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片刻,慕卿抬頭看向封時奕:「我能打包帶走嗎?」

封時奕頓時忍俊不禁,伸手捏了捏慕卿高挺的鼻樑:「不能,不過我倒是可以考慮給你點外賣。」

「其實你完全可以開放味香居的外賣業務啊。」這樣她就可以隨時點來吃了。

看到慕卿的表情就猜到慕卿在想些什麼,封時奕眼中滑過一抹無奈:「物以稀為貴的道理不需要我說吧?」

尷尬地吐了吐舌頭,慕卿也知道是這個原因,但是身為吃貨,就是忍不住想要提出來。

「既然你不吃,那我們就先回去吧。」休息的差不多了,慕卿便準備回去準備參賽的論文稿了。 江帆鑽入地下,悄悄地靠近那間小木屋,那幾個人正在聊天,每個手裡都拿著槍。江帆數了一下,外面一共是八個人,小木屋裡一共四個人,全部已經睡著,江帆決定先幹掉小木屋裡面四個傢伙。

江帆在小木屋裡地下鑽出,屋裡四個人睡得正香,發出呼嚕聲,伸出食指,在每人的耳根上輕點了一下,四個人便不聲不響地永遠睡不醒了。

故意地踢了下屋裡的臉盆,發出砰的聲音,屋外立刻進來一個人,剛進門口,肋間一麻,倒在地上,槍掉落地上發出啪的聲音。

「勇哥怎麼暈倒了,快去看看。」


進來一個人,同樣是肋間一麻,倒在地上,屋外的人立即覺得不妙,「旭哥,勇哥,你們怎麼了?」三個人小心翼翼地進屋,江帆食指閃電般點出,三人瞬間倒地,槍掉落地上。

外面剩下的人立刻驚慌道:「什麼人!」幾個人都拿著槍對著屋裡,小心翼翼地靠近小木屋。

此時江帆已經鑽地到了外面,從他們身後出來,「我在你們身後!」江帆笑道。

沒等他們轉過身來,江帆的食指閃電般點出,所有人都感覺到肋間一麻,渾身癱軟倒在地上。

輕鬆解決掉落這些看守后,江帆立即釋放離火,呼!罌粟幼苗立刻燃燒起來,江帆每隔一段距離釋放一個離火,幾分鐘后,所有的罌粟幼苗都燃燒起來。

突然一陣吹來,火借風勢,越燒越旺,發出噼哩啪啦的聲音,濃煙滾滾。隨著火勢加大,小木屋也燃燒起來。

目的已經達成,江帆立刻鑽入地下,返回牢房裡,悄悄地睡到床上。

罌粟種植地被燒的事很快被楊玉雄知道了,他大驚失色道:「所有人快隨我去滅火!」

等他帶領人到後山時,罌粟早已燒得所剩無幾,上百畝罌粟被燒掉了,楊宇雄氣急敗壞道:「看守的人呢!他們到那裡去了?」

「大哥,他們都被火燒死了。」

「大哥,這肯定是那個蒙面人乾的。」

「他娘的,這個還用你說!」楊宇雄一巴掌打在那人臉上,那人被打得飛了出去,嘴巴噴出血來,牙齒被打得飛了出去。

「我的罌粟!我要殺死你!」楊宇雄憤怒地一跺腳,仰天大吼,雙拳猛地前揮,兩道電弧飛了出去,落在遠處的大樹上。

「咔!」的一聲,大樹攔腰折斷,一連倒下十多棵樹。

牢房門開了,獄警走了進來,「7978,有人探監,你隨我出去吧。」


江帆隨著獄警到了會客廳,來探監的是梁艷和舒敏,兩人見到江帆十分激動,「帆,你最近好嗎?我們想死你了!」梁艷一下撲到江帆懷裡。

「帆,沒有你的日子裡,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過!」舒敏也撲到江帆懷裡。

兩人很快就抽泣起來,「寶貝,我也很想念你們!」江帆緊緊地把她們摟在懷裡,臉緊緊地挨著她們的頭,聞著她們頭髮的香味,那味道很好聞。

三人沉默了片刻,「你們倆最近還好吧?」江帆道。

「你進了監獄后,醫院裡的疑難雜症科室就解散了,我回到了兒科。」梁艷道。

「你呢,小敏,學校你沒有遭受騷擾吧?」江帆道。

「沒有,我在學校里很好,你的兄弟們天天暗中保護我。」舒敏道。

「沒有我在你們身邊,你們晚上睡不著吧?」江帆雙眼色迷迷地望著她們。

「是啊,自從我們從海藍花園搬到新家花溪公寓后,屋裡只有我們兩人,每天夜裡都會驚醒,沒有你我們都睡得不踏實。」梁艷嬌羞道。

江帆進監獄后,海藍花園退回給東海市政府,江帆拿出錢讓梁艷和舒敏重新買過了新房,新房地點就在醫院附近。

「那今天晚上我去陪你們睡睡。」江帆聲音突然變小,小得只有梁艷和舒敏才能聽到。

「你別開玩笑了,你在監獄里怎麼出來!」舒敏瞪了一眼江帆道。

「你們以為這監獄能困住我,我隨時都可以出去,今天晚上你們在家裡等我,我來陪你們度過一個瘋狂的夜晚。」江帆聲音很小,他的手緊緊地摟這梁艷和舒敏。

「真的!我們晚上等你!」梁艷興奮道。

舒敏緊緊地摟著江帆,「你一定要來,我們等你!」說完,臉立刻紅了,她想到了晚上的瘋狂。

梁艷和舒敏走後,薛奎安領著幾個兄弟來探監,「大哥,最近還好吧?」薛奎安握著江帆的手道。

「我很好,幫里怎麼樣,藍幫和三和幫最近有什麼動靜嗎?」江帆道。

「大哥,最近藍幫和三個幫靜得出奇,平常有點小的衝突,最近幾天什麼事都沒發生。」薛奎安道。

江帆皺眉道:「最近你們要特別小心,看來藍幫和三和幫要對我們青龍幫動手了。「

「不會吧,沒看出他們有什麼舉措啊!」薛奎安驚訝道。

「越平靜就越危險,藍幫和三和幫肯定有什麼陰謀,你們要做好各項準備,以保存實力為主,萬一發生什麼事,不要硬拼。」江帆道。

「大哥,我知道了,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會記住您的交待的。」薛奎安道。

「幫里房地產生意做得怎麼樣了?」江帆道。

「很不好,自從姓羅的傢伙當上市委書記后,我們批不到地皮,根本無法建房,連賭場和舞廳都關閉了,現在幫里勉強維持著。」薛奎安嘆息道。

「看來隆興是要徹底把我們青龍幫給搞垮!看來我們一味地防禦也不是辦法。」江帆道。

「大哥,我們該怎麼辦呢?」薛奎安道。

江帆沉思片刻,悄聲道:「你們回去準備下,三天後我們偷襲藍幫,把藍幫給滅了!」江帆眼中露出駭人的光芒。

「大哥,你在監獄中,你怎麼指揮我們啊?」薛奎安道悄聲道。

「這次偷襲我親自參加,正因為我在監獄中,藍幫肯定想不到我們會偷襲,所以這次偷襲肯定成功,只要滅掉了藍幫,剩下三和幫就好對付了。」江帆道。

「大哥,你準備越獄?」薛奎安小聲道。

「不用越獄,如果我越獄,藍幫和三和幫就會有所準備了。」江帆道。

「那你如何出獄呢?」薛奎安道。

「你以為這監獄能困住我嗎?我隨時隨地都可出去,到時候我會準時到幫里的。」江帆道。

薛奎安眼睛瞪的大大,他不可思議地望著江帆,他想不到江帆用什麼方法出獄,且又不被人知道。 封時奕帶著慕卿回到別墅,慕卿徑直進到書房開始寫論文稿。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慕卿依舊在書桌面前忙碌著。

知道大賽對慕卿的很重要,封時奕也就沒有去打擾慕卿。

當封時奕處理好文件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時分了,沒想到慕卿房間的燈還亮著。

輕聲推開房門,發現慕卿還在寫著寫稿,封時奕眉頭微皺,走到慕卿身邊看了眼桌上的寫稿。

「你寫得是什麼?」封時奕在慕卿的寫紙上只看到了一個圓圈,不禁有些疑惑。

順著聲音抬起頭,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在做醫學論文論文,可是每次寫出來的論文我都不滿意。」

「醫學論文要求是什麼?」每場比賽都會有醫學論文要求,不知道慕卿抽到的是什麼。

慕卿無力地拿出要求遞到封時奕面前,如果不是這個要求,她也不至於這麼糾結了。

看到醫學論文要求后,封時奕劍眉微挑,上面只有兩個字:「男科。」

怪不得慕卿會醫學論文不出來,這兩個字能夠包含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既然想不出來,那就先休息吧。」說著,封時奕轉身朝著浴室走去。

注意到封時奕的動作,慕卿連忙開口阻止:「你站住!休息也應該是回你自己的卧室才對吧?」

看著面前阻攔去路的慕卿,封時奕眼中閃過一絲戲謔,低頭緩緩湊近慕卿。

感覺到呼吸越來越近,慕卿臉頰染上一抹緋紅,兩唇相距零點一毫米時,封時奕的呼吸忽然遠了。

疑惑地看向封時奕,發現封時奕手裡多了份文件,慕卿瞬間反應過來,原來剛剛封時奕只是為了拿文件……

「臉這麼紅,你在想什麼?」看著慕卿的窘態,封時奕唇角微勾,伸手挑起慕卿的下巴:「不會是想些不好的事情吧?」

慕卿又羞又惱,伸手推開封時奕:「我才沒有想什麼,只是卧室太熱了而已。」

「哦?」封時奕掃了眼正在運作中的空調,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空調已經不管用了……」

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尷尬,慕卿羞窘地低著頭,腦中想著如何轉移話題。

封時奕忽然摟住慕卿的纖腰,一手扣住慕卿的後腦,低頭在慕卿唇上印上一吻,唇上柔軟的觸感令慕卿片刻失神,封時奕趁機在她紅唇中攻城略地……

霸道而狂肆的吻令慕卿有些雙腿發軟,雙手無力地攀附在封時奕的肩膀上,試探性地伸出香舌,回應著封時奕的吻。

感覺到慕卿的回應,封時奕的吻更加炙熱,腰間的手也開始緩緩游移著……

嗡……嗡……

電話鈴聲忽然響起,打斷了兩人的親吻。

封時奕原本不想理會,可是慕卿卻已經從迷失中回過神,推開了封時奕。

回過神的慕卿終於發現,她的衣服都快被封時奕脫光了,而她剛剛居然完全沒有感覺到!

慕卿紅著臉躲進浴室整理身上凌亂的衣服,嬌羞的模樣令封時奕頓感下腹一緊。

鈴聲還在繼續,封時奕眸底染上一層薄怒,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你最好祈禱你有重要的事情,否則你會知道什麼叫做後果。」

季陽還未來得及說話,便聽到電話里傳來封時奕陰冷的話語,季陽咽了下口水,貌似他這通電話打得不是時候……

「總裁,Y國的子公司出了問題,資金鏈已經斷掉,所以……」

「告訴他們自己想辦法,如果明天拿不出應對方案的話,那就平攤全部責任損失費!」

還想說些什麼,可是耳邊已經傳來了忙音,季陽只能將封時奕的意思轉達過去。

封時奕掛斷電話后,慕卿剛好從浴室走出來。

見到慕卿已經穿戴整齊,封時奕眸中閃過一絲薄怒,即使想繼續卻也沒有辦法。

看來今晚是沒有機會了……

「是公司出事了嗎?」慕卿感覺到封時奕周身釋放的寒氣,不禁有些疑惑,究竟是出了什麼事,竟然會讓封時奕憤怒成這個樣子?


提前這件事,封時奕周身的空氣瞬間降到零點:「不要跟我提那些廢物!」

明天如果解決不了公司的事情,那就通通從封氏滾出去!

慕卿被封時奕滔天的怒氣驚到了,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可以緩和氣氛。

咕嚕嚕……

空蕩的卧室內忽然響起一聲不和諧的聲音,慕卿瞬間紅了臉,伸手捂住小腹,不敢去看封時奕的表情。

見狀,封時奕心中的怒火消失了許多,想起晚上慕卿就沒吃飯,眼中閃過一抹無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