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照片,真人還要好看一些。

這樣的人,董事長的兒子,又年紀輕輕空降高層,也難怪會讓人想入非非。

阮思嫺摸着包裡那封信,已經打了無數次退堂鼓。

世上哪兒有那麼多表裡不一的人,傅明予渾身的氣質已經表明他從來都是站在雲端的,有普通人的十分之一好說話都是妄想,何況奢求其他。

但誠如司小珍所說,試試看也不虧什麼,不行就算了。

阮思嫺這樣想着,走路的時候也慢了些,思量着要一會兒要怎麼跟他開口。

正好這時候該送咖啡了,阮思嫺有了點動力,立刻往儲備間走去。

江子悅也在她旁邊準備食物,正在對着冰櫃擠眉弄眼,嘴裡還唸唸有詞。

阮思嫺心裡裝着事情,沒注意聽,直到江子悅戳了她一下。

“你走什麼神?”

阮思嫺咳了兩聲掩飾尷尬,“你剛說什麼?我注意咖啡的溫度去了。”

江子悅小心翼翼地朝客艙看了眼,說:“我們一會兒交換一下,你去給左邊的人服務,我去右邊。”

右邊,傅明予那邊。

阮思嫺抿了抿脣,沒立刻應下來。

江子悅用肩膀輕輕撞她一下,“行嗎?”

阮思嫺扯着笑說好,又問:“不過爲什麼呀?”

江子悅正在給水果擺盤,盯着橙子,用叉子戳了一下,“我前男友在那邊。”

“啊?”

阮思嫺朝外面看了一眼。

比起跟飛遇到老闆,撞上前男友這種概率可謂更小了。

阮思嫺又問:“你昨天沒看乘客名單嗎?怎麼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的樣子。”

“我看了啊,但是全世界這麼多人叫‘張偉’,我怎麼知道是他。”江子悅說着說着還弄丟了一塊兒橙子,她撿起來用力丟進垃圾桶,“真晦氣!”

阮思嫺把她往裡面拉了拉,小聲說道:“有客人在那邊出來了,你小聲點兒。”

江子悅強行整理了自己的表情,但還是忍不住說:“剛剛登機的時候還故意調戲我,傻逼,臭傻逼,男人都是傻逼。”

阮思嫺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她的情緒,“你也別太激動,前男友而已,你就當做普通乘客就好了。”

“屁的普通乘客,普通乘客哪兒有那麼傻逼的。”江子悅又鄭重地看着阮思嫺,“真的,你還小,等你多談幾次戀愛就知道了,男人都是傻逼。”

阮思嫺嗯嗯應了兩聲,答應了和江子悅換,兩人便分開走出去。

一整排的餐飲送完,阮思嫺又挨個爲需要的客人倒了咖啡。

走到盡頭時,她扭頭看向傅明予那一排。

江子悅已經跟着餐車走了,傅明予則低頭看着桌上的iPad。

阮思嫺手心微微發熱,猶豫片刻,朝着傅明予走去。

“傅總,您需要咖啡嗎?”

傅明予沒擡頭,伸手推了下杯子,“謝謝。”

阮思嫺彎腰倒好了咖啡,頓了頓,沒立刻走。

察覺到她的異樣,傅明予擡眼看過來。

他雙眼生得狹長,扇形微開的雙眼皮,收斂了整張臉的凌厲,但偏偏眼尾上揚,又平添幾分張揚。

只是他冷冷瞥着人的時候,風月再美也夾雜着冰霜。

阮思嫺很不爭氣地遁了。

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傅明予的秘書叫阮思嫺添咖啡。

她拿出那封信,墊在壺底,再次走過去。

給秘書倒了咖啡後,又轉頭看向傅明予。

他還是拿着iPad,屏幕裡是飛機的內部結構3D展示圖。

畫面很清晰,傅明予放大了看細節,手指在屏幕上滑動,看樣子似乎自動屏蔽了四周的人。

他這麼專注,阮思嫺很不好意思打擾他,可是按在壺底的那封信時刻在提醒着她,時不待人,時不待人。

可是他看起來真的很忙,就算給了他,他也不一定會看。

就在阮思嫺內心天人交戰的時候,秘書開口道:“還有事嗎?”

阮思嫺緊張得發慌,小聲道:“您還需要咖啡嗎?”

秘書挑了挑眉,手指敲了敲面前的咖啡杯,裡面還有半杯。

阮思嫺默認他不需要了,又轉向傅明予。

“您還需要咖啡嗎?”

傅明予手指微屈,抵着下巴,輕輕摩挲。

隨後才擡頭看向阮思嫺。

“不用。”

從他擡眼看過來的時候阮思嫺就知道是這個答案了,也不意外,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而傅明予擡眸瞥了眼她的背影,眼中不耐之色愈濃。

偏秘書在一旁笑了一下,傅明予看過去,秘書立刻收了笑意,遞過來一張紙。

“這是ACJ31的起草標書。”

傅明予接過的同時,又看了一眼前方的背影。

這王樂康怎麼辦事的。

過了一會兒,這個空姐果然又端着咖啡回來了。

她手裡似乎還拿着什麼東西。

好像是一封信。

傅明予擡頭直勾勾地看着阮思嫺。

щщщ ☢тtκan ☢¢〇

眼前這個女人穿着恆世航空傳統的淺藍色制服,面容姣好。

且她個子高挑,腰細腿長,身材極好。

可惜濃妝紅脣,笑容僵硬,毫無記憶點。

阮思嫺見傅明予毫不遮掩地打量她,想到自己有不情之請,越發緊張,腦子裡嗡嗡作響,喉嚨一緊,低聲道:“傅總,您需要添咖啡嗎?”

說這話的時候她緊緊攥着壺底的那封信,手指不安的摩挲,將信輕輕推了出來,想着什麼時機合適地遞出去。

這一小動作被傅明予盡收眼底。

傅明予看見她臉上明顯出現了欲言又止卻又充滿期待的神色。

他關掉iPad屏幕,挽了一截袖口,漫不經心地說:“這份工作你是不是不想幹了?”

阮思嫺愣了下,想到那封信的內容,說道:“是,我不想做世航的空姐了,我想做……”

傅明予輕輕轉動手腕,眼皮一掀,開口道:“老闆娘?”

阮思嫺:“……嗯?”

“你不如做夢。”

“……”

阮思嫺半晌沒動。

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

男人都是傻逼。 快龍目光閃爍的看着天空中的烈咬陸鯊,湖綠色的眼眸微微晃動。

這麼帥的招式,它一定要學會!

陳越時刻在用常磐之力與快龍做着「心電感應」,因此快龍這個想法產生的一瞬間,便傳到了他的腦海中。

陳越把腦袋放在快龍的頭頂上,與它一起抬頭看着烈咬陸鯊。

一波龍星群的爆炸輸出結束后,烈咬陸鯊直接化身噴氣式戰鬥機,渾身爆發出無可匹敵的紅色殺氣,以極其誇張的速度朝着下方的六隻精靈俯衝了過去。

它的身形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殘影,彷彿遊走於世間的死神一般,無情且冷酷的收割著那六隻精靈的生命。

這一幕看的湖心島上的那群玩家直接驚呆了。

「卧槽……這什麼情況?那小孩怕不是個掛逼吧?」

「希羅娜沒成為冠軍之前就已經這麼強了嗎?太離譜了吧?」

「嗚嗚嗚,我也想和本子蘭一起在快龍身上談情說愛!」

「話說……那小孩到底是誰啊?為什麼會和希羅娜混到一起?」

就在這時,有人發出了震驚的聲音:「我滴乖乖!你們快看積分排行榜!!!」

眾人立刻打開積分排行榜。

位於第一位的依舊是那個轟動全空間名叫陳越的玩家,他所獲得的積分數量直接甩了第二名好幾條街。

積分排行榜

1.陳越,405分

2.王明輝,125分

3.劉奇峰,98分

4.張偉,86分

5.張偉,84分

「怎麼了嗎?」有玩家沒反應過來,疑惑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