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龍在白鶴身上,俯瞰著下面的荒漠,這裏面還充斥這大量的山丘蟻巢。

「如此看來,綵衣會是第一個打開所有基因鎖的!」

江龍想道。

很快童童就發現了下一個目標,江龍便指揮着白鶴飛了過去。

這是一座高達六百多米的山丘。

江龍從高處跳下來,在空中就扔出了一團雷霆之力。

蟻巢之中的螞蟻瞬間被驚動了,紛紛從裏面衝出來。

「子璇,我們繼續。」

江龍說道。

「好的,夫君。」

白鶴身上的子璇已經彈動手指佈置出了重力場域。

江龍和她之間配合的相當默契,現在兩個人跟老夫老妻一樣,只需要一個眼神,子璇就能夠明白江龍的意思。不過在床榻之上,江龍面對着子璇還是有着濃濃的征服慾望,誰讓喪屍女王身上的氣場那麼強大呢!

又過去了兩個多小時,江龍就把這一座高大的蟻巢清理一空了。

「換下一處!」

江龍又回到白鶴身上,向著下一處蟻巢飛了過去。

太矮的山丘江龍根本就不理會,他的目標是那些超過百米高度的蟻巢。

百米的蟻巢,江龍一般能夠得到一隻王級八境或是九境的螞蟻。

兩百米左右的,江龍有一定概率撞到高位王級別的螞蟻。

那些兩百米以上的,一般就能夠出現一星高位王螞蟻了。

像是先前江龍清理掉的那一處六百米的蟻巢,江龍就在裏面收穫了兩隻高位王級別的螞蟻,一隻是三星的,另一隻是二星。

這樣的收穫已經很是驚人了。

要知道,這一片荒漠,還剩餘著不少百米高度的山丘。

就這樣,江龍繼續清理下去。

江龍在荒漠之中合併著螞蟻的時候,此時,在北方一處遙遠的山峰之上。

漫天冰雪。

江龍要是看見這一幕,一定會很科學的解釋一下這樣子的景象為何會形成。

主要還是因為地球在不斷擴張,而北方距離太陽就變得遠了起來。

不,現在的地球距離太陽已經越來越遠了。

但是赤道周圍的地區的南部還好,由於地球的傾斜角度問題,北方確實是越發的遠。

不要小瞧了這麼一點點距離,就是在三百年前的時候,太陽直射點也是在南北兩條回歸線上來回移動,使得四季變化。

但是北方這處,也是冰天雪地。

當然了,氣候變化並非是一蹴而就,也是慢慢在變,所以這裏生存的人類已經適應了這樣的氣候。

喪屍就更加不必提了。

就連這裏的植被,也已經適應在這樣的氣候中生存了。

除去這漫天冰雪之外,這裏看起來跟南部也沒什麼不一樣。

這一座冰天雪地的山峰之上,有着一座宮殿,這座宮殿看起來晶瑩剔透,發着瑩瑩光芒,仔細看竟然是用冰堆砌而成的。

這座宮殿殿門之上的匾額寫着「冰宮」兩個古樸大字。

冰宮!

在冰宮之中,此時正坐着一位男子,這男子生的很是俊俏,正雙目緊閉,盤膝而坐。

他並非是在修鍊功法,而事正在吸收著剛剛吃掉的異獸源晶的充沛能量。

「冰塵,你休養生息生命多年,如今還沒有把握嗎?」

忽然宮殿之中響起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這位被喚做冰塵的男人,開口回應道:「父親,我覺察時機馬上就要來臨了。」

「時機要到了就好!越快越好!你不能夠再繼續拖了,越拖對於你來說變得更加不利。」

那蒼老的聲音說道。

冰塵回應道:「父親,難道你也覺察了嗎?」

「那一棵巨樹,很是難纏,它也積累了很多年,若是被它率先得到,你的機會便減少很多。」

冰塵說道:「父親,你覺得有必要狙擊它嗎?」

「不必,這會是你的機會!」那蒼老的聲音說道。

冰塵睜開眼睛,目光炯炯,隨即說道:「這確實是我的!那棵樹太過於招搖了,若是它開始掙脫最後一道枷鎖,勢必會因為諸多勢力的注意。別說那時候了,現在它也已經引起了不少強者的目光,這樣讓它在前面吸引著這些人的目光,我便可以在暗中突破了。」璇風瓑浼氬啀璇..「首領,你看是不是可以讓我當二把手了?」紅衣男子賊眉鼠眼的問道。

王金龍哈哈大笑起來,滿意道:「好!」

「我宣佈,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海豹組織的二把手,哈哈哈哈~」

紅衣男子聞言頓時大喜,……

《蓋世殺神》第499章你別過來!(補請假!) 兩周后,《仙緣奇傳》片場。

「熱乎乎的燒餅哦!這位仙女,要來幾張燒餅嗎?」

蘇筱剛從無極宗耍脾氣下來,看到好吃的當然要吃了,使勁點頭,用手指指指點點:「老闆,要這個,還有這個,哇哦,超級大——」

老闆問道:「這是老朽這裏巨無霸燒餅,小仙女要不要來一個?」

蘇筱眨了眨眼睛,雙目泛光,「要,我要巨無霸!」

「好嘞!」老人家將小仙女點的幾個燒餅全部裝好,遞給了小仙女手上,眼看着小仙女收了燒餅要走,老人家急的大喊:「喂,還沒給銀子呢?」

「找無極宗鄌郚,他會給你銀子。」

……

買可愛動物木雕的小攤販也被洗劫一空,當他問銀子時。

「找無極宗鄌郚哥哥。」

……

一家看起來非常有牌面的酒店,蘇筱大搖大擺的走進去,點了好幾個招牌菜,一邊吃,一邊哼唧,她都這麼久沒出現在鄌郚哥哥面前,怎麼鄌郚哥哥還沒有來找她呢!

一頓上好的佳肴吃完,蘇筱起身要走,被小二攔住。

「姑娘,你還沒給銀子呢!」

「哼,本姑娘像是沒有錢的人嗎?你去無極宗找鄌郚給你銀子,他欠了我的錢。」

說完,蘇筱甩開小二離開。

……

晚上,清水河流小橋上,一道孤單的身影坐在石頭台階上,小腦袋一點一點,下一秒,抬起頭,揉了揉眼睛,蘇筱看了眼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她泄氣靠着石頭,嘴裏碎碎念:「鄌郚哥哥,你要是再不出現,我就回百花宗,再也不來找你了……」

很快,在蘇筱的視線里,出現了一道挺拔的身影。

他的步伐緩慢,卻很堅定。

熟悉帥氣的臉龐,精緻的眉眼,還有那一身上位者的氣勢。

蘇筱有點不敢相信,她等的人來了,她就坐在原地,等著鄌郚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人終於就在眼前,這位一天吃的很開心,玩的很開心的姑娘,「嗚哇」一聲抱着一心想念的人哭了。

「鄌郚哥哥,你壞,你太壞了,你怎麼可以不來找我,我都讓那麼多人回去找你了,你怎麼可以一下都不來找我。」

小姑娘的眼淚立馬讓這位大個子心慌,手足無措的把人抱在懷裏,擦著人臉頰上的眼淚,溫聲解釋:「別哭了,我一直都跟在你的身後。」

「怎麼會?」蘇筱詫異的抬頭,那雙好看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嗯,我不會騙人。」

「那你沒為什麼不出現找我!」

「蘇筱,有時候你的脾氣太倔了,以後肯定要闖大禍的,我不想失去你。」

小姑娘露出紅彤彤的眼睛,詢問:「是真的嗎?」

「嗯,比真金還真。」

「鄌郚哥哥~」

「嗯。」

「鄌郚哥哥~」

「在。」

「你會不會永遠只對我一個人這麼好?」

「當然,除了你不會有別人。」

小姑娘耍賴讓少年背着她,兩人的背影在月光下,拉的老長。

「卡——」

「OK,等會再來補幾個鏡頭。」

隨着孫斌的話落下,葉靈立馬從顧歸遲的背上下來,雖然已經和顧歸遲和做拍了兩周的戲,但是兩人依舊沒有熟悉起來,至於為什麼能拍出感情戲來,只能說兩人的演技天賦很不錯,找到感覺了,一日千里吧!

「剛剛你趴在我背上的手有點僵硬。」顧歸遲開口。

被指出來的細微點,葉靈稍微有點慌張,正搜刮著辭彙想着怎麼解釋。

顧歸遲再次說:「其實不用那麼怕我。」

「……我」葉靈很想說她不怕,就是感覺太尷尬了,而且顧歸遲氣質清冷,難以接觸啊!

「嗯,就怎麼說定了,不用怕我,平常相處就行。」

葉靈反應性回答:「好的,前輩。」

顧歸遲:……

都兩周了,大大還是不敢和自己說話,為什麼?

百思不得其解的人,回到了他自己在片場的椅子上坐着,看下面的拍攝內容。

葉靈今天的拍攝任務卻已經結束了,她作為女三,顧歸遲作為男二,除了和她的對手戲外,還有很多和男主之間的對手戲。

金三問將手裏的杯子遞給了葉靈,表情糾結,那雙眯眯眼都張開了。

葉靈走過來就看到了金三問彷彿便秘的表情,問道:「經紀人,你這是怎麼了?便秘?還是吃壞了肚子啊?」

早說晚說都要說,更何況,一旦沒有控制好這件事情,葉靈這邊也要遭殃,已經在劇組站穩腳跟,可不能因為粉絲抵抗的原因,遭到出局。

糾結了一會了,金三問開口,直接扔出了個炸彈。

「寧榮退出one-pink組合了。」

「什麼?」

剛喝了一口水的葉靈着急反問,她第一反應是不是聽錯了,或者金三問講錯了。她進組之前,組合里一切都還正常運行,寧榮怎麼可能會退出,有什麼原因能夠值得她退出?

「她今天已經在網絡上宣佈了退出組合的消息,現在粉絲們正在控評,而她本人在籌備第一張個人專輯當中,我支持了寧榮這個決定,其中有好幾方面的原因,但最大的原因在於寧榮的母親寧氏集團以及WG公司。

這件事情,暫時沒有引起大範圍的波動,但估計要不了幾天,寧榮就會變成人人喊打喊罵的存在,WG公司那邊已經得到了寧氏集團扔來的橄欖枝,在這期間,寧榮的原話是讓你什麼都不要做。」

葉靈的眼眶泛紅,開口:「我是她的朋友,怎麼可能在她遭遇低谷的時候什麼都不做!」

金三問臉上露出笑容,說:「我就知道你們之間的友誼鏈接還很牢固,按照以往的娛樂圈做法,很快,來自你們one-pink組合的成員會在網絡上發聲說寧榮在團里欺凌,拋棄了她們,或者說在團隊里的寧榮倨傲,誰都不放在眼裏,各種水軍接下來的帶着大眾一起征討寧榮。」

「那怎麼辦?」葉靈提問,她不是資本家,也才剛剛混娛樂圈不到半年,對於這其中整垮一個人的手段,完全不知道,金三問說的這麼嚇人,解決的辦法她一點頭緒也沒有。 事實證明,雪狼王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

因為等到豹千鈞得到消息,知道自己的弟弟被廢掉,而且始作俑者就是雪狼王之後。

他暴怒的安排人出來追擊。

他安排幾路人馬,但唯獨就沒有考慮,雪狼王會前往荒蕪之地。

可以說雪狼王的想法,當真是正確的沒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