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暖眼睛一亮,立刻追問。

紀瑩沉思了一會兒,忽然露出個陰沉的笑,取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江太太?”

對方遲疑而小心地問。

“是我。”紀瑩沉沉地問,“美媛,最近你奶奶的身體還好嗎?”

電話那頭,方美媛死死攥着手機,望着病牀上的奶奶咬緊了牙關。

輕笑一聲,紀瑩又說:“只要你幫我一個忙,我就幫你奶奶找到肝臟源,讓她活下去,你看如何?”

考慮了片刻,方美媛咬牙問:“江太太要我幫什麼忙?”

“是這樣……”

與方美媛說了許久,紀瑩時不時狠狠咬牙,時不時深深皺眉。

等方美媛答應了一切,她才結束通話。

“我都佈置好了,你等着將來容卿和那戲子分手的消息就,別再貿貿然出些餿主意了!”

放下手機,紀瑩沉着臉對沈思暖警告道。

“好的!我一定聽您的話!”

沈思暖立刻乖巧地道。

紀瑩又看向她微微凸起的小腹,叮囑說:“保持好的心情,照顧好肚子裏的孩子,這纔是你最要緊的任務。”

擡手摸了摸腹部,沈思暖聽話地點點頭。

從聶宇盛的別墅出來,宋雲煙就打車來到片場。

因爲昨晚的意外,凱麗正在片場和白韜協調她的工作時間。

她一來,凱麗立刻關切地迎了過來,“怎麼這樣快就來了?江總昨夜通知我,讓我停掉你下面三天的工作呢。”

原來,江容卿還替她向凱麗“請了假”。

是擔心她洗胃後身體虛弱,讓她好好休息幾天嗎?

心頭滑過一絲異樣,不過馬上被冷硬取代,宋雲煙面無表情地說:“不用管他,我可以工作了。”

“你身體沒事就好。”

凱麗從善如流,和白韜又交流兩句,也就很快離開了。

對於昨晚的狀況,白韜自然是好一通道歉。

宋雲煙敷衍過去,很快就進入工作。

今晚恰好有夜戲,不必回去面對江容卿,讓她心情好了一點。

拍到凌晨三點,在助理陪同下,她隨意地睡在片場附近的小型酒店內。

入睡前,拿出手機看了幾眼,除了媽媽發來信息讓她照顧好自己,沒有半條來自江容卿的消息。

呵,很好。

反正她也討厭他。


帶着幾分不甘疲憊地睡去,翌日上午,她剛揉着眼睛醒過來,就聽同房間的助理興奮地說:“煙姐你總算醒了!快來看呀!” “看什麼?你男神紀南生回國了?”

影帝紀南生,正是她這部電影的男主角,也是小助理的偶像。

宋雲煙調侃了一句,助理小麗頭卻搖的像撥浪鼓,“不是不是!是沈思暖上熱搜了,都掛一整夜了!”

沈思暖?

眉頭皺了皺,宋雲煙接過小麗的手機看了兩眼。

沈思暖上的是熱搜第一位,後面跟着一個深紅的“沸”字。

熱搜內容不堪入目,是沈思暖和數位男模特、男明星的豔照。

雖然打了馬賽克,但她充滿享受的臉卻清清楚楚露了出來,彷彿是專門展示她的**與放浪的。

“還是豪門名媛呢,沒想到私底下是個公交車!”

“跟葉臨那事,被她洗成了意外,沒想到葉臨只是人家男寵團裏的一個。”

“嘖,爆出來的就這麼多,沒爆出來的不知道有多少了!”

“……”

手指滑動屏幕,宋雲煙看了一些熱評,都是大罵沈思暖的。

當然,難免有人也就提到了江容卿和她。

“難怪江總不要這公交車。”

“宋雲煙雖然和江總門第不相當,但起碼人家潔身自好呢。”

“……”

看完這些評論,宋雲煙心裏五味雜陳,忽然就想到昨天自己對江容卿的那些控訴。

還有,她離開之前,他淡漠到沒有任何表情的臉。

攥着手機的五指不由緊了緊。

“煙姐,以沈思暖的家世,黑熱搜能爆出來,肯定是背後有大人物操控!你說……是不是江總在替你出頭啊?”

其實不用小麗試探着提醒,宋雲煙也明白這個道理。

因而,她脣線一時抿的更緊,心情也十分複雜。

“還有下面這個熱搜!”小麗繼續說,“因爲沈思暖這些黑料,影響了沈氏集團的公司形象,沈氏股價都下跌了呢。”

又看了眼手機,果然,下面還有沈氏遭遇名譽危機,股價狂跌的熱搜。

那看來……

昨天是真的冤枉了江容卿。

嘴脣咬了又咬,宋雲煙忽然再也坐不下去,揚聲問小麗:“今天我行程安排的緊嗎?”

“就上午一場戲,下午原定去參加一個同事的生日會。”


小麗立刻說。

“生日會不去了,下午……下午我有事。”

“好的,我馬上去通知對方。”

強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宋雲煙認真拍完了上午的戲份,開車來到EK大樓。

結果被穆語嫣通知,江總下午會見外商,傍晚會直接回家。

沒能及時見到他的人,宋雲煙離開大樓。

扭頭望着這棟摩天大廈,她居然感到心底空落落的。

回到公寓,心不在焉地看了半天金融學的案例,她耳朵始終注意着外面的動靜。

到傍晚,門口一陣窸窣,她踩上拖鞋就開門出去。

果然——

西裝革履的男人略帶幾分疲憊,正立在門口,輸入密碼。

一眼朝她瞥過來,目光裏帶幾分淡漠,很快就轉過頭,只留給她一個背影。

“呃,你……回來了?”

宋雲煙訕訕地,赧着臉,十分拙劣地搭訕道。

男人一言不發,修長手指利落摁下幾個鍵,很快傳來“滴”的一聲,門開了。

看他閃身要進去,宋雲煙一咬牙,厚着臉皮先擠了進去。

江容卿立在門口,一臉僵冷地睨着她。

兩人對視許久。

“江容卿,那個……”


宋雲煙舔舔嘴脣,一句“對不起”卡在喉嚨間,莫名無法開口。

“有話快說,說完快走!”

男人不耐煩地扯下領帶,揚手向沙發上一扔,動作狂放不羈。

咬着嘴脣,宋雲煙深吸一口氣,終於說道:“我、我對不起。”

“呵。”

江容卿冷笑一聲。

許久,他邁開步子朝她逼近。

他前進,她後退,很快,她後背抵住了沙發背,腰身被迫向後彎了過去。

男人傾身覆壓而來,高挺的鼻樑幾乎抵住她的,兩人近的呼吸相聞。

宋雲煙緊張地睫毛亂顫,飛速眨了幾下眼睛,結結巴巴地問:“你、你幹什麼?”

“不幹什麼。”一隻大手捏住她下巴,不耐的嗓音鑽進耳朵,“就是告訴你,‘對不起’這三字,我早就聽厭了!”

“那、那你想怎麼辦?”

她磕磕絆絆地問。

頓了頓,勉強擠出一點笑,無比誠懇地道:“這次我真的知道冤枉你了,是誠心來道歉的!”

小女人眸底的真切,讓江容卿面上寒霜融化幾分。

“誠心?”

他玩味地問。

“嗯嗯!”

宋雲煙立刻點頭。

“那……總要有點行動,證明宋小姐的誠心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