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依言照做,右掌一伸,只見有幾團白色光點出現在她掌心,在藍水晶的照耀下,這些光點開始蠢蠢欲動,在沐雲掌心中上下跳躍起來。

「好強大的力量!」沐雲感受到藍芒覆蓋在光點上的能量,心中萬分吃驚,剛才沒有放出極陰之魂前,這些藍芒還是非常平靜祥和,此時卻已如激將噴發的熔岩一般暴躁不安。

「咻咻咻!」白色光點忽然全部射向藍水晶,轉眼間便融入其中,藍水晶得到極陰之魂的滋潤,頓時便閃耀出格外耀眼的藍芒,整個秘境空間都被照耀得一片光亮。

城堡外,血色的天空中,亡靈神殿的輪廓已經變得十分清晰,八陣圖上發出的暗紅光芒仍然源源不斷地融入神殿之中,亡靈神殿原本滄桑的外表此刻已經煥然一新,整座建築上都散發出爍爍精芒,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充斥著天地之間,彷彿隨時都有狂風暴雨蒞臨一般。

「轟隆隆!」冥少卿的城堡開始發齣劇烈的震顫,「咻!」一道粗大的藍色光柱忽然由城堡內部激射而出,光柱擊中八陣圖中的其中一個陣列,頓時便將陣列里的所有事物化為了灰燼。

「快!重新組成陣列!」八部眾之首在半空中聲嘶力竭地沖那被損毀陣列所屬的城堡高呼起來,「所有詛咒戰士出擊!把破壞八陣圖的混蛋給老子抓出來!」 「呼呼呼!」被毀陣列的城堡中,忽然湧出數千頭蠍獅魔獸,每頭魔獸的背上都騎著一個身著青銅甲的黑面武士,這些武士個個身上散發著刺目紅芒,全部都擁有天域高階武聖的實力。

黑面武士們十分熟練地在城堡前排起陣列,「嗷嗷!」蠍獅群的怒吼聲充斥著整個血色天空,陣列剛一重新排列,那些黑面武士紛紛從蠍獅魁梧的後背上一躍而起,以極其迅猛的速度掠向冥少卿的城堡。

「混賬!」冥少卿轉身看著自己的城堡,心中怒罵道,「是誰闖入了我的陰魂秘境?」看著那些隨意沖向自己城堡的黑面武士,他心中憋悶多年的怒火終於按捺不住,狂吼道:「都給我站住!誰膽敢擅闖本座的城堡,立斬不饒!」他這一聲爆喝,驚得所有黑面武士忽然在半空中定住了身形。

「放肆!」八部眾為首那個中年男子面色一寒,冷冷逼視向冥少卿,「老六你想幹什麼?」

「哼!」冥少卿將頭微微上揚,面上漸漸浮起一抹傲然之色,「我那羅王的宮殿,也是這些卑賤的下人能隨便闖的?」

「呦呦呦,看看這是誰啊?」冥少東忽然介面諷刺起來,「我們的老六如今出息了嘛,竟然連大哥都敢頂撞了!不得了!不得了啊!」

「冥少東!」冥少卿忽然轉目望向對方,「你給我住口!我忍你這麼多年,不是因為我怕你,而是我不想大家兄弟反目,本座城堡之中出了事,本座自會解決,還輪不到別人插手!」他極力阻止黑面武士進入自己的城堡搜查,其實是怕其他人知曉了自己藏有陰魂秘境和渾沌之境的秘密。

「老六!」為首的中年男子語氣忽然緩和了許多,「既然如此,我就給你一炷香的時間,把那破壞八陣圖的毛賊給抓出來,不過,我們得先把亡靈神殿完善。」說著,他揮手打出一道暗紅光芒,擊在蠍獅群剛剛排列好的陣列之中,八陣圖又重新恢復了運作。

「糟糕,」陰魂秘境之中,沐雲見到黑面武士們沒有進入城堡,心中有些著急了,「他們沒上當,那一會我們怎麼去亡靈神殿?」

紅影輕笑一聲,道:「看來他們被打的不疼嘛,那妹妹你就再給他們幾下唄。」

沐雲點點頭,再次翻掌祭出十數個白色光點,與上一次一樣,光點迅速融入藍水晶之中,藍水晶接收到了新的能源,開始發齣劇烈的震顫來,片刻后,「咻咻咻!」水晶的頂部忽然連續射出數道粗大的藍色光柱,以極其狂霸的威勢攻向了城堡外的八陣圖。

「轟轟轟!」這次藍水晶的攻擊比前次要威猛許多,藍色光柱分別擊中了六個陣列,蠍獅魔獸死傷無數,連冥少卿城堡外定住身形的那些黑面武士也被光柱擊殺得片甲不留。

城堡外亂成了一片,八部眾為首的男子,再也沉不住氣,他怒目看向冥少卿,大罵道:「冥少卿!你是不是蓄意謀反?想一舉擊殺我們,這樣你就好獨掌八陣圖了?」

「大哥!一定是這樣!」冥少東在後面添油加醋地道,「我看不如我們先把他擒住再說!」

為首男子猶豫了片刻,但還是點了點頭,令道:「八部眾聽令,那羅王冥少卿意圖謀反,立刻將他拿下!」 「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冥少卿怒極反笑,「你們早就看我不順眼,又何必在這裡誣陷栽贓?我若要謀反,會如此大費周章先毀去八陣圖嗎?剛才那些藍光,直接打在你們的身上不是更省事嗎?」

「哼,你心裡不正是如此想嗎?」冥少東繼續火燒澆油,他心裡就想置冥少卿於死地,「大家別聽他狡辯,先把他拿下再問個究竟不遲!」說罷,冥少東右臂一揮,從他自己的城堡里忽然飛出數百個穿戴整齊的紅衣武士,這些武士個個神采奕奕,每人手中都握著一把巨型黑色鐮刀,鐮刀刀刃上寒芒爍爍,彷彿帶著死神的召喚,冰冷的殺氣瞬間在冥少卿的身前凝結。

「呵呵呵,」冥少卿鄙夷地大笑道,「冥少東,你為了對付我,可真是下了血本啊!居然培養出了這麼多的血衣殺手!」

「廢話少說!」冥少東爆喝一聲,身形猛然向前掠去,以極其刁鑽的角度移向冥少卿,他怕城堡里再發射出那恐怖的藍芒擊中自己,所以在空中不斷變換著方位。

其餘八部眾的六人也紛紛召喚出自己城堡里的衛隊,從六個不同的方向開始向冥少卿進攻。

「好!」冥少卿雙目赤紅,見此役已經無法避免,便將雙臂向兩旁一展,怒道,「既然你們都不念兄弟之情,那就別怪本座心狠手辣!」他話音剛落,身形一閃忽然在原地消失了,片刻后出現在了他城堡頂端的平台上。

「讓你們嘗嘗我秘密武器的厲害!」冥少卿的聲音震撼著整個血色的天空,他雙目微眯,渾身布滿了濃郁的殺氣,一團暗紅色的霧氣漸漸從他腳下升起,頃刻間將整個平台都籠罩了起來。

暗紅霧氣之中,隱隱呈現出宇宙銀河的圖像,點點繁星寒芒陣陣,不一會兒,這詭異神奇的圖像開始變得清晰起來,「都去死吧!」冥少卿的聲音從暗紅霧氣之中傳出,隨後便見那幅宇宙銀河的圖像里射出萬道刺目銀芒,有如星河奔流洶湧而出,亦似流星碎雨劃破長空,一股極其強大的氣勢霍然而生,血色天空在轉瞬之間被銀芒撕裂成絲絲段段,「昂!」帶著雷鳴龍嘯之聲瘋狂湧向了所有進犯之敵。

「快逃!」不知是誰忽然開口狂呼起來,「那是渾沌之境的滅絕之光!」話音剛落,除冥少卿外的八部眾七大王的數千手下頓時亂成了一片,哭喊聲,嘶吼聲,怒罵聲,聲聲跌宕。

「嘩!」銀芒鋪天蓋地地湧向前方,以閃電般的速度將七大王所有的部下淹沒,一片血芒忽然在銀芒之中爆發,但頃刻之間便被銀芒吞噬殆盡,連渣都沒有剩下。

「冥少卿!」八部眾的七大王同時聲嘶力竭地狂吼起來,他們眼見著自己精心培養數年甚至十數年的精英手下,就這麼在一息之間灰飛煙滅,簡直比殺了他們本人還要痛苦,七大王獃獃立在半空中,雙目幾乎噴出火來,恨不得把冥少卿扒皮拆骨生吞活剝,但他們卻畏懼滅絕之光的威力,所以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再上前一步。

「紅影姐姐,」沐雲在秘境之中將城堡外發生的一切感應得清清楚楚,「冥少卿的用的這滅絕之光,彷彿比我們剛才釋放出來的藍色光柱威力更大幾倍。」

「妹妹,先不要研究這個,」紅影一拉沐雲的手道,「趁著八大王內訌,你趕緊帶著你的朋友去亡靈神殿,再晚,被冥少卿發現,就來不及了!」 「冥少卿,你好大的膽子!」冥少東面色鐵青,用手指著冥少卿爆喝道,「你居然敢私藏禁用神器,還用它殘殺同宗兄弟的部下!該當何罪!」

「哈哈哈!」冥少卿狂笑起來,「同宗兄弟?現在你跟我稱兄道弟了?剛才你們下令圍攻我的時候又何嘗把我當成兄弟了?今天,我們就新帳舊賬一起算吧!」他雙目漸漸眯成一條縫,十分不屑地望著那七個自己所謂的兄弟,內心中的怒火在胸腔之中無限膨脹。

「六弟,你不要衝動!」八部眾之首見冥少卿殺心已起,便伸出右掌阻止於他,語氣變得十分平緩地道,「方才是為兄一時糊塗,但為兄也並非是針對與你,只是想把事情搞清楚罷了,畢竟剛才那些藍芒是從你的城堡里發出毀了八陣圖的。」

「現在說什麼都遲了!」在渾沌之境的力量籠罩下,冥少卿已經無法按捺心中的怒火,他雙臂猛然在身前上下划動,帶得暗紅色的霧氣瘋狂地涌動起來,宇宙銀河的圖像已經清晰至極,內里無數星雲流轉,彷彿蘊涵著無窮無盡的力量,隨時都會激烈地爆發。

「大哥!」冥少東開始煽動大家,「和他廢什麼話?我們七人聯手還治不住他一個小小的那羅王嗎?他那滅絕之光雖然厲害,但如此強大的力量,也不是他冥少卿隨時都能發射的!不然,他還不一統三界了?」

冥少卿聞言,心中微微一振,面色開始有些蒼白,他沒想到自己心中的秘密居然如此輕易就被人識破,八部眾之首稍稍沉思了片刻,他的目光在冥少卿的臉上停留了片刻,見他面色變幻無常,不禁暗暗點了點頭,眼角餘光快速掃視過八部眾其他幾人,彷彿是在傳遞著什麼信息一般。

冥少東身形一閃,忽然在半空中幻化出了八個分身,當先沖著城堡頂端的冥少卿飛去,口中急呼道:「大哥,我先來打頭陣,你們緊跟上!」說罷,八個分身從八個方位同時攻向了冥少卿。

「就是現在,你們快走!」城堡角落處,紅影沖著手拉手圍成一圈的沐雲等人輕呼道,沐雲點了點頭,身上銀芒一閃,眾人在原地消失了。

天空中,冥少卿雙目漸漸變得陰冷下來,渾身靈力再次爆發,強大無匹的力量忽然又在那宇宙星河之中閃現而出,「嗡!」一陣震耳的嗡鳴聲顫抖著傳向了整個天際,大地開始微微震顫,冥少東的八個分身去勢不止徑直掠向冥少卿,勢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對方擊殺,「大哥!你們動手啊!」冥少東一邊向前疾飛,一邊回首沖其他人大喊著,「再晚就來不及了!」

七大王聞言,開始移動身形,以最快速度發出了自己最強的攻擊攻向冥少卿,「哈哈哈!」冥少卿狂笑一聲,口中厲聲道,「你們死不足惜!」說罷,他渾身上下忽然狂湧出一大片濃郁的暗紅色霧氣,那些霧氣融入宇宙星河的銀芒之中,「咻咻咻咻!」數道銀芒激射而出,準確無誤地擊中了七大王,「噗噗噗!」七大王同時口噴血箭,身子向後倒飛而回,冥少東真身受創,八個分身還未出手便已然潰散成一片青煙。

亡靈神殿大門前,沐雲等人現出身形,戰擎欣喜地衝到門口用手推向大門,「轟!」一聲爆響,門上忽然閃出一道電光擊中戰擎,戰擎頓時便被電弧擊飛,摔倒在沐雲腳邊,口吐白沫渾身抽搐不止,片刻后昏死過去。 「戰擎大哥!」沐雲驚呼一聲,急忙蹲下身子,右掌之上光華流轉,掌心湧出濃郁的白芒,霎時間便將戰擎整個身子包裹在裡面,強大的能量快速湧入戰擎體內,戰擎已經蒼白如紙的臉龐這才稍稍恢復血色,但內腑受得重傷,即便有了生命力魔法的治癒,一時半刻也無法完全癒合。

城堡上,冥少卿由於強行再次施展滅絕之光,體內能量已被抽空,此時正背靠著牆無力地坐在地上,他面無血色,喘著粗氣,眼睛怔怔望著亡靈神殿那邊的沐雲幾人,一股忿恨之意忽然湧上心頭,嘴角邊浮現一抹陰狠之色,低聲自語道:「原來是你這個臭丫頭壞我大事!今日哪怕是我形神俱滅,也不會讓你回到聖洛大陸的!」說罷,他用雙臂吃力地撐著地面,身子靠著牆緩緩站了起來。

「詛咒戰士聽令!」冥少卿右手一指已經奄奄一息的七大王,向著自己城堡內的手下令道,「先把他們全部收押到死牢,」說著又用手指向亡靈神殿,繼續道,「再把那幾個人全部給我滅了!」


「是!」城堡里傳來一陣整齊的回應聲,「轟隆隆!」稍候便聽見厚重的大門緩緩打開,「嘩嘩嘩!」裡面傳出一陣整齊而沉重的腳步聲,上千個穿戴整齊,面色嚴峻的黑面武士緩緩走了出來。

黑面武士一出城堡大門,立刻便有一半人分成了七個小隊飛向了七大王,而另一半人則是將渾身布滿殺氣,擺出了進攻的錐形陣掠向了亡靈神殿的方向。

亡靈神殿大門口,安子墨抬首望了一眼整座亡靈神殿,緩緩開口道:「這座神殿已經被下了禁咒封印,沒有神域以上實力根本打不開這扇大門。」

沐雲回首看了看正向這邊飛來的數百黑面武士,著急地道:「那怎麼辦?那些詛咒戰士就要攻過來了,他們個個是天域武神的實力,我們幾個根本無法對抗。」

「我先去擋住他們一會,你們快些想辦法打開大門!」羽皓軒也不等眾人回應,身形一躍飛上半空,沖著數百詛咒戰士沖了過去。

「皓軒!」沐雲見他飛走,不禁擔心地大呼起來。

羽皓軒聽見沐雲的呼喊聲,緩緩一轉身,沖著她溫柔一笑,道:「雲,不要擔心,我不會有事的。」說罷,又轉過身去,口中開始誦念魔法咒語來:「偉大的冰之神,以我靈魂為誓,以我**為器,以我熱血為引,釋放你無窮的力量,將這褻瀆您威嚴的邪惡世間摧毀,將那些醜陋的靈魂覆滅吧!」

緩慢而激昂的咒語聲從羽皓軒的口中傳出,整個血色的天空忽然凝滯成一片片橢圓形的印記,就好像天空中鑲嵌著一塊塊炫麗的紅寶石,閃閃發光,氤氳飄蕩,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下降,冷得連呼吸彷彿都要停止一般,片片鵝毛般的雪花從天而降,但這雪花的顏色卻是一片血紅。

羽皓軒雙臂以極快速度在胸前縱然交錯,帶起一片白色殘影將他整個人籠罩其中,一片刺目的藍芒由殘影之中瘋狂湧出,強大能量的氣場頓時充斥著方圓十里的地方。

「嗚嗚!」極冷的狂風在天空中呼嘯不止,颳得眾人連眼睛都無法睜開,紅色的雪花,片片落到詛咒戰士們的身上,發出沙沙聲響,蒼穹之中,傳來羽皓軒彷彿來自九幽煉獄中的一聲清喝:「封!」他極具魅惑的臉龐上閃過一絲冷峻殺意,大雪在一瞬間便停了下來,所有紅色的雪花凝結成一片紅彤彤的冰晶,攻來的數百詛咒戰士也在一息之間化為了一座座冰雕,他們的雙目之中充滿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噗!」超級冰系禁咒剛一施展完畢,便看見羽皓軒口中狂吐出一大口鮮血來,隨後他的身子便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徐徐落向下方的死海中。 「皓軒!」沐雲嘶喊一聲,身形瞬移到羽皓軒的下方,雙臂一伸,穩穩接住了他的身子,只見他面無血色蒼白如紙,嘴角邊溢出的一絲血跡劃過臉龐,滴落風中,額上冷汗潺潺流出,似是受了極重的內傷。

「皓軒你醒醒啊!」 從胖子到男神,追你不要太容易 ,絲毫沒有回應。

「沐雲!」安子墨在亡靈神殿大門口焦急地大呼道,「快回來,趁著這工夫,我們快些想辦法打開大門才是!」

沐雲聞言,立刻冷靜下來,帶著羽皓軒又瞬移回去,將他和戰擎擺放在一起, 全民向武

「這個大門怎麼和我們來的時候不一樣了?」沐雲有些疑惑地道,「記得我們剛進冥域的時候,這裡是一道十分厚重的石門,現在怎麼成了雙開的金屬大門了?」

「妹妹,那是八部天王施展八陣圖修復了亡靈神殿的原因,」紅影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沐雲的腦海中,「原本那道石門是第二重大門,這個雙開的金屬大門才是第一道也是最具防禦力的大門。」

「姐姐,那我們要怎樣才能打開它啊?!」沐雲心中焦急,眼看著被冰封的詛咒戰士即將破開禁咒的封印,他們還沒摸到任何開門的頭緒。

「對別人來說打開這道大門簡直難於登天,」紅影輕描淡寫地道,「但對於你這個擁有七系自然之力的絕世奇才來說,那就沒有多大問題了,只不過有些風險罷了。」

「姐姐,你快說吧,我要怎麼做?」沐雲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她一心只想打開大門帶著羽皓軒和戰擎二人逃出冥域,畢竟冥域之中危機重重,而他們的實力在此處簡直如螻蟻一般微不足道。

「亡靈神殿的大門是具有靈性的,你先要把身體里的全部力量抽出,在身前融合成一個能量團,」紅影解釋道,「然後把這個能量團推到大門上,再用你的精神力控制能量進入大門的神識之中,這樣你就能控制大門的開啟了,不過在融合你們神識的時候,一定要加倍小心,一旦有外力干擾,你不僅會失去七系之力,更有可能變成白痴。」

「我知道了,謝謝姐姐!」沐雲絲毫沒有猶豫,當即便下定決心準備嘗試,她轉頭看向安子墨,鄭重地道:「安子墨,我一會要用精神力打開這道大門,期間不能受任何外力影響,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你放心吧,」安子墨重重點了點頭,十分堅定地道,「哪怕是我死了,也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影響!」

「我不許你死!」沐雲雙目圓睜,直直逼視著安子墨,也不知是她不想虧欠安子墨太多,還是她潛意識裡有些不舍,總之她不願看到這種結果。

安子墨的面色漸漸變得祥和起來,他的心中彷彿有一股暖流在緩緩涌動,看著沐雲的眼神之中,也漸漸流露出溫柔之色,貝齒輕啟間,一個有些微微顫抖的聲音響起:「雲,謝謝你!」言畢,一抹淡然而欣慰的笑容浮現在他英俊白皙的臉頰上。

沐雲深深地看著安子墨會心的笑容,心底里卻莫名升起一絲刺痛,彷彿這是兩人在告別一般,她努力地甩了甩腦袋,想要自己清醒一些,但這種痛楚卻越發變得清晰起來。 「喀巴巴!」冰系禁咒冰封下的詛咒戰士們,身上開始閃耀出星星點點的紫芒,紫芒產生的能量波動,將羽皓軒凝成的冰晶震出一道道細微的裂痕。


「雲,看你的了!」安子墨再次如此親昵地稱呼沐雲,沐雲心中依舊沒有產生排斥,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隨後轉身仰首望向面前亡靈神殿兩扇厚重的金屬大門。

安子墨飛身沖向被冰封的詛咒戰士們,全身被神聖的光明之力所籠罩,剛飛出十多米遠,卻聽見身後傳來沐雲的聲音:「安子墨,你等一下!」

安子墨回首望向沐雲,只見她的身旁亂七八糟地圍著數十頭巨型蜘蛛,這些蜘蛛個個渾身雪白,八隻白毛茸茸的蜘蛛腿撐起整個身子,直徑足有數米之寬。

「冰原雪蛛!」安子墨一眼便認出了這些大傢伙,「它們都是你的召喚獸嗎?」他十分驚奇地看著沐雲,不敢相信沐雲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可以駕馭這麼多魔獸。

沐雲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解釋,便開口道:「你別管這麼多了,讓它們協同你作戰吧。」說罷,她一揮手臂,這些冰原雪蛛居然憑空飛了起來,來到安子墨身旁后,整齊有序地排成了一個方陣。

安子墨飄身躍到其中一頭冰原雪蛛的身上,沖沐雲揮了揮手,隨後帶著蜘蛛群向前飛去,「發射蛛!」安子墨的聲音遠遠傳來,冰原雪蛛們同時噴射出蛛絲罩向即將解封的詛咒戰士們。

「噗噗噗!」蛛準確無誤地將那些冰雕罩住,數十隻冰原雪蛛一股腦地沖了上去,八隻巨腳在每個冰雕搗騰起來,很快便將詛咒戰士們包成了一個個白色的粽子。

此時沐雲已經將全身的靈力和戰氣抽取出來,在身前形成兩個紫色光團,她一手托住一個光團,緩緩向著亡靈神殿的大門上按去,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從她白皙的臉頰上滑落,蒼白的小臉上熱氣騰騰,彷彿此舉耗費了她很大的體力,沐雲小心翼翼地將兩個紫色光團融入了大門之中,隨後緩緩盤腿坐下,長長吁了口氣。

「呼!」濁氣下降,清氣上升,沐雲深深呼吸著,開始用體內最後一絲力量催動精神力融入亡靈神殿的大門。

「嗡!」一團刺目的銀芒在沐雲身上閃亮,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緩緩順著她的兩隻手臂,以靈力和戰氣為介質,進入了神殿的大門之中。

沐雲只覺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個極其冰冷的大海之中,雖然她的精神力極其強大,但在這片汪洋里,彷彿顯得微不足道,更別說要控制它了。

「我該怎麼辦才好?」沐雲心中自問,腦海里思考著各種方法來駕馭大門,但無論她如何驅使自己的力量,這片冰冷的大海卻始終風平浪靜。

沐雲僅剩的最後一絲力氣也消耗殆盡,她的神識以遊離狀態在大門之中飄蕩,精神力漸漸被冰冷的海水吞沒,沐雲的身子也被凍得開始瑟瑟發抖。

「好,好冷啊!」沐雲蜷縮著嬌小的身軀,在冰冷的海水之中呻吟著,視線漸漸變得模糊起來,雙目緩緩閉了起來,「我這是要死了么?」她依然喃喃自語著。 「嘩!」海浪般的聲音在沐雲的耳旁響起,她的身子隨波逐流,在冰冷的大海中飄飄蕩蕩,不知過了多久,海面上升起了兩個紫色的太陽,瞬間將整個大海映照成一片絢爛。

兩個紫色太陽的溫度很高,很快便將海水炙烤得溫熱起來,一絲絲溫暖源源不斷地湧入沐雲的身體之中,她的神識也漸漸清醒過來,「我這是在哪?」她彷彿夢中囈語一般。

「呼呼!」溫暖的海風在拂過海面,拂過沐雲嬌小的身軀,她緩緩睜開一雙美目,眨了眨惺忪的眼睛,怔怔望著天空中的那兩個紫色太陽。

「嗚嗚!」忽然,從海水深處傳來一陣陣陰冷的啼哭聲,沐雲側過臉頰,將頭埋入海水中向下看去,只見有無數點妖異的白芒正從海底深處游來。

沐雲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寒意,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若非上方有溫暖陽光的沐浴,此刻的她幾乎都要凍成冰棍。

「小丫頭,你是怎麼進來的?」一個陰冷至極的聲音從海水中傳入沐雲的耳朵里,「你可知道,這裡只有亡靈才能進入?」

「你是誰?」沐雲心中雖然有些害怕,但表面上依舊裝作鎮定的模樣,「不要在那裝神弄鬼,快出來!」


「嗷!」一聲怒吼從海底爆發而出,「轟隆!」隨後便聽見海面上爆起一道直徑數十米的粗大水柱,水柱一飛衝天,直直逼向天空中的兩個紫色太陽,冰冷的海水灑落到太陽的表面上發出「嗤嗤」的聲響。

兩個紫色太陽忽然變得耀眼至極,散發出的溫度也開始急劇上升,太陽的表面開始散發出一團團妖艷的紫色火焰,紫色火焰瘋狂地湧向水柱,不斷地將潑上來的海水化為一團團白色的水蒸汽。

「啊!可惡!」那陰冷的聲音變得暴躁起來,「小丫頭,你竟然敢蒸發我的亡靈海水!」

這些話聽在沐雲耳中,讓她感覺莫名其妙,不禁心中暗道:「自己根本什麼都沒做啊!為何他會這麼說呢?難道那兩個紫色太陽是。。。。。。」沐雲此時彷彿想起了什麼,片刻后她眼前一亮,歡喜地自語道:「我明白了!」說罷,她雙掌忽然拍向身下的海水,借著反彈之力射入了半空中。

粗大的水柱不停地攻向兩個紫色太陽,但每次快要接近太陽的旁邊時,便會被一團剛剛散發出來的紫色火焰化為一大片蒸汽,下方海底深處不斷傳來憤怒的咆哮聲,沐雲卻是十分欣喜地飛身來到了兩個紫色太陽的旁邊,她緩緩張開雙臂,兩個掌心分別對著一個紫色太陽,兩個紫色太陽中立時便傳來一陣陣熟悉的能量湧入她的體內。

「太好了,果然是這樣!」沐雲歡叫一聲,體外忽然布滿刺目的銀芒,在銀芒的催動下,兩個紫色的太陽瞬間變大了五倍,海面上的溫度開始急劇上升,炙熱的紫色火焰開始洶湧地主動向下方的水柱攻去,連空氣都被炙烤得扭曲起來。

「呼呼呼!」紫色烈焰熊熊燃燒著,海水開始沸騰起來,海底深處原本憤怒的咆哮聲,此刻已然變成了凄慘的嘶吼聲:「啊!快停下!快停下!」

沐雲雙目如電,冷冷逼視著下方海面,極具下降的海水之中,漸漸顯露出一個巨大的人形輪廓來,「你是誰?」沐雲沖海中的巨人喝問道。 「我是亡靈神殿的守護者阿蠻,」巨人緩緩抬起大腦袋,用兩隻水缸般的大眼睛看向沐雲,「你又是誰?」他的聲音雖然渾厚低沉,但語氣之中卻透著些許懼意,似乎對沐雲有些忌憚。

「阿蠻?你是阿蠻?!」沐雲欣喜地歡叫道,「我是沐雲啊,阿蠻你不認識我了嗎?」

巨人聞言,用大手撓了撓大腦袋,尋思了半天好像也沒想起來,有些奇怪地問道:「沐雲?怎麼我對這個名字一點印象也沒有呢?我也從來沒有見過你啊!」

「那就奇怪了,你再好好想想,我們是在聖洛大陸的死靈峽谷認識的,還記得嗎?」沐雲追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