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狐玥倏地起身,快步的走了兩步,冷喝了一聲:「雲傾城,你站住。」

雲傾城還是不爭氣的停留下腳步來,但是背影很清冷。

柳狐玥又往他那兒走了兩步:「你告訴我,要如何你才肯放過我們。」

要怎麼樣才能夠好好的在一塊,她並不求什麼,只求上蒼給他們留一條後路,這樣就夠了。

雲傾城側了側臉:「不是我不給你留後路,是天命指令已經得到了開啟,南靖宇已經回天魔龍族了,他們龍族人都已經知道了你們的事情,我們能做的便是默默的看著,一旦期限一到,你們還不能改變天命指令,而鳳逸軒的身上依然還流著妖鬼族人的血,那麼……他要麼回妖鬼族跟任含素成親,要麼,他下地獄。」

柳狐玥身子晃了晃,她就是不明白,他們兩個在一起怎麼了,這些結論南靖宇跟雲傾城都沒告訴她,只告訴她,她不能跟他在一塊。

「我們兩個為何不能在一起?因為異種族嗎?」

「如果只是異種族,那並沒有什麼,鳳逸軒太特殊,我走了。」雲傾城不想在這方面再與柳狐玥狡辯下去,大步的朝房門邁去。

柳狐玥聲音微軟的問:「雲傾城,我可以貪心一點,請求你留下來幫助我們嗎?」

雲傾城心狠狠一顫。

她從來沒有求過他。

從來都沒有。

就算雲傾城執意將她帶走,就算,她因為思念鳳逸軒而痛的心碎,她也不曾求過他。

雲傾城在腳步頓下來時,緩緩轉身看向柳狐玥,房裡的四人在短時間內都沒有說什麼話。

房間里的氣氛詭異的安靜了起來,大家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壓抑。

不止是雲傾城不相信柳狐玥會說出那樣的話來,就連聶無雙也被怔到了。

為了能夠與鳳逸軒在一塊兒,她選擇求他!

柳狐玥瞪大了黑黝的眸子,朝雲傾城一步步走去,她的小臉微微紅了起來,聲音也跟著微顫:「三個月後,若是我們不能找齊九朵蓮,那麼,你幫我們吧。」

雲傾城晃了晃神,這樣凝視了她太久,他竟不知該如何回應她。

柳狐玥在離他只有五步之遠時停下來。

看著他,等待著他給她答案。

雲傾城卻咬了咬牙,重重的問:「不要他,跟我在一起。」

柳狐玥身子又是一晃,雲傾城這樣的答案有些突然,當著鳳逸軒的面跟她表白的意思嗎?

雲傾城抬頭,看她那副似乎被嚇壞的表情,隨後輕輕的扯開了嘴角:「不捨得那就不要來求我。」

他轉身,離開。

這一次,他走的比前兩次都還急,沒有給柳狐玥叫住自己的機會,走的也是很乾脆。

柳狐玥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久久后才低下頭,再輕輕的淺舔自己乾裂的唇瓣。

這時,腰間多了一隻手,將她緊緊的扣住,男人的聲音帶著溫潤的笑意:「玥兒,你想太多了。」

柳狐玥回過神來,隨後輕輕的推開了鳳逸軒,道:「我有些累,你不要來打擾我。」 鳳逸軒這幾日果然沒有來打擾她。

而且,雲傾城離開后,鳳逸軒也消失了,當然聶無雙也不在這兒。

雖然鳳逸軒不在她身邊,但是,她心裡清楚鳳逸軒去了哪裡。

他定是到妖鬼族向任含素要那半形的地圖。

自從雲傾城來過之後,鳳逸軒心裡更是急於尋找到那九朵蓮。

而火元素蓮花種子此時也不知被鳳逸軒拿到了何處。

不過,柳狐玥並不需要擔心鳳逸軒會將蓮花種弄丟。

他比誰都還著急那九朵蓮,又怎麼會犯那麼低級的錯。

第三日,柳狐玥在房裡悶了三天三日,小黎君也陪她在房間待了幾天,早就想出去走走。

所以,柳狐玥一大早便領著小黎君到了外頭的街市。

諸山有一個很大的賭石場,每天這裡都會有不少的人來賭晶石。

而這些晶石需要自己花價錢來買,買中過後,便會有專業人事幫你剝開你所買的晶石,幸運的話,你更可以在晶石里剖到不可思議的寶貝。

若是不幸運的話,恐怕裡面連渣都沒有。

小黎君看到賭石場三個大字后,興奮的指著那門牌說:「娘親,我們可以去那裡嗎?」

柳狐玥仰了仰頭,望著賭石場的大門,其實她只是出來散散心,並沒有想要玩什麼,但是看到小黎君那一副期待的神情,她便輕輕點頭,說:「好。」

踏入賭石場。

場內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剛剛邁入大門,裡頭便傳來觀看者們的納喊聲。

「剖開,剖開,剖開……」小黎君拉著柳狐玥的手,往人們吶喊的地方走去。

柳狐玥暗中使力,將擋在她面前的人群輕輕的擠開。

不一會兒,他們便來到了賭石台。

賭石台上堆放著一大堆五顏六色的晶石,每一個晶石都散發著一股詭異的氣息,上面蘊藏著微小的元素力,但是卻不多。

可想而知,這些賭石是有多麼的劣質,但是價格卻不菲,買一塊,至少是冥天大陸的三大塊金石。

但是,卻也有不少人在這劣質的賭石里得到過上古寶物。

所以,賭石場依然被一些有錢的公子哥青睞。

此時,一位身穿著黑衣的年輕男子更拿著一塊藍衣男子買下來的賭石。

而那位黑衣男子便是剖石師。

只見,那黑衣男子揚手一劈,一道電光在半空劃過,重重的劈向黑色晶石,頓時,黑色晶石被劈成兩半,切割的手法十分精準,黑色晶石的切口十分整齊。

從黑色晶石裡頭掉出了一枚焦黑的環戒。

在場的人,看到這枚跟黑碳一樣黑的戒指后,皆是轟然一笑:「這是什麼,哈哈哈,竟然又是一堆破銅爛鐵,哈哈哈。」

看著那些人玩的如此樂乎,小黎君轉頭,眨了眨眼,說:「娘親,我們可不可以也買一塊來玩玩。」

柳狐玥眉頭微皺,想了想,最後從百寶囊里拿出一塊金石。

聞到了金石的氣息,沉睡著的小灰灰立刻聳了聳長耳朵,從她的頸后溜到了她的肩膀,抖了抖身子,目光灼灼的盯著柳狐玥手上的金石。 柳狐玥隨手一擲,那金石就飛向了檯面,那是一塊足以抵過十大塊金石的純精華金石,是多冥天大陸帶過來的,像這樣的金石在她的空間里還有很多。


因為知道小灰灰喜歡金石,所以,特意在冥天大陸那個地方找了許多回來。

然而,就在她將金石擲到檯面上去時,小灰灰的身影也跟隨那金石飛了出去。

眾人只看到半空中劃過了一道白色的光芒,這道光,穩穩的落在了賭石台。

人們的目光最終都放在了突然出現在賭石台上的小灰灰。

小灰灰回頭望著柳狐玥,大概是經常給小灰灰吃金石的原因,所以,小灰灰現在看到金石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似個餓死鬼般的跟她搶。

柳狐玥挪了挪腳步,將不到檯面高度的小黎君抱了起來,放在她面前的檯面上坐著。

小黎君很是興奮的拍手道:「灰灰,快幫我選三個晶石,一定要選到好好的,不然,今天晚上你就沒有東西可以吃。」

小灰灰立刻聳了聳肩膀,抬起了小爪子拍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告訴小黎君:沒問題。

「姑娘,這一塊金石你可任意選十枚低級晶石,五枚中級晶石,三枚高級晶石。」賭石台的另一端之處,站著一位身穿著黃衣的男子,他面露微笑的對著柳狐玥點了點頭。

他是開啟這場賭注的人,只要你有錢,你便可到這賭石場來開設賭石賽,他可以從中得到不少的傭金。

比如,一位賭徒拿出三顆金石,他便可收取一枚金石,其餘的統統歸賭石場。


而在開設這場賭石大會之前,他必須先交上大量的傭金,才足夠開啟一場賭石大會。

所以,這種地方並不是一般人能夠進來玩的。

柳狐玥微微仰頭,面容清冽的問:「我可以要六枚高級晶石嗎?」


「哇,竟然可以選那麼晶石。」小黎君沒想到他家娘親的一枚金石竟然可以選出這麼多晶石來。

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金石比別人的價值高,而是因為仙塵大陸根本沒幾人擁有冥天大陸的金石,現在放在檯面上的是只限仙塵大陸通用的仙幣。

而金石卻可以在四大大陸通用,所以,這才是它的價值所在。

那位男子低了低頭,沉思了片刻后,便抬頭道:「姑娘若是能在三顆之內開啟出一件價值五萬仙幣的寶貝,可以再贈你三枚極品晶石。」

「哇。」男子的聲音落下后,全場的人皆是一驚,議論聲音越來越大。

極品晶石。

那不是跟蒼瀾大陸的極品晶礦一樣的稀有嗎。

甚至在仙塵大陸里,極品晶石也是快絕跡的東西。

而得到極品晶石的人,可以在任何一個極品晶石里剖開一件不會低於一千萬仙幣價值的寶貝來。


這是他們這些好玩晶石的人夢寐以求的好玩意啊。

柳狐玥看到那些人的驚呼聲后,便知道這所謂的極品晶石有多寶貴了。

她立刻點頭:「好。」

隨後,她的目光幽幽的轉向了小灰灰。 小灰灰惦著腳尖,凝視著柳狐玥,兩隻爪子擺在身前,歪著小腦袋,顫抖的長耳朵,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悅了。

這麼好玩,誰不喜歡。

彈彈也不安分的在小黎君的腦袋上跳呀跳。

那些賭石的公子哥們不是將目光遊離在柳狐玥的身上,就是在小灰灰跟小黎君身上遊動。

在他們眼裡,柳狐玥是一個極致美麗的女子,而眼前的小灰灰卻是一個十分可愛的魔寵。

而場內,帶著魔寵來剖石的賭徒們也有不少,甚至那些人還會特意的找些嗅覺敏感的魔寵來幫他們選晶石,運氣好的,真能讓魔寵們選上價值不低於七八萬仙幣的寶貝來,所以,小灰灰跟彈彈也就不特別了。

柳狐玥自兜里拿出了一枚金石,放在了手上,人們的目光立刻落在她細白的小手掌上。

此時,他們就見小灰灰奔向柳狐玥。

低頭,將柳狐玥手掌上放著的金石一口吃進嘴裡。

這讓在場的公子哥們一陣暈啊。

竟然還有比他們更敗家的人。

拿金石去喂一隻魔寵。

天吶,讓他們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