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小黑煤球正在十分認證的擦著顧久檸那張問診的桌子。

小乖眼尖的看到了顧久檸,傻愣愣的擋在小黑煤球面前,有些結巴:「檸姐姐,我,你怎麼來了。」一連幾日沒有瞧見顧久檸來養生葯堂。

他本以為顧久檸久病未愈,還不會這麼快來這裡,就把他的好朋友,小黑煤球帶了過來,沒成想顧久檸居然這麼「敬業」,他欲哭無淚。

「怎麼,不歡迎我?」顧久檸挑了挑眉,小乖聞言,當即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行了,別擋了,我都瞧見了。」顧久檸往藥房里走,她的藥材不多了,得多配點,起碼止痛藥這玩意,在她現在的狀況來看,就是「葯不能停」。


小乖跟在她身後,像一截小尾巴:「檸姐姐,可以把她留下來嗎?她很乖的,而且她也願意穿乾淨的衣服了,不會臭到病人的。」

顧久檸抽開了藥材屜,取了自己需要的,抽空瞥了一眼那小黑煤球,仔細一看,確實是新衣服,只是還是一片黑,所以看得並不明顯,小黑煤球這個稱呼居然跟她意外的搭。

「好啊。」她點了點頭,把藥材包成一包。

小乖本來準備了長篇大論想要用來說服顧久檸的,沒成想居然這樣就答應了:「檸姐姐,你答應啦?你答應讓小七留下了?」他語氣里滿是驚喜。

若不是男女有別,他現在年紀也漲了,不然恨不得撲上去抱住顧久檸。

「小七?是小黑煤球的名字嗎?」

「嗯嗯。」小乖點了點頭。

顧久檸「哦」了一聲,半晌又道:「還是小黑煤球比較適合。」

「……」小乖。

既然來了養生葯堂,顧久檸自然是得交接一下賬目,這是一個老闆所必須做的,現在店裡有張大夫在,她是樂得輕鬆。

正看著賬本呢,外頭舜英進來了。

「小姐,小姐,有個好消息。」她語氣雀躍。

顧久檸心頭染了幾分好奇:「怎麼?」

「好幾家黑心藥鋪都被查封了,他們屯存過期的此等藥材,以好充次,夜裡偷偷的想要轉移藥材,不想讓世子爺帶人抓個正著。」世子爺真的是料事如神,重點是把這些壞人抓住,實在是大快人心。

顧久檸晃了晃神,這人這些日子都沒出現,原來是去抓這些黑心藥商了,只是這等大事,怕是得後面有人吧,官官勾結,一團亂麻。


當時她擔憂難民,卻不能釜底抽薪,沒有辦法將那些害的百姓窮困潦倒,來了京城避難的奸人抓出來,為民除害,所以很是惋惜。

還跟容墨抱怨了一番,沒有想到容墨居然將這放在了心上,此舉無異於與藥商背後的高關作對,她有種直覺,最後的背後指使人,魏王無疑。

容墨與他如今勢同水火,只怕是要不了多久,這京城就要變天了。

舜英見顧久檸發獃,也不打擾,輕手輕腳的出去了,還細心地帶上了門。

不知不覺就是日落時分了,顧久檸準備出去叫了幾人一起回去。

不想這外面天色暗了下來,居然還沒人了,這是餓極了,就把可愛的,偉大的,漂亮的,溫柔的,可人的本小姐給帶忘了?

顧久檸癟了癟嘴,一群小白眼狼,虧自己要翹辮子了還把你們放心裡,哼,這個月的月銀別想拿了。

暗搓搓的想完了,心情好了些許,關店回府里。

只是沒有想到這府里也是鴉雀無聲的,顧久檸心裡有點發毛了,這是要演恐怖片嗎?

難道自己不知不覺又穿越了?

而且還換了個片場?

仔細看了看,嗯,是自己的宅子,只是怎麼沒人?

「舜英?舜華?小乖?」她高聲問,但是沒人應答。

她去了自己屋裡,別是遭了賊,她的銀票還在小箱子里鎖著呢。 第二百二十三章求婚

顧久檸輕手輕腳的進去,把油燈點上,屋裡亮堂了些,忙去看自己的小金庫,還好還好,都在。

於是美滋滋的數著票子,覺得人生無憾了,數錢數到手抽筋,這才是人生巔峰啊。

「誰?」顧久檸眼前一黑,卻是被人準確無誤的用黑布條把眼睛蒙上了。

難道是魏王?

自己找上魏健的事情,她沒有特意隱瞞,但是也沒有聲張,所以心下不是很擔心,現在屋子裡到處都是異常,她自然心中一緊,聲音都帶著冷冽和尖細。

來人也不說話,推著她往外走,但是也沒有對她動手動腳。

「若是為了財,我現在可以給你錢……」隨即想起來自己之前在數票子,這人都沒有動她的小金庫,可見不為財,自己居然還傻乎乎的說了這種屁話。

看來不為財,那就是為命了。

顧久檸想要暗暗地從懷裡掏出點謎葯,不想那人像是可以預知一樣,一下子又將她的手腕捆起來。

「……」顧久檸。

磕磕絆絆,因為是一切未知,顧久檸只覺得時間漫長,這人要帶自己去哪啊,她太過緊張,甚至忘記了去尋個機會和來人有正面觸碰。

但是好在沒有被人動手動腳,顧久檸的心態也就稍稍好了些。

就在顧久檸準備繼續邁步的時候,那人攔了一下她,看來這是到了。

抿了抿嘴,若是魏王的人,她不介意魚死網破,自從行醫以來,醫者仁心這四個字,對她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只要是不會危害到她的人,她願意施以援手,而且她一直受現代的法律教育影響,若非逼不得已,她不願意傷人性命。


但是前提是,她活的好好地。

感覺到有人湊近自己,顧久檸眉頭緊蹙,正準備再勸說勸說歹徒,不要太衝動,眼前的黑布條被人鬆開,顧久檸重見光明。

好在是夜晚,顧久檸很快的就適應了黑夜的暮色。

然後對身旁的人怒目而視,入眼是翠竹繡花的胸襟,然後視線自下而上,顧久檸臉色黑了黑:「容墨……」

容墨對她慍怒的眼神視若無睹,突然單膝下跪,從懷裡掏出了一枚戒指,上面鑲嵌著一顆祖母綠寶石,單單從紋路就可以窺見出這戒指價值不菲,雕刻精妙。

明明四周滿是暗淡,那顆祖母綠戒指卻是散發出亮光,顧久檸的眼裡除了容墨那張妖孽的臉,此刻其他的在她眼裡都如同無物。

「嫁給我。」容墨精心準備了這一切,按照著顧久檸那日在深山裡告訴自己的方式去做,一路上牽引著顧久檸走出來,實則耳朵根滾燙,好在天色暗,根本看不出來,這才讓他鬆了一口氣。

「我……我不答應。」顧久檸故意撇了撇頭。

「誰說沒有花了,我說過,別人有的,我都給你。」音落,夜空中放起了煙花,絢麗璀璨,在夜空中不斷發出亮光,競相綻放,滿目流光溢彩。

顧久檸心裡發軟,這是她第一次被人求婚,活了兩輩子卻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

之前兩個人的婚事沒成,當時也沒來得及想那麼多,更加沒有求婚這一環節,沒有想到今兒倒是補上了。

在煙火的照耀下,顧久檸這才看見腳下滿是花束,最多的當屬「滿天星」,被花朵包圍著,顧久檸想說什麼,卻是啞了聲,一時無言。

「你願意嫁給我嗎?」容墨還是保持著筆挺的姿勢,執著的問。

「我,我有些困,想睡覺。」她似笑非笑,卻是逃一般的跑了,留下了容墨一人。

暗處等著跳出來給驚喜的幾人都目目相覷,不知所措。

小姐這是移情別戀了?

也沒人敢去跟容墨搭話,他們還想多活幾年。

……

顧久檸逃一樣的跑回來自己的房間,把門反鎖,任憑舜英舜華怎麼勸說出來吃點東西,她只用沒胃口搪塞。

躺在床上,一雙美目失神。

她真的很想答應啊,可是現在的她,能活多久還不知道,怎麼能夠讓他到頭來一場空歡喜。

容墨起身站在那裡,一直到了天微微發白,才離開。

他知曉,她為什麼而逃。

也斷然不會讓她因為這個而困擾。

只是他想有一場跟她的婚禮,這才算是圓滿。

顧久檸縱然內心焦慮,第二日還是帶了三個小鬼頭去青山書院報到,孩子的事情,可是大事,容不得馬虎。

好在三個孩子也很是機靈,尤其是虎妞最會拍彩虹屁,直讓人覺得可人的緊。

事實上,虎妞已經盯上了賈道平的鬍子,小眼睛都發著亮。

送他們三人去了青山書院,顧久檸這才泄了氣的氣球一樣,皺著眉回來。

舜英跟在身後,覺得自己雖然跟小姐感情深厚,但是終究主僕有別,她不便多言。

路上就遇見了陳如意。

陳如意近日和魏殊言發展迅速,倒是忘記了來鬧著顧久檸玩樂了,這下子偶遇上,眉梢都透著喜悅,只是想到自己見色忘義的行為,臉色微微發紅。

「檸丫頭,想什麼呢,苦仇深恨的。」她上去一拍顧久檸的肩膀,不巧正好是顧久檸之前受傷了的地方,當即顧久檸悶哼一聲。

「我,你這,怎麼了?」陳如意看著自己的手,嚇了一跳,自己沒有用多大的力道啊。

舜英看著心疼,替顧久檸回答:「陳小姐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小姐去狩獵場玩,受了傷,正巧在肩頭上。」這是顧久檸讓她們這樣說的,此刻的她除了有容墨做後盾,還不夠,她自身還不夠強大,起碼在身份上,她如何能夠跟秦夭相比較,以卵擊石的事情,她向來不會做。

只是這筆賬,一一記下,來日必定討回來。

看到陳如意,顧久檸反而覺得心中輕鬆,更能說得上話,因為陳如意不是容墨那裡的人,她不必忌諱和擔心說了什麼會影響和傷害到容墨。

「去喝一杯,如何?」她望向陳如意。

陳如意本還擔心顧久檸惱她,現在見顧久檸主動邀約,又想到了醉仙樓的美味佳肴,當即就忍不住舔了舔舌頭,頭直點。 第二百二十四章茅塞頓開


同時目露擔憂:「下次狩獵,還是帶上本小姐吧,本小姐獵兔子給你,爆炒兔肉來一盤。」

但是隨即又面露難色:「檸丫頭,你這傷可是能去吃葷腥,大口飲酒?」她喜歡和顧久檸一塊兒喝酒,但是也不想為了一時嘴上快樂,就把顧久檸的身體給忽略了。

「小姐,你大病初癒,可不能喝酒。」舜英忍不住叮囑。

顧久檸心中本是煩躁,聞言更是眉頭緊皺:「知道了,我不會喝酒的,你先回府吧。」

舜英還想多說,但是看顧久檸面露不悅,心下一驚,忙低了低頭,應了聲「是」。

小姐難得對自己冷了臉,世子爺近日也是神出鬼沒的,這兩人是怎麼了,舜英想不明白,明明兩個人感情那麼好,還能鬧成這般貓捉耗子的情形,也是絕了。

舜英把顧久檸送到醉仙樓門口,這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顧久檸一路走著,卻是心中懊惱,自己剛剛怎麼能把心中的煩悶發泄在了舜英身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去了醉仙樓,小二就立刻迎了上來,一見是顧久檸和陳如意,面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彎著腰以顯示恭敬道:「顧小娘子請移步三樓雅閣。」

陳如意轉頭看了看顧久檸:「咋地,這還帶區別待遇了?」她也不乏和魏殊言來這裡吃過幾次東西,但是卻是沒有被這樣對待過。

「小姐誤會了,這可是天大的冤枉,顧姑娘之前以詩會酒,奪得頭魁,所以現在是我們這裡的貴客,三樓的雅間會為顧姑娘留下專屬的房間,這也是咱們醉仙樓一向的規矩。」小二一臉冤屈,可憐兮兮的看著陳如意,然後就把顧久檸為何可以得到特殊照顧的源頭給說了出來。

顧久檸看了這店小二一眼,倒是個能說會道的人才,若是在現代跑銷售,那可是箇中好手。

心中的抑鬱也被他這一說給盡數散去,心情好了許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