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曜離開后,餐桌上就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郝青玉和喬冠明瞪大眼珠子,往沈嘉曜的餐碟里瞧。

眼神里全是震驚。

天啊,曜爺真的吃辣了,還干造了半盤子辣椒。

牛逼啊!

盛君博看了看餐碟,又看了看陸細辛,心裡的震驚不比郝青玉他們小。

其實這些年,他跟沈嘉曜接觸的多一些,也經常會在飯局上碰到。

但凡是有沈嘉曜的飯局。

幾乎每個人都知道,沈總不吃辣,連聞都不願意聞。

也就是說,沈嘉曜確實是不吃辣的。

但是為了陸細辛,他幹了半盤子辣椒!

夏未央寒著臉,幾乎用上這輩子最大的自制力,才勉強維持淡然姿態,沒有拂袖離開。

然,藏在桌子底下的左手,卻緊緊攥拳,指甲死死掐入掌心。

沈嘉曜!

他為了跟她慪氣,居然吃了那麼多辣椒。

他一定是在氣她當年的不告而別。

都過這麼多年了,他居然還在生她的氣。

夏未央忍不住紅了眼眶。

他該有多愛她啊!

愛之深,恨之切,他一定是愛她到了骨子裡,才會為了跟她慪氣,吃了半盤子辣椒。

想到這,夏未央忍不住心如刀絞。

陸細辛坐了半天,發現沈嘉曜還不回來,有些擔心,便出去尋他。

沿著走廊走了一圈,最後在洗手間的男女共用水池邊找到他。

「嘉曜——」陸細辛剛要開口,就發現他正在嘔吐。

嘴唇通紅,仿若塗了胭脂。

陸細辛怔愣片刻,而後很快意識到,他根本不能吃辣椒。

所以跑到洗手間,想把肚子里的辣椒吐出來。

意識到這點之後,陸細辛是又氣又心疼。

戳了他一下,無語:「你不能吃辣,就不要吃啊。」吃完了又吐出來,多難受啊。

沈嘉曜眼淚汪汪抬眸,見到陸細辛,頓時彷彿找到主心骨一般,嚶嚶嚶地扯著她手。

「不行!」沈嘉曜搖頭,態度堅決,「我要給你掙面子。」

陸細辛:「……」一旁的達里奧站在莉莉絲的旁邊,望向了滿天的焰火。

那都是爆炸箭所產生出來的。

由於爆炸箭排列的太密集了,一支箭爆炸之後就產生出了連鎖反應。

就目前來看,這連續的爆炸怕是停不下來了。

「這下有點麻煩了。」達里奧說着,「如果現在又發射一支爆炸箭過去的話,想必只會成為連鎖反應的一環吧。」

莉莉絲卻不這麼認為,她另一隻手搭在長弓上面,一種如同泉涌一般的熒光在她的手中流動最後變……

《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305章:熒光箭矢再度發揮作用 一處茶館。

二樓之上。

窗邊有人靜靜品茶。

那人身後,還立著幾個人,如若石雕。

窗戶正對著城樓方向,從這裡朝窗外看去,正好能看到跪在城樓上的王塵。

「他很無恥,對吧。」

年輕人笑了一聲,側頭看向左手邊的人。

左邊那個侍從模樣的人,當即彎下腰,贊同道,「少主說的沒錯,他真的太無恥了。」

年輕人放下手中茶杯,指了指窗外的王塵,「但是你不可否認,這種人在哪裡都能過得很好。黃泉閣有那麼多人,只有他一人這般無恥,所以其他人都死去,唯獨他一人活了下來。」

侍從沉默起來,因為他無話可說。

年輕人繼續道,「說起來,我挺欽佩他的。」

「敬佩他?」侍從一臉難以置信,「這種無恥小人,有什麼好欽佩的?」

「你很瞧不起他?」

「嗯,我很瞧不起他。」

「是啊,我同樣也瞧不起他。」

侍從迷惑了,方才是欽佩,現在又是瞧不起了,他不明白自家少主究竟要說什麼。

「呵。」年輕人笑了一聲,「我既看不起他,又很欽佩他,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只因我永遠也做不到像他這般無恥的地步。」

此刻,城門上的王塵還在繼續他的表演。

從宗門對他的保護與培養,到臨被滅門時閣主對他的救命之恩,肺腑之言讓城下眾人也是潸然淚下。

「我王塵!在此地起誓,今生必將屠盡古族每一人,將他們的血灑在我黃泉閣故土,以慰我黃泉閣上千數人的在天之靈!」

此言一出,城樓之下沸然。

「什麼?竟然是古族的人對黃泉閣出手了?」

「不會吧?古族他們為什麼要對黃泉閣出手?」

隨著最近一段時間幾大家族的活躍,古族、葯族、雷族、火族等家族的事情也開始被中州所有勢力所漸漸知曉。

只不過那些家族中的人很少出世,平時只能聽聞他們的故事,很少有人能夠親眼見到他們行事。

不過古族身安一隅,眾人對他們的印象最多停留在超然物外。

乍聽聞黃泉閣被滅,竟然是古族所為,所有人不免大驚起來。

「古族的聖古城離這裡那般遙遠,黃泉閣哪裡得罪了他們?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那誰知道呢?不過我聽聞古族有大量的飛行魔獸,想要趕過來,也不是不可能。」

「哎?之前王塵不是揚言要娶古族的那個古薰兒么?難不成」

「應該不至於吧?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就因為說了這麼一句話,就要被滅門,那古族未免也太過霸道了吧?」

「誰知道呢?不過這黃泉閣也真是倒了血霉,已經傳承了不知多少年的一流勢力,不過一夜之間就被人滅了門。你看見沒,前些天遇到那王塵時,他那神情多張狂?現在就成了喪家之犬了。」

「噓!你小聲點!就算沒有黃泉閣,那個王塵也不是什麼易於的角色,走吧走吧,這些事情我們惹不得,該幹嘛幹嘛去吧。」

遠處茶樓里的年輕人聽到這裡,不由輕笑一聲,嘲諷之意明顯。

「走吧,既然事情結束,接上塵護法回去吧。」

丟下一枚金幣,年輕人淡然起身,朝著樓下走去。

魂族。

魂天帝斜坐主座,靠在扶手上,目光遊離,不知落在何處。

突然,殿外有聲音響起。

「魂滅生,求見族長!」

「進。」

此刻,魂族殿內已經有了三人,分別是魂玉魂風,以及虛無吞炎。

魂滅生剛走進來,瞬間跪伏在地上。

「屬下辦事不力,請族長懲罰!」

魂天帝神情不變,漠然看向魂滅生,淡然開口道,「起身說吧,可是丹塔老祖出現了?」

魂滅生不敢起身,扣著腦袋道,「族長英明,就在屬下將要拿下丹塔內的三名巨頭之時,那個丹塔老祖突然出現,屬下不是他的對手,只能先行退了回來。」

「無妨。」魂天帝揮了揮手,聲音中聽不出任何情緒,「結果如何?」

「回族長,斗尊級別的靈魂,兩名。斗宗級別的靈魂,八名。斗皇及一下級別的靈魂,共計九十五名。」

魂天帝點了點頭,「你受了不輕的傷,等下虛無你過去一趟,助他療養一番。」

「是。」虛無吞炎領命。

「謝族長!」魂滅生大喜。

「下去吧,接下來的時間裡,誰也不許離開魂界,魂殿重新蟄伏。」

魂天帝揮了揮手,有些意興闌珊,揮退幾人。

「對了,魂風留下。」

魂玉不由自主地看了魂風一眼,繼而再度向外行去。

待眾人離去后,魂風不由躬身問道。

「不知族長有什麼事情?」

「之前聽你說,你妹妹打算設計古薰兒?」

魂風不由頭皮冒汗,硬著頭開口道,「回族長,那丫頭多數是信口開河罷了。」

「帶她來見我。」

「是。」

儘管萬分不情願,魂風仍舊不敢忤逆魂天帝的想法,只得回到魂輕雪這邊,對著她數落不停。

「你呀你!你這臭丫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