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他,只有巔峯時期,三四成的戰力。

連行動的速度,都大幅度下降。 隨着時間流逝,爆凌丹的後遺症,也逐漸顯像出來,百里冷荷身上的氣息,正在慢慢弱了下去,隨之而來的,是一股疲倦感襲身。

在那種情況之下,陽焱暴跳如雷,全力施展最強武技,她不得不服用爆凌丹,否則根本抵擋不住。

兩人一路疾馳,越來越深入林中深處。

感受着身體的虛弱,陳方突然停下腳步,塞了一瓶丹藥在她手裏,道:“冷荷,你從側面迂迴,到了皇城,再帶救兵過來!”

他能確定,現在奇修兩人的目標,是他自己。

如果百里冷荷從側面避開他們,繞道回去,他們絕對不會追擊,不只是目標問題,也是實力問題。

因爲他們實力不夠。

若是陽焱去追擊百里冷荷,奇修一人打不過陳方,那就是找死。

而讓奇修去追擊,自然更不可能,那純粹也更是找死。

且在他兩心裏,陳方的威脅,比百里冷荷要大得多。

百里冷荷在他們眼裏,只是一個普通的天元境強者,他們見得太多了,回到宗門,不說多如牛毛,但隨手抓出一把,也不是難事。

但如陳方這般,區區煉體七重的修爲,就擁有與天元境一戰的戰力。

那高超的劍招,他們聞所未聞。



從一開始的藐視,到後面的正視,再到如今的忌憚。

那期間,他們的心境,隨着數次交鋒,不斷髮生變化。

百里冷荷面無表情,沒有接過丹藥,淡淡道:“我這一來一回,你已經死了。”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她不走。

陳方搖頭嘆了口氣,不再多言,正欲再次動身,卻是邁開的腳步一頓,鼻子輕輕一吸,頓時面色微微一變,急聲道:“快封閉五識,拉緊我,跟着我走!”

百里冷荷怔了一下,沒有再說話,當即封閉五識,玉手輕輕揪住陳方的衣衫。

這需要絕對的信任。

陳方快速單手掐訣,手上光芒乍現,按在她的額頭上。

沉思片刻。

望向林中深處,似乎做了什麼決定。

在原地調息片刻,聽到後邊隱約傳來的腳步聲。

他站起身,見百里冷荷只是輕輕扯住自己的衣尾,搖了搖頭,拉過她的手腕,就朝深處縱身穿梭。


奇修兩人遠遠見到他們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加快速度追擊上來。

隨着深入,陳方只覺四周的溫度,逐漸下降,有些冷。

伴隨着的,還有一絲絲的寒風,非常微弱。

陳方面不改色,帶着百里冷荷,一直深入。

約莫半個時辰的時間,前方出現一個山谷,沒有絲毫猶豫,陳方直接進入山谷,找到一處山洞,掐訣之下,一陣大風呼嘯,在洞裏橫掃幾圈,直往洞外而去。

與此同時,他拍出一掌,山洞晃動間,洞口的大小碎石轟轟掉落,將洞口完全擋住,不透絲毫光線。

此時的山洞,處於完全封閉狀態。

陳方取出一些夜光石,掛在洞內四周。

隨之,掌心醞釀起一團柔勁,在百里冷荷的眉心輕輕拍了一下。

百里冷荷緩緩睜開眼睛,環顧了一下四周,問道:“這是哪裏?”

陳方道:“這裏是一處山谷內的一個山洞,洞口被我完全封閉住了。”

百里冷荷不解道:“爲什麼要完全封閉?”

一旦完全封閉,就等於徹底隔絕了外界的天地元力。如此一來,只要這山洞的元力消耗完畢,就是沒有了,因爲沒有外界元力的持續補充。

“知道我方纔爲什麼,要讓你封閉五識嗎?”

“不知道。”

“因爲有毒。”

“什麼毒?”

“羅川也中過此毒,不過並不嚴重,估計他只是在外圍逗留了一下,不然不會等到數個月才見症狀。寒風、印魂、血崩,便是它的名字,也是演化過程。”

“那這麼說,很嚴重了?”

“危及性命。”

聞得此言,百里冷荷俏臉一下子蒼白起來,急道:“你中毒了!”

陳方搖搖頭。

百里冷荷繼續道:“你叫我封閉五識,卻一路帶着我深入,來到這山洞,而你自己卻中毒了!”

陳方輕輕拍了拍她的腦袋,輕笑道:“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你忘了,我是煉丹師。煉丹大會上,那地階大丹師的老頭,也不是我對手。”

見他語氣淡然,一臉自信,百里冷荷半信半疑,道:“你騙我?”

陳方笑道:“你看我像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的人嗎?”

聞言,百里冷荷微微頷首,沒有再說什麼,但眸子中的擔憂,卻是沒有減少半分。

如果他沒有騙我,又爲什麼要我封閉五識呢?

他能救自己,不也能救我嗎?

但看他的樣子,充滿自信淡然之態,也不像是臨死之人?

或許,他真有辦法吧。

她心中思緒電轉。

陳方道:“奇修兩人必定會追蹤過來,此番他們不殺我,是不會罷休的。”

百里冷荷頷首道:“你說怎麼做,我聽你的。”

陳方沉吟道:“此毒混雜在空氣中,無色無味,奇修兩人一旦深入進來,必定中毒。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時間!依我觀察,此地的毒極爲濃郁,他們發作的時間,爲兩個時辰,我們只要拖延兩個時辰,就能反殺他們!”

“嘩嘩!”

突然,山洞一陣輕微搖晃,引得一些碎石掉落下來。

百里冷荷道:“他們找過來了。”

陳方思考片刻,道:“走!”

兩人直往山洞深處走去,不到一會,洞口砰的一聲,碎石紛飛濺射,奇修兩人先後走了進來。

奇修道:“果然是躲在這裏,他們往裏面去了。”

陽焱嗤笑道:“不躲進這山洞,他們還能多跑會,躲進這山洞,就是死路一條了。畢竟山洞再深,也有到頭的時候,這樣一來,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我們還是高看那了小子的智商了啊。”

陳方要的就是這效果,在這山谷內,利用這裏的天然有利因素,纔有可能進行反撲。

“走吧,儘快解決了那小子,纔好探查那件事。而且,進來這山洞之後,主山的感應越來越強了。”奇修走向前,一邊說道。

“哦?難不成,會在這個地方接軌,這可只是個小山洞啊?”陽焱問道。

“引珠存在的地方,方圓百里之內,都有可能產生接軌。”奇修解釋道。

“如此,也就說得通了。這也好,順便宰了那小子,一舉兩得。”陽焱點頭道。

“如此最好。”奇修思考的比較多。

這山洞本是漆黑,但在這些天元境強者的眼中,卻幾乎如白天那般敞亮。

這山洞比想象中要深,陳方帶着百里冷荷,走了大半個時辰,竟然還不見底,只覺後邊的奇修兩人,越來越接近。

陳方眉頭微皺,若能再拖延一個時辰,估計毒素就會逐漸影響他們的戰力,可以選擇一戰了。

“冷荷。”他看了百里冷荷一眼。

百里冷荷會意,再次祭出一根長鞭,將身後的通道頂部的岩石打塌,轟轟兩下就將通道堵了起來。

但顯然,這根鞭子的品階比之前自爆的那根要低一些,以陳方的估計,應該是一個元器套裝。

兩人繼續深入。

不一會,後方傳來撞響,定是奇修兩人破開通道追來了。

百里冷荷手中長鞭再次一揮,後方再次堵了起來。

一路上,雙方追追堵堵,奇修兩人距離越來越近,此時又是過去半個時辰。

“小傢伙,別跑了,你跑不掉了!”奇修在後方喝道,他們已經看到陳方的身影。

雙方距離不過四五十米,幾乎就是數息的時間便可碰頭。

陳方搖搖頭,暗歎了口氣,就差半個時辰,免不了一場惡戰。

他看向奇修,輕笑道:“想殺我?”


話罷,他拉起百里冷荷,轉身就往裏跑。

能拖延多長時間,就是多長時間了,或許下一刻,他們就會毒發。

陽焱冷哼道:“還想跑!”

他天元二品的修爲頓時爆發開來,轟的一下,原地炸出一個凹坑,整個人急速激射而出。


察覺後方的迅猛攻擊,陳方面不改色,手腕微微一晃,地魔皇劍便是出現在手中,淡淡道:“繼續跑。”

百里冷荷剛欲回身抵擋,聽得陳方此言,頓時斷掉念頭,繼續前奔。

感受着陽焱的攻擊臨近,陳方疾馳間,元力灌入手中的地魔皇劍,回手斬出。

陽焱不敢大意,烈陽之力再次凝聚在手中,發出一股灼熱,迎了上去。

陳方沒有理會後方的結果,他知道自己的隨手一擊,想擊敗陽焱是不可能的,頂多是能拖延數息的時間。

疾馳間,前方出現一個洞口,陳方急忙加快腳步,一下竄了出去。

這裏顯然是在地底深處,依舊是一個山洞,但是要顯得比較空曠,少數的幾隻蝙蝠,在漆黑中穿梭。

“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