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維雖然不怎麼懂酒,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在原罪城的時候,江維可沒少喝酒,也喝了一些原罪城裡的美酒;而現在江維發現,這判官殿里所謂的美酒,好像也不比原罪城的那些酒好多少啊……

「難道是我不會喝?」江維心裡自嘲笑了笑,估摸著可能是自己不會喝吧,反正江維看到對面的吳凡,是一臉陶醉地喝著的!

「對了!」吳凡好不容易陶醉完,把酒杯放下道,「我在這凝魂宮裡也有一些好友,我要不要把他們也叫來,介紹你認識認識?」

「那當然好了!」江維連道。

江維在這凝魂宮,算是初來乍到的,如果能結識一些朋友,對他而言自然是有益無害的。要知道,凝魂宮裡的這些鬼修,可都是整個鬼界最最天才的一群大鬼啊;日後,這些鬼修中,恐怕少不得會出現一些縱橫鬼界的大能!——俗話說物以類聚,這樣的朋友,江維當然願意和他們扎堆了! 聽到江維說「好」,吳凡這才拿出千里傳音符來,笑著說道:「我那幾位好友,也都居住在這玄字層;我傳音過去,他們很快就能過來!」

說著,吳凡就對著千里傳音符傳音起來。

不過,片刻后,吳凡的臉色卻忽然一變。

「我靠,還真巧了!」吳凡低聲罵了一句。

「怎麼了,吳凡兄弟?」江維連問道。

「我那幾位好友,明明就在附近,而且都收到了我的傳音;可是,就是沒有一個答覆我!」吳凡鬱悶道。

「額……說不定都在閉關呢……」江維微微一愣,道,「那就只好下次再認識了!」

如果在閉關中,自然就不怎麼會理會傳音符的消息了。

「這可不行!」吳凡正色道,「江維兄弟初來我們凝魂宮,這接風洗塵怎麼能這麼寒酸了事了?——江維兄弟,你且稍等片刻,有酒有菜上來,你也先吃著喝著;我這就趕去我那幾位好友的住處,把他們拽過來!」

「吳凡兄弟,真不用這麼麻煩的!」江維連道。

「這什麼話!?」吳凡卻「嗖」地站了起來,「江維兄弟,你先坐著,我去去就來!」

說著,也不等江維反駁,吳凡便直接快步走出了小飯店;走到街道上后,吳凡更是火急火燎地狂奔而去,眨眼便消失在了江維的視野之中。


「這吳凡……」江維苦笑著搖頭,不過,卻愈加為吳凡的義氣所感動——像吳凡這般熱忱的人,別說是鬼界了,就算在人界,也難得一見。

搖了搖頭,江維也只好繼續坐在那裡,飲起了酒來。和剛才的一口乾不同,這一次,江維可是細細地品味的。

「這酒……」江維小心地喳了一口,慢慢地品起了這吳凡口中的美酒來;品著品著,江維的眉頭逐漸皺起,「這酒確實不怎麼樣啊……」

就算江維真的不懂酒,但大致的好壞總還是能區分出來的。剛才江維一口而盡的時候,就有點感覺這酒不怎麼好了;現在細細品來,這種感覺更強。

「就這酒,有什麼好值得吳凡兄弟惦記的呢?」江維有些不解,在他看來,這種酒,別說是在判官殿了,就算是在原罪城,也不難買到啊,算是相當普通的酒啊,「還是說,是我這個鄉下鬼喝不來高端美酒……?」

品了這一口,江維便把酒杯放下,沒有再喝;既然自己品不來這高端美酒,那還是別浪費了……不過江維心裡卻在那裡暗暗搖頭——所謂的高端美酒,原來也就這樣,真沒什麼意思!

……

吳凡在火急火燎地跑出小飯館后,並沒有跑出多遠,而是在不遠處的街口一繞,就繞進了一處小巷裡去。而這小巷內,正有一名富態的商人在等著他。

「高老闆!」

「吳凡!」被稱作高老闆的富態商人笑道,「你這次給我帶來的生意,靠譜的不?」

「放心,絕對靠譜!」吳凡陰笑道,「是個新來的鬼修,我都探過了,後面沒什麼人!」

「那就好!」高老闆也陰陰笑了起來,「那就……」

「那就按老規矩來唄,省的說我們壞了規矩!」吳凡乾脆利落說道,「不過事成之後,我的那份好處,你可別忘記了!」

「這你就放心吧,咱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都是講信譽的本分人!哈哈哈……」

「哈哈哈哈……」吳凡也附和著笑了起來;不過心裡,吳凡確實腹誹不已——信譽?本分?呵呵!

……

這個小巷子里的談話,江維自然一無所知;此時的江維,正看著一盤盤菜被端了上來,不過吳凡沒回來,他自然不能先動。

「這些菜肴……」

江維雖然沒有開動,卻也能感覺出,這些菜肴,似乎並沒有吳凡形容得那麼贊啊!

一份好的菜肴,講究的是色香味俱全;現在,江維雖然還沒有嘗味道,但光是那色和香,江維就有些不敢恭維……江維絲毫不覺得,這些菜肴哪裡比原罪城的那些菜好了。

「難道判官殿的鬼修,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就從沒吃過好吃的?」江維心裡暗暗想道,「就連這種檔次的菜肴,居然都能被捧為美味?」

這時候,江維懷疑的,已經不是判官殿眾鬼修的品味了,而是直接懷疑起了判官殿里的生活水平了。

「難不成,在這判官大人的地盤,生活水平反倒要比原罪城這樣的小城低?」江維覺得有些不可置信,同時也隱隱感到了一些不對勁。

不過江維也沒多想,心道:「大概是凝魂宮裡的消費比較高吧……我和吳凡萍水相逢,白吃還嫌,也太不厚道了!」

想到這裡,江維不由自嘲一笑;而後便靜下心來,繼續悠哉地等待起吳凡來。

望著窗外偶爾有鬼修經過,江維沉下心來感受起這凝魂宮裡的生活來;時間一晃,便過去了一個時辰。

「嗯?」江維眉頭皺起,「都已經一個時辰了,怎麼吳凡還沒回來!」

凝魂宮也就這麼大,吳凡真要撒開腳丫子跑的話,這麼多時間,都足夠把凝魂宮逛個十七八遍了。可江維左等右等的,竟愣是沒有等到吳凡回來。

要知道,菜可都已經涼了!

菜涼了,江維倒不心疼。在江維看來,哪怕凝魂宮的消費再高,但就這種檔次的酒菜,也花不了多少錢;到時候,大不了重新上一份就是了。


江維討厭的是這種等待的感覺。

要知道,等待,本就是男人最討厭的一件事;更何況江維現在不是在等女人,而是在等其他男人——這就更加討厭了。

不過江維又聯繫不上吳凡,現在也只能這樣子乾等著。

「可能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住了吧……」江維如是想道;畢竟誰都會有急事,萬一吳凡碰上什麼急事,耽擱了一下,這也正常得很!

吳凡能夠如此熱情地接待自己,已經讓江維感到很是感動了,江維又怎麼會不允許他有什麼事情耽擱上一會的?

只是,又兩個時辰過去,酒菜都已經冷成渣了,吳凡卻還沒有來。

「算了,還是先不等了……」一等三個時辰,卻還是沒有等到吳凡,江維只能無奈起身。

至於桌上的這些酒菜,著實勾不起江維什麼興趣來;江維又不是餓死鬼,還不至於看到這麼點破爛玩意就撲上去吃。

「走吧!」江維站了起來,沖著店小二招手道,「算一下,多少冥幣!」 「多少冥幣?」

聽到江維的話后,這位有著燃魄期修為的店小二,看向江維的眼神竟帶著明顯的驚訝。

「嗯?」江維一怔——這算什麼眼神。

過了片刻,店小二方才說道:「五十萬……」

「什麼!?就這麼些玩意,要五十萬冥幣!?」江維驚得都要跳起來了。

要知道,鬼界那些底層的鬼魂,一年都賺不到幾十枚冥幣;五十萬冥幣,恐怕得賺幾萬年……還得要求這幾萬年裡,人界都有人誠心祭拜他才行;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就算凝魂宮的消費再高,也不應該高成這樣啊,這也太黑了吧!

不過看了看周圍這些燃魄期的店小二,對這個價格,江維倒也並非無法接受……畢竟,人家連店小二都是燃魄期的猛鬼,在這哪怕就是喝杯水,那肯定也是貴得很的,沒什麼好奇怪的!

正當江維慢慢地開始接受這個價格,並準備掏錢的時候,他卻聽到了店小二鄙夷的聲音:「五十萬冥幣?你該不會是開玩笑打發叫花子吧!?——是五十萬魂石!」

我靠!

江維險些氣得直接給這店小二一巴掌:「多少!?五十萬魂石!?」

「廢話!」店小二沒好氣道,「沒在凝魂宮吃過東西是吧,鄉下鬼!我們這兒的酒菜,就是這個價!」

「你妹這個價!!!」江維直接罵道,「不對,就算你妹也值不了這個價!!!」

江維又不是不知道五十萬魂石意味著什麼;五十萬的下品魂石,都足夠購買一件比較好的下品神兵了——要知道,對鬼修來說,一件趁手的神兵,簡直意味著生命啊;而眼前這些破酒菜,竟也敢要價五十萬魂石,江維甚至都懷疑起店家的腦子是怎麼長的了。

不過江維也不笨,此時他也想到了:「我靠,那個吳凡在忽悠我!」吳凡遲遲不出現,而這裡的酒菜又貴成這樣,江維哪還不知道,這是他們組團在宰自己呢!

而且,這一刀宰得非常狠,直接就宰掉了自己一半的身家。


「這些人肯定都知道,我們剛來判官殿的鬼修,會得到一百萬下品魂石;所以,他們才會故意設下圈套,要坑掉五十萬魂石。」

「太狠了!」江維不得不說,這一刀宰得,可真夠狠的啊!

與此同時,江維的心裡卻是默默地搖頭:「枉我還以為那吳凡會是什麼好人,想不到竟然演戲演得這麼好!」

江維倒寧願吳凡先跟自己套近乎套一陣子,然後再伸手跟自己要錢,也好過這種被欺騙的感覺。這一刀,傷的可不僅僅是江維的魂石,更是江維的心啊!

「我還是太天真啊,居然還相信鬼界會有這麼淳樸的人!」江維嘆息不已;同時江維也想到了趙胤,「難不成,那趙胤也是抱著同樣的心思的?」江維不敢下斷言,卻也對那個剛在判官殿門口碰到就熱情無比的趙胤也產生了一絲警惕。

當然,江維現在最需要面對並解決的,還是眼前的局面。

「快給魂石吧!」店小二催道。

「魂石?呵!」江維不屑一笑,「給你們魂石?你們還裝得不夠假啊?想宰我?我是這麼容易被宰的嗎!?」

說著,江維便不再理會這名店小二,直接大步朝店外走去。這名店小二雖然有著燃魄期的修為,但江維卻自信,真要動起手來,自己絕對能輕取他;就算是整家店裡的鬼修都加在一起,江維也自信可以一戰——就算打不過,全身而退絕不是問題!

「走?」回敬江維的,卻是店小二不屑的嗤笑,「在凝魂宮裡,你也敢吃霸王餐?你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吧!」

「那又如何?」真讓江維掏出這五十萬下品魂石來,江維是絕對不會願意的。

「那你走出這扇門試試!」店小二繼續不屑笑道,「凝魂宮有凝魂宮的規矩——你走出去,我便把你吃霸王餐的事上稟北亡鬼君,請他將你逐出凝魂宮!」

「北亡鬼君!」江維眼神一凌。

江維並不懷疑對方所說的真假,畢竟,對方既然敢這樣說了,那必然是有所依仗在的,江維不想隨意去挑釁對方的依仗。

「看來,在這凝魂宮裡開店的,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啊!」江維所料不錯,在凝魂宮裡,除了那些天才鬼修外;剩下的,就全是靠著關係進來賣東西的了——畢竟,凝魂宮裡的這群天才,可是相當好的一個群體,優秀的商人自然不會放過這一賺錢的機會!

江維在原地站了數息,最後還是暗暗搖了搖頭——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認識北亡鬼君,但也不值得我冒險……要是因為這麼點事,就引起北亡鬼君的注意,那就太悲劇了!

「好,算你們厲害!」想到這些環節,江維也懶得再爭辯什麼了,直接從儲物戒指中扔出了五十萬下品魂石來。

五十萬下品魂石一出現,幾乎瞬間在地上堆出了一座小山來。

「今天我認栽,這五十萬下品魂石,就當施捨給你們了!」丟下魂石,江維頭也不回就往外走,「不過這筆賬,我肯定會找你們算回來的,你們等著!」

見到了魂石,店小二也懶得理會江維的威脅,反而眉開眼笑道:「我們開門做生意,光明正大的,怕你算什麼帳!?」

店小二的話中,也帶著一絲威脅的意味,是在暗暗告訴江維——我們是有背景的,不怕你算賬!

「哼!」

江維頭也不回就走出了這小飯館;今天,江維實在是被坑大了,也徹底火大了!

五十萬下品魂石啊!

雖說江維曾經被小金人敗家敗掉的魂石更多,但這能一樣嗎?江維只知道,現在自己恨不得一劍殺了那店小二,再去宰了那吳凡。

「要忍!」

「要忍!」

江維不斷地對自己說著。

江維明白,自己的實力實在太弱了,在這高手滿天飛的判官殿,自己根本就算不了什麼!甚至就算江維依仗的底牌小金人,到了判官殿,同樣也算不了什麼!

江維很明智,在這裡,自己只有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