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藍海周身的混沌之氣甚至已經不是氣態,而是粘稠的液態,每一滴混沌之氣所包含的力量都足以毀滅一名九級聖念師,這股巨大的力量包裹着藍海。

藍海終於第一次將實力完全展現出來,竟然將方圓百里之內的一切獸人魔獸全部震撼,百里外的一座城市甚至都能感受到藍海強大而霸道的力量。

這一刻,城市中突然飄現出數十道身影,這數十道身影站在定在城牆之上,眼神飄向遠處,正是藍海的方向。

“這股力量,太恐怖了……”

遠古洪荒曾有傳聞,上古之人之魂,似混沌,似邊緣,非清澈,非自然,修煉直取混沌,魂氣超越萬物。

而此時藍海的混沌之氣便似這情景,但如今的大陸已經完全不似遠古,許多修煉功法,甚至修煉出來的念氣也全部面目前非。

混沌之氣,便是魂氣,上古之人修煉之氣,非念氣,卻超越念氣,非仙法,卻完勝仙法,魂氣不必轉換,便是進入仙界也是如此。

而藍海此刻並不知道自己因緣巧合下修煉出的混沌之氣便是傳說中的魂氣,但這個祕密一直被古老的種族或家族保守,流傳至今,終於,見到了。

空中幾位強者皆爲白髮鬚鬚,仙風鶴骨,一看便知非尋常人,雖不知其勢力,但想來不弱。

幾位老者對視一眼,看出對方眼中的驚詫,互一點頭,便飛向藍海的方向。

而此時的藍海並不知道即將有**煩上門,還在一心引動雷電。

皇室繼後 ,飄在空中,閃電不斷勾芡着天空,好像以天爲板,以身爲筆,做一幅驚天動地的佳作。

藍海的魂氣開始慢慢將烏雲聚集,烏雲中蘊含着強大的雷電,尋常人見此恐怕只得退避三舍,而藍海卻迎身而上,直面閃電。

轟隆隆!

烏雲不斷傳來恐怖的轟鳴聲,嚇退了周圍的生物,閃電的響動在整片山區顯得更加巨大。

穿書後我成了男主

轟隆隆!

咔嚓!

在烏雲之中,已經出現了閃電的摩擦。

霍嚓!!

一道小臂般的閃電應聲而下,直擊藍海,藍海面色不改,身形閃動,引上閃電。


“啊!!!!”閃電從藍海頭部貫體而過,藍海的衣服瞬間消散,頭髮根根直立,眼中,口中,耳中,鼻中都閃耀着雷電。

藍海的身上開始出現血紅的龜裂,血液不斷噴涌而出,雷電一閃而過,藍海堅持了下來,看着滿是傷痕的身體,藍海卻更在乎體內增加的力量。

咔嚓!!

第二道閃電蓄勢待發,藍海沒有時間準備。

“禁術·不死之身!!”幾乎是藍海喊出的同時,第二道閃電迅速降下,這道閃電比之前一道還要粗壯,足有大腿粗細,當藍海的身體剛剛恢復完後,閃電便再次貫體而過。

“啊啊啊啊!!!”這次藍海的慘叫更大,痛苦,麻痹,一時間無數種負面情緒在藍海心中滋生,但力量同時也在滋生,閃電的速度無疑是極快的,僅在一瞬間,閃電消散,再看藍海已經完全成了個血人,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皮膚已經被這閃電燒沒了,只剩下鮮血昭示着藍海還活着。

肉體迅速做出迴應,不死之身開始起作用,但每一次身體的復原都需要消耗一個副魂,僅僅是兩道閃電便消耗了藍海兩名副魂。

緊接着,空中的烏雲再次壯大,轟隆的雷聲開始不斷擴大,閃電也不斷在烏雲中閃現,而烏雲竟然開始了異變。

本來灰色的烏雲開始轉而變成純黑,將這大白天蓋的沒有一絲陽光。

而黑色的烏雲意味着更強大的閃電,空中的閃電一進更不完全是泛着藍色的白光了,中間竟然透着一股魅紫。

咔嚓!!

昭示死神的聲音再次響起,烏雲開始了它第三道閃電。

這一次閃電的蓄力時間比前兩次都長,而空中也開始出現了不規整的白色閃電球。

這種閃電球速度很慢,但中一次絕對爽歪歪。

霍嚓!!

瞬間,第三道閃電劈下,藍海甚至沒有反應過來,閃電一進貫體而過,這道閃電已經完全由藍色變成紫色,而且速度比起前兩道閃電要更快,更迅速,更強大,藍海的半截身子已經消失了。

“沒想到,這麼厲害,有夔牛的幫助,也沒辦法保住我,若不是有不死之身恐怕我連一道都抗不下來。”

說話間,藍海的肉體開始慢慢恢復,但這次的回覆時間卻是極慢的,不死之身的力量已經開始慢慢減弱了。

“可惡,照這樣下去,我只能在接三道閃電,之後,恐怕……”

不過,藍海每一次重聚肉身時,肉體的力量便翻好幾倍。

當藍海堪堪將肉身恢復後,第四道閃電出現了,這道閃電已經變成深紫了,可以從那濃厚的烏雲中感受到這股力量的恐怖,雖然擁有不死之身的藍海也懷疑這次自己是不是會死。

但沒有時間給藍海猶豫,第五道閃電劈下。

這一次,藍海沒有叫出聲來,而與他也被狠狠的劈在地上,那健壯的身體已經完全消失,變成了一灘肉醬。

“可,可惡……”剛剛重聚肉身的藍海剛要開口,第六道閃電應聲而下。

“擦,我還沒有準備好啊!!!!”隨着藍海的話,閃電再次虐殺藍海,不過這一次,藍海卻沒有變成肉醬,雖然非常狼狽,雖然血肉骨已經混在一起,但這一次藍海確確實實挺下來了。

“哈哈哈,來啊,混賬老天,我看你還有什麼辦法。”雖然不死之身已經消散,藍海一臉驚喜的審視這這次經歷帶來了巨大好處。

天上的烏雲也開始消散,藍海知道這一次他挺過來了,正要準備掏出衣物換上,卻發現空中消散的烏雲竟然並非消散,而是凝聚。

大片的烏雲並非消失,而是經過高壓後變成了小塊烏雲,可這團烏雲的力量已經超過了藍海所能接受的極限,即便是想象。

“不,不,可惡,可惡,不死之身!!不死之身!!”可惜,這一次老天好像沒有站在藍海身邊,禁術並沒有出現。

藍海眼中充滿了絕望,望向那已經純黑的烏雲和閃電。

最後一刻,藍海的眉間忽然出現一絲光點,這絲光點越來越大,最後甚至成爲了烏雲中的唯一光亮。

第七道閃電劈下,並非藍色,並非紫色,而是,黝黑。

這道閃電沒有任何力量,卻給人一種死亡的感覺,藍海眼中的死亡漸漸消失,不是不怕,而是不屈。

“畜生,我看你能耐我何,哈哈哈哈!!!”

話音未落,閃電瞬間劈下,劈下的一瞬間,世間歸於平靜,羣山迴歸安穩,陽光出現,普照大地。

山間已經沒有了藍海的蹤跡,連氣息都不見了,這時,空中出現了那之前的數十道身影。

“怎麼回事,難道結束了?”

“恐怕是這樣,這股力量,沒想到竟然有人能以身引雷,引得……竟然是,冥雷!!”

老者一臉恐怖的看着羣山此刻的情景,山都劈碎了。

恐怕人也不在了,老者一臉遺憾:“這種力量下,恐怕不會有人生還,我們回去吧,哎,好不容易碰到一個修煉魂氣的人,卻就這樣慘死在閃雷之下。”

“這下線索又斷了,哎,魂氣,你到底爲何種神聖力量。”

幾位老者巡查了一會兒後便離開了,在他們的觀點中沒有人能躲過閃雷的力量,況且是冥雷。

閃電雖然可怕,但大自然更加神奇,即便今日被閃電劈成廢墟的羣山草木,也會在大自然化腐朽爲神奇的力量下重新出現。

或許,大自然有了紕漏,復活了一個不屬於自然的人,藍海。

藍海此時渾身血跡的躺在滿是廢墟的山中。

不久,藍海悠悠醒來,看着自己的身體,藍海知道自己挺下來了。

“哈哈哈,老天你奈我何,我藍海活下來了,哈哈哈。”

將身上的血跡清除後,藍海竟然發現沒有一絲傷痕,匆匆換上一套衣物後,藍海的思想追憶到之前面對冥雷時的場景。


最後一刻,藍海腦中的光點,也就是海市蜃樓石突然將一張圖片印在藍海眼前,那便是八卦圖。

危急時刻,藍海迅速張開八卦圖,眉間的光點瞬間出現在八卦圖正中,而此時,冥雷出現了。

黝黑的冥雷瞬間劈中八卦圖,卻被八卦圖和正中的光點吸收,最後當二者吸飽了冥雷的力量後,才由藍海身體接下攻擊,此時的冥雷已經沒有那般致命的力量。

再加上之前六道閃電的淬體,冥雷雖然破壞了藍海一切,但終究還是在光點的作用下將其一點一點恢復,這纔出現了藍海昏死在廢墟間的事實。

想起那冥雷的恐怖,藍海還是身體一顫,不禁下意識的將神識沉入身體,觀察起那神祕的光點。

這光點便是在最後一刻救了自己,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確確實實救了自己。

“你小子,果然夠幸運,這海市蜃樓石在最後一刻印出未來,使你避免死亡,而且還吸收了冥雷不少力量。”

“哦?最後一道閃電名爲冥雷?有意思,還真貼切。”


“行了,你快檢查檢查八卦圖吧,這次八卦圖也得到了不小的力量,好像改變了不少,你這八卦圖,早就不是八卦圖了,變異許久了。”紫魂道。

藍海聞言立刻檢查八卦圖,可眼前的一幕卻讓藍海徹底驚訝在原地。 慕容俊他們那輛暗金色的,勞斯萊斯古斯特轎車。沿著一條寬闊的,就是有點彎彎曲曲的道路,繼續向前行進著。


不多時,巨大的古堡終於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汽車緩緩的在巨型別墅古堡的門口停了下來,此時的門口兩邊,已經站滿了黑衣保鏢。排場盛大,氣勢十足。

慕容俊在車中略微的掃了一眼,嘴角微微一絲冷笑,喃喃道:「鴻門宴嗎?呵呵。」

此時,一個帶著黑色墨鏡,身材魁梧的黑人保鏢。幾大步走上前來,緩緩打開車門后,畢恭畢敬的對著慕容夂俊說道:「慕容先生晚上好。」

這時只見一支嶄亮的,黑色義大利手工皮鞋,踩在了猩紅的波斯地毯上。車上下來一位身材勻稱,挺拔如松的男人。一身黑色合體的,手工定製阿瑪尼西服,襯托著男人的一表人才和與眾不同。

看面相雖然不是很英俊,但是五官端正,相貌堂堂,如刀削斧劈的臉龐,配上一雙二目如電炯炯有神的眼睛,讓人看到不禁為之心頭一顫,自然而然的心生敬畏。

此時的慕容俊,雖然已經過了而立之年。但是三十多歲的年齡,正是一個男人最具魅力的時候。

尤其是沉穩內秀,事業有成的慕容俊。絕對是可以無差別的捕獲那些美艷少婦的身心,秒殺所有花痴少女,純情蘿莉的成熟大叔。

只見慕容俊轉身對著車裡遞出了自己的右手,這個時候如果拉近鏡頭仔細觀看,就會發現慕容俊手腕上帶的那塊,價格可以媲美一輛蘭博基尼的,百達翡麗5959限定手工表了。雖然看著有些年頭了,但是也足以證明對方那不菲的身家和獨特的品味了。

只見一隻小巧溫潤的芊芊玉手,搭在了慕容夂俊的手上。而手指上的幾點墨色,看著尤為讓人心動。無名指上一顆兩克拉的海藍色鑽戒,昭示著她已經是名花有主的人了。

然後一個看起來,就有點古靈精怪的女孩子,從車中走了出來。一身克里斯汀?迪奧,手工定製版的青黑色的**晚禮服,襯托著女孩如玉的肌膚,更顯的細潤如脂,吹彈可破。

尖尖的小下巴,標準的中國古典瓜子臉,一雙大大的,如深海寶石般透徹的眼睛,和忽閃忽閃的長長睫毛,叫人看著總是會一不小心就迷醉其中。

可愛小巧的鼻子下,微微上揚的嘴角,顯得本人的性格是那麼的難以掌控和琢磨。被黑色絲襪包裹住的一對修長**,更是凸顯了女孩子那苗條纖細的身材。

細細的腰肢上,挽著一個大大的心形蝴蝶結。那對傲人的前胸上,別著一個古雅的玲瓏翡翠玉蝴蝶胸針,和腰肢上的蝴蝶結遙相輝映。栩栩如生,真真是巧奪天工,美不勝收啊。

腳上穿著一雙可愛的,純手工銀色路易威登高跟鞋。鞋面上一朵用南非鑽石,鑲嵌而成的玫瑰花,是那麼的讓人頭昏目眩。

可就是這樣的光彩,也無法掩蓋住,那雙如玉無骨的小腳。在黑色絲襪包裹的腳趾上,隱隱約約透露出十點粉緋色的豆蔻。

這樣的點綴之下,就真真是畫龍點睛之筆了。看著就叫人心中慾火猛燒,如小兔亂撓般不能自持的深陷其中了。

而此時古堡別墅的門口處,一個臃腫的中年男人正盯著面前的金童玉女。作為主人的朱兆輝,正將眼前下車男女的一切,絲毫不落的收入眼中。正在驚嘆於這個大陸合伙人的女朋友,如此驚艷絕色之時,其實內心中更多的是一種**裸的侵佔和**。

突然之間,朱兆輝感到一道凌厲的目光,兇狠的盯著自己。讓自己忽然之間,心中升起了一絲寒意,這種駭人的感覺,朱兆詳曾經有過一次。

那次是一個生意上的合作夥伴,因為利益之爭,導致翻臉。後來雇傭了世界的頂級殺手,來報復自己。記得那個殺手來殺自己的時候,就是帶給自己這種感覺,一模一樣的森冷感覺。

沒有經歷過生死的人,是不會感覺出來這種所謂的殺氣。正因為朱兆輝有了這樣的經驗,所以才能很快的反應過來。這樣也間接的證明了,能發出這樣目光的人,一定是個殺人如麻,視人命如草芥的非常之人了。

那次雖然因為自己的保鏢們拚死擊退了殺手,但是也付出了十分慘重的代價。自己覺得那是自己被多次暗殺以來,離死神最為接近的一次了。現在想想那個可以隨意易容的殺手,身體還是條件反射般的,有點不寒而慄,渾身都不舒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