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的痛苦需要內在的抱持,是面對自己,也會產生最初的力量。痛苦時,不向外索取,單純的向內看,面對自我,世界,頓時會清晰很多。 第346章

「嗯?一直沒有消息?」白凌皺眉,想了想從懷裡拿出傳音石,玄氣打入其中,對方久久沒有反應,她接連打入了四道玄氣,分別聯繫四位護法,只是不管是誰,都沒有一點的回應。

白凌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聯繫不上四位護法了!她直覺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四人絕對不會同時失去聯繫的……

本來她可以親自出去的,可是想到自己的傷,白凌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想了想她看著面前的女子吩咐道:「讓大長老派人去俗世王家,詢問一下四位護法的去處,查到消息立即告訴我!」

「是,谷主大人!」女子依言退了下去。

白凌看了眼頭頂,閉上眼睛繼續療傷……

*

帝族,族長帝雲依舊到現在都昏迷不醒,懸賞令發下去,來的煉丹師和醫者不少,卻是沒有一人,能夠醫治好帝雲的,這讓帝族瞬間陷入了陰霾中……

帝雲的妻子洛晴,滿臉愁容的坐在帝雲的床邊,看著昏迷不行的帝雲呢喃道:「雲哥,到底是誰將你傷的如此?」

「夫人,少主的師妹白小姐求見!」這時門外一個丫鬟的聲音,打斷了洛晴的思緒。

「讓她在外面等我,我稍後就來!」洛晴收拾情緒說道。

「是,夫人!」聞言,丫鬟退了下去。

片刻后,帝雲所在院落的偏廳,一襲白衣的白晴兒,坐在一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晴兒,你怎麼來了?是寒兒有消息了嗎?」洛晴看到白晴兒,溫柔一笑的問道。

「洛姨,你來了,雲叔叔怎麼樣了?可好些了?」白晴兒看到洛晴,抬起頭擔心的問道。

「唉……雲哥一直沒有醒來,找來了那麼多自稱神醫的人,卻沒有一個能看出問題的!」洛晴輕嘆一聲說道。

「洛姨別擔心,我相信雲叔叔一定會沒事的,一定很快就會醒過來的!」白晴兒輕聲安慰道。

「謝謝晴兒,你這次來是不是寒兒……」洛晴看著白晴兒問道。

「嗯,確實是跟師兄有關係的事情!是這樣的,前幾日師兄跟師父聯繫過,我剛好聽到……」白晴兒看著洛晴皺眉道。

「什麼?你說的是真的?真的是那個女人害的雲哥哥昏迷,還害的寒兒要繼續留在下界嗎?」洛晴聞言憤怒的問道。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師兄從師父那裡得知雲叔叔的事情后,就讓師父不要將此事傳回帝族,免得洛姨擔心!只是,我想師兄那麼淡然的人,都如此生氣的讓師父幫忙尋找那個女子,想來應該是真的!所以,我才趁著師父不留意,來到帝族告知洛姨!畢竟,我和師父兩個人的精力有限,浩天大陸又這麼大,想要一個人並不容易……」白晴兒斂下眼底的光芒說道。

「哼,一個女人竟然敢害我夫君,欺我寒兒,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晴兒,你可有那女子的畫像?」洛晴臉色難看的問道。 天力靈示:見性之人,用我們凡夫的話來說,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是性德的圓滿流露。如來果地上則究竟圓滿,跟沒有見性的十法界裏面的賢聖不一樣。十法界的聖賢沒有見性,雖沒有見性,跟我們一樣,他能隨順佛陀的教誨,所以這是相似的見性,不是直接的,是間接的。換句話說,他們能夠把自己的妄想、分別、執著通通放下了,百分之百的隨順佛陀教誨,就是差一層沒見性,可以說他們達到見性的邊緣了。

佛經裏面常常用火做比喻,他沒有接觸到火,但是已經感受到火的暖氣,這叫相似氣,感受到他的暖氣。六道里面的凡夫由於妄想、分別、執著太重了,煩惱習氣太重了,雖然說我們也得放下煩惱習氣,隨順佛陀教誨,這講六道里麪人,他做不到百分之百,能做到百分之五十就不錯了。爲什麼?依舊夾雜着煩惱習氣,他斷不掉。六道里面觀行功夫的淺深,就在夾雜着分別執著有多少,夾雜的愈少,這境界就愈高;夾雜着很多,你的功夫就很淺,就這麼個道理。

因此,我們要儘量的減少夾雜,希望自己念念都能夠與清淨平等覺相應,保持着自己的清淨心。無論是對人、對事、對物,這樣子性德雖然不是直接的流露(沒有見性那就不是直接的流露),從佛口中流露出來,我們得利益了。但是最後的目標是要把自己的煩惱習氣完全放下,放下就轉過來了,它就是性德;性德在迷就是煩惱習氣,煩惱習氣要是覺了,就恢復到性德了。所以煩惱習氣從哪裏來的?是性德在迷惑狀態之下的現象。所以佛纔講“煩惱即菩提”,覺了,它就叫菩提,它不叫煩惱了。“生死即涅槃”,生死是迷。迷了叫生死,覺了叫涅槃,涅槃跟生死一樁事不是兩樁事。學佛必須得學着轉境界,轉惡爲善。轉迷爲悟。

釋迦牟尼佛當年在世間,跟我們大衆在一起,大衆住的是五濁惡世,釋迦牟尼佛住的是清淨國土,不一樣!爲什麼不一樣?衆生心行不善,六根接觸的境界不善。佛心清淨,純淨純善,佛六根接觸的環境都是純淨純善的。心分別,這三個字重要!你住的到底是穢土、是淨土,不在外頭。與外面境界不相干,爲什麼?一切法從心想生,境隨心轉。這個話我們聽得太多了,聽得真是熟透了。雖然聽得多,聽得很熟。你不會用,你沒有辦法用在你實際生活當中。如果你會用了,你的境界就轉過來了。

凡夫需要選擇環境,覺悟的人、聖賢,他需不需要選擇環境?不需要。他在阿鼻地獄也是淨土,爲什麼?他心轉境界。由此可知,三惡道的衆生。把它放在菩薩淨土裏面,他所接觸到的還是三惡道的境界,他見不到佛菩薩的境界。你要問爲什麼?他的心不是佛菩薩的心,“一切國土心分別”

。不是佛菩薩的心,怎麼能夠受用佛菩薩的國土?這個國土我們講物質環境,佛法講的是心法。境隨心轉纔是真理,心被境轉是凡夫。

我們要幫助自己,要幫助別人,幫助自己纔是真正幫助別人,幫助別人纔是真正幫助自己。自他不二,別人是我們依報環境裏面的一部分。我們生活環境是兩個部分:一個是有情的生活環境,一個是無情的生活環境。我們現在一般人講人事的生活環境,物質的生活環境。一切有情是我們的人事生活環境,生活環境就是依報,正報就是自己身,稱正報。依正莊嚴,我們的身心純淨純善,我們的正報莊嚴,依報就莊嚴。如果依報裏頭還不是純淨純善,立刻就要覺悟,我的心行沒有做到純淨純善。爲什麼?境界沒轉過來!什麼時候你覺得這個環境是純善純淨,那證明你的心行轉境界了。極端不淨的地方,你清淨,你看到的是清淨的;極端不善的地方,你看到是純善的。你看到純善純淨,別人是不善不淨,這兩個境界重疊,不相混雜,妙就妙在這裏。從這個地方你能體會到宇宙世間是無量無盡無數的重疊,雖重疊,各個不混雜,真的不可思議。

惠能大師跟五祖說的那一句話:“弟子心中常生智慧”,他爲什麼常生智慧?他得法界佛加持。眼見色得佛加持,生智慧;耳聞聲,生智慧;鼻嗅香、生智慧;舌嘗味,生智慧,六根接觸六塵境界,生智慧不生煩惱,這叫做得法界佛的加持。我們就明白了,法界佛在哪裏?盡虛空遍法界一切依正莊嚴統統是法界佛。我們接觸除自己本身之外,所有一切人都是佛。爲什麼?我跟他接觸的時候,長我的智慧,滅我的煩惱。法界佛天天圍繞在我們的身邊,法界佛一剎那都沒有離開過,凡夫不認識。孔老夫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你懂不懂這個意思?用佛法來講,這就是法界佛。

你從這一句話裏體會,三人行,三人:有我一個,一個是善人,一個是惡人。善人長我的智慧,教導我,我向他學習;惡人也長我的智慧,我也向他學習,都是善知識。善人從正面教導我,惡人從反面教導我,示現的惡因惡報讓我反省,我有沒有造他那樣的惡?如果有,趕快改,他在那裏示現這個不善的因、不善的果報給我看,我在這裏覺悟,省悟過來了。善人是善因善果,惡人是惡因惡報,都在教我,都是我的老師,都是我的善知識,都是法界佛。不但一切人、一切事、一切物,包括動物、植物、礦物,包括所有的自然現象,什麼時候離開過我?所以,一個明白人、一個覺悟的人、一個心地清淨的人,他受益,無時無刻不是沐浴在諸佛如來真實教誨之中。爲什麼我們凡夫不會?真的那個關鍵就是宗門大德常講的“你會麼?”你會,你覺悟;你不會,你是凡夫,你還要搞生死輪迴。你要是會了,恭喜你!你這一生當中了生死、出三界,你這個身在這個世間叫最後身,下一次如果再來的話。乘願再來了,不是業報身,下次再來是佛身,你當下就轉凡成聖。所以你得法界佛加持。這是這一品修行的宗旨。

“菩提”一詞是梵文bodhi的音譯,意思是覺悟、智慧。“煩惱即菩提”乃一句禪宗的偈語,一則英語小故事可以很好地詮釋這句偈語。故事的題目是“煩惱樹”,譯文如下:

煩惱樹

我僱了一位木匠幫我修繕舊農舍。第一天的工作很糟糕,剛開始,他的汽車輪胎癟了,耽誤了整整1個小時;後來電鋸壞了;現在忙了一天後他的舊卡車竟不能啓動了。我只好開車送他回家。一路上,他像石頭一樣沉默不語。 名門夫人之先婚厚愛 到達目的地之後,他邀我進去見見他的家人。

到了門口,他先在一棵小樹前停一會兒

。用手碰了碰樹枝。

門開了,一進去,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棕色的臉龐溢滿了微笑,他高興地擁抱兩個孩子。然後深情地吻了吻妻子。

告別木匠幸福的一家,他送我出門,再次經過那棵小樹時,我不禁好奇地問:“進門前你在樹前聽一下做了什麼?”

“噢,這是我的煩惱樹。”他回答說,“我知道工作和生活中難免有許多煩惱,這是我所不能控制的。但妻子和孩子是無辜的,我不該把煩惱帶給他們。我知道有一件事自己能控制,就是每晚進門前把煩惱掛到門外的樹上。等到第二天早晨離開家上班時,再把它摘下來。”

“有趣的是,”他微笑着,“每天早上我準備把它們取回時。都會發現樹上的煩惱比我前一晚掛上去的要少得多。”

禪書曰:“美玉藏頑石,蓮花出淤泥。須知煩惱處,悟得即菩提。”佛家把菩提比作美玉和蓮花,煩惱比作頑石和淤泥:沒有頑石和淤泥,就不會有美玉和蓮花。沒有煩惱,就不會促使人悟得佛法;一旦從思想上擺脫了煩惱,這個人也就獲得了佛家的智慧。因爲智慧來自煩惱,所以說“煩惱即菩提”。“煩惱樹”的故事不啻生動地演繹了此理:我們看到,故事的主人公一旦“把煩惱掛在門外的樹上”,進門以後,“他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棕色的臉龐溢滿了微笑”。

生活中煩惱無處不在;煩惱與智慧就像一個硬幣的兩面。放下煩惱就是智慧;忘卻苦愁,輕快便會即刻溢滿心間。

煩惱即菩提,超凡入聖只在一念之間。

我們時常在不知不覺中,就現出煩惱,有時現之於色,有時藏之於心,有時候無明一動,什麼也不知道了;無明一作怪,就糊塗了。所以煩惱是障道的因緣,修道的絆腳石。

菩提是‘水’,煩惱是‘冰’;水就是冰,冰就是水,水冰是同體,沒有兩樣。寒的時候,水就結成冰;熱的時候,冰就化爲水。換句話說,有煩惱時,水結成冰;無煩惱時,冰化爲水,這個道理很容易明白。簡單地說,有煩惱就有煩惱冰--無明;無煩惱就有菩提水--智慧,這一點,各位切記!切記!我們修道,不要修了八萬大劫,這個煩惱還是存在,天天靠吃煩惱而活著,若不吃煩惱,就要餓死,這真是很可憐的!

我們的疾病,是從什麼地方生出來的呢?就是從貪嗔癡三毒所生。人若是沒有三毒,什麼疾病也沒有了。佛法中的‘戒定慧’,就是醫治‘貪嗔癡’的特效藥,有藥到病除的神效。所謂:

‘心清水現月,意定天無雲。’

這種境界,就是沒有煩惱。所謂‘心止念絕真富貴,私慾斷盡真福田’,妄想的心也止了,攀緣的念也絕了,這就是真富貴。簡單地說,‘不貪’就是富貴。人爲什麼要貪?因爲不知足,覺得不夠,所以要貪。沒有私慾就是福田,如果斷盡就是真福田。這點各位要特別注意!

‘心平百難散,意定萬事吉。’

這是至理名言,把它當做金科玉律,那一生就受用不盡了。 第347章

「洛姨,我沒有那女人的畫像,不過我聽師兄跟師父說,那女子好像叫做墨九狸!」白晴兒想了想說道。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一定會派人去找的!晴兒,如果你們先找到人,一定要通知我……」洛晴說道。

「我知道了洛姨,只是師父並不知道我來帝族的事情!洛姨你看……」白晴兒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個我懂,晴兒放心,我不會讓人以帝族名義找人的!」洛晴眼中閃過冷意的說道。

「好的,洛姨,那我就先回去了,免得被師父發現我不見了生氣!有消息我再通知洛姨……」白晴兒說道。

「好,我讓人送你出去!」洛晴說道。

「不用了洛姨,我自己離開就好!」白晴兒說著,告辭了洛晴離開了帝族。

白晴兒走出帝族範圍,她回頭看了眼帝族,眼底泛起冷笑:「墨九狸,我倒是看看,有了帝族的追殺令,你要如何在浩天大陸上立足!即便是師父先找到了你,也絕對保不住你的!」

說完,迅速離開的原地……

*

浩天大陸南部,距離墨九狸所在的墨族,相隔了數個十萬八千里!

紫晶城,位於浩天大陸最南部,一個比較繁華的城池,而浩天大陸南部被浩天大陸上的四大家族佔據著……

眾所周知,浩天大陸分為兩大部分,其中一半都是死亡海域。而墨九狸所在的墨族,和神醫門,還有已經消失的暗毒電等勢力,都在靠近死亡海域附近的北部……

浩天大陸的中心位置,則被唯一的皇室,歐陽皇族和馴獸盟佔據著,東部是煉丹盟,西部則是煉器盟,南部則是四大家族……

至於帝族和落花谷等七大隠族,則在浩天大陸之上天外天!

紫晶城,屬於四大家族之首的軒轅家族的城池!此刻,紫晶城中最繁華的一座酒樓望月樓的二樓,坐著兩個臉上帶著面具,氣質出眾的男子……

其中一人身穿紅衣,手拿摺扇,看著十分的騷包,另一人氣質如仙,一襲白衣更是翩然若仙……

即便,兩人臉上帶著面具,也讓不少人好奇的多看了幾眼……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凌天秘境中,無緣無故中消失的沉香和忘川,說起來兩人也是十分的悲催……

本來忽然間失足兩人就很鬱悶了,兩人也不知道渾渾噩噩的飄飛了多久,終於落地的時候,不是落在地上,卻是落在水裡,重點還不是落在一般的河裡,海里,而是落在一群女人洗澡的浴池裡,更加重點的是,落在一群女人洗澡的浴池裡也就算了……

兩人落在的那個浴池,竟然是跟紫晶城相隔五個城池之遠的,梧桐城中怡紅院的女子洗浴的地方……

可想而知,一群怡紅院的姑娘正在洗浴,他們兩人忽然從天而落,根本沒人會仔細看他們俊美的容貌,一陣尖叫聲之後,引來的便是無數怡紅院強者的追殺…… 每樁婚姻中,多少都會看到一點“敵對共生”的影子。由於這種情形相當普遍、殺傷力極強,他們經常脣槍舌箭、彼此傷害,天天活在痛苦的煎熬裏,然而在心理上,卻又處在“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共生”狀態,一方面叫苦連天、彼此怨恨,另一方面又離不開對方。人生中,我們在親密關係中遲早都會受傷。但是最美的心,是一顆在受傷了之後還願意不斷去學習、去愛的心。

我們常見夫妻倆在工作場合各自與人相處都沒有問題,但在婚姻關係中,問題就層出不窮。爲什麼分開時一切正常,在親密關係中卻有強烈的愛與恨呢?若從心理學的角度來分析,是可以理解的。原來雙方把過去在“原生家庭”中沒有解決的心理情結,帶入現在的婚姻關係中。婚姻有如這幅圖畫,夫妻兩人躺在牀上,牀頭靠着牆,各人頭頂的牆上掛着自己父母的肖像,而這四位父母,都睜眼在看着這對夫妻。不管父母是否健在,他們不可避免地仍影響這樁婚姻。

處在“敵對共生”關係中的夫妻,往往很敏感。雙方劍拔弩張,任何小事都會引起強烈的衝突。

一般來說,“敵對共生”的夫妻有下列十點心理特徵。

1.彼此缺乏健康的心理界限。 兩人的情緒感染力很強,一方不笑,另一方就情緒不好,覺得另一半在生自己的氣。在一起出入的場合,看音樂會時丈夫打瞌睡,或妻子在人前講錯話,對方都會覺得是奇恥大辱,痛恨配偶丟了自己的面子。

2.潛意識中,雙方都要求對方與自己完全一樣。 要求對方與自己有一樣的感受、意見與想法,一樣的價值觀與做事方式。兩人的差異會使彼此覺得難以忍受,令他們的“自我感”與“共生感”受到威脅。兩人一起看電影或聽演講,若丈夫不喜歡妻子所喜歡的部分(反之亦然)。就會因此發生強烈的爭執,甚至覺得對方是故意反對自己、傷害自己。

3.雙方都沒有安全感。愈是缺乏自信的人,愈會變得以自我爲中心。在甜蜜的“共生期”,雙方都沉浸在美夢之中。爲了要得到對方的愛,自己也願意先付出愛。一旦關係穩定,有“敵對共生”傾向的人,無法暫時放下自己的需要,先向對方付出愛,他們反而強求配偶要不斷地注意、讚美他,增加自己的自我價值感。倘若得不到,就會以種種方式處罰、威脅配偶,挑起配偶的罪惡感。

4.雙方心理上皆有強烈的黑白二分法。由於各自尚未完成整合“好客體”和“壞客體”的心理任務,而進入“客體恆定”的階段。因而很容易將配偶或其他較親近的人過度理想化,一旦失望,會過分醜化對方,認爲對方心懷惡意。

5.“壞客體”投射。在“二分法”的心理狀態之下,“敵對共生”的夫妻很容易把自己人格中所不能接受的“壞客體”部分。投射到對方身上。結果,他們常在對方身上看到自己無法忍受的缺點。

例如,在成長過程中因爲某些事沒做好,而又遭到批評、羞辱等慘痛經驗的人,可能因此埋下“懼怕自己無能”的心理情結。有懼怕無能心結的人,即使配偶很能幹,只要有一點的無能。 總裁借我嫁一下 都特別敏感。例如見到配偶打破碗,或切菜割了手,會因此大發雷霆。因爲,配偶的無能讓他想起自己人格中最不能面對的部分。

反之,人格愈成熟,愈能接納、面對自己人格陰影的人。 霸道總裁偷偷愛 就愈能對自己的缺點負責,故能繼續成長、改進。這樣的人,不需要遮蓋、壓抑自己不完美的部分,比較能真正地接納別人、愛別人。與這種能接納自己、人格成熟的人相處,令人覺得如沐春風。

6.濫用“投射”與“個人化”等心理自衛機能。“敵對共生”的夫妻經常情緒高漲、過度敏感。於是你不笑便等於你恨我。一方嘴角輕輕一翹,另一方就認爲你在嘲笑我、侮辱我,一方問“這件衣服在哪裏買的?”另一方會立即怒斥;“你纔是一天到晚亂花錢!”一方只要眼珠向上一翻,或稍有不耐煩的神情,就可能觸發對方心中的“地雷”,引起一場大戰。 暴君的孽寵:第一夫人 在白熱化的衝突之中,這類夫妻在心理上可能退化到向對方吐口水、揪頭髮、丟東西、用鋒利的指甲抓對方,甚至拳打腳踢。

有一個個案,妻子在劇烈衝突中想離開現場,卻被丈夫猛力按在牆角,不許她離開,直到她雙手青腫暈倒。另一個個案,丈夫奪門而出,妻子卻緊追不捨,在他開車上路時,竟以身體擋在車前,非與他周旋到底。

7.心理按鈕。在心理退化狀態中,潛意識裏誤以爲配偶是自己的父母或是主要的扶養者。上述第一個個案的丈夫,成長過程中經常目睹父親毆打母親,母親在他六歲時,不堪虐待,終於離開。母親離家出走時,他邊流淚,邊喊道:“媽,您別走呀!”直到父親把他拉住,不許他再追。第二個個案的父親在她12歲那年有了外遇,一天與母親大吵之後,父親走出家門便再也沒有回來。這兩個個案在與配偶衝突時,不知不覺地回到兒時的心理狀態,潛意識中誤把配偶當作過去拋棄自己的父母。當配偶在此激烈的爭執中要離開時,無意中觸動了他們怕被拋棄的心理情結,引發了深藏在心中原始的、難以控制的情緒,導致激烈、難以理喻的行爲。每個人的成長過程中,都會受到一些心理傷害。因此,每個人在心理上都有特別脆弱的地方,心理學家把這些弱點稱爲“心理情結”或“心理按鈕”。

每個人都有幾個不同強度、主要的“心理按鈕(或心理情結)”。例如有人平時好好的,一旦被冤枉,就情緒激動、不能自已。有一個個案在“心理按鈕”被引發時,甚至渾身發抖、呼吸困難。另一個個案在家排行老二,從小是安靜的“乖乖”,因此被哥哥弟弟搶去許多好處。長大後他主要的“心理按鈕”就是恨別人不公平,佔他便宜。偏偏他的妻子就是一天到晚觸發他“心理按鈕”的人。因爲她在成長的過程中,常被重男輕女的父親輕視,只有批評,沒有鼓勵。她的“心理按鈕”是長大後要找位白馬王子,天天注意、讚美她,說她能幹,滿足她當“天之驕女”的心理需要。

從心理學角度來說,如果她的丈夫真能如此滿足她,她便能漸漸得到醫治和有安全感,從而也能主動給予丈夫所需要的愛。但正如大多數“敵對共生”的夫妻一樣,彼此都只想得到愛,卻缺乏主動去愛對方的能力。婚後,這位妻子撒嬌、耍賴,硬要把錯的說成對的,潛意識中要測驗丈夫是否把她當“天之驕女”,真的寵愛她、重視她。可是,當她要求特殊待遇,卻又不能先滿足丈夫的需要時,無意之中觸發了丈夫痛恨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按鈕,同時,丈夫也觸發了她希望做“天之驕女”任性、被寵的心理情結。其實兩人會互相吸引、彼此相愛,並不是偶然的,正如中國古諺雲:不是冤家不聚頭。

8.認爲自己是無辜的一方、是婚姻關係中惟一的“受害者”。

這樣的個案,臨牀上幾乎都有公式可循:通常雙方都振振有詞,認爲錯全在對方。“要不是他(她)如何不好,我的日子就會快樂多了。”稍微成熟的一方會說:“我承認自己也有點錯,但都是他(她)引起的;我只有錯百分之一,但他(她)要負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責任。”然後,多半要治療者去改正對方。

9.缺乏“同理心”。缺乏“同理心”的夫妻,無法站在配偶的立場,正確地瞭解對方的感受。通常他們的認知過程有問題,容易曲解配偶的言行,只感受配偶如何傷害自己,卻沒意識到自己的刀子嘴和其他的言行也傷了對方的心。當對方遭受攻擊,開始辯護時,這樣的反應往往又成爲對方迫害自己的證據。

10.只有“你輸我贏”的觀念。在這類夫妻的心中,只有“你輸我贏”的觀念。所以他們在衝突中會拼命想要贏過對方。但是,他們無法理解,如果夫妻中任何一方輸了,兩人就都輸了的道理。

心理學家指出,在成長過程中心理創傷愈大的人,婚後進入“敵對共生”狀態的機率愈高。“敵對共生”是心理上未能離開父母的典型現象。這些來自父母、原生家庭與成長經驗的“心理情結”,會影響他們完成“合”與“一”的心理任務。愈能瞭解、面對自己殘存“心理情結”的人,便愈能與配偶“連合”,二人成爲“一體”。

很多人在詢問如何解決這種“敵對共生”的狀況。我們大家都知道,這不是一兩句話的告誡,或一些知識層面的瞭解就能解決。愛需要學習,並且長時間去實際操練。lq(學習的商數)、eq(情商)、sq(屬靈商數),是比iq更重要的東西,如果我們每個人都願意去學習成長,首先從改變自己開始,一段關係的互動就會開始改變。

人生中,我們在親密關係中遲早都會受傷。但是最美的心,是一顆在受傷了之後還願意不斷去學習、去愛的心。 第348章

那怡紅院也算是小有來頭,雇傭的打手一個比一個強悍,就那樣緊緊追著兩人,足足跑了五個城池,跑了兩個多月的時間……

終於在兩人努力的配合下,將三十多個怡紅院的護院,全部解決了!兩人才在紫晶城外的森林中歷練了一年多,前幾天才趁著夜色進了紫晶城……

因為兩人初來乍到,身無分文,最後兩人只好做了生平第一次劫富濟貧的勾當!一夜之間洗劫了幾個把守不太嚴密的小家族的藏寶庫,來解救他們這兩個窮的要死的外來人口……

「忘川,你說九狸現在還在那裡嗎?」沉香有些無聊的問道。

「或許吧,也或許已經來了!」忘川看著窗外說道。

他們兩人已經來到此地一年多了,按理說當初九狸晉級到神玄,出了秘境應該沒多久就會飛升了……

只是那秘境到底多久才會開啟,他們並不知情!因此,他們無法算出墨九狸是不是已經離開了凌天大陸……

不過,他想九狸如果飛升,應該也會來到這裡的! 重生商女:妙手空間獵軍少 只要九狸來到這裡,他們總會找到她的……

「哎……你們聽說了嗎?最近大陸上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這時,二樓大廳中,有人說道。

「你是說墨族附近墨竹林的事情嗎?我也聽說了,據說那墨竹林十分的邪門,只能進去不能出來!」

「這事我也聽說了,據說這半年來,無數人不信邪的進入墨竹林,沒有一個出來的!」

「你這消息不準確,據我所知,前不久有兩個實力高深的老頭兒先進了墨竹林!但是一直沒出來,後來有一天,有一個抱著女兒的婦人進去了!結果你們猜怎麼著?」一個中年男子神秘兮兮的說道。

「怎麼了?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啊!」其餘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催促道。

「別急啊,聽我慢慢說,結果啊,沒幾天那個婦人抱著孩子,還有那兩個老頭兒,便一起出來了!據說他們都是墨族的人,當時墨族的族長和夫人,還有墨族的少主,都一直等在外面呢!現在不少人都去了墨族,讓他們交出那四人,想要詢問他們是怎麼出來的!只是墨族是什麼地方啊?豈是那麼容易被人說問就問的啊!別看墨族是四大家族的末位,但是墨族的實力卻是最強大的啊!」那中年男子慢悠悠的說道。

「真的有人出來了啊?真是太奇怪了!之前可是聽說,沒有一個人能出來呢!」

「是啊,難道那墨竹林困住那麼多人,真的跟墨族有關係?可是到底為什麼啊?」有人不解的問道。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不過我知道那麼多人不怕死的進入墨竹林,都是為了得到隠族落花谷的懸賞!」中年男子說道。

「切,這個我們都知道好吧!現在大陸上誰不知道落花谷開出了巨額懸賞,就為了尋找幾個仇人啊!」一邊有人跟著解釋的說道。 法國一個偏僻的小鎮,據傳有一個特別靈驗的水泉,常會出現神蹟,可以醫治各種疾病。有一天,一個拄着柺杖,少了一條腿的退伍軍人,一跛一跛的走過鎮上的馬路往水泉走去,旁邊的鎮民帶着同情的口吻說:“可憐的傢伙,難道他要向上帝祈求再有一條腿嗎?”

這一句話被退伍的軍人聽到了,他轉過身對他們說:“我不是要向上帝祈求有一條新的腿,而是要祈求他幫助我,叫我沒有一條腿後,也知道如何過日子。”

對於過去所發生的事情,如果我們能夠發自內心的放下、尊重和接納,然後再去面向未來,那麼我們會更有力量。反過來如果我們試圖與命運抗爭,不臣服於既定事實將會嚴重消耗自己的能量…..

放下,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學問。內心痛苦,情緒糾結的時候,一定學會放下!另外一個,就是停止期待。事情進行的過程中,儘量把能量放在用心做,而不要去期待結果。因爲做的時候,是不知道結果的。事情的進行,有時候不是我們一己之力能夠掌控。如果有了期待,就很可能埋下了痛苦的種子。當期待不能得到實現,我們就容易不快樂。還不如,快樂的去工作、愛家人、愛孩子、愛朋友。

至於結果如何,留給老天決定,能怎樣就怎樣。我們快樂的努力了,結果呢?我們接納。事業成功或失敗,孩子出息或墮落,家人和睦或分離,朋友友善或反目,那都不是我們的管轄範圍。我們能夠管轄的僅僅是愉快的去做事,去經營,去愛。放下,簡單的說,就是相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做事情的時候,專注的努力的去做,這個就是“活在當下”。付出以後,做完事情以後。不論結果如何,不要責怪自己或他人,接納,然後放下。比如:

我們愛一個人,我們就熱情、認真、專注地愛着他;

但是,我們應該是從這個愛着他的過程中,就得到滿足,享受這個愛別人的感覺;而不是隻有愛情“開花結果”才能滿足。如果努力過後,他還是不能愛我,和我在一起。那麼。我就放下,帶着對他的祝福離開他,繼續投入自己的生活。很多時候,人們失戀的痛苦,只是放不下自己已經付出的愛。而不是真的放不下對方。

再比如:我們努力的創業,付出青春和金錢,但我們一定曾經在創業的過程中,享受到了那份充實的活力;如果,最後事業以失敗告終,我們就放下失敗;然後調整目標,重新上路。專注於當下的生活方式,而不是糾結於過去。聽起來,有點沒心沒肺,但是如果能夠作到,其實很節約人的能量。因爲後悔啊、期待啊,這些東西耗費了能量卻不能帶給我們什麼。而活在當下。就是把能量注入做事的過程中,總能夠給我們帶來實實在在的收穫。

放下這門功課的確很難,我們只能慢慢來,從小事情開始。其實,很多時候我們放不下。是因爲不能做自己的主人。所以,我們把自己依附於別人,依附於事業,金錢、地位等等,甚至有些人把自己依附於孩子。覺得自己失去那些依附物,就完蛋了。但是,如果我們做了自己的主人,我們就能夠在任何慘淡的情況下,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能夠知道,我們擁有自己,就永遠擁有自由,擁有改變生活的能力。

我們也就能夠推己及人的知道,每個人,每件事,也都是他自己的主人。我們可以努力的幫助別人,但是別人不一定要接受,不一定要感謝我們;因爲他們是自己人生的主人。我們可以努力的做事,但是,事情不一定要向我們希望的方向發展;事情有自己的發展規律;不是我們個人可以完全掌控。如果能夠尊重每個人,尊重自然規律,這份深深的尊重,就將帶來真誠的接納。而接納,能夠帶來快樂和安寧。接納和放下,能夠讓我們變得瀟灑,變得不再拖泥帶水;從而讓我們閃耀着自由和活力的光芒。

如何對待那些不良情緒呢?比如恐懼、害怕、緊張、膽怯、虛榮、嫉妒、困惑、虛弱一直受到我們的壓制和否定,以爲只要壓下去了,它們就可以消失了。現在,如果我們能嘗試着去接納、允許它們的存在,並且與它們同在。我們就會發現它們就像是個原來一直被拋棄被鄙視的孩子,現在得到了媽媽全然的愛、接納和尊重,她的心裏充滿着感激和溫暖,她開始有了尊嚴,開始有了存在的意義。

如何對待我們親愛的孩子呢?當他“犯錯”,當他的行爲被看不順眼的時候,我們如果首先給予接納和理解而不是急着去糾正甚至去辱罵傷害,那麼,他將更堅定地認爲自己是美好的、值得愛和尊重的、他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即使“犯錯”,那令別人不接受的也只是事情,而不是因爲一件事情就否定了他整個人,他的這份存在有意義感。

做爲一個獨立存在的生命體,不論你怎樣,你都是值得愛、都是美好的。

愛他就要他成爲他自己!

一個老太太,常年和兒媳及兩個孫子,孫女一起生活在一起,兒子則在另外一個很遠的城市工作。

老太太每日的生活的中心和重心就是幫兒媳帶好孫子和孫女。孫子漸漸長大了,上幼兒園了,在成長的過程中更需要爸爸的力量來支撐的時候,老太太的兒子和媳婦就決定把孩子帶到那個離老太太很遠的城市去,一家人團聚在一起。老太太就受不了,她覺得自己的心魂都被揪走了,自己被拋棄了,自己活着是多餘的,沒有一點意思,其實兒子和兒媳都很孝順,只是條件不允許,也多次向老太太承諾說安頓好那邊的一切再把她和老爺子也一起接過去。但老太太就是想不開,整天坐在兒子已經搬空了的家裏默默流淚。

老太太要做的功課就是學會放下,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也都有各自的生活道路要走,但不一定是按你的設想去走。

中國的老人們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界限不清,把孫子當成兒子來管教來愛,甚至不讓自己的兒子和媳婦來管教他們自己的孩子。他們不知道的是,一個家庭的中心是爸爸媽媽和子女,而不是爺爺奶奶和孫子孫女。這樣的越位,勢必引起家庭的能量衝突和不穩固。

多麼希望中國的老太太們和老爺子們,都能多愛愛自己,過他們自己想要的生活,做他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把管教孫子孫女作爲自己老年生活的中心和重心。

然而,讓人可悲的是,中國的老人們,過了一輩子,只知道與兒孫的生活糾緾在一起,爲他們付出一輩子也不嫌多,根本就沒有自我和自己的生活。他們的存在感只能體現在爲兒孫的付出上,一旦剝奪他們爲兒孫付出的機會,他們的存在感就沒了,他們以爲兒孫是他們自我的一部分,一旦兒孫走開,就像把生命從他們身上剝離一樣,他們就覺得自己的心魂都沒了,自己就不存在了,活着就再也沒價值,失去了所有的意義。

與夢靈和天力合作的那個太極高手楊師傅,已經70歲高齡的老人了,但他的活法要精彩得多,他精通詩詞歌賦、各種武術、書法養生、上網衝浪,每一天每一分鐘都活得精彩無比,人家也有孫子,孫女,但他就不像一般的老年人,整天圍繞着孫子孫女轉。當然,人家也會享受天倫之樂,他從不把幸福與喜悅的權利放在別人的手裏或是靠外物來得到喜悅和幸福。

老人們要學會的最重要的功課就是放下、尊重和接納:放下兒孫,讓他們自己去闖蕩;尊重兒孫們的選擇,因爲生命道路是他們自己的;接納兒孫必定會離開自己的事實,也接納自己必定會獨自離開這個世界的事實,因爲這個世界本沒有一件人事物是屬於你的,當然也包括自己的肉體。

佛印禪師與蘇東坡同遊靈隱寺,來到觀音菩薩的像前,佛印禪師合掌禮拜。

忽然,蘇東坡問了一個問題,“人人皆念觀世音菩薩,爲何他的手上也和我們一樣,掛着一串念珠?觀世音菩薩念誰?”

佛印禪師:“念觀世音菩薩。”

蘇東坡:“爲何亦念觀世音菩薩?”

佛印禪師:“他比我們更清楚,求人不如求己。”

老年人的生活要過得幸福和喜悅,就得要意識到幸福和喜悅不是兒孫給的,幸福和喜悅是發自內在的,如果因爲兒孫遠離自己就覺得自己的幸福就沒有了,那麼可以推想的是,這個老人這世的功課沒念好,還得要繼續深修啊。

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哲學家王夫之提出的六然修身格言:自處超然;處人藹然;無事澄然;有事欣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希望老年人能從中獲得益處,從而度過平靜、安康幸福的晚年。 第349章

「我跟你們說,落花谷的懸賞,已經過時了!最新消息,如今又出現了一個神秘的懸賞,是尋人的!」這時,一邊又走來一人,神秘一笑說道。

也讓原本聽到婦人和孩子,想要離開的沉香和忘川,微微頓住了腳步,打算聽完再離開!

「不可能,我剛才說的已經是最新消息了!什麼時候又有了神秘懸賞了啊!」之前的中年男子不信的說道。

「沒錯,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們怎麼沒聽說啊!」有人起鬨看著來人問道。

「當然是真的了,我這可是今天才收到的最新消息!還是我父親的外甥的叔叔的兒子的表哥的外甥的丈母娘的女兒的乾爹是浩天城的一個大家族的管家傳回來的呢!」男人搖頭晃腦的說道。

「哎呀我去,你要說就趕緊說,這麼墨跡啊!」有人不滿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