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易寒,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體就像是百鍊精鋼一般地堅不可摧,體內的畫意更是瞬間凝練到了極致,給他一種擁有揮手投足就能造成天崩地裂般的強悍力量。

月伯的話一點兒都沒有錯,對修鍊者而言,煉體才是第一位重要的!

想要舉起千斤重,首先就要有能夠支撐千斤重量的身體,其次才是能夠托舉千斤重量的力量!

想要擁有開天闢地的磅礴畫意,就要首先擁有能夠承載這般畫意的身體強度!

有了水紋體,這個前提易寒已經具備!

接下來就是驗證他真實畫意強悍程度的時候了。

金色的畫意如流水一般地從易寒的雙手之上暴涌而出,給人一種凝實而渾厚的質感,隱隱間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七彩玲瓏劍,凝!」

易寒雙眸之中精光暴射,只見他前方的虛空瞬間仿若熔化了一般,金色的水紋一陣激蕩,一把將近十米之長的彩色劍影漸漸浮現而出。

七彩玲瓏劍剛一顯現,那一方天空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色彩絢麗的世界,映印在眾人驚詫的臉龐之上,整體瞬間變成了一副濃彩潑染的瑰麗畫卷。

與此同時,強悍的畫意威壓鋪天蓋地地降臨而下,給人的感覺,竟然絲毫不遜之前屠骨帶給眾人的震撼。

「畫家階段,竟然也能催發出如此強悍的畫意威壓!」

易成龍和雷天等人個個都像是盯著怪物一般地盯著那易寒的七彩玲瓏劍,心中的震驚從他們那極盡誇張的表情全部地表現了出來。

「真是碰到怪物了!」

宇文別鶴臉上的表情漸趨凝重,他的心中,已經開始把易寒的位置進行調整,單單這把長劍,已經夠他正面相對了。

夏丹山野的臉色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深邃的雙眸眨也不眨地落在易寒的身上,期待之色不言而喻。

「宇文長老,準備接招吧!」

待得七彩玲瓏劍足夠凝實之後,易寒的雙眼迅速挑起,凌厲的目光直視那宇文別鶴,清朗的聲音銀鑼般地傳出。

「呼!」

毫無徵兆地,七彩玲瓏劍已經暴沖而出,直奔宇文別鶴而去,只是留下撕裂空氣而產生的風聲和尚未隱去的彩色虛影。

「小小年紀能有這般的強悍畫意,不得不說,你是我見過的最為妖孽的一個!」宇文別鶴的嘴角劃過一抹哂笑的弧度,「不過嘛,這可嚇不到我!」

「是嗎?你先接下再說!」易寒還宇文別鶴一個詭異的笑容。

宇文別鶴眼角微凝,兩隻肥胖的大手倏然伸出。

紫色的畫意如剛剛掀開的蒸籠一般,蒸騰而起,繚繞而上,幾乎是瞬息之間,就在他的前方凝聚出一個十米長的紫色大刀出來,紫色的金屬光澤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閃閃發亮,眩人雙目,磅礴的畫意威壓也是在那同一時間降臨下來,把那易寒的七彩玲瓏劍的威壓相抵而去。

不得不說,畫師境界的宇文別鶴在畫意的控制方面真的是相當嫻熟,隨意的一出手,那畫意不管是質還是量的方面,都是恰到好處地和易寒的七彩玲瓏劍一般無二。

不難看出,宇文別鶴還是打算和易寒碰個半斤八兩,不求勝,只求不敗!

「看我再來碾碎你的長劍!」

宇文別鶴淡然地一笑,大手猛然揮下。

「呼!」

紫色大刀裹挾著風聲疾掠而出,快速地向那七彩玲瓏劍迎擊而去。

「砰!」

金屬撞擊之聲轟然響起,兩個畫意武器在那天空之中悍然地相遇,撞擊之處彩色的火星如煙花般絢爛奔放。

「怎麼可能?」

宇文別鶴雙眼死死地盯著那撞擊之處,雙眸中掠過一絲驚恐之色。

他預料之中的情況並沒有出現,那七彩玲瓏劍非但沒有被他的紫色大刀碾壓成碎屑,反而是顯現得愈加地強橫起來,一次次地向前跳躍著,接連不斷地轟擊在他的大刀之上,大有越戰越勇的趨勢。

反觀他的紫色大刀,非但不能成功地阻擊七彩玲瓏劍的狂猛攻勢,正在節節地敗退,而且那刀身之上,甚至已經出現了些許細微的裂紋。如此堅持下去遲早會被轟爆不可!

不過那宇文別鶴顯然也非泛泛之輩,面對這樣的頹勢,當機立斷,磅礴的紫色畫意再次暴涌而出,瞬間融入了那大刀之中。

有了這些能量的補充,紫色大刀立刻止住了連連後退的趨勢,刀體上出現的裂紋也被瞬間地修復完好,和那七彩玲瓏劍的抗衡之中,總算出現了平衡之勢。

看到這般的效果,宇文別鶴終於是大出了一口氣。

然而,他這口氣還沒有喘勻,他臉上的肥肉再次變色。

只見那天空之中,七彩玲瓏劍光芒一閃,像頭髮怒的獅子一般,再次一跳一跳地推著紫色大刀向前推進而來,而那大刀之上,細密的裂紋再次浮現!

「易寒也在補充畫意!」

這是宇文別鶴的第一反應。

這種時刻,他別無他法,只有再次抽取體內的畫意向那紫色大刀補充而去。

然而,平衡剛剛建立,馬上就又被易寒所打破,宇文別鶴只得再次跟進補給。

如此一來而去,宇文別鶴足足這樣被動地隨著易寒的節奏補充了近十次的畫意

只見那天空之上,不管是七彩玲瓏劍還是紫色的大刀,其瀰漫而出的畫意氣息與剛開始接觸時相比,強悍了有數倍不止,以至於那互相碾壓的附近空間,隱隱間出現了紊亂的跡象,不斷暴射而出的各種光芒,更是把眾人的雙眼晃得澀澀發疼。

從一開始的小打小鬧,如今終於醞釀成了真正畫意底蘊的較量。

到了這般的時刻,作戰的任何一方,都不敢言全身而退,因為一旦主動撤出,必將會被對方強悍攻勢摧枯拉朽般地碾壓,輕則重傷,重則喪命。

這種形勢,就像是賭桌上壓上了身家性命賭徒一般,唯有一搏,方有保命的可能。

「真不敢想象,這易寒小小年紀,怎麼會擁有如此渾厚的畫意!」


宇文別鶴對易寒的不屑,早已被鄭重其事所取代。

戰鬥持續到這個地步,如果他還保持著畫師境界的矜持的話,恐怕連他自己都會認為自己愚蠢的可以。

「哈哈,怎麼樣,宇文長老?」就在這時,易寒清朗的聲音再次響起,「是不是感覺像個賭徒一般,所有的身家一點點地押了上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想抽身,恐怕也是身不由己了吧!」

(謝謝duduo596和一等通吃伯的打賞,您的支持,就是老山的動力。)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第五十三章劍法聚雲

--------------------------------------

「哈哈,怎麼樣,宇文長老?」就在這時,易寒清朗的聲音再次響起,「是不是感覺像個賭徒一般,所有的身家一點點地押了上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想抽身,恐怕也是身不由己了吧!」

「哼!你也好不到哪兒去!」宇文別鶴冷哼了一聲,不過心中對易寒卻是再沒有絲毫的小覷。蠻力固然可畏,如果再能靈活地運用智慧,那才是真正的可怕。他自認戰鬥經驗非常豐富,可還是著了易寒的道。不過驕傲如他,顯然沒有服輸的一說,雖然被帶進了溝里,仍然保持著不會落敗的堅定信念,「想和我比拼畫意底蘊,你始終是嫩了點兒!」

「是嗎?那我們就繼續耗下去,看看到底是誰最先求饒!」易寒呵呵一笑,金色畫意涌動,七彩玲瓏劍再次狂暴起來。

宇文別鶴也是不甘示弱,紫色畫意被他祭出,持續地加持到他的紫色大刀之上。

新一輪的比拼,似乎是在無聲無息間再度展開。

七彩玲瓏劍和紫色大刀在那天空之中,你來我往,反覆地碾壓,只搞的那片天空是一片狼藉,被令人眼花繚亂的光波充斥著。

不知不覺間,雙方又經歷了十餘次的拉鋸戰,似乎還沒有結束的跡象。

易寒一直保持著淡然的表情,這般的比拼,對他來說好像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

然而對宇文別鶴而言,卻是一種痛苦的折磨一般,從他那額頭之上越來越深陷的皺紋就可以看得出來。

比拼到這個時候,即便是自認畫意底蘊足夠深厚的宇文別鶴,也是隱隱的感覺到,體內的畫意出現了枯竭的現象。

「真他|媽見鬼,一個十三歲的畫家,這易寒的畫意怎麼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般?如此下去,恐怕……」宇文別鶴牙齒咬的嘎嘣作響,心中終於是下定了決心,不能再耗下去,與其被易寒活活地拖死,還不如依仗他畫師境界的最強手段,摧枯拉朽地取得勝利,即便是重傷了他,想必那夏丹山野也不會真的食言。無論如何,今天的這口惡氣一定不能善罷甘休,只要能夠活著離開,以他茫崖城宇文家族的手段,報了今日恥辱還是有把握的,他就不信夏丹山野能夠永遠地庇護著他。

宇文別鶴做著思想鬥爭的同時,其實易寒的內心,也並非是像表面看到的那般的淡定,他也是萬萬沒有想到,經過紫玄神液淬鍊過之後,他的畫意居然強悍到了這般的程度!

如果單論畫意的渾厚,高級畫家的易寒肯定是沒辦法和初級畫師的宇文別鶴相比。

但是如果論起畫意的凝練程度,經過紫玄神液淬鍊之後的易寒,可要比那宇文別鶴好過不知多少倍。

怪不得月伯曾說,即便是神畫世界站在最巔峰的幾位,如果聽到紫玄神液的消息,也會趨之若鶩!

現在看來,這話毫不誇張。

每次和宇文別鶴的拉鋸戰,其實易寒動用的畫意都是很少的一部分,即便是這很少的一部分,也是足夠宇文別鶴催動大量的畫意才能抗衡。

「咦?終於忍不住了?想要最後決戰嗎?」

易寒突然感覺到宇文別鶴那邊傳遞過來的細微異樣,很顯然宇文別鶴是要動用畫丹的力量和易寒一決勝負了。

確如易寒猜想的那樣,宇文別鶴已經做好了拚死一戰的準備。

海量的畫意從他的體內暴涌而出,在宇文別鶴的面前形成了一條洶湧澎湃的紫色畫意河流,直接是向那紫色大刀灌輸而去。

這般大量的畫意催動,直接是令周圍的氣場都受到了干擾,附近的空氣都跟著激蕩起來,偶爾還爆發出不堪重負的氣爆之聲傳來。

而那紫色的大刀,在得到了如此海量的畫意補充之後,一下子變得猙獰起來,就像一匹野性難馴的野馬一般,甚至從那刀體之內爆發出錚錚尖嘯之聲,有著一蹄踏破賀蘭山缺的暴戾氣息傳出。

宇文別鶴的丹田之內,瞬息之間,他的畫丹就被他抽出百十之九十的能量。由此可見,他也是一個狠厲的角色,不僅是對敵人,對自己也是一樣。

「刀撼乾坤!出擊!」

暴喝之聲從宇文別鶴薄薄的嘴唇間發出。

「轟!」

暴躁的紫色大刀突然之間令人眼睛一花,竟然瞬息之間暴漲到了二十多米大小的尺度,那暴射而出的紫色光芒,更是如紫色的鋼刺一般,蘊含著鋒利的刀芒,幾乎每一根都有著輕易轟殺一個高級畫家的威能。

紫色大刀向前微微的一個顫動,立刻就把七彩玲瓏劍撞飛了數十米之遠,甚至那劍體之上的七彩光芒也瞬間地暗淡了下去。

大刀高高地揚起,一個短暫的蓄勢之後,以令人恐怖的威壓之勢再度向那七彩玲瓏劍追砍而去,仿若泰山壓頂一般,不可一世。

「啊!」

這般的突然變化,令在場的眾人頓皆驚呼出聲。

沒有人不相信,如果被那大刀劈中,七彩玲瓏劍勢必會被震個粉碎,而那易寒,也難免重傷的下場。

「動用刀法了嗎?果然強悍!」

與那天空中的大刀相比,渺小如螻蟻一般的易寒,並沒有被驚嚇到,反而是俊逸的臉龐之上露出了興奮的色彩,雙手之上早已凝聚待發的兩個金色的畫意光球,突然之間被他虛擲而出。

「轟!」


就在他擲出光球的一那順,正在飛速後退的七彩玲瓏劍好像是突然接到了命令一般,戛然釘在了原地。

並沒有太大的異象出現,但是明眼人還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出來。

七彩玲瓏劍周圍的空間,正在以一種極為隱晦的速度,在扭曲變形!好像是那片空間,正在被超高的溫度炙烤一般,趨於熔化的邊緣。

「雲破雲聚,萬法歸宗!流雲劍法第二式,聚雲,起!」


清嘯之音從易寒的口中響起,天地瞬間為之變色。

狂風起,天地暗!

周圍數百米範圍之內的空氣和畫之氣,以及一切落葉、塵土、枯草、飛絮之類,瞬間向那七彩玲瓏劍所在的位置暴涌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