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刀嚥了口唾沫,驚駭道:“秦先生,翟爺不過就是想跟你交個朋友,順便請了你媳婦一起喝杯茶,我想你肯定會賞臉的對嗎?”

“你說對了,我怎麼能不賞翟爺這臉呢,帶路。”

秦羿殺機一斂,森然笑道。

那笑容陰邪無比,讓殘刀頭皮一陣發麻。

無論是他和翟高升都太低估這位江東來客了!

不過殘刀相信,只要秦羿進了翟公館,就必死無疑!

且不說翟爺本身就是少林出身的絕世高手,便是他們八大金剛、以及府中埋伏的槍手,足夠滅殺一個宗師級別的高手了。

秦羿是厲害,但總不可能是宗師吧?

殘刀嚥了口唾沫,領着人當先帶路。

……

翟公館內!

雲瀟瀟被幾個壯漢看着,一旁的雲叔更是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翟爺,你與我白家往日無仇,近日無恨,爲何要扣留我們。”

雲叔惱怒喝問道。

“我與你們是無仇,不過我跟你們家姑爺有點事要談,至於你們姑爺有多心疼雲小姐,就看他的誠意了。”

翟高升手指勾起雲瀟瀟光潔的下巴,陰邪笑道。

“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秦羿跟我其實一點關係都沒有,他是不會來的。”

“得罪我雲家,對你沒有半點好處,別忘了,我弟弟雲子龍已經甦醒。你要敢動本小姐一根毫毛,他必殺你個血流成河。”

雲瀟瀟雖然外表溫婉、柔弱,但也是見慣了大場面的明星,並無慌亂之色。

一提到雲子龍,翟高升微微有些色變,那畢竟是華夏前十的大少,便是他也不敢小覷。

“雲小姐,嶺南遠在千里之外,只怕你被我們玩殘了,你弟弟也未必知道吧。”

“你最好祈禱那小白臉來救你,否則,天亮之後,我保證這屋子裏的每個人都會上你一遍。”

“並會把你的果照,發到網上讓每一個愛慕你的粉絲大過眼癮。”

翟高升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有個兄弟在東南軍區任職,在那邊雲瀟瀟跟秦侯的關係,人盡皆知。

翟高升自然不會放過這張王牌,只要秦羿敢踏入翟公館一步,他將全盤接收秦羿在雲海的產業。

至少把東旗撈到手裏是沒問題的!此等天賜良機,他又怎會錯過呢?

秦羿走進翟公館!

翟公館霸道的氣派,並沒有讓他有絲毫的懼意!

相反,他體內潛藏的殺氣在激盪着!

他正需要好好發泄下怒火,翟高升主動送上門來,又怎能錯過。

“翟爺,那小子來了。”

一個弟子走了進來,拱手拜道。

“來了多少人?”

翟高升驚惶問道。

“就他一人!”

弟子回答道。

“好小子,還真是夠狂的啊,快,放他進來,今兒咱們就要上演一出關門打狗。”

翟高升雄目四顧,見手下的金剛護法們,一個個鬥志昂揚,頓時豪氣道。

同時,樓上的狙擊手,也向翟高升比畫了一個OK的手勢。

殘刀領着秦羿進了大廳。

“姑爺,你總算來了,快救救我們啊。”

雲叔驚喜的大叫道。

雲瀟瀟心中也是歡喜的緊,她沒想到秦羿會來。

按理來說,他這時候應該是和林夢梔耳鬢廝磨,親親我我纔對。

秦羿微微一笑,徑直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翹腿而坐,冷冷問道:“是你要見我?”

“秦羿,你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見了我乾爹,還敢放肆,今天看你怎麼死。”

一旁的蔡逸跳了出來,大叫道。

“放肆!”

“不知悔改的垃圾!留你何用?”

秦羿冷笑之餘,黏起一顆菩提子,屈指一彈,砰!

菩提精準洞穿了蔡逸的眉心,蔡逸嘴張的大大的,兩眼一睜,噗通倒在了血泊之中。

全場頓時死一般的寂靜!

原本翟公館該是秦羿的死地,但誰也沒想到,秦羿一上來便來了個喧賓奪主,先斬殺了一個。

秦羿絕不是心慈手軟之輩!

從他踏入翟公館開始,他就沒打算讓這裏的人活着走出去。

今夜,此地註定要血流成河,屍橫滿宅!

翟公館必將從雲海除名。

“夠狠、夠毒、夠霸道!”

“翟某出道也有十幾年了,一刀一槍打下的這片江山,你小子有幾分老子當年的風采。”

翟高升眯着眼,雪茄指向秦羿,拍案大叫道。

“翟爺,有子嗣嗎?”

秦羿端起茶杯,自斟自飲,彷彿滿屋子的高手、狙擊手都是空氣。

“翟爺我縱橫雲海,孑然一身!”

翟高升爲秦羿氣勢所攝,心下暗驚,一時間卻也捉摸不透他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不知道爲何,翟公館裏的每一個人都有種錯覺。

從秦羿進門後,彷彿這座宅子的主人是他,而非他們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翟爺。

“那可惜了,你的江山後繼無人,甚至連寫遺書的機會都沒有了!”

田園小當家 秦羿舉起茶盅,輕輕一吹,淡然笑道。

“你!”

“小子,我知道你在江東有些名頭,但這裏可是雲海,你一來就殺了我乾兒子,這不太好吧?”

翟高升氣的差點被煙給嗆着,旋即面色一沉,動了殺心。

PS:五更完畢,明日再會,親愛的朋友們! “我不僅要殺你乾兒子,我還要滅你全宅!”

秦羿淡然道。

“滅我?來人,把大明星押上來!”

翟高升沒來由的心下一緊。

秦羿孤身一人,翟高升實在想不出,他哪來的自信,張口閉口要殺人。

但偏偏這話從他嘴裏說出來,翟高升半點脾氣都沒有!

氣場!

只有絕對強者纔有這種氣場!

翟高升決定越快解決這事越好,再拖下去,秦羿的氣場只會越盛。

殘刀與另外一個光着膀子,渾身紋了條九頭龍的鐵塔壯漢,一左一右揪着雲瀟瀟拖到了沙發上!

“這是你婆娘,不假吧?”

翟高升問道。

“姑爺,快救救小姐啊!”

雲叔在一旁大叫,立即有人賞了他一個大耳刮子!

“我不是他婆娘,你們找錯了人!”

雲瀟瀟望着秦羿,滿臉苦楚道。

“放了她,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秦羿靠在沙發上,淡淡道。

“少廢話,東旗、還有江邊的倉庫、貨輪公司等,你在雲海所有的生意,全都交給我,否則你就給她收屍。”

翟高升從沙發後摸出一根收縮鑌鐵大棍,摩挲着上面的符文,皮笑肉不笑道。

“你知道這根法棍的來歷嗎?”

翟高升傲然問道。

“說說!”

秦羿問道。

“這叫達摩棍,乃是少林賜予最傑出的還俗弟子法器,此棍刻有佛家金剛佛咒,重達八百斤,象徵佛門八百金剛揭諦。”

“誰敢犯我佛威,殺無赦!”

“如果你執意不識趣作死,我不介意用它敲碎你的腦袋,祭了八百金剛揭諦。”

翟高升手腕一抖,鑌鐵大棍頓時眼神出丈許,散發着雄鬱、厚重的氣息。

達摩棍上佛光流轉,威力驚人,竟然是把一品靈器。

足見少林對翟高升的看重。

事實上,翟高升能以平民之身成爲雲海灘的大佬,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他背後的少林身份。

他在少林的時候,便已經是達摩堂長老的親傳弟子,又得方丈開化。

正因爲如此,纔派他還俗,打拼天下,壯大少林聲威!

這些年,翟高升每年給南莆少林的供奉至少是一個億的香火錢!

萬界監獄長 要不然,少林會把他當個寶!

但有風吹草動,便會站出來替他撐腰。

天下武功出少林,南莆少林在武道界名頭極大,長老、方丈等個個都是宗師,而且還有早已隱退的神僧高人,任何人想要動翟高升,都得考慮下能否承受少林的怒火。

事實上,傅家等勢力才甘於與翟高升平分秋色,也正是出於這個原因。

要不然,他一個外地佬在雲海還真會混不下去。

翟高升此刻一亮出達摩棍,擺出少林資格,料定秦羿會老老實實“獻城割地”。

往往一亮達摩棍,在雲海沒有不忌憚的!

“原來你是少林弟子?”

秦羿摸了摸鼻樑,輕然笑問。

“沒錯,翟某當年達摩堂出身,乃是達摩堂第一武僧,怎樣,識趣點,簽下合同吧。”

翟高升仰着頭,半眯着眼,好不得意。

“是嗎?”

“區區少林,在我眼中就是個屁!”

“不過,你這根達摩燒火棍不錯,我要了!”

“翟爺,給不給?”

“這可是你討好我最後一次機會!可得珍惜啊!”

秦羿喝完最後一口茶,將茶杯倒扣在桌子上,淡然笑道。

“我給你麻痹,大爺的,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給我上!”

翟高升沒想到秦羿連少林也不放在眼裏,怒吼一聲,手下的八大金剛同時亮出兵器圍了上來。

八大金剛,個個如狼似虎,都是武道好手,身經百戰!

八人組成小型羅漢陣,剛猛無比,不知道多少好手敗在了他們的手上。

“就這點破銅爛鐵,也敢出來賣?”

“黑三!”

秦羿大喝一聲。

頓時,滿宅紫煙瀰漫!

陰氣滲人!

兩丈高的夜叉兇鬼黑三,咆哮而出!

八大金剛在兩丈高的黑三腳下,就像幼兒園的三歲小兒一般羸弱不堪!

我的媽呀!

這什麼東西?

不少打手,嚇的魂飛魄散,奪門就要逃。

“黑三!滅門!”

秦羿冷冷道。

這些人既然想要他的命,他又何必留手。

“黑三大哥!”

雲瀟瀟驚喜大叫道。

黑三銅鈴般的血眼一瞪,在胸口拍了拍,“雲小姐都敢動,你們活的不耐煩了!”

暴怒的黑三,搶到門口,雙拳照着門口一錘!

頓時,巨大氣力砸的大地巨震,衆人站立不穩,不少人跌倒在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