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離這才意識到這些人已經累的不行了,只好停下腳步來,讓大家在原地稍作休息。

按照這樣的走法,穿過好幾個山脈,怕是真的要走到農村裏去了,估摸着這幾個警察還想早點回去上班是沒得指望了。

只是我詫異的是,枉生門的禁地,竟然用了這麼多的山脈組合到了一起,這裏面到底有什麼祕密值得枉生門門主這麼做,而且還不是在枉生門裏面藏着祕密,除非這個祕密是帶不走的。

我只能這樣大膽的猜測了,我好奇的問江離,“青丘國的人爲什麼和枉生門對着幹,還這麼明目張膽的來到枉生門的禁地,感覺枉生門也不像是很好惹的人。”

江離點點頭,看了我一眼說,“沒想到你對這些事情,分析到是有點見解,枉生門和青丘國他們本來就不是一類人,青丘國在妖盟一向橫行霸道慣了,自然認爲,在妖界已經是最強霸主,青丘國現在在做的事情,我們也看到了,無非是想在陰長生和周武王復活的同時,一舉摧毀兩股勢力,自己做上霸主的位置。”

“那枉生門呢?”我好奇的問。

江離說,“枉生門本來就是個奇怪的存在,枉生門似乎不爭任何的利益,他們本身就有極其厲害的地方,可以完成任何人想要的心願,光是這個力量就已經很厲害了,只不過枉生門好像在阻止青丘國的做事,所以兩股勢力出現了矛盾,青丘國一向小肚雞腸,當年塗山被滅的慘案也是如此,青丘國派人來搗鼓枉生門禁地也不是沒可能。”

(本章完) 這個時候我又想起了之前青丘國國主抓我的時候,好像在說枉生門門主找她們要人,應該就是要的我吧,莫非也是因爲青丘國和枉生門之間有瓜葛,我正好成了她們鬥爭的武器,所以枉生門的門主還前來找她們要我。

我心裏不由的覺得,之前還覺得枉生門這種詭異的地方,估摸着不像是好人待的,主要是他們的一些流程做事和陰司有些差不多,不過一個是給人鬼辦事,一個是給妖界辦事。

這麼一想,不由得覺得,枉生門倒像是三界的一股清流,做自己的事情,也絕對不姑息擾亂秩序的人一樣。

樑警官見我和江離正在談話,乾脆上前走了過來,極其難爲情的看着江離說,“道長,有句話我想問一下,這如果繼續走下去,要多久才能出的去。”

江離告訴樑警官,這裏山脈挨着山脈,要想走出去,也必須走通,既然沒有回頭路,那麼就必須把所有的山脈穿過去,才能正常出去,只怕也要耽擱一兩天了,但是江離又說,以這些警察的身體怕是一兩天都還有些玄乎,期間畢竟需要休息的時間。

樑警官繼續問江離,“走了這麼長的路,怕是出去以後已經不在城裏嘍?”

江離點點頭,“整個這條路都是往南邊方向走的,估摸着出去挨着陳蕭他們老家附近不遠了,你們一時半會肯定沒法回去,既來之則安之,也不要太過於急躁。”

樑警官聽了這句話,無奈的點點頭,對於他們城裏人而言,時間觀念是極爲重要的,一旦沒有按時回去,肯定要受些責罰,這個時候樑警官才懷裏掏出一個東西,和之前見小胖子的時候,掏出來的東西一模一樣。

我記得小胖子說過,這個叫手機。

只見樑警官舉着手機不斷搖搖晃晃,我很是好奇,就問了句,“你這是在幹嘛,我平日裏拿羅盤也是這個樣子呢!”

樑警官尷尬的笑了笑告訴我,他說想看看手機有沒有信號,給上面請假,只是手機自從進了山脈以後,就一直沒有信號,這下子估計整個警局還以爲他們失蹤了,到時候只怕也會出動來找他們。

我雖然聽不懂什麼找信號的意思,但是我想和他們聯繫人受到阻礙有點關係吧。

主要是我跟着江離學習道法,不常接觸這些城裏面的稀奇玩意,這空調,和手機,我都還是第一次認識到,心裏的確是好奇的不得了。

就在這個時候,江

離突然臉色變得極爲嚴肅,猛然站起身子來,環顧了一下四周,眉頭緊鎖,似乎周圍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

見江離這番表情,我也趕緊站起了身子,讓大家都躲在我身後,千萬不可冒然行動。

江離嚴肅的打探着四周,忽然並指唸咒,神情極其嚴肅,“太上老君教我殺鬼,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山石裂,佩帶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鬼,後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急急如律令!敕!”

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巨響,嚇得我整個人一哆嗦,一股極其強烈的陰風鋪面而來,四周的景色瞬間變得了模樣,原本還只是山脈道路,不過是一分鐘的時間,瞬間變成了滾滾江水,極其湍流,江水裏還發出極其可怕的聲音,像是有東西在嘶吼一般。

我問江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江離告訴我,剛纔有人來了這裏,把這裏和黃泉路連接在了一起,只要順着江水走下去,就會直接前往黃泉路,如果不是枉生門內極其牛逼的人物怕是沒有這個能力。

我不明白江離說的意思,江離又告訴我,枉生門門下有許多有能力的奇人,三界皆有,剛纔江離明顯感覺到了一股陰氣,所以唸咒殺鬼,不想竟然是一瞬間的事情,對方竟然就把這裏打通了黃泉路,也就說無論我們一會怎麼前進,這裏已經和黃泉連上了。

我心裏一沉,連忙問江離,“那我們豈不是要走到了酆都城?”

江離搖搖頭,“這裏的方向到不了酆都,應該是當地的城隍廟。”

樑警官極其詫異的聽着我和江離的對話,就連平日裏一向不爽的葉坤,都開始緊張了起來,問我們口中所謂的黃泉路,是不是他們想的那種。

我點點頭,“不要擔心,我師父厲害的很!”

葉坤臉色瞬間變得極其慘白,“我曾經看過關於一些記載陰司的東西,本來以爲是唬人的,從來就沒相信過,黃泉路里全是亡魂,十分可怕,難不成這一切都是真的。”

幾個警察面面相覷,似乎對於即將發生的事情無法理解,也極其害怕。

纏綿不休:天才寶寶甜心媽 湍急的水流聲發出轟隆的聲音,赫然出現的黃泉河水也變得極其詭異,原本還只是江水的顏色,不過就是我們說了幾句話的事情,竟然變成了血紅色,整個山脈內,本來就不大亮

堂,這些顯得更加陰暗。

整個這條黃泉路,一眼望去,看不見底。

一等貴婦 所有人都已經陷入了一陣沉默,而我的心裏更是好奇,究竟是什麼人突然出現,就連江離那麼迅速的發現了對方,都沒能阻止他打開黃泉路。

枉生門的人究竟有多厲害,我也覺得極有可能是爲了保護枉生門門主的祕密,所以特意將我引開去黃泉路,這樣就不會繼續前進,而窺探到了枉生門門主的祕密。

我心裏一沉,看來這裏藏着的祕密,比我想象中要大的多了。

只不過剛纔那個人的陰氣我竟然沒能及時感應到,好在江離迅速發現。

此時攤在花斑豹子身上的小胖子忽然開口說,“枉生門的人應該沒打算傷害我們,否則就憑剛纔那個人的功夫,我們幾個凡胎肉體的人,怕是早就沒了活路了,這樣做,應該是爲了引開我們,讓我們去黃泉路,避免看到枉生門的祕密,對方也極其清楚,有江離這樣的高手在,黃泉路一點威脅也沒有。”

沒想到,小胖子竟然和我心有靈犀,想法都是一樣的。

此時的黃泉路帶着極其詭異的色彩,要不是我早就經歷過了這些,倒也習以爲常並不覺得有多麼的可怕,只是這個幾個警察的臉色已經很是不好,每個人像是覺得自己馬上會死一樣。

這個時候江離極其平穩的說了句,“各位跟着我就行了。”

江離食指夾住一張符紙,上面畫着的東西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江離一臉嚴肅的唸咒,極其嚴厲的喊了聲,“敕!”,忽然他手中的符紙飄到了黃泉江河之中,不過一秒鐘的功夫,赫然變成了一艘木船,船帆上不是白色的布,竟然是巨大的黃符紙,上面繪製着驅魔符咒。

整個船面並不大,船的外圍,也貼着幾十張的黃色符紙,上面都繪製着驅魔符咒,怕是坐着這個船去黃泉路,一路上那些亡魂都不敢靠近,更不可能去搶奪這些人的肉身了。

江離淡淡的說了聲,“跟着我上船。”

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江離用這種法術,簡直是太過於神奇了,我極其好奇的看着江離,問江離是怎麼做到的。

江離告訴我,這種法術不可以經常用,之所以江離一直沒教過我,是因爲,這個法術會損耗作法人的壽命,江離說他本來就活得久,這些東西已經不足以珍貴,像我這樣的凡胎肉體,只怕使用一次,也就活不到幾年了。

(本章完) 幾個人走進來后,立即有人把大廳中間一早就被空出的位置,有護衛直接拿出一套奢華的桌椅,秦涵和岳風兩個人坐了下來,客棧的小二立即給奉了茶……

「涵,你說那雪夢兒要是知道你在這裡見她,會不會直接氣的不來了啊!」岳風十分好奇的看著好友說道。

「不來最好!」秦涵黑著臉說道,本來他就對那個雪夢兒毫無興趣。

「哈哈哈,你這樣人家雪大小姐看到會傷心的啊!」岳風騷包的說道。

「喝你的茶吧!」秦涵冷冷的說道。

「好吧好吧,反正我也就是來看看到底那第一美人兒,能有多美,配不配的上你這個第一美男!」岳風笑著道。

「哇,娘親,那個藍衣服的叔叔,是寶寶見過第四個好看的男人哦!」寶寶看了秦涵半天,驚呼說道。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問道:「是嗎?那寶寶覺得第一好看的是誰啊?」

「第一好看的當然是爹爹了,然後是紫夜,還有封叔叔!」寶寶聞言非常自豪的說道。

雖然她心裡覺得紫夜比爹爹好看,但是紫夜現在不在這裡,她就勉強照顧下傲嬌爹爹吧!不然爹爹一定會不開心的……

果然,寶寶說完帝溟寒瞬間圓滿了,也不在乎第二和第三是誰了,至少在女兒心裡自己才是最好看的……

雪封聞言寵溺的看了眼寶寶,他知道寶寶因為不想別人知道自己是雪族人,才會從雪叔叔,改口喊他封叔叔的,陣是精明的小丫頭……、

秦涵和岳風進來,大部分人的視線都落在他們身上,畢竟兩人都是人中龍鳳,容貌都是俊逸非凡的!但是墨九狸和帝溟寒還有雪封,也不過是聰明瞥了一眼而已……

岳風聽到寶寶的話,眉頭微微一挑,看向寶寶這邊,要知道他自己本身就是美男子一名,雖然不及好友的容顏妖孽,但是自己好友秦涵的容貌,那可是比聖域的墨紫陽還要俊美三分,當之無愧的神界第一美男啊……

可是這個小丫頭卻說自己好友在她眼裡只能排第四,這讓他和秦涵都有些好奇了!只不過兩人在看到寶寶四個人的容貌太過普通時,先是一愣,隨即明白對方應該是易容了……

因此,岳風笑了笑對著寶寶問道:「小丫頭,那我在你心裡排第幾好看呢?」

岳風覺得好友排第四,他應該能排第五吧!可是聽到寶寶的話后,岳風瞬間鬱悶了……

只聽寶寶聞言,歪著腦袋仔細看了看岳風說道:「叔叔,你長的也不是很難看,除了我的流年叔叔,沉香叔叔,花叔叔,暗叔叔,風叔叔,表舅舅,琰叔叔,小籃……」

「咳咳,好了,小丫頭我知道了,你別數了!」岳風無語的打斷寶寶的話說道。

本來以為自己怎麼也能排個前五,或者前十,結果這個小丫頭數起來沒完了,真的不知道她那裡來那麼多叔叔和舅舅的,要是再聽她數下去的話,岳風覺得,自己簡直長了一張大眾臉啊…… 「好吧,其實叔叔你長的不難看哦!」寶寶故意的眨了眨眼看著岳風繼續道:「就是這麼冷的天,叔叔你還拿把扇子,是不是太騷包了啊!」

「撲哧……」聞言,秦涵直接笑出聲來了,他不止一次說好友別拿扇子,看著很騷包,岳風就是不聽,說什麼風流倜儻,今天終於有人跟自己眼光一樣了。

岳風聞言哀怨的看著寶寶,又瞪了眼好友,再看看手裡的扇子,和眾人別樣的眼神,頓時覺得這扇子燙手不已,乾脆直接收了起來……

「嗯嗯,這樣好多了,起碼不那麼騷包了!」寶寶笑著說道。

「來人,給那個小丫頭多上幾盤靈果,算本少主的!」岳風對著小二喊道。然後看著寶寶說道:「小丫頭啊,你多吃點,少說話!叔叔請你的,別客氣,吃完了還有,想吃多少都算叔叔的哈!」

他覺得再讓小丫頭說下去,自己是跟騷包脫不了關係了,什麼叫不那麼騷包啊,這小丫頭愛不會聊天了,真是太不可愛了……

墨九狸看到小二端上來的幾盤靈果,倒是抬起頭微微看了眼坐在不遠處的秦涵和岳風,她有些意外岳風的處事風格,看起來這個岳家少主岳風,也是個逗比的傢伙了……

不過這也讓墨九狸和帝溟寒對岳風和秦涵兩人的印象,微微好了一點兒,至少帝大神沒有那麼討厭對方就是了!畢竟對自己的女兒好,他還是還滿意的……

墨九狸打量了下秦涵和岳風,首先是一襲月白色長袍岳風,身穿月白色錦衣華服,配上那張妖孽般的臉龐倒也有相映成輝的作用,一張臉生的比許多女人都美上三分,一雙桃花眼,似乎隨時都在放電。

這個岳風,倒是擔得起傾國二字啊……

岳風對面坐著的,沒有什麼表情的秦涵,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一身藍色長袍,跟他身上那種冰冷如水的氣質很相配,他的身上有一種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氣質,那便是優雅……

秦涵的五官似刀削般俊美,身長玉立,整個人坐在那裡,彷彿這世間最美好的一切都匯聚到了他的身上!真的如同寶寶說的,秦涵的容顏確實不如帝溟寒和紫夜妖孽,也沒有雪封的容貌完美,但是在神界,這樣的容貌應該稱得上第一了……

至於眾人說的,秦涵的容貌俊美過墨紫陽,墨九狸想大概是因為秦涵比墨紫陽年輕吧!在墨九狸的印象里,墨紫陽也生的容貌俊美,但是看著確實比帝溟寒和紫夜,雪封,秦涵等人要成熟許多……

墨九狸正在想著,就察覺到一道無比哀怨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臉上,讓她像忽略都難!果然,轉頭就對上了帝溟寒無比哀怨的眼神……

墨九狸看著帝溟寒眨了眨眼問道:「怎麼了?」

「娘子,你當著我的面,看別的男人陣的好么!」帝溟寒哀怨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滿頭黑線……

她不過是因為岳風的行為,才多看了幾眼,也沒有怎麼樣吧,這傢伙要不要這麼酸啊…… 我愣了愣,沒想到還有這種事情。

我們趕緊上了船,大概是船不大的緣故,站上去還有些不穩,搖搖晃晃,幾個人三倆下走進來,明顯能夠感覺到船在往下沉。

我極其擔心的看着江離問,“這個船會不會沉下去了?”

江離諱莫如深的看着我說了句,“你師父造的船豈能說沉就沉?”

我嘿嘿的笑了笑,這倒是,有江離在,我可就什麼也都不怕了。

我俯下身子,好奇的盯着黃泉江河,江水湍急,不斷的翻滾,時不時的還冒出咕嚕嚕的聲音,幾個警察見我一直盯着河水,也都紛紛好奇的湊了過來,趴在船邊上,盯着看。

江水不斷翻滾,冒出紅色的氣泡,就在這個時候,一張死灰面孔的人臉赫然從江水裏冒了出來,渾身站着紅色的黃泉水,整個面目極其猙獰,看上去十分可怕,陰森森的衝着我笑了起來。

這一舉動,着實把我身邊的幾個警察嚇壞了,嚇得連忙後退了好幾步,要不我迅速轉過身將他們一把拉住,指不定會翻下船去。

“那是啥玩意!”葉坤滿臉震驚的看着我說。

我告訴葉坤,這是徘徊在黃泉路上的亡魂,陽間死亡的人有各種各樣的原因,有些陽壽未到就意外身亡,這樣的鬼魂陰間不收,進了鬼門關的枉死之魂,就會在這黃泉路上逗留,等到陽壽到了再去城隍廟判定功過,然後投胎轉世。

只是這些亡魂逗留久了,就想找活人的身體依附,到時候順着活人的身子離開這裏,這基本上是每個逗留在黃泉路上的亡魂都在想的事情。

葉坤的臉色更是不好了,雖然他一直研究玄學,也相信這些東西的存在,可是他畢竟還沒實際接觸過這些東西,自然一時之間有些接受不了,江離看中這個人資質,我倒也覺得他對玄學研究也算透徹,只不過接觸的東西實在太少了,要是他願意做道士,我可以讓他去龍虎宗。

就在這個時候,剛纔那個亡魂竟然想要衝上這艘船,只不過被江離貼滿的符紙擋在了外面,不一會,越發和它長得差不多的亡魂,都窸窸窣窣的聚集了過來,滿臉都是貪婪的眼光盯着我們,我們這裏可是有好幾個人的身體,特別是小胖子,身負重傷,更是這些亡魂窺探垂涎不已。

所有的亡魂全部緊緊將這艘船包圍着,不少亡魂更是拼了命的往上擠,好幾次被船外貼着的符紙不斷擊退,但是由於我們太過於吸引這些東西的目光,他們就是發了瘋一樣,不斷的靠近,不

斷的擠壓,甚至連船都發出了砰砰的撞擊聲。

我心裏極擔心,要是這些東西把船撞壞了,那還得了。

我扭頭看着江離,“師父,這些東西把船撞的砰砰響,會不會有影響啊?”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隨他們去吧。”

見江離這般莫不在乎的模樣,我心裏也有了底,這些東西肯定是撞不爛船的。樑警官倒是極其嚴肅的看着我說,“陳道士,我們去了黃泉路,還怎麼回到陽間,怕是這裏的東西把我扣留回不去了怎麼辦?”

我一副不以爲然的表情告訴他們,“別擔心,陰司也有自己的規矩,活人是肯定不收的,知道我們誤打誤撞進了黃泉路,城隍老爺都不會收我們的,定會打發我們趕緊回陽間,免得壞了陰間的規矩,這個你放心好了。”

說完這番話,幾個警察才總算鬆了口氣,估摸着心裏一直都在擔心這個問題。

這個時候,圍在我們周圍的這些亡魂竟然開口說話,“求求你們救救我們吧,帶我們離開這裏,離開陰司這個鬼地方。”

“道長,救救我們吧,周武王要復活啦,我們已經都將活在暗無天日的世界裏。”

“也救救我吧!周武王要復活了,我們都沒好果子吃,復活日,要讓我們這些逗留在黃泉路上的亡魂魂飛魄散。”

我愣了愣,這周武王難道最近要復活了不成,看着這些亡魂的模樣,像是很害怕一樣,這周武王到底有多恐怖,就連這些亡魂都怕成了這樣,魂飛魄散,這也太可怕了,不給這些亡魂留生路?

我連忙問了句,“爲什麼要你們魂飛魄散?你們不是還要等着判定功過嗎?”

其中一個亡魂滿臉悲痛的看着我說,“道長你救救我們吧,我聽那些陰差說,周武王復活,必須要集齊十萬陰魂魂魄,來彙集陰氣注入到陰童身上,好像是爲了什麼陰童心吧,我們都逃不掉的。”

我和江離不由自主的面面相覷,江離的神情頗有有些擔心,眼神示意我繼續問點東西。

我趕緊轉過頭又問這個亡魂,“這周武王不是還沒復活嘛,你們應該能等到判定功過的時候的。”

這話一出,所有的亡魂紛紛哀嚎了起來,像是有天大的委屈一般,聲音極其刺耳,這裏彙集了數以千的亡魂,聲音更是讓人難受的很。

我趕緊呵斥了一聲,“別鬧,仔細說來我聽。”

這下,所有的亡魂才紛紛閉上了嘴巴,站在我身邊的這些警察也極其詫異

的看着我,估摸着是被我剛纔呵斥亡魂的樣子給驚呆了,就連葉坤原先對我充滿敵意的眼神裏,也逐漸變了模樣,似乎略有幾絲好奇。

其中一個亡魂開口,“就是爲了聚集十萬亡魂的力量,所以現在判定功過都已經停下來了,所有的亡魂現在都被困在黃泉路,三途河,這些冥水之中,只是因爲有不少達官貴人生前給了陰司不少好處,現在陰司要把這些魂魄單獨找出來,據說酆都城裏的亡魂都是有背景的,所以酆都城的亡魂是不會動的,只動這些坐落在城隍廟附近的亡魂。”

不愧是陰司的做事風格,凡是對他們有利的人,他們是絕對不會傷害的,指不定給他們送了不少的錢,下這種的命令的人,應該是武成王,估摸着周王妃不像是這種人。

之前去我們村子的城隍廟裏,周王妃下令整改陰司的樣子,我就覺得,周王妃雖然是陰司的人,但是行事風格卻顯然不同,陰司故步自封極其明顯,而周王妃卻偏偏要與時俱進,讓陰司整改。

我更是好奇,武成王和周王妃兩人現在基本上是平起平坐,一起共事,可是謀略卻不一樣,執政的態度也不一樣,真懷疑倆人的關係能不能和睦。

“好,我知道了,我會去調查這件事情的。”我只好這樣安慰這些亡魂。

他們卻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樣,滿臉興奮的歡呼起來,我莫名的覺得有些難受,雖然他們已然是亡魂,應該接受陰司的各種錘鍊,可是看着他們有血有肉的模樣,心裏又不免爲他們難過,只希望,周武王的霸道主義能夠被抗衡。

我看着江離,“師父,這該怎麼辦?”

江離思索了一會,“一會出去了,就先送幾個警官離開陰司,讓他們回到陽間,至於陰司的這個時候,我一會自有妙招。”

我滿臉好奇的看着江離,莫不是江離又想出了什麼主意,可以破壞陰司的這些計謀。

也不知道這個船走了多久,隱隱約約發現四周已經變了模樣,原本是岩石峭壁的四周,赫然變成了鐵樹梨花,而前面不遠處,還能看見‘鬼門關’三個青銅大字。

果然是到了城隍廟。

船靠在岸邊停了下來,我們趕緊從船上走了出來,剛踏到岸邊上,忽然一個久違的聲音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陳蕭!”一聲甜美的聲音,我定眼一看,竟然是劉病病,不,是周王妃。

只是她穿着一身普通人的粗布衣服,顯然沒了王妃的架子,極其詫異的看着我的出現。

(本章完)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的喧嘩,不多時,一個白衣老者走了進來,直接來到了秦涵的面前站定,看著秦涵說道:「秦少主,我們小姐想請您外面說話!」

「外面?難道你們小姐見不得人?」不等秦涵說話,岳風就直接諷刺的問道。

「不是的岳少主,只是這裡面畢竟是客棧,我們小姐覺得……」老者聞言有些尷尬的說道。

「這是我們秦家老祖宗的客棧,你們應該清楚,我們秦家的大事都在這裡舉行!如果你們小姐不想進來,那麼這事就當沒有過……」秦涵直接開口說道。

「我這就出去請小姐進來!」老者聞言一驚,急忙轉身離去。

眾人都看的津津有味,暗道這秦家少主,看起來是真的心有所屬啊,不然也不會給雪族大小姐難堪!

不多時,在一群人的簇擁下,一個白衣女子緩步走了進來。大廳內的眾人看到白衣女子時,都忍不住到底一口冷氣……

「美,真是太美了……」

「果然是神界第一美人兒啊!好美啊……」

不少人紛紛讚歎道。

墨九狸也抬眼看像白衣女子,女子一襲白衣如雪,眼含秋水,眸中星光閃閃,一雙靈動又沉靜的大眼睛,長長的眼睫毛隨著她眼睛的眨動也微微撲閃,那模樣嬌媚萬千……

女子的美貌足以讓男人見了足以心動,就連一邊的岳風看到也是微微驚艷了幾分,不過很快就回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