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種程度上,還得感謝唐若雪將他及時招入了公司,不然要是這傢伙去了別家公司,那可真就是唐氏集團的損失了。

衆人不禁對唐若雪感到心悅誠服。

當聽到電話那邊的聲音的時候,唐鋒就一直沉默不語,眼睛閃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林涯也懶得去管衆人怎麼看待自己,打了個哈欠,有些隨意地開口問道:“各位領導,董經理,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等等”唐若雪突然叫住了林涯,“既然來都來了,你就順便解釋一下,董傑經理說你把銷售部的一個金牌員工逼走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諸位高管都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想要聽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董傑則是臉色一白,冷汗直冒。

停住腳步,林涯笑了笑,將事情的大概,條理清晰地複述了出來。

“……大概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爲什麼董經理還給我一個不及格。”林涯攤了攤手,一臉無辜與不解。

衆人本來是不太相信的,但當他們看向董傑的時候,發現這個平時高高在上的銷售部經理,此時卻是一頭大汗,面色恐慌。

活生生就是被人戳穿了陰謀的模樣。

這就不由得他們不信了。

這樣一來,衆人看待董傑的眼神,頓時一變,一個個的眼睛裏都有着憤怒。

有幾人更是忍不住開口呵斥。

“董傑,你這以公謀私,未免也太過分了,竟然公然指使老員工去對付新員工,要是這件事被傳開的話,你知道會對公司造成怎麼樣的惡劣影響嗎!”

“老董,我雖然和你關係不錯,但在這件事情上,你是真的做錯了!”

“就是,你一個銷售部經理,不好好地搞業績,去動這些歪心思幹什麼?”

“那個吳朗茂也是活該,竟然還和社會混混有聯繫!”

一句句的不理解和叱呵,穿進董傑的耳朵裏,令他忍不住面色蒼白,額頭冒汗。

雖然心有不甘,他完全不敢辯駁。

以前,他不知道林涯和唐若雪的身份,所以才肆意妄爲,以爲就算是自己逼走了林涯,也沒有人會關注。

畢竟,一個小小的銷售員而已,有誰會在意?

可到了這個時候,他都已經知道了林涯的身份,更是沒有那個膽量去辯駁。

更何況,林涯所說的都是事實,自己就算想反駁,也沒有任何正當合理的證據。

“董經理,你還有什麼可說的?”

唐若雪目光清冷,盯着董傑問道。

董傑面無血色地搖了搖頭,眼中盡是落寞。

他心裏清楚,就算林涯和唐若雪沒有關係,自己也絕對好不到哪裏去。

畢竟,“設計陷害逼走員工”這個罪名,實在是太大。

“好,既然如此,按我就按照該公司的章程對你做出如下處罰:第一,扣罰本年度的全部獎金;第二,你先退下銷售部經理一職,去當一個銷售員,如果一年後達不到相應的業績要求,那就收拾走人吧!”

“各位有沒有意見?”唐若雪說完,又看向其他幾位領導。

衆人對董傑的行徑也是很氣憤,自然沒有人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幫他說話。

董傑面色慘白,面如死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對自己之前的愚蠢行爲,後悔不已,簡直腸子都要悔青了。

他也知道,這件事說到底,終歸是他自己的過錯,這樣的處罰也只能認了。

至於自己辭職?

那還是算了吧,唐氏集團的待遇這麼好,再說也不是沒有起來的機會,拼死拼活幹一年,說不定一年後,還有機會再次回到管理層的位置。

這時候,又有人問道:“那空出來的銷售部經理職位,該怎麼辦?”

這話一說,頓時衆人的目光,又齊齊看向了林涯的身上。

似乎大家都覺得,林涯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唐若雪面色稍顯尷尬,畢竟這林涯是她老公,雖然她有正有此意,不過多少心裏還是有些顧忌。

而就在這時候,林涯卻是突然笑道:“大家都看着我幹什麼,難道是想讓我來當這個銷售部的經理不成?”

有幾人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好吧,既然大家這麼崇拜我,那我就勉爲其難地接受了。”林涯聳了聳肩,坦然說道,而後當着衆人的面,對着唐若雪拋了個媚眼,然後在一干人懵圈的眼神中,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室裏的衆人,一個個的都沒有反應過來。

唐若雪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若有若無的嫣紅,也是有些發怔。

也不知道過多久,衆人才回過神來,露出了無語的表情。

“那傢伙什麼意思啊,什麼叫我們崇拜他啊,什麼又叫勉爲其難啊!”

“說的好像是我們強迫他升職一樣!”

“我去,我突然有些後悔讓他當銷售部經理了……”

衆人議論紛紛,而後突然意識到唐若雪還坐在身邊,頓時都閉了嘴。

當着副總裁的臉,議論她的老公,這可不是一件什麼明智的事情。

唐若雪此時也是一臉無語,不知道林涯這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不過,好消息是,在場的高管們,並沒有對她和林涯的關係有什麼不滿,這主要得益於林涯所展現出來的銷售能力。

這樣一來,以後也不用在擔心別人說閒話之類的了。

自己的老公是有真正實力的,可不是一個只會吃軟飯的傢伙!

平復了一下心情,總結大會繼續開下去。

約莫一個半小時之後,大會開完,衆人先後離開,只剩下唐鋒一個人,呆坐在辦公室中。

一動不動地坐在椅子上,唐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突然他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爸,今天唐鋒已經升到了銷售部經理了,照着趨勢下去,故意用不來多久,這鄉巴佬甚至能和我平齊,我們該什麼辦?”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兒,而後回過來一句簡短得只有三個字的話:

“找你哥!” 晚上六點半,唐氏集團。

正是下班時間,公司門口處,不少員工一邊交頭接耳地走出公司,一邊對着不遠處的兩道人影瞟去,議論紛紛。

有羨慕的,也有嫉妒的。

那兩道人影,正是唐若雪和林涯二人。

很明顯,今天上午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公司。

現在公司裏面,從上到下,都知道了新任的銷售部經理林涯,就是唐若雪副總裁的丈夫。

對於林涯以唐家女婿的身份在公司任職,公司的員工們並沒有什麼意外,畢竟這本來就是唐氏集團的家族企業,不少高管和唐家都非親既故。

員工真正驚訝的是,被視爲女神的副總裁,竟然會下嫁給這個一個小小的銷售員。

要知道,唐若雪的美名,那是在整個楚州市都有名的。

能娶得到她的,在衆人看來,要麼是家產數億的富二代,要麼是權勢在握手的***。

怎麼都不會輪到這麼一個小小銷售員。

不過在聽說了林涯談下的單子,破了公司的記錄之後,衆人的不解便少了很多。

“或許是看中了這傢伙的發展潛力吧……”

衆人只能這麼想。

通往地下車庫的路上,林涯和唐若雪兩人並肩而行,準備一起開車去吃飯。

“喂,今天上午,你那是什麼意思啊?”走着走着,唐若雪突然問道。

林涯一愣,坦然回答道:“沒什麼意思啊,你們不就是想讓我當銷售部經理嗎,既然你不好意思開口提,那乾脆我自己說出來,也免得你尷尬。”

“呃……可是那樣我同樣很尷尬……”

唐若雪心中無奈,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翻了個白眼,而後又有些好奇地問道:“那個楚州大學的訂單,你到底是怎麼談下來的?”

林涯笑了笑,道:“差點忘了和你說,我過幾天要請一個假,就是去楚州大學參加歷史系舉辦的一個展覽……”

林涯將黃河水借用玉戒指,然後邀請自己參加展覽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唐若雪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而後露出一絲笑意道,“我還以爲是你憑藉自己的口才和謀略,才把單子談下來的,沒想到卻是人家自己送上門來的。”


“管他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貓就是好貓,有時候,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嘛!”

林涯並不心虛,反而振振有詞地說道。

兩人一邊說笑着,一邊上了車,駕車來到了一家土菜館。


這家土菜館口碑不錯,加上現在又是晚飯時間,因此人氣極爲火爆,兩人也是等了好一陣,纔等來了一個桌位。

這家土菜館,和上次兩人去的那家幽暗的西餐廳不同。

這裏的光線極爲明亮,也因此在唐若雪出現的時候,不少男食客都忍不住偷瞄過來,發出一聲聲驚歎。

對於這樣的眼神,唐若雪也不知道見到了多少,因此也並不在意樊,反而是對林涯調笑道:“他們這麼毫無忌憚地看我,你就不吃醋嗎?”

林涯無所謂地搖了搖頭,一本正經地說道:“這有什麼可吃醋的,只有沒有實力沒有自信的人才喜歡吃醋,我既然知道,他們絕無可能對我產生什麼威脅,又何必去在意?”

唐若雪一愣,沒想到林涯會這麼回答,而且看樣子,他完全不像是裝的。

“這傢伙真是我見過的最有自信的人了……”

心中嘀咕了一句,兩人落座,很快把菜點好。

而就在這時,離兩人不遠的地方,突然響起了一陣爭吵聲。

林涯擡頭隨意地看了一眼,只見不遠處,一男一女正在激烈地爭吵着,似乎十分激烈。

不過土菜館內本來環境就比較的喧鬧,因此也聽不清他們吵的是什麼。

唐若雪也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沒有作過多的理會。

那吵架的一男一女,吵着吵着,突然動起手來,將一桌子的飯菜丟得到處都是,有不少還濺到了周圍客人的身上,引來一陣大罵。

而這時候,土菜館裏的服務員和老闆等人,也急忙趕過來勸架。

“要不換個地方吃?”皺了皺眉,林涯出聲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