你要是真的為我好,就留在我身邊給我生個孩子。」

詹乾已經憤怒到了極點,他瘋狂的撲向她,吻著她的肌膚。

譚晴見他已經失去了理智,打開花灑往他頭上淋去,「你給我清醒一點。」

冰冷的水澆到兩人身上,詹乾抵著她,「阿晴,為什麼要騙我?」

花洒水從他頭上淋下來,她看到他的眼中有些水霧,其實詹乾生氣她完全能夠接受。

當年譚家出事,他並沒有選擇要放棄,而是執意要和她結婚,他說沒關係,自己不在乎。

見到他這麼落寞的樣子,她的心臟一軟,沒有女人能夠抵禦住男人這麼可憐的眼神。

就好像是一隻被遺棄的小狗,是啊,她們之間她是先放手的那個。

她閉上雙眼,「當年譚家出事,你沒有離開我,而且還說婚約如期舉行我本來很開心。

甚至我被你說服,我想只要我嫁給你就好。

後來你媽來找過我,沒想到狗血的場景我也遇到了,她說我只會拖累你等等。

我知道她說的都對,那時候的我嫁給你對你沒有任何好處。

我出自譚家,如果譚家出事,我不可能丟下我的妹妹和媽媽。

那時候爸爸捐款而逃,留下一堆的爛攤子,你媽給了我一千萬。

我拿了那一千萬,並且演了一齣戲讓你死心。」

那一千萬直到現在還在銀行裡面,她沒有動,那是買她自尊的錢。

她本來想著有一天譚洛汐出嫁,她就用這一千萬當嫁妝給妹妹。

至於她的幸福根本就不重要,如果犧牲她一個人能夠成全所有人,那麼又有什麼關係呢。

「你這個狠心的女人,難道我在你心中只值一千萬?」

「可我有什麼辦法,我那麼愛你,我怎麼能不管你的前程拖累你呢?

就算你站在我這一邊,嫁給你,你媽不喜歡我,你這輩子都要夾在我和你媽的中間。

你是我愛的人啊,我怎麼能讓你難過呢!那是最好也是最理智的辦法。」

她說出來了,終於將所有的話都說出來了。

隱藏了這麼久的秘密,連譚洛汐她都沒有說實話,她不想被人說她有多偉大。

她不需要那些東西,她只要好好的保護她的家人就好。

「你愛我,所以你要將我推給別人?讓我娶別人,你的心就不會痛嗎?」

「我當時知道你恨我,但我沒想到你那麼快就娶了別人。

她穿著你給我定製的禮服,婚禮的構思是我喜歡的,你知道那段時間我是怎麼過來的?

你結婚那天我逃去了國外,我不敢看關於你的任何消息,每天醉生夢死。

這是我自己選擇的路,不管有多苦,都需要我一個人承擔。

這三年我沒有一天睡過好覺,我老是躲著你,對你冷漠,可是你知道么。

你的生日我都喝得爛醉,我都給你準備了禮物,只是從來沒有給過你!

我不敢再出現在你的世界里,我從別人那裡聽說你很愛你的太太。

被遊戲追殺的領主 每次我都要笑著說那就好,每個人都以為我放下了,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放不下,我根本就沒有放下。

我想你,我念你,卻不敢讓你知道,詹乾,你究竟有什麼魔力讓我三年都沒有忘記你!」

譚晴趴在他的胸口,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憑什麼受苦受難的是她,他早就結婚,她卻要一個人承受這些痛苦。

詹乾任由著她發泄,她一直都是一個高傲的女人,她像是一個戰士,保護著她的家人。

她為這人著想,也為那人著想,卻從來沒有為她自己著想。

譚晴感覺嘴裡多了一些血腥她才離開,浴水混合著血水流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