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遇,也都紛紛點頭示意一番。

作為觀主弟子,即便只是後天境,也值得他們主動招呼,季川有這個地位。

這些弟子,對季川的印象,依然停留在數月前,也沒有人發現季川的變化。

不管是略帶邪魅的氣質,還是先天境的實力。

對於這些禮遇,季川冷冷的點點頭,之後邁步離開。

如此態度,有人不滿,也有人報以一笑。

這些,都與季川無關。

一直朝山下走去。

直到行至山腰,才恍然發現整個玉虛觀,竟早已被一隊隊肅然而立的錦衣衛包圍起來。

一切的疑惑,在此刻被迎刃而解。

季川從中穿過,這群錦衣衛好似沒有看到似的,沒有受到任何阻攔。

其中原因,季川不用猜測也能明白,應當是陳巍打過招呼,以錦衣衛的能量,想知道他是誰,並不是難事。

待到山腳,季川轉頭看了看雲霧縹緲的綿延山脈,寧靜祥和的玉虛觀。

良久之後!

隱約間,一陣凄厲的喊殺聲傳來,季川面無表情的離開。

……

與此同時,無量殿中。

恍惚間,向宗有些失魂落魄。

即便鐵石心腸之人,此時恐怕也會心生不忍,遑論常人?

不過,他面前的陳巍不會,他沒有這樣的感情色彩。

直到季川的蹤跡,徹底消失,向宗才收回目光。

不是不舍!

而是挫敗,從未感覺自己如此失敗。

沉默許久的向宗,忽然問道:「你們目的何在,難道僅僅為我玉虛觀,恐怕不僅如此吧。」

陳巍冷笑一聲,說道:「呵,道門現在可謂威視滔天,就連千年古剎少林都要退避三舍。」

陳巍沒有直接回答向宗的問題,反而避重就輕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他相信向宗能聽懂。

「為此?」向宗詫異,然後淡淡的道:「道門僅僅涉足江湖,從未威脅過朝廷,也從未乾涉過皇權,秦皇應當知曉。

反而少林到處宣揚佛法,蠱惑人心,對大秦百害而無一利。

而且佛門可不止少林一派,峨眉一直與少林同進退,尊少林為佛門領袖,同樣不容小視。」

「呵,誰知道呢?」

陳巍臉上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說什麼不干涉皇權,誰信呢?

這些年,以三大道門為首,執掌大秦整個正道,大開山門廣收門徒。

道門弟子遍布江湖,如此勢力,怎能不讓朝廷隱憂。

至於,少林那些禿驢先放一放,還要他們抗住來自道門的壓力。

倒也不怕尾大不掉,大不了與魔門合作,朝廷最善於借力打力。

江湖中人,大多意氣用事。

隨意拾掇兩句,就能引發江湖紛爭。

到時,朝廷前往鎮壓,名正言順。

向宗嘆道:「哎,道門提倡清靜無為,對皇權並無興趣,何況秦皇正值壯年,統治大秦多年,著實多慮了。

而且,秦皇此舉,反而將道門推向對立面,平白無故讓佛魔兩道得利。

最終,朝廷和江湖雙方,吃虧的是大秦,秦皇也會自食惡果的。

何苦來哉!」

說這麼多,不為其他,只為玉虛觀爭取一線生機。

一生的心血,實在不忍付諸東流。

還有玉虛觀諸多弟子,正值年少之際。

如今卻要與玉虛觀一同覆滅,著實不忍心。

其實,此事根本無轉圜餘地,但他依然不得不如此做。

否則,他過不了內心的那一關。

聞言,陳巍大笑道:「哈哈,那樣豈不是更好!」

「嗯?此話何解?」向宗渾身一震,眯起眼睛,緊緊盯著面帶笑容的陳巍。

陳巍沒有回答,反而詭異一笑。

「你不是秦皇派來的,何時有人竟能滲透錦衣衛。」

向宗瞳孔驟縮,渾身不寒而慄,繼續說道:「你們故意引發朝廷與江湖之間的鬥爭,好坐收漁利。

好,好,好,好一條毒計,既算計了秦皇,又算計了江湖,一箭雙鵰。」

陳巍聞言,聳了聳肩,說道:「向觀主可不要污衊,若是沒有秦皇的諭令,我如何敢私自行動,您說是嗎?」

說完,陳巍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哼!」向宗冷哼一聲,也明白陳巍所言不虛,沒有秦皇的授意,錦衣衛絕不敢私自行動。

向宗有些疑惑,秦皇為何會下如此諭令,實在有違常理。

作為皇帝,不想著國家安定,反而變著法子攪動風雲,甚至威脅到他的統治,如此反常行為,任誰也會產生懷疑。

其中,必有貓膩。

緊接著,向宗深惡痛覺的道:「你們如此做,不怕讓朝廷和江湖徹底走上對立面,異族在旁虎視眈眈,再加上江湖中人磨刀霍霍,難道你身後之人不怕毀了大秦嗎?」

有秦以來,外抗異族,內撫江湖,可謂國泰民安,大秦子民更是安居樂業。

如今,有人伺機破壞這份寧靜。

實在罪大惡極!

對於向宗所言,陳巍不屑一顧,嘲弄道:「別做出這番憂國憂民的表情,簡直令人作嘔。」

看似道門與世無爭,不過道門分支遍布天下,廣收弟子,再加上三大道門同氣連枝,一致對外。

這股力量,不僅讓佛魔兩道心悸,更讓朝廷如鯁在喉。

不過,這股力量利用好了,也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哎!」

多說無益,向宗重重嘆了一口氣,說道:「貧道任你處置,可否放我玉虛觀一條生路?」

陳巍可不會心慈手軟,聞言,不由冷笑一聲,冷聲說道:「雞犬不留!」

向宗沉默下來,無論說什麼,都是徒勞。

向宗仰面而坐,無語凝噎,腦海中卻在回憶著玉虛觀的點點滴滴。

不禁,眼角濕潤了。

PS:第一卷,玉虛觀殤,完!

第二卷,錦衣當道!

簡介:腰佩綉春刀,身披飛魚服! 重生之幸福寶典 再然後,就守著那個妖怪,等界域管理執行殿的人到來。

這方法雖然笨,但效果顯著,而且,零幕度很幸運,守的第一隻妖怪等來的就是時亦和肖狩還有山無凌。

然後,時亦和肖狩根本就懶得動手,那時山無凌正好無聊,時亦就讓他和山無凌打。

可是,零幕度看到看上去比自己還小,而且軟萌軟萌的手上還拿著果凍吃著的山無凌,感覺自己受到了污辱。

所以,目光冷了冷,既然他看不起自己,自己也不必和他客氣。

先解決了自己面前的這個小女孩再說,當然,他下手會輕點的。

那時的零幕度雖然性格高冷但不是心狠手辣之人。

所以,出於好心,零幕度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但山無凌一臉的無動於衷,繼續吃自己的果凍。

而時亦和肖狩則是在一邊聊得熱火朝天。

那時的零幕度還小,所以看到這一幕感覺自己被蔑視了跟無視了。

腦海里名為理智的東西,叭嘰一下地斷了。

斷了理智的零幕度就直接朝山無凌沖了上去,然後零幕度一把打掉了山無凌手上礙眼的果凍。

結果毫無懸念的是,零幕度被暴怒的山無凌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單方面虐菜,虐得當時的零幕度差點懷疑人生。

最後,還是時亦知看不下去了,出面許諾,給山無凌再買十個那樣的果凍,山無凌才停的手。

不然,零幕度懷疑自己要被暴怒的山無凌給活活打死。

但饒是如此,零幕度也在床上躺了半年。

這簡直就是一個血淋淋的列子,從那以後,在天不怕地不怕的戰鬥狂人零幕度心中,惹誰都不能惹小蘿莉樣的山無凌,尤其是正在吃果凍的山無凌。

不然,自己躺好,等著別人來幫你收屍吧!

但被時亦救了的零幕度,卻被時亦坑進了界域管理執行殿。

從此開啟了,幫時亦掙錢的悲催人生。

這簡直就是一段黑得不能再黑的黑歷史。

想起這段過往,零幕度抖了抖,可怕,即使過去了那麼多年了,可是,零幕度每每想起來都還是忍不住膽寒。

山無凌想了想,看向自己的腿部掛件,「放手。」

「啊?啊!好好好!」時亦非常識時務地鬆開了手,完了,還朝山無凌討好的笑了笑。

山無凌轉身朝零幕度走去。

零幕度一看朝自己走來的山無凌,急得眼都紅了。

「卧槽,我說的都是真的,小凌兒你別聽時亦胡說八道啊!

我真的沒說過,我和時亦真的沒聽到你說的話,時亦是在騙你的,他的目的是找個人頂罪。

真的,你要相信我。」

零幕度看著朝自己越走越近的山無凌都快急哭了!

瑪得,混蛋,零幕度狠狠地瞪了時亦一眼,等老子逃過這一劫,老子非把你吖的大卸八塊不可。

時亦給了零幕度一個自救多福的眼神,等你逃過這一劫再說。

此時的時亦沒去計較零幕度叫自己全名的事,而是默默地為自己點了個贊,還好老子機智,不然,兩個人都得挨打。

兩人挨打還不如一個人挨打,辛苦你了小度度,作為補償,這次你叫我全名的事我就不扣你錢了!

如果讓零幕度知道時亦心中所想,肯定會指著時亦鼻子破口大罵。

老子寧願被扣錢也不想連小命都丟了,錢沒了還可以再掙,但人沒了,還談個屁的錢。

「小凌兒,有話好好說,時亦真的沒說,他在騙你的,我們真的沒聽到,你要相信我啊!

不然,我給你買果凍,就你喜歡的那個,一斤,不不不,是四斤?五斤?」零幕度看著朝自己越走越近的山無凌心中急得團團轉。

「六斤,七斤。只要你不朝我走來了,我給你買七斤。」

說完零幕度滿臉的肉痛,要知道那可是十塊一斤的果凍啊!

急速閃婚:夜少心尖寵 七斤也就是七十了,零幕度心中在滴血,要知道那可是自己存來買武器的錢啊!

就這麼沒了,想想都很心疼,但和小命比起來,這些都無關緊要了,畢竟命重要。

零幕度除了是個戰鬥狂人以外,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武器,屬於看到武器就走不動路的人。

而山無凌平生最大的愛好就是吃,屬於吃貨一類,還是個吃不胖的吃貨,尤其偏愛果凍,屬於看到果凍就走不動路的類型。

山無凌腳一頓,臉上遲疑著,嗯,七斤了,不少了,可是,自己收了那個狼人的兩百塊,時亦說過,答應人的事就要做到,雖然那是只妖怪,但做人不能言而無信。

零幕度看著滿臉遲疑的山無凌心中一喜,有戲。

咬咬牙,心一狠,「八斤,最多八斤,只要你不打我,我答應給你買八斤,絕不食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