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從訓率領三萬大軍,進抵魏州城下,找魏博叛軍興師問罪。

趙文弁秒慫,閉城不出。

魏博叛軍相當失望,更疑慮趙文弁暗通樂從訓,於是將趙文弁誅殺。叛軍將領們拎著趙文弁的人頭,呼叫道:「你們誰想當下一個趙文弁……不是,下一個節度使?」

人群中有人高呼一聲:「我!」

眾人循聲望去,應答者是一黑臉大漢,相貌奇特,異於常人,似有不凡。此人名叫羅弘信,據他自己說,早些時候有高人告訴他說,有位白鬍子仙翁託夢,說羅弘信應做魏博之主。

「白鬍子仙翁早就內定我當節度使了,你們還討論啥?」羅弘信說得有理有據,不容置疑。

眾將領看他儀錶不俗,於是立刻達成共識,推舉羅弘信做魏博軍留後。

羅弘信不負眾望,整軍出擊,一舉擊敗城外的樂從訓。樂從訓率殘部逃至內黃(今河北省內黃縣),羅弘信率部乘勝追擊,包圍內黃。

於是,就接上了前文節點:朱溫收到魏博樂從訓的求援信。 「呵呵!」端木雪冷笑道,「帝都六大勢力,盪魔宮、遠征軍團、神機營、移花宮、鎮妖司、夜行司!你們姬家管理哪個地方了?」

「……」武問天。

「……」花盈盈。

「……」陸離。

「……」司徒雁南。

眾人差點被自己一口痰卡住脖子了,這個小丫頭,可真敢說。

就連七公主殿下都嚇得吐了吐舌頭,不敢多說一句話,哦不,是連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端木雪這句話,誅心啊!

的確如此,這六大勢力,姬氏家族的確都沾不到邊。

這也是姬氏家族永遠的痛!

所以這些年,姬氏家族一直在努力,想要控制某個勢力,甚至想要創造出第七個勢力,但到如今都沒有實現。

姬無極沒想到端木雪竟然敢當著眾人的面狠狠打他的臉。

他當即面紅耳赤,反駁道:「哼!六大勢力,算什麼?帝國的財政,歸我們姬家管理!內閣全部都是我姬家的人,你們呢?你們端木家族呢?朝廷上有什麼人?你爹?你爹在八百年前,早就被貶到雷州城去了吧?雷州城那是什麼地方?那是什麼地方?告訴我?」

端木雪冷笑:「管理財政有個屁用啊?內閣?那又有什麼用,只需神帝陛下一句話,你們就得乖乖聽話!」

姬無極惱了:「哦?難道神帝陛下的話,你們端木家族不用聽?」

端木雪微微頷首:「有時候,神帝陛下還要聽我爺爺的意見。」

「……」姬無極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端木雪說得沒錯。

神帝陛下之所以會聽端木青雲的話,那是因為,端木青天是神帝陛下的老師!

學生,自然會聽老師的話!

這麼一比,端木家族好像確實佔據了上風。

姬無極,一個活了幾萬歲的老怪物,今日竟然栽倒在一個十幾二十歲的小丫頭手中。

真是丟人。

好在這時,武問天覺得差不多了,急忙跑到中間來,制止道:「好了好了!姬丞相,您是前輩,不要和一個後輩生氣。」

然後,又轉向端木雪:「小雪你也是的,有些事情看破不說破,你這麼口無遮攔,人家姬丞相那多沒面子啊?」

這狗日的武問天!

你特么這是和稀泥來了吧?

姬無極惡狠狠的瞪了武問天一眼。

武問天權當沒有看到,繼續道:「小雪,再說了,你和姬家那姬雲,不是早已定親了嗎?你們端木家和姬家早晚是一家人,幹嘛還在外人面前吵吵,這……這多傷感情啊!」

聞言,眾人才恍然。

是啊!

端木雪早已許配給了姬雲。

此時端木雪和姬無極吵架,那不是一家人在吵架么?

這有意思么?

可端木雪壓根就不把這件親事當一回事:「是這個老東西先詆毀我們端木家的,我沒有理由不反駁。」

「你叫誰老東西?」姬無極指著端木雪。

「誰指我我就叫誰老東西。」端木雪不怕。

「你再叫一遍!?」姬無極豁出去了,準備今天教訓教訓這個後輩。

「我是你家的狗啊?你讓我叫,我就叫?」端木雪冷哼,「我還偏偏不叫了!」

「我……你……」姬無極氣得差點吐血,指著端木雪,「哼!端木雪,我,我要讓我們族長把你休了!把你休了!」

「休啊!趕緊休了我吧!我高興還來不及呢!」端木雪道。

「好,好!」姬無極道,「此次回去,我定然會將今日所發生之事,如實報給給我們家族長,你等著!等著!」

「等著就等著!」這時,端木雪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是的。

她很早很早就知道自己被許配給了姬家的姬雲。

所以,她的心裡一直很抗拒這件婚事。

如果能夠因為今天這點事情就休了她,哪怕對她的名聲不好,她也豁出去了。

「哎呀!別別別!」休妻這可是大事,特別是面對姬家和端木家這樣的兩個大家族來說,那更是破天荒的事情,武問天怕鬧出事情,趕緊勸道,「小雪,你少說兩句!姬丞相,你也消消氣!別急,大家都別急!」

只是,姬無極冷哼一聲,看向另一邊,而端木雪也冷哼一聲,看向了另外一邊。

武問天苦笑,只能繼續勸說。

其他人倒是沒有多說什麼,看熱鬧不嫌事大嘛!

大傢伙兒倒是想看看姬家和端木家族鬥起來會怎樣。

哈哈哈!

吃瓜群眾啊吃瓜群眾!

眾人高興得很。

不過這裡的眾人,可不包括屠洪英和徐幽廷。

在這些大人物面前,他們就是小角色、小嘍啰,他們可不敢看這個熱鬧,更不敢看這個笑話……除非他們想死。

像姬無極和端木雪他們這些人,只要一個不高興,就能讓屠洪英和徐幽廷死無葬身之地,能讓他們粉身碎骨。

所以,屠洪英和徐幽廷只能一直低著腦袋,不敢表露出任何錶情。

他們二人心裡苦極了,生怕事情越搞越大,到時候可就不好收場了。

還好的是,武問天當了這個中間人。

如果換做是其他人,姬無極和端木雪都會直接忽視掉,但人家武問天是瑤池娘娘的親弟弟,神帝陛下的小舅子。

就沖這一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於是,姬無極和端木雪在嘟囔了幾句之後,最終還是保持了沉默。

此次風波,暫時算是平靜下來了。

不過,姬無極還是有點脾氣的,直接就說道:「武丞相,麻煩你,送我回去!」

能夠穿越時空的寶物『乾坤寶典』就在武問天的身上。

武問天急了:「姬丞相,這麼著急回去作甚?這考核還未完成,咱們若是提前回去,不好吧?」

姬無極白了端木雪一眼:「哼!這裡有些人讓我不高興了!再說了,我是讓你送我一個人回去,至於你們,愛看不看!」

武問天也看了端木雪一眼,然後尷尬笑道:「姬丞相,咱們年紀大人了,大人不計小人過,消消氣消消氣!您說,咱們此次的目的,本來就是過來觀看此次考核,若是您先回去了,以後怎麼和神帝陛下交代?」

。 聽這話語,丁飛宇感覺很是不好。

他說道:「我爸媽身體還沒完全好,我還得在這裏待一段時間。你辛苦點,先撐個幾天。這邊事情完了,我馬上上去。」

「哦。」吳雲淡淡應了一聲。

丁飛宇繼續問道:「你可以跟我說說那邊是什麼情況了嗎?交接還順利吧?那個謝遠容有沒有多要錢?」

「交接完了,沒什麼意外。今天那個楊老師也過來了,手續也挺完整的,沒看到什麼漏洞。」吳雲回答得很是平靜。

不過,丁飛宇還是聽出了他有點不耐煩,說道:「我也不想回來,可是,我不能不回來。你先好好做,生意好壞不要緊,等我回去。」

「你什麼時候回來?」吳雲還是重複了剛才的那個問題。

丁飛宇無語了,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最多三天,我三天後就上去。」

「好,等你上來。」吳雲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丁飛宇想想頭都大了起來。

隔了一會,手機有新信息提示。

他打開一看,原來是蘇騰華把錢轉了過來。

錢雖不多,可丁飛宇還是挺感激他的。

至於剩下的錢,明天醒來再想辦法了。

他跑去衛生間,用冷水沖洗了一下臉,顧不上全身的汗臭味,靠着過道的椅子,閉目養神。過了一會,竟睡了過去。

等到再醒來,外面天還是很暗。

他揉揉眼睛,摸過來手機看了下。

現在已經是半夜三點多了。

睡了幾個小時,他人都清醒了不少,站起來,懶懶地伸了個懶腰。

悄悄地推門進去,發現父母都睡得香甜,他才又慢慢地退了出來。

閑來無聊,他又拿出手機看了起來。

打開屏幕鎖,發現有好幾條信息。

第一條是個垃圾短訊,也不知是哪裏發過來的,看着就心煩。他想都不想直接刪除,還順手把發件人拉入了黑名單。

第二條就只有兩個字:騙子!

丁飛宇看了下發件人,竟然是以前的一個朋友,也就笑笑地回復了信息過去:不好意思,之前發錯信息了,請刪除上一條短訊,給你添麻煩了,實在抱歉。

回復完,他繼續往下看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

看着看着,他眼睛亮了起來。

他竟然看到了一條到賬信息,按照信息提示的,他那個賬戶收到了足足兩萬塊。再回頭一看發件人,上面的那個名字很是熟悉。

正是之前問他欠多少錢的方瀾。

不知為何,一種莫名的喜悅湧上心頭。他捧着手機的手抖有點發抖了起來。可過了一會,不由得又有點沮喪。活了這麼些年,竟然要到處向人借錢。

他長嘆一聲,回了一條信息給方瀾:兩萬塊錢已收到,等我有錢了,肯定馬上還你。

回完信息,他繼續往下翻。

誰知,又有新信息發了過來。上面顯示的發件人,竟然是方瀾。

這才隔了不到一分鐘,也太有速度了。丁飛宇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困,看錯信息了。他晃晃腦袋,擦擦太陽穴,點開了方瀾發的信息。

信息很簡單,就是用數字和符號打出來的一個笑臉。

丁飛宇忍不住看了下手機屏幕的右上方。

那時間沒看錯,正是三點十六分。

想不到都這麼晚了,方瀾竟然也沒睡。

他激動地握着手機,想打電話給方瀾,可想了下,現在都這麼晚了,打擾到其他人也不好。想了一會,他最後還是決定回復了信息。

信息是這麼說的:想不到你也這麼晚還沒睡!

想想這麼回復,感覺有點太生硬,他又在信息後面補了個笑臉。

把信息發出去的時候,心裏竟然有點忐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