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瑤望著刺白的燈光,眼睛刺痛到了極點。

終於結束了麻醉,醫生啟動了儀器,準備做手術。然而剛打開沈瑤的雙腿,沈瑤忽然劇烈的顫抖了下,哭喊著制止了他:「我不要做手術!停下!我不要做手術了!」

醫生摘下口罩,神色嚴肅的說:「你真的不打算做手術了?不做手術,繳納的手術費是不會退回的。」

沈瑤捂著臉,說:「不要了,我什麼都不要了!」

醫生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對護士說:「停止手術,把她扶下去。」

「是。」

護士給沈瑤穿好褲子,把沈瑤從手術台上扶下來。

沈瑤跌坐在地上,哭的歇斯底里。

醫生走到外面,通知沈母,沈瑤拒絕做手術。

沈母聽到這個消息,衝進手術室里,抓住沈瑤的胳膊,把她從地上扯起來:「你為什麼不做?難道你想留下這個孽種嗎?瑤瑤,你難道想後半輩子,都毀在這個孽障身上嗎?你奶奶不會放過你的,你明白不明白?」

沈瑤張著嘴,淚涕橫流:「媽,對不起,我害怕……」

沈瑤不停地說著對不起。

沈母揚手打了她兩下,第三次再揚起手,卻怎麼也無法狠心落下。



車子行駛在路上。

葉簡汐數了數唐南澤打來的電話,一共十六通,而這才過了僅僅半個小時。

看來這傢伙真是要急瘋了。

呵……

葉簡汐輕笑了聲,把手機關機,放到包里,抬頭看向窗外,想看一下到哪裡了。

然而,就在她抬頭的那一刻。

車子忽然吱嘎一聲,往路旁的綠化帶撞了過去。隨著「嘭」的聲巨響,葉簡汐狠狠地撞在了前面的座椅上,又反彈了回了去。

雪花劍神 司機被氣囊卡住,顧不得把氣囊打開,回頭著急的看向葉簡汐,說:「太太,你沒事吧?」

葉簡汐被撞的腦袋有些發暈,胸口也悶悶的,想乾嘔卻怎麼也嘔不出。

扶著座椅緩了幾秒,那股暈眩和噁心的感覺褪去了一些,她低聲回答司機:「我沒事,你……」車開的好好的,怎麼忽然就往旁邊撞了過去。

話說了一半,身側的車門忽然被打開,緊接著一道身影擋住了所有的光線。

葉簡汐順著那道陰影看過去,便看到自己的身邊,站著滿身煞氣的唐南澤。

「葉簡汐,北北呢?你把他弄哪裡去了?」

唐南澤掃了一圈車裡,沒有發現唐北北的身影,一把揪住葉簡汐厲聲問。

葉簡汐迎上他嗜血的黑眸,挺直了脊背,說:「唐南澤,你敢再動我一下,這輩子你都別想知道,你侄子的下落。」

「你……信不信我殺了你!」

唐南澤黑森森的眸子里,冒出來嗜血的氣息。

他的手卡住葉簡汐的脖子,加大了力道。

葉簡汐霎時喘不過氣來,她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殺啊,你要是不敢殺了我,你就不是男人!」

唐南澤力道越來越大。

坐在前面的司機,見到唐南澤要殺了葉簡汐,動作迅速的破了安全氣囊,打開車門跳下來,想要幫葉簡汐。

可他剛下車,便被唐南澤的人抓住了。



車裡,葉簡汐漸漸的感覺到窒息,可她一點也沒有掙扎,雙目充斥著恨意的望著唐南澤。

唐南澤神色狠厲,盯著她漸漸擴散的瞳孔,繼續逼問唐北北的下落。

可不管他怎麼問,她都一聲不吭。

直到葉簡汐眼前開始發黑,唐南澤鬆開了手。

葉簡汐猛地深吸了口空氣,趴在座椅上,拚命的咳嗽了起來。

「葉簡汐,不要以為你這樣,我就拿你沒辦法!你再不說出北北的下落,我就……」

頭頂響起唐南澤冰冷的聲音,葉簡汐緩緩地抬起酸疼的脖子,嘴角扯著一抹嘲諷的笑:「你就怎樣?殺了我?剛才我不是給你機會,讓你殺了我嗎?怎麼不動手?」

唐南澤臉色一獰:「葉簡汐,別忘了,你還有兩個兒子!你敢動北北一下,我就要了你兩個兒子的命!」

葉簡汐解開安全帶,從車裡走下來,迎著唐南澤的目光,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在你動我兒子之前,我一定把你侄子先宰了,親自煲成粥,送給你們全家喝!」 第1162章宮殿

「你找死!」唐南澤眼裡竄過殺氣。

「除了這句話,你不會說其他威脅的話了?」葉簡汐面帶冷笑,半點沒有反抗的意思。

那模樣分明是在嘲諷他,只會動嘴,不敢動手!

唐南澤心頭惱怒到了極點,手攥成拳頭,骨關節發出咯咯的聲音。

兩人正在僵持的時候——

唐南澤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他不睬,手機便一直震動。

手機鈴聲持續了兩份多鍾,唐南澤不耐煩的拿出手機,看到是二嫂打來的,他壓下怒氣,接通了電話,說:「二嫂,我正在找北北……」

「南澤,我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你,剛才北北已經到家了,你不用找了。」

唐南澤硬梆梆的面龐,在聽到這個消息,滑過一抹錯愕。

但沒幾秒,他的臉色又恢復了冷漠。

「我知道了,二嫂,你好好的照顧北北。我這邊還有事情,不跟你多說了。」

唐南澤掛斷了電話。

再看向葉簡汐的時候,臉上的冷意更甚。他當然不會認為,北北只是湊巧碰到葉簡汐,而葉簡汐又善心大發把北北送回家。

這個世上哪有那麼湊巧的事情?葉簡汐更不會那麼好心!

要麼葉簡汐在戲耍他,來滿足她想報復他的心理;要麼今天的事情是葉簡汐想試探,他是否在乎北北的圈套,確定了他在乎北北才好下手,不是嗎?

唐南澤大步的走向葉簡汐,伸手鉗制住她的下巴:「葉簡汐,我警告你,別在北北身上打歪主意。否則,我讓你後悔都沒地兒後悔!」

話音落,唐南澤重重的把葉簡汐推回車裡。

他用的力道很大,葉簡汐腦袋撞在了車框上,眼前黑了幾秒。

視野里再恢復清明時,唐南澤已經帶著他的人走了。

司機小跑著到葉簡汐跟前,扶住她,問:「太太,你感覺怎麼樣?要不要讓我送你去醫院?」

「不用。」葉簡汐揉著疼痛的額頭,在心裡把唐南澤問候了八百遍,然後叮囑司機,「今天發生的事情,別告訴任何人。」

「可是,太太,慕先生那裡……」

「他那裡,我自會交代,你別多嘴就是了。」

「是,太太。」



回到安家,葉簡汐午睡了一覺,醒來照鏡子時發現自己下巴和脖子上,多了幾個黑色的指印。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的傑作了。

暗暗地罵唐南澤的同時,葉簡汐再一次後悔自己不應該多事。

不多事理會唐北北,也用不著惹上唐南澤那個瘟神了!

生氣完氣,葉簡汐也不忘記拿遮瑕霜,抹去肌膚上的痕迹。

快弄好的時候,門口響起敲門聲。

葉簡汐把遮瑕霜放回化妝盒,站起身走到門口。

打開門,只見周文達站在門外。

「少奶奶,少爺說,讓我帶你去參加家宴。」

「哪家的家宴?洛琛怎麼沒提前告訴我?」

一般參加宴會,都會提前兩天說,她也好做準備。這樣倉促的把她叫出去,她連做頭髮的時間都沒有。

「少爺說,不用怎麼準備,少奶奶隨便收拾下就可以了。」

葉簡汐蹙了眉頭,「隨便」是最不好掂量的,裝扮的隆重那還好,最起碼錶達了對舉辦宴會的人的尊重,若是穿的太隨便,讓主人家覺得怠慢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時間太過倉促,葉簡汐化了一個淡妝,又挑了件淺藍色的禮服。

穿上後站在鏡子前面,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合適。

她想再換另一件事是,可周文達沒給她更多的時間,沒多會兒又來敲門催促。

葉簡汐只好拿了件羽絨服,套在禮服外面,出了房間。

和周文達一起,走到前院,葉簡汐看到天佑和天寶穿著燕尾服,在等著她出來,便明白洛琛是要兩個孩子也一起去了,走上前牽住他們的小手,帶著他們上了車。

周文達緊跟著也上了車。

他親自開車,沒叫司機。

葉簡汐有些奇怪,但也沒多問什麼。

車子發動的時候,葉簡汐從車窗里看到裴娜從客廳里走出來,讓周文達停了下。搖下車窗對裴娜說:「娜娜,今晚我們不在家裡吃飯了,你跟妞妞一起用晚餐,記得讓她喝一杯牛奶。如果我回來的晚了,你和郭嫂一起鬨她睡覺。」

裴娜愣了下:「你們這是去哪裡?」

葉簡汐也不知道去哪裡,於是隨口回答:「去一個朋友家。」

「哦……」

裴娜點了點頭。

「那你們去吧,家裡有我在,你們放心。」

車子再次發動,緩緩地向前駛離了安家。



遠離了繁華的市中心,車子漸漸的進入相對僻靜的郊區。

七拐八拐之後,周圍的的越發的偏僻。

路兩邊是鬱鬱蔥蔥的樹,如果不是有路燈,葉簡汐還以為這裡是森林公園之類的地方。可她清楚的記得,自己之前看過A市的著名景區,這塊地方沒什麼風景區。

車子又開了一個多小時……

車窗外茂密的樹叢后露出裝修奢華的別墅。

葉簡汐意識到,這裡不是鄉下,也不是森林公園,而是綠化做的非常好的別墅區!

車子繞著別墅轉了個彎,別墅的整體顯露了出來。

幾百盞大燈從四面八方將別墅里照的通亮,大概十個籃球場那麼大的草坪上,林立著無數的噴泉和造型奇特的怪石。最引人注目的是,草坪盡頭那棟類似歐洲古典建築的宮殿,氣勢恢宏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葉簡汐看著眼前繁華的宮殿,有些嗔目結舌。

帝都哪家人會在郊區建這麼規模龐大的別墅群?最重要的是,新聞不曾報道過半分!安家如今的宅院,就曾上過新聞,葉簡汐百度的時候,還能在網上看到詳細的介紹。

而眼前這棟宅院,規模如此大,卻在網上找不到半點痕迹。

只能說這家主人,刻意抹去了關於它的消息。

葉簡汐越發好奇,他們到底要見的人是誰。

而就在這時——

周文達把車緩緩地停下,回頭對葉簡汐,說:「少奶奶,已經到了。前面我不能進去,請你帶著兩位小少爺走去吧,裡面會有人接應你們。」

葉簡汐點了點頭。

手搭在車門上,準備打車門的時候,她又忍不住問:「文達,你真的不知道,要見的人是誰嗎?」

「不知道。」

周文達語氣誠懇。

葉簡汐便不再問他,因為她知道,周文達不會對她說謊。而且,剛才文達也說了,前面的宮殿不是他能進去的,那說明這個主人非常注重自己的隱私,不會隨隨便便給別人見到。

文達沒見到他,也在情理之中。

葉簡汐推開車門,和天佑天寶一起下去。

周文達將車開向來時的方向。

葉簡汐看著他車子不見了,這才挽著天佑、天寶的手,往宮殿里走去。 第1163章奇怪的叔叔

甫進入宮殿,兩個穿著軍裝的一男一女便走過來,葉簡汐認出他們肩上頂得是軍銜,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品級,但看這棟宮殿的規模,想必兩人也簡單不到哪裡去。

總統爹地滾邊去 女軍官頂著一張面癱臉,說:「慕太太,請配合我們安檢。」

葉簡汐說:「好。」

男軍官走到天佑、天寶跟前,蹲下身說:「兩位小少爺,跟叔叔走去做下檢查,好不好?」

天寶嚇得拉著天佑的手,往他的身後躲。

那名軍官笑了笑,抬眸看向葉簡汐。

葉簡汐拍了拍天寶的腦袋,說:「寶寶,叔叔沒有惡意,你跟著他過去,等會兒就見到媽咪了。」

天寶撅了噘嘴,一臉不高興的點頭。

男軍官牽著他和天佑,帶著他們走了。

女軍官則引著葉簡汐,往另一邊的房間走。

葉簡汐原以為只是簡單的做檢查,可沒想到檢查會那麼嚴密。進了檢查室后,那名女軍官指使一個戴著口罩的人,將她里裡外外都掃描了一遍,連指甲縫都沒有放過。

等檢查完畢,女軍官說:「謝謝慕太太配合我們的檢查,現在可以出去了。」

葉簡汐心裡腹誹,到底是什麼人,要搜查的這麼徹底,恐怖分子檢查也沒這麼詳細吧?

默不作聲的跟著女軍官出了掃描室,葉簡汐又和天佑、天寶匯合。

男軍官引著他們往裡面走。

隨著深入宮殿的腹地,更多的軍人暴露在視野之中,葉簡汐默默地數著經過的軍人,心裡初步估計,這棟宮殿嚴密的程度,不亞於一個連的防守程度。

正在四處看時,手被輕輕的扯了下。

葉簡汐俯首看向身邊,對上天寶怯生生的目光,低聲問:「寶寶,怎麼了?」

「媽咪,我不喜歡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