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辰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阿薩:"我一直都很感謝她!"

阿薩笑了笑:"好了,知道你們這次在關鍵時刻,我也不會趁火打劫,這次的服裝,都按照之前的合同來吧,給我分兩成的收益就行!"

歐陽辰點了點頭:"可以,謝謝你!"

阿薩笑了笑:"你可別謝我,我可是看在水天芸的面子上!"

水天芸頓時有些不好意思:"阿薩,真的謝謝你,雪中送炭的人,真的沒幾個!"

阿薩笑了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走吧,我們現在去挑衣服,還有,我必須給你們提個醒,最好多挑幾件,以防出現什麼變故,有備用裝,還有,這些服裝一定要保護好,除了你們倆,千萬別讓別人知道,不然再出了問題,神仙也幫不了你們了!"

水天芸點了點頭,很是感動:"阿薩謝謝你,你放心吧,這次我們肯定會小心的!"

阿薩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她帶著水天芸和歐陽辰去了工作室。

路上,歐陽辰打電話安排了人去阿薩的工作室那邊。

阿薩有些吃驚:"你這是……?"

歐陽辰眸子閃了閃:"自然是混淆視線,我就不信,我找幾十撥人去你哪裡走一遭,皇天能準確的知道,那批人帶走了東西,我想,他們安排的沒有那麼周密!"

阿薩笑了笑:"這倒是真的!看來,我應該完全放下心了!"

到了阿薩工作室,歐陽辰的手下都來了,歐陽辰讓水天芸將挑選好的衣服全都裝起來。

原來是惡魔啊 然後,明天真正要用到的,全都搬到了他的車上,其他的手下,帶走的都是空箱子。

水天芸早就猜到了,歐陽辰不會放心把明天的服裝放心交給任何人。

他們倆選好服裝,就從阿薩那邊離開了。

晚上,歐陽辰送水天芸到了靳家別墅,到了門口,他開口道:"我今晚可以在你家借宿嗎?"

水天芸眸子閃了閃:"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今晚我住的地方,可能會不大太平!"歐陽辰沉聲解釋。

水天芸點點頭:"沒問題,都聽你的!"

歐陽辰笑了笑,搬衣服下車,直接進了靳家。

水天芸將辰陽集團的事情跟父母說了一下,然後告知歐陽辰晚上要在他們家借宿。

水凝煙和靳言本來就把歐陽辰當自家孩子,聽到這話,自然不反對。

衣服都被妥帖安置好了,水天芸跟歐陽辰打算第二天一早,準時把東西帶到會場去。

兩個人忙了幾個小時,一口飯都沒吃上,他們放好衣服,就去吃飯了。

吃完飯上樓,歐陽辰直奔客房,卻被水天芸喊住了:"歐陽辰,我想跟你聊聊!"

歐陽辰眸子閃爍了一下:"你想聊什麼?"

水天芸抿唇:"我想知道,你能猜到,誰是盜取設計稿的人嗎?她應該在我們剛確定新品發布會設計稿的時候,就動手了!"

歐陽辰眸子閃了閃:"你確定要在走廊里,跟我談這件事嗎?"

"那……去我房間?"水天芸看了他一眼。

歐陽辰搖了搖頭:"還是去我房間吧,不看著明天要用的衣服,總覺得不安心,這些衣服絕對不能再出任何問題了!"

水天芸點了點頭,跟著歐陽辰進了房間。

他們一進房間,水天芸就開口道:"你應該猜到了,是不是?"

歐陽辰看了一眼水天芸,坐在床邊:"知道了有如何,反正我現在也沒證據!"

水天芸情緒有些激動:"沒證據就去查啊,她能盜取我們的設計稿,我們肯定得讓她名譽掃地,最起碼,也要讓業界以後都不敢再用他!"

歐陽辰無奈的笑了笑:"業界不用她,她也可以回自家公司啊,芸芸,你還是太天真了,沒有證據,我們所有的話就都是污衊,你懂嗎?"

水天芸覺得腦子有點亂,自家公司,歐陽辰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唐菁?

何姍姍用唐菁的身份威脅唐菁的事情,歐陽辰跟水天芸說過的。

可是,正因為唐菁告訴他們,何姍姍要跟唐正柏聯手,他們才相信了唐菁的為人,可現在看來,他們似乎是中計了。

看著水天芸似乎有些明白了,歐陽辰緩緩開口:"就是你想的那樣!"

水天芸臉色難看:"你是說唐菁……"

水天芸的聲音有些艱澀,她實在難以相信這件事,人性也太複雜了吧!

歐陽辰緩緩點頭:"其實,今天的事情發生的太突然,給我迎頭一擊,我冷靜下來,慢慢的捋順了這件事,這才懷疑到她頭上,她是設計總監,所有的稿子都會經過她的手,不僅如此,而且,就憑她是皇天集團的千金小姐,她就沒有理由站在我們這邊,以前是我們倆想的太簡單了,總覺得她被唐正柏踢出皇天集團,就對皇天集團失望了!"

水天芸抿唇:"可她都在辰陽幹了好幾年了,她好不容易爬到現在的位置,她就這麼輕易放棄了?" 靈韻仙城上空,戰意滔天!

強大的波動席捲周圍上萬里不止!

一位頂級仙王發飆,九道天仙境的身影一位位如同戰神一般,在發威。

九人圍殺一人!

哪怕是頂級仙王,這一刻也不行,怒吼不止,感到極大的憋屈之感!

正常而言,他堂堂頂級仙王,那個天仙境敢如此圍殺他?

一掌下去,普通天仙境巔峰高手也要重創,甚至斃命!

但這麼一群人,硬是拖住了他,讓他難以爆發,一群人聯手,無縫可擊,而且攻擊力個個強大的可怕,手中都掌握有準帝兵!

哪怕是頂級仙王,也難以做到無視,一旦被擊中,同樣要受傷不輕!

大戰不止,周圍很多圍觀之人都在注視著,亂域靈域都有強者出現,碧落仙王感覺到了,但越是如此,越是覺得丟臉。

繁幸之味 足足廝殺了十幾分鐘,天空都要被打爆,下方靈韻仙城無數人膽戰心驚。

林楠等人一個個渾身是血,有碧落仙王的,但更多的還是他們自己的。

哪怕是林楠本尊也是一樣,受傷不輕。

而同樣的,碧落仙王渾身殘破,身上不知道被重創多少次。

若非強大,早就被圍殺、!

這是一群先前還輕易圍殺仙王境中期的妖孽戰神隊伍,再加上林楠,哪怕是仙王境後期高手也可能會被圍殺。

他是仙王境巔峰,是頂級仙王,所以撐了下來。

「你們徹底惹怒了本座!」碧落仙王寒聲,臉色陰沉的可怕。

多少年了,他都沒有如此狼狽過。

而今被這一群小輩弄的如此。

他怒極!

哪怕是拼著損耗一些,今日也要斬殺這麼一群小輩!

「殺!」林楠再度怒喝一聲,和這種強者廝殺,對他們有益處,林楠能夠感覺的到。

他們的配合,他們的聯手之威,第一次真正展露出來。

尤其是,三大至高屬性之間的特殊轉化,聯合,竟然有著特殊的地方。

以往這是其他人或許沒有發現的地方,但他們這裡發現了。

越戰越勇,越殺越癲狂。

所有人都是如此!

哪怕是碧落仙王怒極,拚命,動用殺手鐧,將林楠等人一個個轟飛出去,但一群打不死的小強隨即會立刻反殺回來,沒有一絲退卻之意。

拼!

這股勁,讓周圍很多仙王境高手臉色那叫一個精彩!

「我等不如他們!」一位仙王境後期高手都忍不住如此開口。

他的這句話,包含了兩重意思。

不如他們的拼殺!

不如他們的實力!

能將碧落仙王殺到如此境地,其他仙王境後期高手只怕會被殺!

即便是遠處圍觀的庚仙王和靈帝城來的那位宮裝仙子,也不由暗暗點頭。

林楠一群人,太妖孽了!

現在展露出的實力和潛力,都太可怕了。

按照他們這種實力,是不是真若是到了仙王境,能聯手屠帝了?

這是一群完全無法用常理揣度的妖孽!

下方,靈韻仙城內,徐江龍賴美雲等一群人殺氣騰騰的懸在一旁,周圍還有上百名仙人境靈韻仙族高手,包括兩位天仙境族老,但沒有一人敢妄動。

有膽子妄動的,都死了!

哪怕是到現在,很多人都還充滿了恐懼,尤其是看向一旁的勝姬仙子眼神時,充滿了難以置信。

他們心中的仙子女神,居然背叛了仙族!

一時間,很多人眼中複雜!

而作為當事人的勝姬仙子此刻卻眼中滿是平淡之意,並沒有覺得什麼不妥,看著高空中激戰的林楠等人,眼中更是亮了起來,也笑了起來,再度恢復了傾國傾城的妖嬈一面。

這一刻,她真的開心。

腐朽的仙族,差不多快要覆滅了。

靈韻仙族老祖,還有先前被殺的那一群人,便是腐朽的根源,也是逼迫她的主要人物。

她要覆滅靈韻仙族,但卻不是要殺光所有人,這些人死了也就足夠了!

對於周圍之人的目光,勝姬仙子根本不在意。

她打定了主意,這件事之後便遠走他域,不再回來。

這裡的一切,也就和她無關了。

至於林楠還欠自己的一個人情,勝姬仙子暫時不打算再動用了。

他日,她相信。

這會是一個了不起的天驕人物,是帝級?

不,勝姬仙子覺得帝級對林楠這種妖孽而言都不是盡頭。

這一刻,勝姬仙子越發的覺得當年的一個決定是多麼的正確。

一次意外投資,短短几年時間,有了今日的這一幕。

她是真高興!

與此同時,古仙族,一座仙宮內,勝姬仙子一身素袍,靜靜的盤坐在地上,手中是剛剛傳遞而來的最新消息。

幾年前,她被林楠親手廢掉,沒有殺她,但卻也被古仙族直接囚禁在此。

幾年來,她默默修鍊,不曾踏出仙宮一步,修為竟然恢復了一些,林楠當場不曾徹底斷了她的希望,正如林楠所言,他要讓青鸞以後復活后親自來找她。

「終於還是來了!」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勝雪仙子喃喃自語道,言語中似早有所料,不悲不喜。

這個族群,她和勝姬仙子其實一樣,並沒有什麼歸屬感。

她身上的一切看似都是仙族所給,但她現在的一切,也實際上和這個族群有關。

若是沒有當初族內的逼迫,她不會對林楠如此,更不會親手廢了青鸞,那也是她的姐妹。

她當初也不忍!

最開始收留林楠等人,也是心有不忍,她不是一個壞女人,但在林楠這件事上,她錯了。

而今,她被林楠廢過一次,而今靈韻仙族也幾乎被覆滅,也該結束了。

突然間,勝雪仙子覺得自己身上輕鬆了很多。

「青鸞,我等著你,會親自給你說上一句對不起!」勝雪仙子默默自語道。

靈韻仙城上空,大戰持續超過半個小時,殺的天昏地暗,到最後徐江龍等一群人不得不爆發起強大氣息,連同靈韻仙族上百位仙人境高手一起,抵擋著來自高空中的毀滅之氣。

否則下方的普通修鍊者要擋不住了!

殺機太盛,氣息太強,毀天滅地,殺的難分難解。

林楠等人全部重創,有人差點被轟殺,身子半殘,但依舊在廝殺!

同樣的,這一刻的碧落仙王也差點被林楠等人劈開,斬殺!

身上的傷勢,比之林楠等人也是有過而不及! 歐陽辰眸子閃了閃:"應該是有人給她承諾了更好的條件!"

"你是說唐正柏?"水天芸看向歐陽辰。

歐陽辰點點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一開始,就是計中計,唐正柏跟唐菁合作在先,他跟何姍姍的合作,只不過是個幌子,用來轉移我們的視線,並且由唐菁將這件事情告訴我們,讓我們更信任唐菁,最後,他應該清楚的知道,我們要對付何姍姍,不然的話,也不會在何姍姍被抓走之後,毫無動靜!"

水天芸神色複雜到了極點:"他心思這麼深?"

歐陽辰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你以為呢,唐正柏本來就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我以前讓你對他警惕點,你還老是不耐煩!"

水天芸有些不自在:"我這不是沒想到,他居然是這種人么!"

歐陽辰笑了笑:"現在知道了吧,以後別輕易相信別人!"

水天芸看了他一眼:"你還教育我,你自己不也相信唐菁了!"

歐陽辰:"……"

他也是沒想到,唐菁跟唐正柏居然合作了,卻假裝給他們表示誠意,就為了給他們沉重一擊啊!

他無奈的看著水天芸:"那我們都記住這個教訓,以後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了,行了嘛?"

水天芸癟癟嘴:"這還差不多,對了,唐菁那邊,你要找證據嗎?"

歐陽辰搖搖頭:"找不到證據的!"

水天芸皺眉:"這話怎麼說,為什麼就找不到證據,只要她跟唐正柏合作了,肯定會留下把柄的!"

歐陽辰看了一眼水天芸:"你知道為什麼他們發布的視頻中,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服裝是我們新品發布會的新品服裝嗎?"

水天芸有點納悶的搖頭:"不知道啊,其實,我也在好奇,為什麼他們只發了百分之八十,全都用掉,我們豈不是更慘!"

歐陽辰深吸了一口氣:"因為唐菁只能記得那百分之八十的設計圖,如果我沒猜錯,唐菁的記憶力非常好,尤其是在記設計稿方面,當時我們選擇新品發布會的設計稿,她基本只看了一遍,還是在最終的確定會議上,所以,我敢確定,她是後來自己畫出來,發給唐正柏了,而且,現在時間過去這麼久了,她肯定早就把所有證據消滅了,不可能讓我們找到任何證據的!"

水天芸的神色有些震撼:"她這麼厲害嗎?"

歐陽辰笑了笑:"不然呢,她要是不厲害的話,也不會同唐正柏爭唐家家產,更不會當上辰陽集團的設計總監!"

水天芸眉頭皺的厲害:"她的確是挺厲害的,但是,她不是好人,這一點就足夠否定她這個人了!"

看著水天芸氣呼呼的樣子,歐陽辰笑了笑:"好了,別生氣了,沒有必要!"

水天芸點了點頭:"行吧,既然該說的都說了,那我也要回去睡覺了!"

水天芸的話說完,剛要走,歐陽辰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歐陽辰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看著水天芸說:"是唐菁打過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