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四人吃飽後繼續準備繼續出發,剛滅掉火堆,曉梅卻是立刻喊道:“大家小心!”

沈木大驚,立刻一把拉住黃亦軒往自己身後一扯,把黃亦軒和程煙月兩人都護在身後。

森林裏驟然飛出兩道強大的能量沙暴!

“牢獄!”沈木極快的抽出身後的巖姬劍,一個牢獄將自身和後面二人圍了起來,“曉梅,你自保!”

曉梅根本不用沈木提醒,側身一滾直接避開了這兩道攻擊。

“轟轟!”兩聲巨響,沈木的牢獄劇烈晃動起來。

“你倆有什麼防禦技能,快!”沈木鬥氣支撐下的牢獄幾乎頂不住,趕忙呼救。

“我來!水幕!”黃亦軒上前一步抽出法杖一箇中階防禦法術凝結而成。

沈木立刻鬆了一口氣,“黃少,支撐防禦,這種吐息應該是狼型妖獸的慣用手段,而且至少是中階中高級妖獸了,月兒,找機會聽我命令施放法術,我先出去!”

沈木不再往牢獄灌注鬥氣的瞬間,牢獄已經破損。發動落雪身法,沈木速度大增,幾乎肉眼難辨。

曉梅此時也已經脫身,見沈木突出的瞬間,立刻說道:“是一羣狼型妖獸,沈木,保護靈師!”

沈木本想直接殺過去,虧的曉梅的提醒,立刻掉頭往後看去,竟然有三隻妖狼趁着煙塵的掩護已經摸到了黃亦軒二人的周圍,無人發現。

“月兒,防禦法術!保護後面。”沈木大喊,生怕程煙月聽不見。

程煙月其實一直有注意沈木的指令,只是沒有發現妖狼摸摸近而已,此時立刻揮動火龍之柱,一道火焰形成的壁障立刻包圍身後大半空間。

“化劍!”沈木左手化劍,舉着雙劍衝向最近的一隻妖狼。

這隻妖狼顯然擅長隱祕,被沈木攻擊的瞬間才從煙霧中現行。妖狼的頭部脊背處竟然有着諾乾的觸手擺動着,噁心至極。程煙月差點沒吐了出來,這種狀態之下根本無法靜心釋放出法術。

沈木看在眼裏,心中微嘆,戰鬥素質果然和曉梅不能比啊,畢竟靈師大部分時間,就算是傭兵任務那肯定也是被保護在其中,“月兒,你撐住防禦法術就可以,其他交給我。”

沈木此時已經接近噁心妖狼,三隻妖狼已經有兩隻被他吸引,一隻去攻擊程煙月了。看來這些妖狼果然是有智慧的,懂得分兵。

“曉梅,儘快打斷妖狼的吐息攻擊,讓黃少騰出手來戰鬥,光靠我們解決不了的。”沈木喊道。

可是遠處許久都沒有迴應,僅能看到落梅劍施展出的武技時不時飛向空中。

看來一時間指望不上曉梅了,沈木釋放出一個牢獄困住眼前一隻妖狼後直接和另一隻激戰了起來。妖狼身上被鬥氣所上之處頻頻爆裂,炸得那妖狼慘叫連連。但慘歸慘,妖狼的攻擊竟然不停,一點也沒有沈木認知當中的那種打不過就要跑這種習性。

“看來它是想要死在這裏了,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吃了我兩個爆裂竟然還有再戰之力,難不成這裏的中階中級妖獸實力如此恐怖不成!”沈木想着,左手全力將化劍刺入妖狼體內,但卻只是刺進了小半截就無法寸進了。“該死!”

沈木躲開一下爪擊之後竟然被它的觸手抽中肩部,肩膀上的衣服頓時破損,露出一條血痕!

沈木可是知道他其實是穿有內甲的,才這麼肆無忌憚的近身死鬥。這下要不是內甲的防禦恐怕肩膀都要被打脫臼不可。

“刺又刺不進,被打中一下就得重傷!這狼妖也太強了吧!”沈木心想着,又是一個翻滾躲開攻擊。

一旁的牢獄才堅持了幾分鐘,竟然就有了破損的跡象。

“看來不出大招真的要掛了!”沈木揉了揉肩,巖姬向前點去!“雪影.蝕骨!”

招式喊出,再次朝他撲來的狼妖渾身的傷口處竟然冒出了紅紫色的火焰,說是火焰,其實只是鬥氣而已,是沈木留在上面的鬥氣。

“讓你嚐嚐蝕骨的滋味!”沈木右手劍指牢獄,即將破損的牢獄之中也是躥出了鬥氣火焰,慘叫聲從中不斷地傳出。

雪影第三式的蝕骨相當消耗鬥氣,沈木其實在低階武師的時候就已經學會,可是低階武師鬥氣根本無法使出消耗量如此巨大的武技,此時的他連續兩次使出這招消耗也是非常巨大。

“月兒,撐住,我來了!”沈木再次回頭確認兩隻妖狼必死無疑後,立刻轉身朝着程煙月方向的妖狼奔去,鬥氣不足之下也沒用身法。

兩下拔刀斬打在妖狼身上幾乎沒造成什麼傷害,一根觸手都沒斬下來。

“木哥哥,你快來啊,我要不行了!”程煙月雙手頂着火焰盾抵抗着妖狼的攻擊,火焰忽明忽暗,已經很不穩定了。

“木哥,我也快要不行了,這什麼攻擊啊,持續這麼久,”黃亦軒舉着冰晶法杖回頭喊道。

“頂不住?別告訴我你們魔力不夠了啊。”沈木心知肚明,就是換成他的聖光化壁,才幾分鐘的時間也不過是消耗了九牛一毛的魔力而已。靈師的魔力儲備可是同級武師鬥氣儲備的好幾倍,這都是犧牲身體素質換來的好處。

“不是啊,我感覺水幕快撐不下去了,對方的實力很強,我的水幕就算是妖將也能堅持一陣的。”黃亦軒有些慌了,看來並不是在說謊。

“月兒,撤盾,給我來個大招!”沈木沒辦法,化解現在局面的唯一途徑就是快速擊殺眼前的妖狼,而他的能力無法短時間內擊殺它,必須要考程煙月的大招了。現在沈木就是在賭,堵程煙月能放出那擊恐怖的火龍。

“木哥哥!我盡力。”程煙月應聲。

沈木一個滑鏟從妖狼身下趟過,在他肚子下面畫出兩道劍痕後立刻起身架起雙劍格擋。

“當,”的一聲巨響,沈木這一擊招架吃得結結實實,雙手在鬥氣的加持下都幾乎發麻。

小蘿莉雖然心理素質差,但是對沈木的信任卻不低,關掉火焰盾後立刻施展起了火龍的咆哮。

沈木與之激戰了數個來回,妖狼的攻擊多次被御刀訣格擋,但是沈木也被打的氣血翻騰,鬥氣不足之下幾乎支撐不住。

火龍的咆哮施展起來並不慢,其實只是過了不到二十秒鐘。但沈木卻感覺過了半天這麼久,才盼到小蘿莉的嬌喝,此時聽起來是如此的動聽!

“火龍的咆哮!” “火龍的咆哮!”這可真是一擊大招,沈木翻滾一避之後,那妖狼在御刀訣的眩暈之下根本無處可躲,直接被火龍的龍頭叼入口中貫穿而過。一擊秒殺!

“呼呼,月兒乾的不錯,就是差點把我也打死了。”沈木開着玩笑,憑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躲不開這有預謀的一擊。


“木哥哥,對不起啊,下次我會小心的!”小蘿莉卻是真以爲差點把沈木打死,一個勁地道歉。

“我說,你倆快來幫我一把啊,我這邊快不行了啊。”黃亦軒愁眉苦臉,幾乎半跪到了地上。

“我來幫你!”程煙月立功後心態有些舒緩了,再次凝聚出火焰盾抵擋住攻擊水幕的能量。

“頂什麼啊,趕緊跑啊,剛纔是被前後夾擊沒法脫身才硬頂,現在沒了後顧之憂,直接跑不就好了!”沈木敲了一下小蘿莉的頭,一把抱起了小蘿莉一閃。

三人直接出了這吐息的攻擊範圍。

似乎注意到了吐息沒有攻擊到任何事物後,發出攻擊的兩隻妖狼也逐漸收起了攻擊。只是一會,就從森林裏躍了出來,雙雙仰天咆哮。

“果然是狗,還真喜歡叫!”沈木低語了一聲。

這兩隻觸手妖狼顯然比然後攻擊的兩隻更強,修爲更高,耳朵微動之下齊齊轉身看向沈木。

“竟然能聽懂我們的話?你們小心了!”沈木話音剛落,遠處的森林邊界跳出一人,攜帶着紅芒。

來人正是曉梅,手上的落梅劍上已經站滿了血跡。“往海里跑!”曉梅邊跑邊喊道。

沈木不疑有他,知道陸地上肯定是應付不了了,抱在手裏的小蘿莉還沒來得及放下,立刻運氣落雪身法往海岸線衝去,“黃少,開路!冰凍海水。”

黃亦軒意會,邊跑邊往海面丟冰錐,這些冰錐接觸海面的瞬間直接爆開,形成了一小片的冰層。“曉梅,我幫你斷後!“黃亦軒還喊着,往身後也是丟出幾道冰牆阻隔敵人。

“就沒有大範圍的法術阻上一阻嗎?“曉梅邊跑邊喊道,她身後又是從森林裏跳出幾隻妖狼,也不知道剛纔和多少妖狼戰在一起,這戰鬥力讓沈木都是汗顏。

黃亦軒本來是有大範圍傷害技能的,也是碧空導師的招牌技能冰天雪地。可是這技能釋放的時間太久,至少需要半分鐘左右。如此緊張的環境下更是難以施展的得心應手。

“我有技能啊,可是來不及釋放啊,曉梅你要相信我的能力啊!”黃亦軒不知道解釋個什麼勁,等他磕磕巴巴的說完這句話,曉梅早就跑到他身前了,一把扛起黃亦軒,跟着沈木的腳步直接躍進了海里。

沈木在前面跳着,“黃少,你這手倒是不賴嘛,冰層這麼厚實,趕緊再來幾發!”

黃亦軒被曉梅扛在肩上可不好受,顛得胃裏的烤肉都要出來了,捂着嘴說道:“我現在放不出來啊,我要吐了!”

曉梅也不說話,往海面跳了幾片冰層後就放下了黃亦軒,直接幾招破風摧毀後面的冰層。跑得最快的一隻妖狼剛跳上去,直接一個踩空,跌入了海水,掙扎了幾下後游回了岸邊。


那兩隻類似頭狼的存在不甘示弱,又嘗試了幾次吐息,可惜在海里它們根本拿水系靈師沒辦法,黃亦軒輕鬆幾道冰牆就化解了,甚至都沒動用水幕。

“木哥,現在怎麼辦啊?”黃亦軒剛纔還打的很爽,現在眼看着四人站的冰面越飄越遠,也有些沒主意了。

“曉梅,你剛纔提醒的很及時啊,否則這貨估計當場就得重傷了。”沈木看着黃亦軒說道,“現在岸邊暫時回不去了,你先把我們腳下的冰層擴大,讓我們有個休息的空間再說。”

黃亦軒點頭,開始了造冰。

曉梅收起落梅劍,盤坐在一旁,說道:“落梅劍微微顫抖,我就知道肯定周圍有東西頂上我們了。”

“想不到靈劍如此神奇!”沈木望了望自己巖姬劍,自言自語道:“不知道我的巖姬什麼時候能覺醒啊,哎!”

曉梅聽入耳中,便問道:“你的劍叫巖姬?也能成爲覺醒的器靈神劍嗎?”

“嗯,鑄造他的大師說過,它是用地心碎巖鍛造而成,上面還有攻擊陣法和防禦陣法。”沈木本就不想隱瞞,隨口說了出來。

“還有防禦陣法?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武器也能加持防禦陣法的,但我看你之前防禦的很吃力啊,你沒催動陣法嗎?”曉梅好奇的問。

“啊?陣法還要催動嗎?像防具這種不是都會自己發動的嗎?”沈木接着問道。

頓時周圍一片鴉雀無聲,就連程煙月也是一臉奇怪的神情望着沈木,“木哥哥?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

沈木嚴肅點頭。

“沈木,不會吧,你用了這麼久了這把劍還不知道催動陣法,好吧,怪不得剛纔看你打的這麼吃力,神兵在手卻不會用啊。”曉梅一改內向的態度,開始尊尊教導起來。

給沈木如此這般的講解一番武器陣法的催動原理和路線。其實和鬥氣在體內運行的路線類似,武器也有屬於它自己的“筋脈”。細細感受鬥氣在武器內的流動軌跡,找出每個陣法所在,攻擊前激活陣法就可以了。說起來很簡單。

沈木恍然大悟,抽出巖姬感受了一番,巖姬立刻嗡鳴了起來,好似一個小孩被逗樂一般。沈木幾乎能感受到它的情緒。

“沈木,你的巖姬有幾個攻擊陣法?怎麼好像不止一兩個?”曉梅吃驚了,因爲此時巖姬上流轉的鬥氣赫然從深紅色變成了淡紫色,這顏色的鬥氣質量可是不低啊,接近中階武皇的質量了。

“五個啊,”沈木說道。

四周又是一片寂靜,過了一會,又是程煙月開口,還是這句話,“木哥哥,你真的不是開玩笑?”

沈木點點頭。“落梅劍有幾個攻擊陣法?”

“三個,不過落梅劍主要是靠器靈之威和戾氣傷敵的,所以並不依賴攻擊陣法。不過你的巖姬可有些變態了,整個蒼南大陸怕也找不出幾把能加持五個攻擊陣法不破損的武器吧。”

沈木心想,怪不得雪影劍被百里寧窺視,十個攻擊陣法確實駭人聽聞了,這得需要什麼樣的材料才能製作出來啊。配合琳雪的變異鬥氣,越階戰鬥真的家常便飯了。

“木哥,真的是厲害,如此神兵也能弄到手,我們永夜的老頭子的武器估計也就和你的差不多了,哈哈。”黃亦軒笑到。

“木哥哥,有些冷,我有點不舒服。”大家還在研究巖姬的時候,小蘿莉卻是從身前抱住了沈木,把頭深埋進沈木的衣衫之中。

“月兒,”沈木拍了拍小蘿莉的後背,小蘿莉一身紗裙,作爲一個火系靈師肯定不是因爲冷。

“木哥,煙月應該只是對水元素的不適應吧,這邊的空間幾乎沒有任何火元素了。”黃亦軒說道。


沈木覺得有幾分道理,從包袱裏拿了件換洗的外套給小蘿莉披上,把她擁得更緊了。

“你們先調息吧,我鬥氣恢復的快,先在海上避避風頭再說。”

黃亦軒加固完冰層,也是和曉梅一樣開始調息。

個把小時過去,衆人都調息的差不多了。沈木建議大家往回走了,可是這時難題卻出現了。

“木哥。這個你有記得方向嗎?”黃亦軒問。

沈木擡頭一看,現在是正午,太陽出在正上方,一時間還真的無法分辨方向了,“那乾脆在休息一下吧,不急,等太陽出現明顯的偏位再說吧。”

於是沈木觀察四周環境,其他幾人開始修煉。

大約下午過半,沈木將衆人喚醒。

“你們看那邊是什麼?”沈木指着遠處的一片黑黑的海岸。

“竟然是一個小島嗎?嘿嘿,真不錯,我來加速,我們過去看看。”黃亦軒第一個認了出來,立刻起身操控冰層開始定向移動起來。

“我們應該還是在元界之內,這座島上如果有妖獸的話也可以算入積分的,還沒人搶,不錯嘛,因禍得福。”曉梅有些高興。

“木哥哥,我們終於要離開這塊冰渣了嗎?難受死我了。”程煙月的難受卻真的不是假裝出來的,此時的她臉色都有些難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