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飛並未急著行動,就在這些老鼠走到距離沈飛大概還有五步的時候,它們便停止前進了。只見他們走到了那些被沈飛斬殺的同伴屍體旁,有著鼻子在它們身上嗅了嗅,然後便咬起他們的屍體,拖著朝著門外走去。

如此往返了三四次,直到屋內最後一隻老鼠的屍體被帶走,這些大老鼠們總算是全部離開了沈飛的家中了。 槍,在古代稱作矛,爲刺兵器,殺傷力很大,其長而鋒利,使用靈便,取勝之法,精微獨到,其他兵器難與匹敵,故稱爲百兵之王。vodtw.net

而也正是因爲槍這種兵器的強大,所以各種槍法也自然而然的孕育而生。如爲衆人所熟知的楊家槍,岳家槍,便是槍法之的翹楚。

爲何要說這個,原因很簡單,槍法之要變化莫測,但萬變不離其宗。即使是這天界的神將,只要用槍,自然而然的會用出常見的槍法。

童言早在詭門之時便已博覽羣書,而這武功要訣,其實也在其列。但既然是武功要訣,當然少不了槍法,而他最喜歡的便是其的楊家槍。

關於楊家槍法,有這樣的記錄:楊家槍法世稱雄,前手正後手硬,仰手合手都有空。去似箭回如線,手急眼快扎人面。舞花槍,眼花撩亂。鎖喉槍,鬼神難擋。回馬槍,神仙難防。怪莽翻身,梨花蓋頂,烏龍翻江出海灘。繡女穿梭奔日月,金門石開搶皖。要問此槍名和姓,七郎八虎守邊關。

這口訣雖然不算太長,但已算是包羅萬象。那神兵從一開始所用的平心直刺、移步翻身回馬槍,再到他現在所用的梨花蓋頂,這招招式式,無不在楊家槍法有跡可循。

兩人試,招往往能夠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但若是先一步能洞察出對手所要用的招式,這無形之便已佔得先機。只要見招拆招,提前設陷,實力若是相差不大,想不勝都難。

童言現在已經看穿了這神兵的槍法招式,如此一來,他只要以己長處,攻其短處,此戰必勝無疑!

只見神兵氣勢洶洶而來,長槍槍頭舞得是眼花撩亂,宛若百柄長槍同時刺來一般。

童言看在眼裏,一點地面頓時高高躍起,一個漂亮的翻身已避開了神兵刺來的長槍,但身在空,他並未停歇,手藍魄劍瞬間拋出,劍尖直刺這神兵的頭頂。

神兵自然實力不俗,察覺到童言拋劍刺來,立刻槍頭回收向一挑,打算擊飛藍魄劍。

但他哪裏知道,這是童言故意賣給他的破綻,爲的是引他鉤。

正在他收槍以對藍魄劍之際,童言立刻使出移形換位,未落在他身後,反而落在了他的面前。長槍強強在一個刺,現在童言距離他不到半米,他手的長槍想刺也無法施展,完全變成了擺設。

而童言正在此刻卻將泰山刃抽了出來,泰山刃本菜刀大不了多少,用來近身肉搏,自當最好不過。

也不見童言施展刀決,僅僅手握泰山刃,連續瘋砍。

神兵無奈之下,只能用槍身來擋。可童言手的泰山刃被他使得的是眼花繚亂,虛虛實實,目不暇接。只把這神兵完全壓制在被動之,敗象頻生。

好不容易抓住了機會,童言當然不會錯過。隨着星源之力的注入,泰山刃光芒大放。神兵無力抵擋,當即轉身要逃離。

可他不逃還好,這一逃,只會死得更快。

童言一個箭步追,手起刀落,一聲慘叫隨即響起。

這一刀下來,神兵險些被劈成了兩半,雖留得全屍,但終是難逃一死。

看着倒在地,慢慢化爲金光的神兵屍體,其他神兵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天界的神兵神將明顯沒有想象的那麼強大,只是因爲出身天界,所以衆人才會先入爲主的認爲,他們很強,不可戰勝。

但經過了這一戰,童言不再這麼認爲了。所謂的神兵神將,其實也不是真的無敵。 仗劍江湖 而只要敢於應戰,最後獲勝的是誰,還真不一定。

童言的獲勝,等於在這些神兵神將的臉狠狠地抽了一個耳光。他們對童言的恨意再次加深,但童言對此卻毫不在意,相反的,他心還有一絲竊喜。因爲他知道,只要拼盡全力,今天不會是他的末日。

在吸收了星源之力後,他的戰力大大提升,如果說之前他還擔心自己不是這些神兵神將的對手,那現在,這種念頭已經蕩然無存。

他將頭高高昂起,接着冷冷的道:“看樣子,我是高估了你們,這麼一點兒本事,還想要我性命?真是不知死活!我告訴你們,不來找我晦氣便罷,如若再敢咄咄逼人,我定將汝等全部滅殺在此!”

這一番話說的是霸氣十足,把面前的神兵神將氣得的是火冒三丈。

“天魔星,你竟敢殺我天界神兵。此等重罪,定繞不得你。衆將士聽令,隨我一同出手,勢要將他徹底剷除!”

神將一聲令下,身後神兵立刻齊聲應是。

童言見此,不屑一笑道:“我知道你們不敢單打獨鬥,你們這種貨色,連地府的小鬼都是不如。不是想羣而攻之嗎?那放馬過來吧!”

童言現在是氣勢十足,一方面努力激怒這些神兵神將,另一方面也是爲了給強良鼓勁。雖然除掉了一個神兵,但目前的形勢仍舊不容樂觀。

可他心裏明白,只有最大限度的激怒對方,並給他們製造壓力,他纔有機會反敗爲勝。 被霸總盯上以後 他之所以說這些狂妄的話,並非是他因爲殺了一個神兵,真的狂妄自大了,實際,狂妄總好過軟弱,他也是沒有辦法而爲之。

讓他深感滿意的是,強良在他的帶動之下果然是火力全開。隨着一聲怒吼,他不僅化爲本體,還故意將體積增大了三倍以。看去,如同一個身高十米開外的人形巨獸,那所散發出的逼人魔氣,更是令在場衆人爲之動容。

“不怕死的來吧,想殺我老大,先過我這關!嗷……”

如果說之前那些神兵神將並沒有把童言放在眼裏,但現在隨着強良的華麗登場,他們本已爆棚的殺意,一下子變成了懼意。

神將一看身後的神兵不敢前,咬了咬牙道:“不過區區妖魔,有何可懼?我們一同出手,他們根本難以抵擋。聽我將令,圍殲天魔星,即刻動手!”

話聲剛落,他手持金劍,第一個衝前來。

但還未等他靠近童言,強良便一爪子狠狠地拍了過去。

身爲神將,自然實力極強。眼見強良一爪子拍來,他趕忙及時停步,並向後高高躍起。

強良雖一爪子拍了個空,卻將地面直接拍出了一個大坑來。

如此力道,實在驚人。一衆神兵見此,更是心生膽怯。像他們這樣的傢伙,把命看的極重,只要有一點兒性命之危,他們恐怕不會冒險去做。

現在強良所展示出的強大實力,早已超過了他們心的危險界限。於是自然而然的,他們更加不敢動手了。

可那神將卻明顯不肯此作罷,他也知道強良或許很難對付,但他卻把童言當成了軟柿子。

見他身形一閃繞過了強良,眨眼之時竟然已來到了童言的面前。

但在這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突然發生了。 度過了漫長的黑夜,黎明的曙光終於到來了。

在沈飛的家中,沈飛正坐在沙發上,他的雙目微閉,可那微微眯上的眼縫隱隱透露出一陣精光,時刻注視著大門的方向。

屋內一切都是寂靜的,屋外抽枝的嫩芽正在微微的晃動,充滿了春日時光蓬勃生機的晨曦。

沈飛的懷中正輕輕的摟住一個女孩的身體,這女孩也正是楚洛洛,兩天沒休息好的她,在經歷昨晚驚心動魄的一夜之後,她總算在凌晨,在一切歸於平靜之時,她這才在沈飛安心的懷中沉沉睡去。

沈飛一夜未眠,除了一開始擊退了入侵家中的那一大群老鼠群之後,而之後,依舊時常有著三三兩兩的異獸入侵到了自己的家中。只不過,這些入侵家中的異獸都十分的普通,光論戰力而言,與之前的那些老鼠並沒有什麼差別,在沒有老鼠那麼恐怖數量的壓制,這點危機對於沈飛來說還真是算不得什麼。所以在後半夜的時候,沈飛的家中還是比較平靜的。

晨風吹拂,從外吹進來了樹木青草,嫩綠的沁香味。大地似乎想要依靠一場春風來掩蓋,昨夜的殘酷戰場。可任憑晨風如何吹啊吹,房間內濃烈的血腥味,卻是久久不能散去。

日上三竿,暖煦煦的太陽已經爬上了天空,今天,似乎同樣是一個美好的天氣!

此時的時間已經是十點左右了,從清晨楚洛洛在自己的懷中睡去,再到此時接近正午,沈飛幾乎一直保持著這樣的動作未曾動過。看了看懷中睡得想香甜的楚洛洛,料想她之前一定也沒有好好地睡著過吧,所以哪怕自己難受一點,沈飛也並不打算叫醒睡得正香的楚洛洛。

小區內又響起了叮叮咚咚如同裝修般的聲音,伴隨著這樣嘈雜的交響樂,沈飛同樣聽見了那些傷心裂肺的啼哭哀嚎之聲。只是這些聲音又和之前有了略微的不同了。

僅僅相較於昨晚自己醒來聽到的動靜而言,今天小區的動靜中,啼哭哀嚎的聲音變少了不少,也許昨天有著十多戶在嚎哭,可今天沈飛聽見最多只有三四戶的人在哭喊。而那類似的震動樓的裝修聲,沈飛發現,他們不僅沒有變少,反而變多了!就好像那每一戶家中都住進了一支裝修團隊,整個小區宛如成了一個正在火力全開趕工期的建築工地?

最終,楚洛洛還是在這樣吵鬧的環境中醒來了。

醒來的楚洛洛,並沒有表現出對周圍噪音的不煩躁,她只是依舊仰躺在沈飛的懷中,然後盯著沈飛的鼻孔下巴,見沈飛注意到了自己,她才柔柔的對著他說道:「早安。」

楚洛洛並沒有出現惺忪睡眼朦朧的樣子,似乎……,好像早已醒來一般。

沈飛雖然一夜未眠,並且昨晚還和那些異獸戰鬥了不少的時間,浪費了不少的精力。可出奇的是,即使一夜未眠,並且還戰鬥了一夜的沈飛,此時卻一點困意也沒有。

他充滿神秘的目光看著的周圍的空間。

沒錯了!令世界出現如此巨變的就是這隨處可見卻又大大被人們忽視的物質——空氣!

沈飛一上午的時間,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沒動,他所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呼吸了,伴隨著他的每一次呼吸,沈飛都能夠感覺到,這些在平常平常不能再平常的空氣,現在似乎卻出現了很大的變化,這種變化,沈飛並不能用自己語言來將它解釋清楚。他只能如此說,隨著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這些空氣,他感覺自己消耗了一夜的精力竟恢復得差不多了,現在沈飛的狀態,也幾乎等同於,睡了一個充足的覺。

其實沈飛早就發覺了這些不同,只是如今的沈飛已經能夠更加的確認,甚至說斷定。這個世界出現了這麼多的變化,全然和這個世界的空氣發生了改變有著直接的關係!

只是,沈飛即使知道了這個世界發生的本源改變,可他似乎也並不能做什麼。

既然楚洛洛已經醒來了,那麼自己也沒有必要再繼續保持這樣一動不動的姿勢了,雖然自己這樣一動不動也沒有什麼特別難受的地方,不過現在畢竟已經接近正午了,還有著許多的事等在自己去做呢,至少也得吃點東西填飽一下肚子吧!

因為昨天混斗的原因,原本被兩人碼放在桌子上的食物,現在有著大半都散落在地上,有的已經損壞不能再食用,有的雖然包裝有所損壞,但也並不影響裡面食物的可食用性。

兩人在房間整理了一番隨處散亂的食物,好在,有所損壞的僅僅只佔有三分之一,而損壞中還不影響食用的也有著一半的數量。於是兩人便將那些包裝有所損壞可是裡面的食物卻沒事的先吃掉了。沈飛之前還從超市帶回來了一件牛奶,於是兩人吃了一些零食,然後一人喝了一盒牛奶之後,今天的早午餐就這樣應付過去了。

沈飛的家中並沒有繃帶,昨晚自己與老鼠戰鬥的時候,被它們咬傷了小腿,於是沈飛只好從自己家的床單撕下來一截布條準備綁在了傷口處,以免傷口暴露在空氣中感染。值得慶幸的是,昨天幫馬天宇拿煙酒的時候,沈飛剛好放了一瓶白酒在袋子裡帶了回來。如今這瓶白酒沒想到這麼快就有著它的價值了,當做酒精消毒。

整理好了這些繁瑣的事情,兩人將到處是血跡的房間稍稍的收拾了一般,兩人又終於能夠好好地停下來休息一下了。

看了看鐵門上的那個破洞,這個洞口大約有著20×20cm左右的大小。這洞口雖然並不怎麼算大,可若是不能將其堵住,一到到了晚上,定是還會有著異獸從這裡鑽進來的。所以,沈飛一會還得想著辦法如何將鐵門上的洞口堵住。 童言剛要持劍與這神將鬥一鬥,可還未等他出手,豈料他胸前掛着的玄冥刃竟突然黑氣瀰漫起來。 vodtw.net緊接着,看到一個黑影從玄冥刃鑽出,直接迎了衝前來的神將。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還未等他反應過來,那黑影已經和神將鬥在了一起。

盯着這黑色身影仔細的看了一會兒,他這才反應過來,這黑影不是他物,正是這玄冥刃的器靈。當日玄墨在南海的幾次大戰之,也曾使用過玄冥刃,而每次使用,恰恰是這器靈持斧從刀身之衝出。

雖然不知道玄冥刃的器靈到底是什麼,但玄冥刃的威力卻是極其不俗。現在這器靈突然衝出,難不成是玄墨所控?這種可能性並不大,畢竟玄墨連自己都無法出來。如此一來,那隻剩下唯一一個可能了,是這玄冥刃主動要幫他。而這也正好印證了他之前的推測,玄墨的獸魂之所以無法離開玄冥刃,根本不是所謂的封印,而是這器靈故意而爲之。

但不管怎樣,現在這器靈既然願意幫他,也說明它不會害玄墨,那看看這器靈的實力到底怎麼樣了,也不知道它是否真的可以匹敵這強大的神將。如果可以,當然最好不過,但如果不行,童言再出手相助也是不遲。

剩下的七位神兵只是看着,在強良的震懾下,他們真的不敢冒險,這樣變成了神將和玄冥刃器靈一對一的較量。當然,這也並不準確,因爲還有童言在,他只是暫時沒有加入罷了。不過只要出現機會,他是絕不會輕易放過的。

玄冥刃器靈說是黑影,其實更像是一團由黑氣凝塑而成的人。它的體形明顯是要那神將壯碩不少,手的巨斧雖無光芒,卻也給人一種不敢輕視之感。

每一斧頭揮出,都宛若有千斤之力一般,神將雖用手的金劍連續格擋,但身體卻在這巨力的衝擊下頻頻後退。

這不是童言第一次見到玄冥刃器靈,雖然之前他知道這器靈的厲害,可強悍到這種程度,卻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同時他的心也生出了一個疑問。

玄冥刃器靈如此了得,那爲何還會被那五護法得手,並且毀掉了玄墨的肉身呢?理論來說,玄冥刃器靈不該見死不救纔對。但它卻只是救下了玄墨的獸魂,沒有保全玄墨的肉身。

莫非是當時有什麼特殊情況發生,所以這器靈纔沒有及時施救嗎?

童言實在是想不通這一點,可事已至此,再去計較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還是把注意力放在這場對決之吧,畢竟擊退這些神兵神將才是現在當務之急。

玄冥刃器靈彷彿有使不完的力氣一般,兇猛的攻擊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仍舊沒有停歇之意。反觀那神將,他倒是調整的很快,從剛纔的手忙腳亂,現在已經是從容不迫了。

若是照此下去,除非玄冥刃器靈可以繼續猛攻,直到這神將無力還手自己退下陣去,如若不然,只要玄冥刃器靈露出一絲疲態,或者力量變弱,都將遭到這神將的瘋狂反撲。

童言本來還想等等再說,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他似乎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玄冥刃器靈徹底落敗,到那時他再出手,什麼也都晚了。

想到這裏,他當即調動起體內的星源之力,單手快速結出五角星法印,法印結成之後立刻與藍魄劍合二爲一,也不耽擱,他又瞬間使出移形換位。

趁着那神將應付玄冥刃器靈之刻,他已經出現在這神將的背後了。

“星辰劍訣,絕殺式!”

話聲剛落,他猛地一劍劈出。

神將當然知道他已經出現在自己的背後,可前面玄冥刃器靈在瘋狂猛攻,他若是反身來擋童言,勢必會傷於玄冥刃器靈之手。

щшш¸ ttКan¸ ¢〇

一面是玄冥刃器靈,一面是偷襲而來的童言,神將一時間陷入了兩難境地。

但這傢伙畢竟是神將,自知在劫難逃,竟能在瞬息之間做出決定。

什麼決定呢?只能說太過瘋狂。他竟然直接靈魂出竅了,爲了活命,連自己的肉身都可以捨棄,這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出來的。

童言清晰的看到了一束金光從這神將的天靈蓋射出,直衝天際。他想去追,但那金光速度太快,眨眼之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至於這神將的肉身,則是被他一劍劈成了兩半,不一會兒功夫,被星光吞噬的乾乾淨淨。

強大的神將,這樣逃之夭夭了。雖然看去,童言是取得了完勝,可實際,他這場勝利並不是只靠自己,更多的則是強良和玄冥刃器靈的幫助。

但無論如何,他都活下來了,而只要活着,有希望,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可以牢牢掌握自己的命運了。

反觀那剩下的七個神兵,他們現在都已是臉色大變。連神將都殞命至此,他們哪裏還敢再戰。

不過臨走之前,他們卻給童言留下了警告。

“天魔星,你竟敢毀掉少將軍的肉身。你給我等着,大將軍肯定不會放過你。你死定了!”

童言聽此,不屑一笑道:“是嗎?你們一開始不也說我必死無疑了嗎?可我現在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我告訴你們,最好不要再來找我的麻煩。否則,不是肉身被毀這麼簡單了。滾!”

神兵們本還想多說幾句惡話,可實在撐不下去了,看他們紛紛高高躍起,直向着天空飛去。童言並沒有加以阻攔,窮寇莫追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正當童言打算向玄冥刃器靈道謝之時,豈料這器靈竟身形一閃,化爲黑氣直接鑽回了玄冥刃之。

童言見此,微微一笑道:“真是一個怪人,不過還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能如此輕鬆的獲勝。”

暫時的算是安全了,但童言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首當其衝的是前去界山找尋譚鈺和筱輝他們。

事實,他也不知道譚鈺他們會在哪兒。不過他們所能在的地方只有兩個,其一是聖門,另一個是界山。

不過通過向玄墨的詢問之後,他得知玄墨並未在聖門見過他們。這樣的話,那隻剩下界山了。

界山本距離此地不遠,不再耽擱,他和強良一道,當即匆匆的山了。

而在他們離開此地沒過多久,一位身着白鎧白甲的年輕人竟然抵達了此處。

這年輕人長得是眉清目秀,英俊非凡,仔細一看,不正是那無極宮的神子陳浩嗎?這傢伙怎麼會突然來阿修羅道了呢?難不成,他是爲了聖門而來? 經歷過三天異獸洗禮的小區,終於在今天,沈飛發現了一些不同了。

原本在之前的幾天中,躲避在家中的人,都是小心翼翼的藏在家中,外面的世界實在是太危險了,所以根本沒有任何人下到小區在家以外的地方閑逛。

但是此刻的時間,沈飛透過窗戶看向外界。他發現在小區,或者外面的街道,居然能夠看見一兩個人影了。

仔細想想,其實一切也並不難以解釋。在異獸入侵這個城市的時候,有著太多的人根本就連最基本的準備都沒有,如果在此之前他家中還囤放得有一些食物那還好說。可是如果是那種,在家中根本就沒有備放的食物,又或者食物沒辦法直接食用,那麼經過三天的時間,這顯然已經達到了一個人類能夠忍受的一個限度了。

於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便有著各種各樣目的的人,在冒著巨大的危險,然後進入外面危險的環境。

一邊是食物的短缺,面臨生存的困難,一邊是危機四伏的世界,也許時刻都會出現一群異獸將自己吞食。

這似乎是一個極為艱難地選擇,但是為了生存,人們往往別無選擇。如果不出門尋找食物,那麼自己最多可能再撐幾天便會活活餓死。如果出門了,可能會遇到那些可怕的怪物,雖然這同樣有著喪命的可能,但無可否認的是,這同樣有著帶著食物安全回來的可能。

並且,既然是有著勇氣出門的,他們大多有著自己小小的依仗。

沈飛在樓上觀察了一陣,這段時間,沈飛已經在樓下或者小區看到了過四五個人的身影了,他們活動的區域也大多聚集在小區外的小賣部,或者一些賣食物門店周圍。

這些人中,有的身體一看就十分去強壯,肌肉盤扎著,有得則是全身防備,手中拿著鋒利的武器。這其中,同樣不乏有著普通的人,但這種普通也許也僅僅只是僅限於外表而已了,因為沈飛發現,那些雖然外表看起來極為普通的人類,可是他們卻行動迅速,他們奔跑的速度竟然如同奧運會百米決賽運動員比賽時的速度。更為誇張的是,它們的這種速度竟然還並非瞬間的爆發速度,而是有著持久耐力的奔跑。

看見這一幕,沈飛同樣在心中印證了自己的猜想。空氣的異變,不僅引發了世界上動物的異變,變化為了異獸,同樣,這種與人類一樣息息相關的物質也影響了人類,原本普通的人群,也開始慢慢地產生了變化,變化為了異人!

沈飛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翻來覆去的不斷查看著:「難道自己能夠變化為動物的原因也是因為與這異變的空氣有關嗎?」

「不對!」沈飛摸向了那一顆吊在自己脖子上的隕石。

自己能夠有著變幻的能力,甚至爆發出人類根本達不到的力量,這全都和紅霧有著關係。

而那些令自己產生匪夷所思變化的紅霧,全都是來自於砸中自己的那顆隕石,也正是此時掛在自己脖子上的隕石。

如此說來,自己的變化,與空氣的異變並沒有任何的關係。也就是說,相比較於從前的世界,在自己的身邊出現了兩股神秘的力量,一股來自於砸中自己的黑色隕石,一個則是充斥在自己身邊,甚至可能說是整個世界的能量。

前者的力量似乎只有自己能夠擁有使用,可是後者的力量卻是世界萬物都被其影響。

依靠紅霧的力量,能夠變強自身的身體素質,甚至可以異變為別的動物。而那些充斥在空氣中,神秘的力量,好似同樣有著能夠讓人身體素質發生質變的奇迹能力。而且,這種異變,並不區分人類與動物,而且它們磅礴無盡,在沈飛的身邊已經發現許多的異獸與異人了……

沈飛獃獃的站在窗邊良久良久,隨著他每次的不斷深想,他不僅沒有將眼前的重重迷霧撥開,他反而還覺得自己深陷迷霧已經迷失了方向了。這個世界的突然變化,甚至說自己身上的突然變化,這些全都完全超出了沈飛的認知,無論沈飛如何的絞盡腦汁想要將一切看得通透,到結局而來,都不過是徒勞罷了。

小區外的世界充滿了危險,這是毫無疑問的!

沈飛站在窗邊的這段時間,他便親眼目睹了一場危險降臨在外面尋找食物的人身上。

「走開!走開!cnm的****。」一聲粗狂的吼聲從小區外的街道邊穿過來了。

外面的世界因為沒有了來來往往的車流,也沒有了人流涌動的人潮,男人粗狂的吼聲就在這街道中就顯得異常清晰了。

沈飛循著聲音望下去尋找,果然就在小區外街邊的一個店鋪門前,沈飛看見了那個人。

這人正是沈飛之前看見的那個身材強壯的男人。

此時他一手提著一個塑料袋,沈飛敏銳的目光看著,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樣,塑料袋中,幾乎都是食物。而在男子的另外一隻手則是一根一米多長的鋼管。現在這個男子正背貼靠在牆壁上,然後不斷的將鋼管揮舞在身前。

這男子果然不愧有著他那一身肌肉,即使沈飛身處12樓,沈飛都能夠聽見那男子用力揮動鋼管而產生呼呼的破風聲。

在男子的面前正有著三頭異獸,它們正虎視眈眈的看著這個強壯男子,似乎好比看到了頓豐盛的午餐。

這三頭異獸讓沈飛覺得有些熟悉,因為這三頭異獸都是蜥蜴型的異獸,而其中一頭全身都是綠紋,這一隻異獸完全像極了沈飛之前看見的那一隻綠色的大蜥蜴!

男子用力的將鐵管在面前呼得呼呼風起,但他的舉動是無效的,因為這三頭有著不同花紋的大蜥蜴,不僅沒有被這男子嚇跑,反而還不斷地吐著它那一根長長發叉的舌頭,緩緩的向著男子壓進。

這男子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可怕的異獸,沈飛聽見他不斷呵斥的聲音都帶上了顫音。

在面對這些異獸根本嚇唬不退的時候,壯漢男子首先慫了,他開始絕命的奔跑了起來,想要逃離這些可怕的大蜥蜴。

至於後續的結果,沈飛不得而知了,因為在男子跑了大概二十幾米之後,他便進入了沈飛觀察的死角中了,他的身影徹底的從沈飛眼中消失了。

但,雖未親眼見到她的結局,可,沈飛卻已經知道了結局。

「唉!」他輕嘆了一聲,隨後拉上了窗戶的玻璃門。

因為,沈飛看見那三頭大蜥蜴已經朝著男子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並且,這三隻蜥蜴的速度完全不比這男子的速度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