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果橙也知道投資影視掙錢,前提是得有好眼光,這一點上頭樂果橙手握作弊神器,自然是有把握的。她歪頭想,她高考這年哪部劇大火?哪些影星大火?

也許是隔得時間太久,上輩子的她也不追星,一時還真想不起來。「劇本呢?我先看看。」興許會有印象。

宋章引很快送過來三個劇本,一個是校園劇,一個是民國劇,還有一個居然是修仙題材的。

樂果橙很詫異,修仙題材這麼早就有了嗎?她記得好幾年後才有一部劇大火的,火到什麼程度?全民皆知女一號,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她本名叫什麼,但卻記住了她劇中的名字。她也是憑藉這部劇一舉拿下影后的桂冠。

樂果橙把另外兩本放下,專心翻看起這本仙俠劇。

宋章引見狀,解釋說:「之所以挑中這一部,是因為新穎,目前還沒有這種題材的作品面世,而且故事確實很吸引人。不過畢竟是新題材,太冷門,誰也不知道觀眾會不會接受。我個人比較傾向校園劇,不僅少男少女愛看,就是我老婆這個年齡層次的女人也愛看,現在拍,正好趕上寒假上映,不愁沒有市場。」

樂果橙卻滿臉興奮的抬起頭,「不,我決定了,投資這本仙俠劇。我有預感,這本會火,大火特火。宋哥,你聽我的准沒錯。」

為什麼這樣篤定?因為這部劇就是幾年後大火的那一部。樂果橙不知道為什麼上輩子幾年後才被拍出,但現在她既然看到了,那就沒有放過的道理。上輩子它能大火,那這輩子也一樣能火。

宋章引卻遲疑,「樂總,這是個大冷門,還是校園劇畢竟保險。」

樂果橙,「故事寫的多好?人間,仙境,升級,打怪,還有感情,都是吸引人的元素,而且不落俗套。就是因為之前沒有這樣的題材,才會讓觀眾眼前一亮,多好的劇本呀!」

宋章引還是猶豫,「要是不火呢?」錢不打水漂了?他們現在缺錢,必須得慎重,慎重,再慎重。

「沒道理不火,肯定會火。」樂果橙無比肯定,「再說了,投資這一行哪有百分之百的?需要一點冒險的精神,更需要一點運氣,宋哥,我覺得我的運氣很好,你覺得呢?」她對他眨眨眼睛,半開玩笑的說:「你不就是我最成功的案例嗎?」

當初她找他做經理人何嘗不是一種投資?

宋章引也笑了,仔細想想還真是,但凡經過小老闆首肯的投資項目,沒有一個是不掙錢的。

想到這裡他就釋然了,「好,聽您的,就這部仙俠劇了。」

「那你儘快聯繫編劇和導演,我想見見他們。」樂果橙說,忽然像想起什麼似的,問:「身為投資方,是可以推薦演員的吧?」

宋章引也不清楚,「應該能吧?樂總,您打算投資多少?」

「拍一部劇需要多少錢呢?」樂果橙不答反問。

宋章引說:「這也看情況,若是請的演員是新人,或是沒大多名氣的,成本就低,幾百萬都能拍一部小劇了。若是請一線的演員,場景設備都用好的,那投入一個億都有可能。」

樂果橙沉吟了一下,「咱們手上應該還能抽出一千萬,要不就投資一千萬吧?」

宋章引想了想,「行!」 「老許,《成仙》真的不能拍嗎?」韓子敬不甘心的問,「這劇本我整整寫了三年。」

導演許安心情也不好,拍了拍老搭檔的肩膀,「老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實力,我也想拍,可是投資方不買賬,這題材太冷,投資方擔心收不回成本,他們寧願去投資爛大街的校園偶像劇,也不願意投資咱們。」

說實話,《成仙》這部劇他是很看好,可他也不能保證拍出來就百分之百大賣。

「一個願意投資的都沒有嗎?哪怕資金少點也行,我手頭還有——」韓子敬仍不死心,《成仙》是他嘔心瀝血之作,要是不能拍出來多麼遺憾!

許安緩緩搖頭,「我聯繫了不少投資人,他們沒一個看中《成仙》的,倒是對我手中另一部校園劇很有興趣。老韓,要不就算了吧。」

韓子敬深吸一口氣,一咬牙說:「老許,你也知道我的脾氣,沒人投資我就自己出錢拍,大不了請新人。」

許安很不看好,「別的能省,請演員的錢不能省,本來就是冷門題材,再用新人,觀眾更不買賬。再說了,你手裡能有多少錢?就你那套房子還算值錢,你總不能賣房吧?」

韓子敬的臉色變換起來,許安見狀,嘆了口氣,說:「老夥計,算了吧,聽哥一句勸,這個劇本先放一放,咱先拍別的,掙幾年錢。到時要是依然沒人看好這個本子,咱哥倆湊湊把它拍出來。」

好友的才華和脾氣他都是了解的,社會不斷發展,觀眾的口味也在不斷變化,說不準過兩年仙俠題材就火了呢?

韓子敬有些動容,嘴巴囁嚅著,剛要說些什麼,助理猛地推門沖了進來,「韓哥,韓哥,好消息,有人願意投資了,一千萬,一千萬哪!」

「什麼?」韓子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許安也是精神一振,「真的有人願意投資了?」

助理小高對上兩雙灼灼的眼睛,吞了下口水,臉上是大大的笑容,「真的,剛才有人打來電話說的,姓宋,說他老闆對《成仙》這個劇本非常感興趣,有意想投資,不過他們想和韓哥和許導詳談。」

「好,太好了!」韓子敬高興壞了,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但卻不妨礙他產生好感,慧眼識珠啊,看吧,有眼光的人還是有的。

看著高興的在屋裡轉圈圈的韓子敬,許安的嘴角抽了一下,問小高,「對方說要投資一千萬?」

小高點頭,「對,是一千萬,我反覆問了三遍。」就怕是自己耳朵聽錯了。

「老許,一千萬不算少了。」韓子敬激動的臉通紅,雖然他之前拍得劇本都是動輒上億的投資,這一千萬實在不算多。可對於上一刻正準備把劇本雪藏的他來說,這一千萬是多麼的珍貴呀!

「小高,對方有沒有留下聯繫電話和地址?」韓子敬迫不及待的問,他恨不得現在就見到對方。

小高點頭,「留下了電話號碼,我還幫您約了見面時間,就今天下午兩點半,地點就在您的辦公室。」

「小高,好樣的。」韓子敬拍著小高的肩膀大聲稱讚,然後臉色一變,「現在都十點多了,我得回家洗個澡換身衣服,還得再睡個午覺,可不能邋裡邋遢的見人。」他低頭看看身上的襯衫,又摸了摸下巴的鬍子,覺得自己有必要收拾一番。

那急慌慌的樣子,許安十分看不過眼,「老韓,又不是去相親,你至於嗎?」話說當年他和他家那口子見面也沒這麼鄭重呀!

「至於,非常至於。」韓子敬一本正經的說,好不容易來了個財神爺,他可不得給人留個好印象?要是人家見他邋裡邋遢的,覺得不靠譜,不投資了怎麼辦?「老許啊,不瞞你說,為這本劇本的事,我都個把月沒吃好睡好了,整個人都憔悴了。得,我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回家,抽空多睡會養足精神,容光煥發來見客人。」

還沒等許安回過神來,韓子敬就急匆匆的出了辦公室,留下他和小高面面相覷。

小高窺了一眼許安的臉色,惴惴不安的問:「許導,要不我給您泡杯咖啡?」

許安擺手,「不用,我也回去洗澡換衣服去。」到時老韓容光煥發了,襯得他跟個糟老頭子似的多不好。

從辦公大樓出來樂果橙就去了花店,當她從那輛炫目的紅色寶馬車上下來的時候,附近店裡的人都伸頭看,樂果橙嘴角勾了一下,臉上帶著微笑,漫不經心的和隔壁老闆娘說話,「阿姨你問這車?不貴,也就一百來萬,去年我爸送我的,還不賴吧?」

話鋒一轉,「阿姨,昨天多謝你了。我家並不缺錢,就是我媽在家裡太無聊了,才開這個花店打發下時間,掙了賠了我家也不在乎,只要我媽媽高興就行。我也聽我媽說了,阿姨你人特好,平時沒少照顧她,謝謝你了哈!」她一臉真誠的道謝。

隔壁店老闆娘整個人都暈乎了,「不,不謝!」回到店裡好半天才從豪車有錢的震撼中回過神來。

這麼小的孩子就開一百多萬的豪車,原來江雪家這麼有錢啊,難怪那小姑娘昨天底氣這麼足,家裡有錢,什麼事情擺不平?黑老三算是踢到鐵板上了。

心裡更打定主意要和江雪處好關係了,畢竟這個社會流行抱大腿什麼的。

「媽媽,還有需要送的花嗎?我開車去。」樂果橙蹦跳著進了花店。

江雪嗔了她一眼,「賣花的錢還不夠你的油錢呢。」

樂果橙摸了摸鼻子,「那我騎電動車去。」

「你歇著吧,不用你去,還有阿亮和阿翔呢。」昨天是客戶要得急也就罷了,江雪可捨不得女兒出去挨曬。

正幹活的阿亮和阿翔一齊點頭,「對,小老闆,有我們呢,您歇著就好。」送花這樣的粗活累活怎麼能讓小老闆干呢?

既然不用她干就算了,樂果橙蹲在綠植跟前,伸手去捏那一盆盆的多肉,覺得特別有意思。

江雪看到了,輕拍了她一下,「可別禍害我的話,要是無聊拿著花灑去給那邊的花兒澆水。」

樂果橙接過媽媽手中的花灑去給花兒澆水,白色的百合花,紅色的玫瑰花,粉色的康乃馨,紫色的勿忘我,星星點點的滿天星,還有綠綠的情人草——還有好多她叫不上名字的花,它們在花架上各具姿態的綻放著,有的熱情,有的含蓄,還有的羞答答的。

樂果橙覺得她媽媽可能真的很有藝術細胞,這些花經她巧手搭配擺放,美麗的如同一幅畫,讓人看了心裡覺得特別舒服。

樂果橙一邊澆水一邊和媽媽說話,「媽媽,這花店你放心的開著吧,我師傅快來帝都了開武館了,街對面咱家不還有個店面嗎?就給我師傅開武館用吧,我看誰還敢來花店搗亂?我師傅來之前的這段時間,我拜託昨天那位警察叔叔多過來轉幾趟,他是我同學的叔叔,都是熟人,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要是實在覺得過意不去,就給人買塊雪糕切個西瓜什麼的。」

「果橙!」江雪不大讚同,這麼大的人情只送塊雪糕西瓜就行了嗎?「要不咱給他送個卡?」她雖然不太懂,但以前見樂益民這樣干過。

「千萬別,你這是行賄,人家有紀律的,媽,咱可不能害人。」樂果橙說。

江雪一想也是,遲疑了一下,說:「要不請他吃頓飯?」

樂果橙攬著她的脖子,「是你陪他吃飯,還是我陪他吃飯?」

「那算了。」江雪直接就把自己的提議否定了。

看著媽媽糾結的樣子,樂果橙嘴角有了淡淡的笑意,「頂多再送他兩盆花唄!養眼又凈化環境。」

「那就送花。」江雪這才鬆了一口氣,她真的很怕欠人人情。 吃完午飯睡了半小時,樂果橙就去接宋章引了,然後兩個人一起去了《成仙》編劇韓子敬的辦公室。

「怎麼人還沒到?會不會是反悔不來了?」韓子敬第N次的問,一臉焦急的樣子。

許安十分無奈,「我說老韓,你能不能別走來走去?我眼暈。現在才兩點,離約好的時間還有半小時呢,你急什麼?」

急什麼?他當然急了,這可不是普通的約見,關係到他的劇本能不能成功開拍。

韓子敬只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又忍不住在屋裡轉起圈圈。許安也是無語了,都懶得看他了。

等韓子敬真的見到樂果橙和宋章引,驚訝極了,這位樂總也太年輕了吧?不過管他年輕不年輕,只要願意給他投資就好。

「樂總,您好,我是《成仙》的編劇韓子敬。」韓子敬熱情的對著宋章引說。

許安也趕忙介紹自己,「我是老韓的搭檔許安。」同樣驚訝於這位樂總的年輕,不過他眼光很毒,看得出這個年輕人很有氣勢。

至於樂總身邊的女孩子,則被韓子敬和許安一致忽略了,漂亮是漂亮,但他們現在最關心的是投資。

宋章引和樂果橙都是一怔,然後對視一眼,樂果橙眼裡就有了笑意。

「二位可能誤會了,鄙人姓宋,宋章引,這位才是我們樂總樂果橙小姐。」宋章引微笑著往旁邊讓了讓介紹。

韓子敬和許安都蒙了,樂總是女的?還是年紀這麼小的女孩子?怎麼可能。

樂果橙一笑,大方上前,「二位好,我是『樂橙』的老闆樂果橙,很高興認識二位。」

還是許安先回過神來,自嘲一笑,「樂——總好,沒想到樂總這麼年輕漂亮。」他自詡見過世面,沒想到這一回卻看走眼了。

「許導也很年輕有為呀!」樂果橙回敬,商業吹嘛,她也是很懂的,何況來之前她還做足了功課。

等樂果橙把許安導演的電影電視劇說了一遍,許安看她的眼神立刻就不一樣了。不僅是他,就連韓子敬都是一臉高興。

一般說來,觀眾喜歡某個影視劇,多是知道劇中人物的扮演者,再多的也就知道執導的是誰,卻很少有人留意編劇是誰。

這位樂總卻對韓子敬編劇的劇本如數家珍,就算之前做了功課,也足以看出人家對自己的重視,韓子敬能不高興嗎?

有了良好的開端,接下來的話就更好談了。

更讓韓子敬和許安驚喜的是,這位小樂總是真的很有誠意的,她提出的關於情節和場景的建議都非常切合劇本,尤其是場景,她描述的場景比劇中還要美輪美奐,簡直就是人間仙境。

韓子敬和樂果橙越說越投機,絲毫不敢因她年紀小而輕視。

許安和宋章引看著翻開劇本討論的兩個人,不由相視而笑。

這場談話一直持續到五點,樂果橙委婉的表示還有別的事情,韓子敬才意猶未盡的閉嘴,鄭重承諾,「樂總放心,劇本我會繼續精心修改打磨,務必拍出最好的效果,不會讓你虧錢的。」

樂果橙微笑,「我相信二位的實力,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頓了下又補充,「說好的一千萬投資我會儘快把款打過來的,若是不夠,我可以再追加一部分,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這部劇質量要高,盡量完美。」

還會追加投資?這可是意外驚喜了。韓子敬和許安都抑制不住自己滿心的激動,「樂總放心,我們一定拍出最完美的電視劇。」

等第三天許安看到賬戶上打過來的一千萬,心才徹底安定,和韓子敬兩人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場。

樂果橙看著癟癟的錢包那叫一個心疼呀,還有好多用錢的地方,賬戶上的錢所剩無幾了,怎麼辦呢?師傅已經答應來帝都了,再有個十天左右就能帶著大部隊來了,這些都是花錢的主兒呀!

樂果橙覺得她好像掉進掙錢的大坑裡爬不上來了。

「宋哥,趕緊幫我想想,有什麼來錢快的途徑?」樂果橙趴在桌子上哀嚎,「我的錢啊,我的一千萬啊,全沒了。」早知道當初就多坑渣爹點了。

想到渣爹,她心中就是一動。要不把信達弄過來?雖說現在虧損,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框架都是搭建好的,整整就能接著用了。

隨即她卻又打消了這一念頭,還不到時候,她現在窮鬼一個,即使把信達弄到手了,也沒錢投進去,與其砸在手裡還不如等一等。

「還真有。」宋章引一本正經的說。

「什麼?」樂果橙頓時來了精神。

「賭博。」宋章引嘴裡吐出這兩個字,「不過也可能輸得血本無歸。」

「切,等於白說。」樂果橙翻了個白眼,又趴回了桌子上,抱怨,「要是古代就好了,就憑我這身手,怎麼也能殺富濟貧,抄兩三個山頭啟動資金就有了。」

宋章引嘴角一抽,勸,「樂總,咱掙錢已經很快了。近期就有兩筆款子能到賬,應該有三四百萬,夠把武館和保全公司開起來的了。要是還不夠,我想想法子去銀行貸一筆。」

樂果橙也知道不能操之過急,但手裡沒錢她就心慌,她喜歡把選擇權和主動權都握在自己手裡。

當然她的男朋友姜別有錢,但樂果橙從來沒想過向他借,哪怕項目擱淺,哪怕她給銀行付利息,她都不會朝姜別張嘴。

她喜歡的是姜別這個人,不是他的錢,要是用了他的錢,以後還說得清楚嗎?

樂果橙皺著眉頭苦思冥想,突然眼睛一亮,「我想到了,炒股!」

她歡喜的蹦起來,這個時候股市的行情非常好,上輩子她雖然沒有炒過股,但後來的工作中也聽人說起過很多次的,哪些股票會大漲她還是知道的。

「宋哥,我決定了,手頭的錢抽一半給我,我炒點股掙點小錢錢,一個月後雙倍還你。哈,正好身份證帶了,你忙著哈,我去證券大廈轉轉。」樂果橙說著一陣風似的跑出了了。

宋章引的話都還沒來及出口呢,他無奈的苦笑,看來要跟上他家小老闆的步伐,除了出色的大腦,還需要強大的體魄。

至於擔心小老闆炒股虧損,哈,那是不存在的。他家小老闆一直在股市裡撲騰,從來都沒虧過。

對,宋章引對他家小老闆就是這樣自信! 樂果橙用自己的身份證註冊了賬號,想起她奶那個身份證的賬號上還有點錢,順便查了查,然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誰來告訴她這應該能掙多少錢?

一年前樂果橙在股市掙了一筆快錢,之後雖然又掙了幾筆,但隨著投資實業掙到錢后,她就不大關注股市了,只買了幾隻股票扔在那就不大管了。

後來爸媽離婚,緊接著備戰高考,她一不小心就把股票給忘了,今天才想起來看一看。

她買的幾支股票全都漲了,而且漲得幅度還挺大,最高的直接就翻了近三十倍,最少的也翻了十多倍,這幾支股票一出手,她應該能掙——等等,她打開手機軟體計算一下。

嗯,能掙一千萬!

剛花出去一千萬,現在立刻就回來了,她的運氣果然是杠杠的。

樂果橙心花怒放,快速把股票交易了,又飛快選了幾支買進來,當然是用新賬號。

樂果橙懷揣著銀行卡回到辦公室,拍在宋章引面前,「宋哥,現在就還給你,一千萬!」最後三個字她說的特別重,臉上是滿滿的得意。

宋章引果然一驚,「一千萬?哪來的?」聲音都變調了。

樂果橙得意洋洋,「當然是我掙的了,我之前不是還在股市裡扔了四五十萬嗎?後來就把這事忘了,今天想起來了,一看,呵,就漲了這麼多。怎麼樣,我運氣好吧?」小下巴抬得可高了。

四五十萬的本錢,賺了一千萬,這不是普通的運氣好了,簡直是好運逆天!宋章引看著樂果橙,半天說不出話來。

然後身子一矮,從椅子上跌地上了,他也不起來了,直接抱上樂果橙的腿,「大佬,求關注,求抱大腿,求帶飛。」

在他看來,小老闆就是金光閃閃的財神親閨女!還是最受寵的那個!沒見才花出一千萬,財神爸爸就上趕著又送來一千萬嗎?

更堅定了他要蹭財氣的決心。

樂果橙昂著頭,笑得不可一世,「哈哈,知道橙姐好了吧?看到橙姐的實力了吧?好好乾,橙姐是不會虧待你噠!」

宋章引猛點頭,一點也不覺得喊比自己小七八歲的女孩子姐有壓力。

因為想儘快掙到更多的錢,樂果橙對她買的幾支股票就比較上心,不僅關注信息變化,還時常跑證券大廳詢問專業人員,忙得連花店都沒空去了,就連高考成績出來了還是袁藝打電話她才知道的。

「樂果橙,我考了624,過一本線了,我爸媽高興壞了。」袁藝語氣中帶著興奮,隨即話鋒一轉,「樂果橙你什麼時間有空?我爸媽說要請你吃飯,我能考這麼多分都是你幫我補習的功勞,要不然我頂多也就是個二本。」

樂果橙有些蒙,「高考分數已經出來了?我還沒差,你等等!」然後就掛了電話。

袁藝看著被掛斷的電話,眼睛都睜圓了,不是吧,樂果橙居然把今天查高考成績的事給忘了?這心也太大了吧?隨即又非常好奇,她都考了624,樂果橙考多少呢?

樂果橙正找准考證,電話又響了,接通,那頭傳來班主任秦老師興奮又驚喜的聲音,「樂果橙,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嗎?749!第一,狀元,你是今年的高考理科狀元。宋明睿有十分的競賽加分還比你少一分。你趕緊來學校,校長要給你發獎金,記者要採訪你——」

樂果橙手中的電話一下子掉地上了,靠,她真考了狀元!憑著裸分成了狀元!

「咋了?咋了?」聽到動靜的樂奶奶和樂爺爺跑進來。

樂果橙看著一臉關切的爺奶,嘴角翹起,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爺,奶,我考了749分,全市第一!我是今年的高考狀元!」

樂爺爺和樂奶奶又驚又喜,「真的?這太好了!我就說我乖橙有出息,看看,應驗了吧?哎呦喂,帝都的狀元哎,咱老樂家的祖墳冒青煙嘍。不行,我得去給祖宗上柱香,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們。」

樂爺爺也笑得合不攏嘴,「我去放鞭炮。」早就預備好了的。

看著瞬間跑的沒影的爺爺奶奶,樂果橙啞然失笑,爺奶不是該抱著她心肝寶貝的誇了又誇嗎?能考狀元是她自己的努力,跟老樂家的祖宗有什麼關係?

不過,爺奶高興就好。

雖然已經知道自己的分數了,樂果橙仍是輸入准考證又查了一遍,聽著機械的女聲報著她各科的分數,樂果橙靜了三秒,然後猛地跳了起來,耶,真的考了狀元哎!

她臉上是大大的笑容,閉上眼睛,心底熱流涌動。

上輩子她慘遭滑鐵盧,這輩子卻考了狀元,真的不一樣了!

睜開眼睛,樂果橙眼底的悲傷斂的一乾二淨,只余高興。她拿著手機給相熟的親戚朋友打電話,內容都是一樣的,「我考了749分,是理科狀元。」

雖然已經反覆確認好幾遍了,秦嵐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班上的樂果橙真的是理科狀元?!這太不可思議了!考前她是這樣鼓勵樂果橙的不假,可變數那麼多,誰知道會不會從哪殺出一匹黑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