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粒小臉通紅,眼裡全是璀璨的星星,他回抱著姐姐,高興極了。

姐姐最好,最喜歡姐姐了!他羞澀的在姐姐臉上親了一下,又迅速把頭埋進她的肩窩,姐姐,真好,姐姐! 樂果橙的行動很快,啊不,應該說是姜別的行動很快,第二天就請了位這方面的教授對果粒進行測試,測試的結果很喜人:果粒的智商明顯高於一般同齡的孩子。

同時教授也委婉的表示了,孩子還小,還是盡量接受正常的教育。尤其果粒和普通孩子還稍稍有些不同,更需要與同齡小朋友多多交往相處。

樂果橙不住點頭,他們一家本來也沒準備讓果粒接受特殊的教育,有上一輩子記憶的樂果橙,其實只要看到果粒平安快樂的活著就好,別說智商高,就是他智商比一般孩子低,她都能接受。

送走了那位教授,樂爺爺和樂奶奶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老頭子,趕緊的,放鞭炮了。」樂奶奶中氣十足的喊。

「好嘞!」樂爺爺搬了一大盤鞭炮出來,一萬響的那種,姜別要幫忙他還不讓。

鞭炮劈里啪啦響了老半天才停,小區里好多人家都推開窗戶往外看,瞧見樂爺爺和樂奶奶,相熟的人就下樓詢問,「大妹子,你家這是有啥喜事呀?」

樂奶奶笑呵呵的,「喜事,大喜事,我小孫子,好了,剛才教授給做了測試,我孫子跟正常孩子一樣了,還比同齡孩子聰明一些呢。」

不好張揚,樂奶奶就靈機一動為孫子正名,反正孫子確實好轉了。想了想不甘心,最後又綴了一句。

大家都知道果粒有輕微的自閉症,現在聽說好了,大家也都很高興,「那恭喜大妹子了,果粒這孩子一瞧就知道是個聰明孩子,以後肯定有出息,大妹子和大兄弟你倆就等著享福吧。」

還有的說:「那的確得放鞭炮慶祝慶祝,來,小果粒,李奶奶抱抱,也沾沾喜氣。」

「還有我,張奶奶也抱抱咱們果粒。好了好,好了好,以後都平平安安的了。」

「你爺奶人緣很好啊!」姜別站在窗邊往下看。

樂果橙一臉得意,「那是,我奶在這一群老太太中是個尖兒,誰家有點不開心的事都樂意找她嘮嘮。我爺爺象棋下的可好了,喏,看見沒?邊上那幾個老頭,都是我爺爺的棋友。」

頓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當然也是因為我和果粒可愛,討人喜歡。」

姜別眉梢一挑,煞有介事的點頭,「的確很討人喜歡。」

樂果橙甩他一個白眼,「你那什麼表情?」

姜別表示很無辜,「一本正經的表情啊!」

樂果橙斜睨他一眼,哼了一聲轉過頭,這貨,又開始作,不想理他。

姜別摸著鼻子笑了笑,這樂小橙,越來越不好撩了。

樂奶奶笑得合不攏嘴,一個勁的道謝,樂爺爺見狀,還跑超市買了一大筐水果,一人給分了倆,理由還挺充分,「糖太甜了,咱吃水果,水果好啊,維生素含得多。」

一群老頭老太太也都喜氣洋洋的接著水果,有的還當場就擦擦咬了一口,誇樂爺爺買的水果多汁好吃。

樂果橙看著樓下高高興興的爺爺奶奶,嘴角高高翹起。

爺爺奶奶和果粒都好好的,真好!這輩子她終於守住了爺奶和弟弟,真好!樂果橙眼神暖暖,真希望時光永遠留在這一刻。

而姜別則目光柔柔的看著樂果橙,這一刻歲月靜好。

放了鞭炮散了水果還不算,樂奶奶還要帶著全家出去吃大餐,「小姜也不是外人,就一起去吧。」她熱情發出邀請。

本來還有重要應酬的姜別立刻把這事拋到腦後,「好,我來請客。」

樂奶奶看向姜別的眼神都透著慈愛,「那不用,今兒是咱老樂家的喜事,哪能讓你請客。」

姜別不贊同,「奶奶,我又不是外人,請您吃頓飯不是應該的嗎?」

樂奶奶的眼神就更加慈祥了,拍著姜別的手,跟看親孫子似的,「好,好孩子,那奶奶就不跟你客氣啦!」

哎呦喂,小姜這孩子太會辦事了。

樂果橙在後面直撇嘴。

雖然是姜別請客,但地點是樂奶奶的選的,「就咱們一家人,不用去什麼高級飯店,經濟實惠最重要。」

姜別立刻表示您老說得對,都聽您老的。

姜別一改平日的高冷,特別會來事,把樂爺爺和樂奶奶奉承的眉開眼笑,一頓飯吃得開開心心。

獨愛驕陽 幾個人顏值都非常高,樂果橙漂亮的像不小心落入凡塵的精靈,果粒萌萌的,尤其是一雙大大黑黑沉靜的眼眸,都能把人萌化了。還有姜別,不僅那張臉能打,還有那一身斐然的氣勢,簡直就是個天然的目光收割機。

男帥女嬌,再加上個小萌娃,餐廳里吃飯的顧客都忍不住往這一桌上看,甚至有人忍不住拿起手機拍照,發朋友圈的發朋友圈,發微博的發微博,太秀色可餐了,今天運氣真好。

其中有個認出姜別的都蒙了,這是小姜總?小姜總也來平價餐廳吃飯?誰來給我一棒子?這個世界太玄幻了。他不僅拍了照片,發了微博,還弱弱的加了一句話,「捉到大佬一枚!」

這條消息很快被轉載,被點贊,發散開去,居然都上熱搜了。短短時間內,整個帝都都要沸騰了。

小姜總平價餐廳就餐不是重點,和小姜總一起吃飯的這幾個人的身份才是重點,從照片上,這就是和諧的一家子,可關鍵是小姜總家只有一位爺爺,奶奶早就過世了。小姜總也只有一個姐姐,照片上這個女孩明顯很稚嫩,年紀很小的樣子。還有那個小萌娃,說是弟弟吧,大家都知道小姜總的爸媽雖然沒公開離婚,但那婚姻也是形同虛設。說是兒子吧,呵呵,小姜總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兒子呢?尤其在他有厭女症的情況下。

倒是有消息說小姜總有女朋友了,還為了女朋友下過夏家千金的臉面,難道照片上這個女孩子就是小姜總的女朋友?

嗯,光看顏值的話,還是挺般配的。

於是大家更想知道這個幸運的女孩是誰了。

當然也有部分人不信,要知道姜別可是姜氏集團新一代的掌權人,他未來的妻子,啊不,就是他的女朋友,也不是只有顏值就行的。 姜家老宅。

「看元寶這表情多乖順,我把他養這麼大,他還沒這樣對我呢,也沒請過我吃飯。」姜老爺子戴著老花鏡捧著手機看,就覺得自己的心扎得跟蜂窩煤似的。

管家湊過去,「老爺子,您瞧元寶少爺和果橙小姐多般配呀!」

姜老爺子還是覺得心生疼生疼的,「這臭小子!」不孝哇!可憐他這個老祖父好不容易把孫子拉扯大,盼著他接管家業,盼著他結婚,盼著他生子,操碎了心。結果呢?這臭小子找了女朋友轉頭跑去孝敬人家爺爺奶奶了,陪人家爺爺奶奶吃飯獻殷勤,都沒想著把他這個老祖父喊上。

沒他的份啊!

「老爺子,元寶少爺這也是為了給您娶孫媳婦。」管家勸,不去討好樂家老爺子老太太,人家願意把孫女嫁給元寶少爺嗎?「老爺子您想想,等元寶少爺把果橙小姐娶回來,不就天天陪您吃飯了嗎?您就當這是前期的投資了。」

「哼!」姜老爺子哼了一聲,「就他那磨磨唧唧的性子,我得等到什麼時候?現在還沒名分就上趕著去人家當孫子,等真結了婚,還不得住到人家裡去?」

對著管家擺擺手,「你不用勸我,我知道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養兒子孫子都是給人家養的,你沒見一到周末大包小包拎著都是去看丈母娘的?」哪有一個想起家裡還有個老父親老祖父望眼欲穿?

「到那時候我就變成空巢老人嘍!」姜老爺子一副心酸的不要不要的樣子。

管家忍著笑,一本正經的說:「還有我陪著您呢,您怎麼也不會成空巢老人的。」

姜老爺子斜了他一眼,「你也老胳膊老腿了。」嘆了一口氣,「也只有咱倆同命相連,互相取暖了。」

老爺子您確定這詞兒是這麼用的?管家笑了一下,「不是還有明少爺哲少爺嗎?您要是嫌清凈了我這就打電話去,把他們都喊回來陪您。」作勢往外走。

「回來。」姜老爺子立刻喊,「少讓他們回來氣我。姜明現在幹什麼?姜哲呢?還和那個小明星在一起?」

管家說:「聽說明少爺準備和朋友一起創業,開發什麼遊戲。至於哲少爺,身邊已經換了仨人了。」

重生之豪門嬌妻 姜老爺子的臉就沉了下來,明顯心情不好,「那個孩子也有兩歲了吧?現在誰帶著的?」

管家,「對,下個月就滿兩周歲了,跟他媽媽生活在一起,不過大多數的時候是保姆帶著。」

「姜明呢?沒去看過嗎?」姜老爺子又問。

管家,「開始的時候去的勤些,最近半年不怎麼去了。」

「兔崽子。」姜老爺子罵了一句,話鋒突然一轉,「這道油燜大蝦看著就很好吃的樣子,我剛好餓了,就想吃這個,你給元寶打電話,讓他給我送一盤迴來。」

管家瞥了一眼照片上桌子中間放著的油燜大蝦,瞭然,老爺子才剛吃完飯,怎麼就餓了?他哪是想吃油燜大蝦,分明是吃醋了。

於是他拿出手機給姜別打電話,委婉提醒他把他們正在吃的油燜大蝦打包一份送回來,家裡老爺子正鬧情緒呢。

姜別一怔,「油燜大蝦?」

管家一聽就知道他還不知道他陪著果橙小姐家人吃飯的事被人傳到了網上,就好心的提醒他,「老爺子在刷微博,看到了你和果橙小姐一起吃飯的照片。」

姜別抬頭一掃,看到不少人訕訕的放下手機,心中瞭然。嘴角抽了一下,這老頭子,不是說看時機對眼睛不好的嗎?什麼時候學會玩微博了?這麼大年紀了還嘴饞,醫生才說過他的飲食要清淡,油燜大蝦是他能吃的嗎?

「油燜大蝦沒有,讓營養師看著給弄份他能吃的蝦。」姜別說完就掛了電話,這老頭怎麼就不能省點心呢?

樂奶奶關心的問:「你爺爺怎麼了?要是有事你趕緊回去。」

「沒事。」姜別給樂果橙剝蝦,「嘴饞了,想吃油燜大蝦,管家攔不住才給我打的電話,讓營養師做份白水煮蝦哄哄他就好了。」

「小姜做的對,人老如頑童,就得哄著。」樂奶奶滿臉贊同,「老爺子今年高壽?身體不太好嗎?」

姜別說:「七十好幾了,年輕時候拚命工作,老了什麼毛病都上身了,三高,心臟也不好,平時都要多加註意。」

「歲數不小了,那是要好生注意。小姜啊,你別看我和老太婆身體好,平時我們都可注意了,天天鍛煉身體,吃的也清淡,就是想著我們身體好,沒病沒災的,子女也能省心不是?」樂爺爺接過話頭。

樂奶奶附和,「我乖橙孝順,就怕我和她爺生病,我們一有個頭疼腦熱的,她就急得不得了。」

樂爺爺,「我和老太婆都說好了,我們要好好活,以後給乖橙帶孩子。」

乖橙的孩子?可不就是他的嗎?這主意不錯!姜別淺笑著看了樂果橙一眼,眼底是掩藏不住的柔情,「還是爺爺奶奶你們想的通透,我回去就這樣和我爺爺說,得向您二位老人家學習。」

樂奶奶笑著,很謙虛的擺手,「提一句就行了,我們鄉下人都知道的道理,你爺爺都能管理一個公司,還能不懂?」

樂爺爺也說:「肯定懂,就是人上了年紀就和年輕時不一樣嘍,多哄著順著就沒事啦。」

姜別直點頭,一副受教的樣子,看得樂果橙直撇嘴。

姜老爺子看著眼前碗里的白水煮蝦,險些沒把鼻子氣歪。白水煮蝦就白水煮蝦吧,可這麼大碗才裝兩隻蝦是幾個意思?他是老了,難道連吃蝦都吃不上了嗎?

姜老爺子把碗一推,氣呼呼的出去了,不吃了!

管家示意人把蝦端走,然後拿出手機準備給姜別打電話,想了想又把手機收起來了。元寶少爺正在追果橙小姐,他還是不打擾了吧。

夏莞爾也看到了網上的照片,氣得眼睛都紅了。

她正和閨蜜韓悅悅一起逛街,逛累了兩人坐在休息區休息,就拿出手機來玩。還是韓悅悅先看到那條微博,喊夏莞爾,「莞爾,快看,這個是不是你說的那個樂果橙?太不要臉了。」

夏莞爾生日,身為閨蜜的韓悅悅本該到場的,可她當時在國外回不來,但宴會上發生的事情夏莞爾都和她說了,所以她對樂果橙這個女生一點好印象都沒有。

夏莞爾湊過去一看,照片上和姜別一起吃飯的可不就是樂果橙那個小賤人?她盯著樂果橙那張年輕美麗的臉,一股無明業火從心底燒了起來,「是她!」她就是化成灰她都認識。

韓悅悅端詳著,「瞧著年紀挺小的,沒想到這麼有手段。不過莞爾,不是我說你,你也太弱了吧,居然輸給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的黃毛丫頭。姜別這什麼破眼光,放著你這位夏家的千金大小姐不要,偏選了個小麻雀。可笑!」很為好友不平。

「誰知道這個小狐狸精用了什麼手段?居然把姜別迷得死死的。」夏莞爾咬牙切齒。

韓悅悅十分同情,「莞爾,你可要加把勁了,看這照片上,這兩個老的和這個小的都和樂果橙有些像,看樣子是她的爺奶弟弟,姜別居然放下身段陪她家人吃飯,可見對她是非常在意的,莞爾,你不會這樣坐以待斃吧?你可是喜歡了姜別很多年,甘心把他拱手讓人?」

「她根本就配不上姜別。」能配上姜別的只有她夏莞爾。

夏莞爾自然不甘心把姜別拱手讓人,她垂著眼眸眼底閃爍著。姜別對她避如蛇蠍,她就是再有內涵再能幹也沒用呀!夏莞爾有些沮喪,怎樣才能讓姜別看到她的好呢?必須得想個萬全的法子才行。

韓悅悅見她不說話,積極出主意,「不就是個灰姑娘嗎?找人收拾一下就老實了,就不敢纏著姜別了。」

夏莞爾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沒做過?」

想起這事她就沮喪,一連出手兩三次都沒成功,尹明陽也被她爺爺給弄走了,以至於她想找個人幫她做事都找不到。

韓悅悅有些意外,「那她怎麼還好好的?」兩人是死黨閨蜜,夏莞爾的手段她還是清楚的。

自己的黑歷史夏莞爾自然不會多說,只說:「現在姜別回帝都了,怕是不好動她。」

韓悅悅不以為然,「姜別又不能一天二十四個小時跟著她,你找人盯死了她,我就不信找不到機會。」

夏莞爾一想,也是呀!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她就不信憑她夏莞爾的人脈財力還收拾不了一個樂果橙了?

想到這裡她露出笑容,「悅悅,謝謝你!」

韓悅悅聳聳肩,「你跟我還客氣什麼?說好了哈莞爾,你結婚時我要當伴娘。」她可是覬覦姜別的幾個死黨好久了,不管是哪個,逮著一個她就心滿意足了。

「好!」夏莞爾對好友的心思也是清楚的,只要不是姜別,她都樂得送人情。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想到能和姜別結婚,她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早上,沈為忠正準備去上班,樂姑姑喊住了他,「別忘了買奶粉,奶粉只夠吃今天一天的了。」

兩人的兒子現在快三個月了,取名叫沈羽軒,小名就叫軒軒。在孩子住院的那段時間樂姑姑的奶水就沒了,所以軒軒出院后只能喝奶粉。

沈為忠皺眉,「怎麼又沒了?不是才買過嗎?」

樂姑姑斜了他一眼,「誰讓你兒子能吃呢?最多五天就得一罐,怎麼,你還嫌你兒子吃的多了?」

沈為忠,「看你,我什麼時候嫌他吃的多了?吃得多好呀,吃得多才長的壯實。」

樂姑姑點頭,「瞧咱軒軒這小胳膊腿,跟藕節似的,比好多吃母乳的孩子長得都好。」

沈為忠看著白胖的兒子也很自豪,不過想起五天就要買一罐奶粉就十分肉疼。帝都什麼都貴,他這麼大歲數了才得了這麼個兒子,自然十分疼愛,哪捨得給他喝一般的奶粉,都是挑好的買,當然也沒敢挑太好的,這樣一罐也七八百,一個月下來就是近五千塊,再加上孩子的尿片等等,每個月都把他的工資花得光光的。

這才三個月,等再大點就更能吃了,他的工資可不夠花了。積蓄?軒軒住院,雖然岳父母給掏了大頭,但他還是又花了一萬多塊呢,積蓄是不能再動了。

怎麼辦?沈為忠眼神閃了閃,坐回老婆身邊,「我的工資就一萬多點,軒軒再大點就不夠花了,老婆,您看能不能和爸媽他們商量一下,補貼咱們點奶粉錢。」這個爸媽自然不是他爸媽,而是樂家的老兩口了。

他爸媽都是農民,手裡能有什麼錢?

樂姑姑遲疑起來,「媽能樂意嗎?他們已經幫咱們養著小禾了。」

樂益民不以為然的說:「咱又不是讓他們養軒軒,就是貼補點奶粉錢,等軒軒能吃飯了就好了。再說了,果橙和果粒還不是都跟著他們?」

樂姑姑仍是在猶豫,果橙和果粒那是親孫女和親孫子,她的孩子是外孫,她媽分得可清楚了,她怕提了又得挨罵。

沈為忠見狀就說:「要不然咱就只能買便宜的奶粉便宜的尿片。」

「那不行,軒軒已經喝慣了這個牌子的奶粉,換了肯定不適應。我聽說許多孩子就是因為換奶粉夜啼不止,還拉肚子發燒。小孩子的皮膚這麼嬌嫩,用便宜的尿片要是過敏了怎麼辦?不行,不行,絕對不行。」樂姑姑立刻就不猶豫了,「我回頭就和爸媽說,讓他們貼補咱們點錢,怎麼說軒軒也是他們的外孫子。」

「好,辛苦老婆了。」沈為忠抱了她一下,想了下又說:「你好好和爸媽說,咱都是為了孩子好,他們肯定也會心疼孩子的。」

沈為忠想的很好,老人嘛,即便不心疼他們,還能不心疼孩子嗎?軒軒又這麼可愛,他們肯定不願意他遭罪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樂姑姑打電話把話一說,樂奶奶就不高興了,「怎麼了,我們替你們養一個孩子還不夠,還要養兩個?你們這當爸媽的可真輕鬆,也不看看我和你爸都到什麼歲數了,養了閨女不行,還得養外孫子,是不是以後連增外孫子都要我們養著?怎麼,我跟你爸就是那勞碌命一輩子爬不出孩子窩了?早知道這樣,我們生兒養女幹什麼?找累?」

樂奶奶這一大串的話懟過去,樂姑姑都蒙了,她怎麼了?不就是讓他們貼補點奶粉錢嗎?他們又不是沒有?

樂奶奶就更有話說了:「孩子姓沈吧?老沈家怎麼不貼補?軒軒要是姓樂,你把他送過來,我和你爸養,我們絕不找你和為忠要一分錢。」

樂姑姑,「媽,軒軒爺奶哪有錢? 婚不厭詐,總裁的掌上明珠 他們都是種地的,能顧得上自己不問我們要就不錯了。」

樂奶奶更生氣了,「他們是種地的,我和你爸難道就不是了?好歹他們還有地種,還能有收入,我和你爸現在是一分錢收入都沒有,你說,我們怎麼就有錢了?大風刮來的?」

吼得樂姑姑都忍不住把手機拿遠些,「媽,大哥不是給您不少嗎?還有果橙,不是都掙一千萬嗎?」隨便給點就夠軒軒喝奶粉的了。

「呵呵!」樂奶奶冷笑,「你大哥給的那是養老錢,合著我們拿著你大哥給的養老錢去貼補你?你臉大么?還打上果橙的主意了,你知道她還是個孩子不?你要臉不?她掙的那一千萬已經給我和你爸買禮物花完了。」

「媽。」樂姑姑有些不服氣,「我不上班,為忠一個人的工資肯定不夠花的,您就幫我們一年,等明年軒軒能吃飯了我們保證不問您要錢。」

樂奶奶是一個字都不信,就沈為忠那個能算計的性子,怕是一開了頭就沒有了的時候。

「為忠一個月一萬出頭吧,怎麼就養不起一個孩子了?」樂奶奶非常不明白,她和老頭子種地,還養了四個兒女呢,不說養得多好,但也讓他們都有飯吃,也都上了學。

「看著多,其實就夠軒軒喝兩個月奶粉的。」樂姑姑很委屈。

「啥? 顧爺深寵:柒少是女生 一萬塊就夠喝兩個月奶粉的?什麼奶粉這麼貴?你這喝的是金子還是銀子?」樂奶奶氣死了,覺得她這個閨女不行,腦子太拎不清了。

樂姑姑更委屈了,「就七百多一罐的奶粉,好的還有一千多的,我們喝不起,只能委屈軒軒了。」看著兒子純真的小臉兒,她心裡十分內疚,為自己不能給他更好的生活而內疚。

「七百多?」樂奶奶驚呼,火冒三丈,真想劈開閨女那頭,看看裡面都裝的是什麼。「你給他買這麼好的奶粉幹什麼?活該你缺錢。你怎麼不給他喝一萬塊一罐的呢?你家什麼樣的經濟條件不知道嗎?你這是打腫臉充胖子。你——」她都被這個糊塗閨女氣得說不出話了。

樂姑姑弱弱分辯,「這不是價格高的奶粉質量好營養高嗎?我這麼大歲數了才生下軒軒,肯定比不上二十齣頭的小姑娘生下的孩子好,先天不行,可不得後天補嗎?」

「屁!」樂奶奶直接就罵,「對門你李姨的小兒媳,早你半年生的孩子,人家就喝二百塊錢一罐的奶粉,說醫生說了,市面上所有的奶粉,無論價格高低,裡頭的營養成分是差不多的,都能滿足孩子的成長需要。人家兩口子都是老師,都是文化人,還能沒你懂?我看你和女婿兩人就是燒的,錢沒掙幾個就敢充大款,還打起老娘的主意來了。」

樂姑姑也生氣了,人家媽都是偷偷往閨女手裡塞錢,她這媽倒是好,要都要不來,一把年紀了把錢把的那麼死,想帶進棺材里不成?「媽,您就說給不給吧?」

「不給。」樂奶奶才不吃她那一套呢,直截了當掛了電話。然後氣哼哼的找她家老頭子,「你大閨女又找我要錢,還朝我吼,你說怎麼辦吧?」

樂爺爺可有眼色了,只一瞥老伴兒那臉色,立刻就說:「能的她,不給,咱不慣著她這臭毛病。」

樂奶奶的臉色好看了不少,「對,老娘自個的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想給誰就給誰,敢沖老娘吼,哼!這一個也是個指望不上的,就算把錢給她,她八成還得怨我給少了。」

樂爺爺滿臉贊同,「對,對,現在咱家日常開銷都是乖橙出錢,咱的錢就存著,等以後給乖橙置辦嫁妝,買個房子什麼的,多少也是咱的心意。」

一聽這話,樂奶奶心裡妥帖了,看樂爺爺也不橫眉豎眼了,「老頭子你這樣想就對了,人家有的,咱乖橙也得有,她爸靠不住,她的事情可不得咱們給操辦起來?總之是不能讓她受了委屈,小姜家裡那麼有錢,咱乖橙要是光著身子嫁過去還不得被人說閑話?咱兩個又沒個收入,就指著手裡那點錢,哪敢亂花?」

樂奶奶生大閨女的氣,就是因為她一點都不為他們兩個老的著想,光看見他們手裡有錢了,就沒看見他們還養著三個孩子嗎?其中一個還是她閨女。 樂姑姑看著被親媽掛斷的手機,氣得眼淚都掉下來了。她想生兒子嗎?懷孕初期反應這麼大,一不小心還有生命危險,可不生行嗎?她要是不生為忠就在外頭找別的女人生了,她的家就要散了。

好不容易生下了兒子,老公也回心轉意了,這個家也保住了,她對兒子好點有錯嗎?之前不是嫌她對小禾不上心嗎?現在她對兒子上心了,她又有意見了。

她不就是暫時經濟困難嗎?媽手裡又不是沒有錢,給她點怎麼了?看著她的日子過不下去還不願意掏錢,這還是親媽嗎?

樂姑姑越想越委屈,看著兒子純真的笑臉,一想到兒子以後連好點的奶粉都喝不起了,心裡更酸了,乾脆抱著兒子嗚嗚嗚的哭。

晚上吃飯的時候,樂奶奶就把這事說了,江雪遲疑了一下,開口,「媽,我手裡還有點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