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嬤嬤早前昏厥了過去,就算現在醒來,那臉色也白的跟紙一樣,血色全無,這一次,可比上次被仗打看起來還要虛弱。

「你忍着點,上了葯,會沒事的。」顧冷清給她抹葯,玉續丸磨成粉外敷,冰冰涼涼的,很舒服,可以減少一些痛楚。

桂嬤嬤昏昏沉沉,氣若遊絲,心底里萬分安慰。

她擠出笑,「謝謝王妃,王妃又救了老奴一次。」

她的聲音很輕,聽起來更讓人心裏不是滋味。

顧冷清說道,「我相信你,沒有這麼做。」

聞言,桂嬤嬤那快閉上的眼睛都睜大了許多,「王妃為何如此信任老奴,王爺說得對,當日老奴的確……罪該萬死。」

「你沒有這麼做的道理,除非,真有人用什麼來威脅你。」顧冷清語氣很平和,她是很想找到兇手,但不想冤枉人!

桂嬤嬤眼睛濕潤,「謝王妃信任。」

桂嬤嬤不止背上有傷,就連脖子、身上,手臂,全都是鞭傷。

那傷口綻開血痕,就跟什麼灼燒過似的。

顧冷清費了很大的勁,才把上處理好,再給她吃一些抗生素和消炎藥,這才起身準備離開。

這時,牛牛哭着跑進來,看到桂嬤嬤奄奄一息的樣子,哭得更難過了。

「奶奶,對不起,奶奶……」

小牛牛傷心地哭着,豆大的眼淚掉下來,顧冷清摸摸他的頭安慰,「牛牛別怕,奶奶不會有事的。」

「不,是我的錯,王妃,你打死我吧,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奶奶。」牛牛越說,哭得越大聲,聲音含糊,但她還是大概能聽清楚。

她心疼極了,「牛牛別難過,奶奶這樣不關你的事,別自責,乖乖地陪着奶奶,知道嗎?」

牛牛哭着攥緊了她的手,滿臉淚水,「不是的,王妃,不是的,奶奶都是因為我才被打的,王妃,是我錯了,你打死我吧。」

這下,徹底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記得,當時除卻桂嬤嬤,牛牛也在。

現在牛牛哭得這麼難過,難道……

她頓時重視起來,坐下來握着他的手臂,「牛牛,為什麼你說奶奶是被你害的?」

「是我不聽話,做錯了事,才會連累到奶奶,王妃,我知道錯了,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奶奶。」

顧冷清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那牛牛做了什麼呢?是早上的時候,做了壞事嗎?告訴王妃好不好?」

小牛牛哭得一抽一噎的,眼淚模糊了清瘦的臉,他點着頭,剛要說話,桂嬤嬤忽然喊了一聲,「牛牛……」

小牛牛立刻衝到床邊,又大哭出聲,「奶奶,奶奶你沒死,對不起奶奶,牛牛不乖……」

桂嬤嬤艱難地抬起手,緊緊握住他的手,「奶奶沒事,牛牛很聽話,不許每次奶奶出事,你都責怪自己,懂嗎?」

聞言,顧冷清心頭的那道弦掉下來。

是她誤會了!

也是,怎麼會是牛牛呢。

她剛才就不該有這種想法。

她轉身走了出去,讓爺孫兩人單獨相處。

等人一走,桂嬤嬤那蒼白的臉頓時嚴肅起來,「牛牛,你告訴奶奶,你做什麼了?」

牛牛用力擦去眼淚,不免有些害怕,「是,是牛牛,給小王爺鼻子裏塞了東西……」

桂嬤嬤驚容失色,「你,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做出這種事啊。」

牛牛急的又哭了,「是她們,他們說,如果我不這麼做的話,奶奶的命就保不住,奶奶,我不要你死,我只有奶奶了。」

他們?

桂嬤嬤嚴肅起來,「你告訴奶奶,他們是誰?」

小牛牛害怕極了,他看着她滿臉恐懼,「奶奶,我不能說,說了你會死的。」

「別害怕,你快告訴奶奶,快說啊。」

桂嬤嬤用力抓着他的手,那神情十分嚴肅生氣,嚇得牛牛害怕極了,甩開手就跑出去。

夜深了。

他跑到後院,忽然被人從後面出來,一把捂住他的口鼻抱起來,打暈,帶走。

。 距離煉丹環節所剩無幾,柳無邪沒有繼續追殺殘存的太乙宗弟子。

他們已經潛入山脈深處,而且聯合在一起,這時候前去,必定是一番苦戰。

剛才一番殺戮,魂海徹底枯竭,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盤膝坐下,周圍風雷滾滾,恐怖的幽冥之氣,像是潮水一般,湧入太荒世界。

虛空中的靈氣,穿透億萬里,化為液體長河,穿梭於體內。

混元二重之勢越來越純,無邊無際的駭浪,像是洪水一般,瘋狂的衝擊周圍空間。

太荒吞天訣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終於迎來晉陞。

被打碎的空間碎片,化為一道道晶體,消失在虛空之中。

「吸收天地法則,他到底修鍊了什麼逆天的功法。」

天龍宗弟子還在遠處,並未靠近,眼眸中充滿著震撼之色。

最後一天時間,所有人都在修鍊當中度過。

時空門緩緩浮現,煉丹環節徹底結束。

柳無邪睜開雙眼,神識穿透億萬虛空,彷彿能抵達宇宙深處。

吸收大量的幽冥之氣,鬼眸要比之前更加強大。

黑暗之門的力量,超出柳無邪的預料,還在阿鼻地獄之上,絕對是一門大殺器。

「我們出去!」

已經有很多修士離開,陸陸續續消失在時空門。

柳無邪帶領精靈族還有巨人族,迅速進入時空門之中。

時空門很大,覆蓋大半個第九層空間。

一陣陣扭曲襲來,大概持續了幾個呼吸時間,身體一輕,從時空門當中走出來。

出現的那一刻,第一眼看到的還是諸葛明。

精靈族跟巨人族紛紛回到自己的戰艦上,柳無邪則是跟着諸葛明回到天龍宗區域。

「你們快看,太乙宗的弟子好像少了很多。」

九龍殿的戰艦距離太乙宗不是很遠,發現太乙宗的弟子只回來一千七百多人。

煉丹環節,他們可是進去了三千四百人左右。

從時空門之中,沒有人繼續走出來,也就是說,太乙宗只有這麼多弟子活着離開地冥界。

其他種族雖然也有損失,基本在承受範圍之內。

每年的萬族盛典,各大種族都有傷亡。

像太乙宗這種一次損失上千人的,從未發生過。

剩餘的一千六百多人哪裏去了?

不僅九龍殿的一人頭霧水,其他宗門還有星球,同樣是一臉不解。

柳無邪回到戰艦上,並未休息,馬上就要進入正式煉丹。

地冥界的事情,還在發酵。

「華浩勝!」

柳無邪目光橫掃一圈,隨後落在華浩勝的臉上。

被柳無邪呵斥一聲,華浩勝竟然縮了縮脖子,朝後退去。

「嗖!」

柳無邪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華浩勝面前,速度快的連洞虛境都沒反應過來。

「你……你要做什麼。」

華浩勝怕了,柳無邪斬殺一千六百多名太乙宗弟子,華浩勝可是親眼所見。

「啪!」

柳無邪不由分說,直接一巴掌扇過去,華浩勝的身體飛起來,左臉上留下五個猩紅的指印。

「這就是我要做的。」

當着宗門長老的面,柳無邪沒有殺人,而是一掌扇過去。

華浩勝完全是懵逼狀態,身體狠狠的跌在戰艦一角。

其他弟子紛紛退開,沒有人出面阻止,反而對華浩勝投過去厭惡的眼神。

「柳無邪,你竟敢打我。」

華浩勝站起來,睚眥欲裂,從小到大,誰打過他。

修鍊一直順風順水,連宗門長老,都要對他客客氣氣。

今日倒好,居然被柳無邪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扇了一耳光。

「打得就是你!」

柳無邪再度消失,又是一巴掌,扇在了華浩勝的右臉上。

頓時間!

華浩勝兩個臉頰腫起來,像是豬頭一樣。

「無邪,發生什麼事情了?」

龍長老趕緊站出來阻止。

「問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