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

羅世信帶著聞啟到來,他此時才看清楚來人模樣,一身青衣,面頰俊朗,星眉劍目,雖為文士,但其身上散發的氣息依然凌厲。

「跪下!」

「見了吾皇,竟敢不跪!」

羅世信粗暴的厲喝,抬腿便是一腳踢中在聞啟的腿彎,只見他身影上前傾斜,單膝跪地,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唰!」

聞啟被逼下跪,可當他膝蓋剛剛接觸地面,身影再次騰起,雙眸直視楚非梵。

「吾,上跪天,下跪地,中間跪父母。楚帝既不是吾皇,我為何要跪!」

聞啟聲如洪鐘,神情古井無波,雙眸中閃爍著堅定的目光。

楚非梵聞聲輕笑,沒想到今日武泗關遇到兩位硬骨頭,嬴離驍勇善戰,為人正直,忠君報國,聞啟胸有溝壑,懷經世之才,是少有的智者。

兩人楚非梵皆可得之,可兩人都是寧死不屈,這讓他陷入為難。

「子龍,奪下嬴離手中槍,既然不想臣服,那朕便親手送他上路!」

趙雲領命,手中龍膽亮銀槍破風刺出,一點寒光掠出,長槍之鋒快如雷霆。

嬴離見長槍向自己襲來,他並未出手抵抗,而是安靜的等待死亡的降臨。

「將軍!」

「將軍!」

天羅眾將士大聲呼喊,他眼眸微眯,臉上噙著淡然的笑意,好像死亡對他來說就是一種解脫。

「唰!」

趙雲手中長槍穿透虛空,停留在距離嬴離脖頸一厘之處。

勁風停,長槍止。

嬴離睜開眼眸,看著近在咫尺之間的槍鋒,趙雲手腕旋轉,槍柄擊中在他脖頸上。

「砰!」

一道撞擊聲傳來,嬴離身影倒飛出去,嘴角血漬橫飛,眼眸中沒有絲毫波動。

「將軍!」

聞啟厲喝,試圖向前衝去,只見羅世信手中鑌鐵槍一橫,將他的身影擋住。

「皇上,此人如何處置?」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他停下糞車,在身上楷了楷手屁顛屁顛往陳桑跟前跑,「桑桑,給我送吃的呢,真好,還是雞蛋餅子呢,你咋知道我愛吃這個?」

陳桑一臉黑人問號:「???」

鄧云云也看見了,趕緊解下臉上的布條子,配合著劉長志的話,「當然是桑桑看咱倆辛苦了,咱們挑最難最髒的活干,不為別的,就是不希望拖了組織的後退,每次都是別的同志趕在咱們前面造完成每天都任務,咱們也要爭取做那樣的優秀同志,爭取這個月拿到先進個人的稱號。」

估計是覺得把自己誇得有點過分,又說道:「桑桑也是進步的好同志,現在已經會給辛苦的同志送吃的了。」

陳桑:「?」

她看着眼前一唱一和的兩人,覺得好笑極了。

以為給她扣高帽子,她就能把手上的好東西分出去?

別人愛好名聲,她可不稀罕。

她拿着雞蛋餅子,在兩人眼前來回晃,兩人的眼睛滴溜溜地跟着轉。

「想吃啊?我特么就是喂狗,也絕不可能給你們吃。」

劉長志臉都是氣綠了,這不是說他還不如一條狗嗎?

「桑桑,你這說的啥話,咱要有福同享,這才是一個好同志能說出來的話。」鄧云云扭着她那兩根麻花辮,嬌弱的模樣,眼神卻一直盯着陳桑手上的餅子。

「好東西也應該分出來,大家一塊吃,吃獨食可不好,會挨批評教育的。」

又開始宣揚鄧云云自己的白蓮花教育守則了。

劉長志一個勁兒地附和。

真是夠不要臉的,挨家挨戶地搜集精糞,這活是髒了點,但完全沒有下地幹活累好嗎?而且這是公分最高的一趟兒活兒。

拿了高公分又還想要別人讚頌他們的辛苦。

得了便宜還賣乖。

陳桑嗤了一聲,一口咬下去手上的雞蛋餅子,「你做的什麼白日夢,這麼新奇?有福同享?後面的有難同當你咋不說?狗男女合著伙地把我推下水,要不是我命大,這會還么有機會看你倆個逼崽子在這瞎逼逼?」

陳桑白了劉長志和鄧云云一眼。

這事她不說,可不代表她會忘記。

當時被救上來的時候,她大可以實話實說,是劉長志推得自己下水。

但是說了又有什麼作用呢,當時除了鄧云云就只有劉長志這個罪魁禍首在場,他倆怎麼可能會為作證,把他們自己拖入泥沼?

有沒有電子監控,拍下當時發生的情景,倘若真的說了。

最多落在別人耳朵里,是她糾纏不成,反生了報復心理。

而且鄧云云是出了名的「柔軟可欺」,自己罵名遠播,怎麼都只會是自己佔了下風。

所以,她一直在等,等一個適當的機會。

她料定兩人的口糧完全不足以支撐他們一個月的生活,為了活下去,必定會厚著臉皮各方去討要吃的。

厚顏無恥的行徑只會招人厭煩,從而打破人們對他們一貫的認識。

在聽到陳桑說出闊別一個多月的真相以後,兩人的臉色霎時慘敗,他們以為,陳桑早就忘了。 雲錚睜眼的瞬間,激動的雪帝焦急的抓住了雲錚的肩膀,迫切的問道:「你獲得神明傳承了!?」

雲錚雖為煉體魂師,但終究是肉體凡胎,雪帝乃冰雪精靈,雖不以氣血見長,但肉體力量比之同階煉體魂師絲毫不差,現在心潮澎湃,一時沒控制住力道,雲錚只覺得雙肩一陣刺痛。

「嘶!」吃痛之下,雲錚倒抽了一口涼氣,連忙叫道:「前輩!您弄疼我了!」

這時候,雪帝方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鬆開了雲錚:「抱歉!」

「沒事。。。」雲錚揉了揉肩膀,有些牽強的說道。

一來雲錚畢竟煉了體,雖不能與雪帝相提並論,但六七年的努力也不是白費的,體質好歹比尋常魂師好上許多;二來雲錚也是極致之冰,再加上煉化玄冰八角草后,雲錚幾乎已經感受不到寒冷,雪帝下意識迸發出來的極寒波動並不能影響到雲錚。

若是喚作其他普通魂師在此,不是雙肩碎裂,就是被凍成冰塊了。。。

雪帝對自己的力量也有一個清晰的認知,見雲錚一副勉強的樣子,那張籠罩在冰霧之下絕美的臉上,第一次浮現出了尷尬之色,猶豫着再次抬起了手,關切的對雲錚問道:「你沒事吧?」

雲錚搖了搖頭,道:「還好,讓晚輩緩緩。」

「嗯。。。」雪帝也只得輕吟一聲。

幾個呼吸之後,雲錚的眉頭方才舒展開來。

雪帝見狀,再次迫不及待的問道:「雲錚。。。你獲得神明的傳承了嗎!?」

雲錚抬頭看了雪帝一眼,並沒有隱瞞的意思,簡單的點了點頭:「是的,空間之神的傳承。」

也沒有必要隱瞞雪帝,雲錚就是當着雪帝的面獲得的空間之神傳承,那麼濃郁的神性波動,那麼明顯的空間重疊,只要雪帝不瞎,都能猜到,這肯定是某位神明的神跡,不是神明特別重要的神諭就是神明傳承,雲錚不會把雪帝當傻子,索性直接告訴雪帝就是了。

「果然!」雖然心中早有猜測,但此時聽見雲錚親口承認,雪帝還是不由的眼前一亮,就連那籠罩容顏的冰霧都盪開了一陣波動!

雪帝灼灼的盯着雲錚,就算隔着極寒的冰霧,雲錚也能感受到雪帝那熾熱的目光!

緊接着,就聽見雪帝一字一頓的說道:「如我所料,你果然是傳說中的那類人!」

雖然不是雪帝猜想之中的冰神,但空間之神也是神,只要是貨真價實的神明,對雪帝而言就足夠了!

聽到雪帝的這句話,雲錚眨了眨眼,訝異的問道:「前輩,你所謂傳說中的那類人,便是神明傳人?」

「沒錯!」反正雲錚已經獲得了神明傳承,雪帝也不隱瞞雲錚,直接點了點頭。

雲錚聞言,沉吟了一聲,繼而問道:「那前輩現在是不是能告訴晚輩,前輩所求之事,到底是什麼了嗎?」

說到這裏,雪帝的眸光閃爍了一下。

神明傳人終究並非神明,就算雪帝現在將自己想問的問題說出來,雲錚也解答不了,念及此處,雪帝心中的驚喜平復了許多,深吸了一口氣后,語氣變得冷靜了許多,輕輕搖了搖頭:「現在還為時過早,就算我說出來,也不過是徒增煩惱罷了!」

「嗯?」得到這個答案后,雲錚心中輕咦了一聲。

結合前因後果,雲錚幾乎瞬間就推測出,雪帝所求之事,必然是什麼真正的神明才能解決的問題!

得出這個結論之後,雲錚有些犯難了。。。

唯有神明能夠解決的問題,又要契合雪帝本身的訴求,雲錚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魂獸一族的生存環境問題!

如果雪帝是想求雲錚幫忙解決魂獸一族生存的問題,那雲錚可就麻瓜了。。。

那可是連銀龍王都束手無策的棘手問題,雲錚並不覺得自己能搞得定。。。

表面上,魂獸一族備受欺凌,是因為人類魂師對魂環魂骨無休止的掠奪,以及魂獸內部的相互內耗,導致魂獸們仇恨人類的同時,還要警惕其他魂獸的獵殺,力量一旦分散了,自然也就不是人類魂師們的對手了。

但實際上,魂獸一族的問題,最遠能追溯到龍神時代!

龍神的一句話,直接斷了魂獸一族的上進之路,在沒有獸神眷顧的情況下,魂獸一族就像是沒有父母庇佑的孩子,怎麼可能不受欺負!?

要雲錚說,如今的魂獸們也挺無辜的,明明是龍族內部的問題,偏偏禍及池魚,搞得它們一個個怨聲載道的。。。

但話又不能這麼說,畢竟曾經魂獸們也是在龍族的帶領之下方才極盡輝煌的,父債子償,也是個道理。

反正總而言之,很複雜!

想讓魂獸一族真正自由、真正自立自強,除非雲錚能夠讓神界那五位相信,魂獸一族再也不可能出現龍神時期的問題,不會再爆發席捲萬界的驚世大戰,或者是直接讓那個不想活的龍神重生,重新帶領魂獸一族。

同時,還要讓魂獸一族與人類放下彼此之間的憎惡。

這是雲錚能夠解決的問題嗎!?

雪帝沒有注意雲錚眼底的異樣,只是繼續說道:「你先好生修鍊,不要好高騖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我,我會儘力幫你!」

「好的!」雲錚點了點頭,應承了下來。

大不了到時候拒絕雪帝就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雲錚的狀態其實挺奇怪的,在感性的激動與駭然淡去過後,雲錚心中並沒有多少獲得神明傳承的欣喜,雪帝都比雲錚這個當事人要高興些,反而雲錚卻被一種幾乎不可理喻的不以為然,甚至是不屑一顧的情緒所影響!

這種感覺讓雲錚感到荒謬!

但凡對神明有過些許了解的人,恐怕都對神明傳承趨之若鶩,偏偏雲錚卻彷彿看不上一樣,這讓雲錚摸不到頭腦。。。

就正常的邏輯而言,這肯定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云錚心底,卻無論如何都高興不起來,也沒有厭惡,只是一種無所謂的漠然,硬要形容的話,就像寧榮榮走在路上,撿到了十枚金魂幣。。。

直覺告訴雲錚,這肯定和他識海內的珠子大爺有關!

要說雲錚有什麼能夠比神明傳承更加偉岸的可能,那就只有珠子大爺了!

如果是珠子大爺看不上空間之神傳承的話,或許對雲錚而言,獲得生命傳承,可能真算不上什麼好事。。。

但現在珠子大爺真的很大爺一樣,一不挪窩兒,二不騰地兒,雲錚也是奈之若何,只能將這份疑慮埋在心底了。

雪帝並不知道雲錚心中的思緒,只是見雲錚應承之後,便帶着雲錚離開了極北之地——雪帝並不知道剛剛的神跡到底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注意到神跡的魂師或者魂獸,都會在最短的時間前來查看情況,為了保證雲錚的成長軌跡不受打擾,雪帝還不想讓雲錚暴露神明傳人的身份。

在現在這個時候,雪帝絕對是對雲錚最上心的人之一!

事實也正如雪帝所想的一樣,雖然空間之神的神跡很隱蔽,在空間的重疊之下,即便雪帝看到的神跡有多麼不可思議、多麼震撼,外界都看不到一絲一毫,但那份玄奧而濃郁的神性波動,卻成功的引起了三個人的注意!

比比東!波塞西!千道流!

殺戮之都的唐晨或許也察覺到了,但現在的他可沒有那份心智。

而比比東三人也正如雪帝猜想的那樣,幾乎在第一時間派出了魂師前來查看情況!

這無法忽視的神性波動幾乎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是封存的神器現世,要麼是神明傳承降臨,無論是哪種情況,都值得比比東三人重視了!

如果是神器,那當然是佔為己有;如果是神明傳人,那就麻煩了。。。

畢竟誰也無法確定,這個神明傳人到底是善是惡,是友好還是敵對,任何一個神明傳人,都代表着絕對的潛在威脅——神明傳人若是為禍蒼生,那便是民不聊生的亂世;神明傳人若是與人為善,那便是百花齊放的盛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