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想到畢曉楓如此積極,稍楞一下,吳浩炎身邊的衆人也立馬衝了了過去。

不理他們先打起來的幾個,吳浩炎眼睛在人羣中掃視着周毅的下落,發現了還躲在人羣后面的周毅。

下一刻,吳浩炎迅速的向目標衝去,速度之快,令人驚駭。

直直的向周毅衝去,偶爾碰到人的阻擋,吳浩炎都是一直拳或一正踹直接解決,看似平常簡單,並且總是一樣的解決前來進攻之敵,可令人無法置信的是,每個來阻擋吳浩炎的人,都被吳浩炎這用的百用不厭的招術,給輕易解決了。

呆呆的看着越來越靠近自己的吳浩炎,周毅滿臉詫異,“這怎麼可能,竟然用如此平凡的招式,就一一解決了,自己挑出來的精英人選。不可能啊……”

無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下一刻,一念頭從周毅腦中閃過。 兩人衝向吳浩炎,吳浩炎趁機一個掃堂腿反掃過去。

就在吳浩炎的腳還未將眼前的兩人掃倒,忽的背後一股冷風,心中一凜,然後整個人身子一輕,向前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而衝向吳浩炎的兩人,則該是慶幸自己運氣好,剛那掃堂腿,雖然感覺和普通的沒區別,可兩人靠近時,才發覺看着表面上速度一般的掃堂腿,自己竟然沒有辦法去避開它,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它擊來。現在這兩人明白,爲什麼,前面的幾人會如此輕易的被打敗了。

那邊的周毅,臉上滿是興奮,好像自己勝券在握。

看到吳浩炎被偷襲,黃毛破口罵道:“我操,你他媽的,做老大的,竟然偷襲。真他媽的卑鄙無恥。”


“呵呵,偷襲又怎樣?想要贏,本來就需要不擇手段!現在你們老大倒了,你們也就容易解決多了!”

“是嗎?”背後傳來冷冷的聲音。

吳浩炎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不屑的看着周毅。如果剛開始還因爲此次打鬥的不公平而有些歉意,不好意思放開手戰鬥的話,那如今由於周毅剛那句話和那行爲,吳浩炎徹底給激怒了。此時的他,就如一個上場的戰士,並沒有因爲剛那偷襲而受挫,反倒激起了他內在的鬥志。

詫異的看着吳浩炎,周毅不由得心中一驚,“雖然自己當上老大,多數原因是因爲自己的腦子,但是自己打架的實力也不是很差的,而這實力,不是自己厲害,是因爲自己的力氣很大,一般人都承受不了,自己全力一擊。而剛那也是全力一擊,並且是擊中他背後的軟骨處。可他竟然能迅速的站起來,而且沒有絲毫異樣,更可怕的是,眼前的吳浩炎,竟然好像剛纔更有氣勢了。”就好比熱身賽一般,現在好戲要開場了。

迅速的圍到吳浩炎身旁,光頭五人關切的看着吳浩炎:“你沒事吧?”

吳浩炎搖了搖頭,笑道:“沒事,剛纔只是熱身啊,你們沒看出來嗎?”

雙方重新對持起來。然而,此刻對方人數明顯少了許多。看着倒在地上**的許多人,林剛看向畢曉楓道:“看不出啊,你小子原來也蠻會打的嘛。”

“怎麼?小看我啊,要不咱倆比比誰更多。”

“好啊!”

“既然,要比,就一起比吧。大家一起上,看看誰打到的多……”吳浩炎笑着看了看衆人,帶頭向周毅等人衝去。

迅速的衝到前面,原本要抵擋吳浩炎的兩人,突地一擰身,避開衝上來的吳浩炎,轉而向其它人衝去。呆呆的看着那兩人的動作,吳浩炎還不明白怎麼回事。其實他不知道,那兩人正是剛剛從自己手下僥倖逃出的兩人,經過剛纔那一事,吳浩炎在他們眼中已經是不可戰勝的人了,他們也是人,沒那麼傻,明知道輸,還去送死。

“浩炎哥,小心身後。”一個聲音提醒道。

吳浩炎迅速的反應過來,身形一轉,來一個迴旋踢,將在身後偷襲的一人,直直的踢了個一飛沖天。

吳浩炎向光頭點了點頭,剛剛就是光頭提醒自己的,如果自己不運用冥力,那麼自己以後的確要多加一份注意力啊。

一陣冷風吹來,吳浩炎感覺不對,立馬垮下身子,頭向後一仰。迅速的從胸口傳來一陣痛楚,噔、噔、噔地向後退去,眼看又要倒地,結果被正巧趕來的鄭峯扶住了身子。

低頭一看胸口的三道血痕,吳浩炎一股怒氣從丹田升起,迅速的由內心散播開來,直衝腦門。

“操,你小子,算什麼**老大,三番五次,使用卑鄙的方法搞偷襲。你他媽的還要不要臉那!”鄭峯扶着吳浩炎,看着套在周毅手上帶血的三個鷹爪一樣尖利的爪子,更加的氣憤。

鄭峯氣憤的聲音,讓所有人不禁停了下來,向鄭峯望去。

ωωω .Tтkǎ n .¢ Ο

只見周毅的一個個手下,都漲紅了臉,不敢與衆人憤怒的目光接觸。他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是如此卑鄙、無恥。

而吳浩炎這邊的人,則都是一臉的憤慨,一個個摩拳擦掌,蠢蠢欲動,好戲百米賽跑的選手一般,就差吳浩炎一聲令下,隨時準備向周毅衝去,將這廝碎屍而後快。

“啊……浩炎,你沒事吧?……”張心雨這時從人羣后面急急地跑了過來,邊跑邊關切的問着吳浩炎,那張臉因爲焦急,更加的紅豔。

吳浩炎搖了搖頭,算是個回答。自己心中的怒氣,也因小妮子這一問,而緩緩消散。轉而微笑的看着張心雨紅撲撲的小臉,心中非常滿意,原來她這麼關心自己,“沒事的,不用擔心。”

“怎麼會沒事,你看,你都流血了。”說着張心雨拿出紙巾,心疼地將傷口邊的血跡輕輕地擦去。

看着張心雨專心爲自己擦拭的樣子,吳浩炎雖然胸口很疼,心裏樂開了花,自己卻是比吃了蜜還甜一百倍,那個中滋味,別人自是無法形容。

而其它的人,全都石化了,心中奇怪,戀愛中的老大,果然是不一般那……但是,不管心中如何做想,只看到吳浩炎的一臉微笑,就知道無法多說。不然老大發飆了,可不是好玩的……

回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下,一個個垂頭喪氣,那還有半分剛纔衝殺的氣勢。此刻周毅原本的臉,拉長了足有半尺多,立馬沉了下來,“你們怎麼了?老子打傷他,你們發什麼神經,還不趕緊給我乘勝追擊,把他們都打趴下啊?”

然而,卻每一個人再向前動一步。周毅很是懊惱,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作者這裏旁白下:“靠,你他媽還憋屈呢,就那熊樣,幹出這樣的鳥事,還指望有人呸服你不成?”),左腳向最近的一個手下踢去,“操,你沒聽見我說什麼啊,還呆在哪幹什麼?”

看沒反應,周毅又一腳向邊上的另一個人踢去。

這時,吳浩炎大喊,“你給我住手!”

周毅紅着眼,猶如被困野獸一般,怒吼道:“你想幹什麼?我教訓自己小弟,要你管嗎?你……”

可惜吳浩炎不給他說完後邊的機會,吳浩炎飛身上前,狠狠的一記直拳,重重地搗在的他的胸口,周毅張了張嘴,最終連半個字都說不出口,整個人跟斷線的風箏一樣,飛出十幾米,“吧唧”一聲,貼膏藥般,死死趴在了地上。

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周毅,吳浩炎眼裏滿是不屑,吐了口吐沫,恨聲道:“他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他們既然讓你當老大,說明他們把你看成兄弟,那你也要一樣把他們看成是自己的兄弟,應該保護他們,而不是拿他們出氣。你這樣做,簡直是玷污了‘老大’這兩個字。你這種人,沒資格當他們老大。你是人渣!哦,不……你連人渣都不是!”

所有人的眼裏都滿是欽佩,特別是周毅的手下,先是滿臉的驚訝,然後眼中滿是敬仰,沒想到,剛剛敵對的人,竟然能替自己說出心裏話,佩服。

周毅手下們又看了看,光頭他們,又是羨慕,又是感慨:“有這樣的老大,真好啊……”

周毅掙扎地站起身,挑釁的看着吳浩炎道:“我喜歡,我樂意,咋地?誰讓我現在是他們老大,你能怎麼樣?”

“好,就是因爲你是他們老大是嗎?那我今天就打敗你,讓他們不是你的手下。”吳浩炎氣憤的看着周毅。

“不用打了,我們認輸了。”不知是誰說了句。

猶如推到的骨牌一般起了連鎖反應,只聽一個個地都紛紛喊道:“對,我們認輸了。”

“對,這種老大,不認也罷,沒必要跟着他。”

“對,浩炎哥,只要你不嫌棄,我們就跟你了。”

……,周毅的大部分小弟全都走上前,站到了吳浩炎他們幫人的旁邊,冷冷地看着他們曾經的“老大”。

如此結果,讓周毅怎麼想不到,忽然他軟了軟身形,坐倒在地,哭道:“我錯了,是我沒好好對我的兄弟啊,是我的錯啊,這一切都怪我自己啊。都是我的錯啊。”

呆愣的看着倒地,抱頭痛哭的周毅。所有的人,不禁都**了……不明白周毅怎麼突然會哭的如此傷心……

和周毅小弟一樣,吳浩炎也生起了同情之心。或許,這種懲罰是太重了,周毅他竟然能夠哭出來,說明他應該也是明白了,知錯了吧。

吳浩炎走了過去,蹲下身子將周毅扶了起來。“好了,能知錯就好了,這件事就這樣吧,既然你知錯了,你的手下也會原諒你的,以後好好對你手下吧!”

周毅抱着頭,點點頭,沒有說話。

吳浩炎拍了拍周毅的肩膀,準備轉過身,向光頭他們走去。

“小心。”

聽到,所有人的叫喊。

吳浩炎迅速的向後轉去…… 只見眼前寒光一閃,吳浩炎下意識地伸手擋了上去。

“啊!”

吳浩炎痛苦的一聲慘叫,身體自主的向後退去。

還未等退出多遠,吳浩炎整個人因爲隨後而至的一拳,又直直的飛了出去,摔倒在了畢曉楓等人身旁。

“哈哈。”

周毅的手中拿着行兇的小刀,一陣狂笑的看着吳浩炎,“怎麼?你還真以爲我會改啊,老子是騙你的,告訴你,做老大要的是腦子,你這麼笨,怎麼當老大啊。早點滾吧,你的手下我不客氣,就全部收下了。”

所有人全都不屑地看着正在狂笑的周毅,沒想到這人真是卑鄙到家了。

張心雨蹲下身,抱着吳浩炎,看着吳浩炎手上流血的傷口,眼裏噙滿了了眼淚,梗咽地說到:“浩炎你沒事吧,沒事吧?浩炎你別嚇我啊!嗚嗚……”

吳浩炎慢慢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正哭的一臉淚漬的張心雨,吳浩炎安慰道:“彆着急,我沒事,我好着呢,這點小傷,怎麼可能會有事呢。你不要哭了,再哭就醜了,嘿嘿……”

“哼……你,討厭……”猶自滿面淚水的張心雨,忽而臉紅了起來。

“操,你小子,找死。”畢曉楓吼了聲。

轉眼間,只見周毅“嗖”的飛出了數米之外,手上的小刀,“噹啷”一響,也掉在了地上,兀自轉了幾下後。

還未等周毅再次反應過來,黃毛一拳加上林剛一腳,同時招呼到周毅的身上。令他再一次失去了重心,摔的更加猛烈。譁,吳浩炎大部分的手下,全都蜂擁而上,將周毅圍了起來開始狂踩,狂踹,分不出誰的腳落在在周毅身體的什麼部位。可以想象,萬花筒都不及周毅十分之一五彩繽紛,如果上帝在眼前的話,一定會給他默哀的。


看見好多人都圍毆周毅,有些痛恨周毅的手下,也都毫不客氣加入了進去,盡情地施展他們的手腳。這個時候誰也不想攔着。而陳敏和她的朋友,就好像受驚的小鳥,雌伏在邊上,那裏還敢出一聲大氣。

光頭迅速的背起吳浩炎,喊道:“鄭峯,快,馬上打電話叫人開車來,現在要趕緊把浩炎哥送醫院去。”

“好!”

鄭峯立馬撥通電話道:“喂,爸,我是小峯,別問爲什麼,先叫輛車到學校裏來。要快,五分鐘內,必須到。”

下一刻,光頭揹着吳浩炎,鄭峯、張心雨等人飛速向校門口跑去,後面則跟着一大羣人。而完全將周毅和陳敏等人忽略了。

畢曉楓和林剛看光頭他們揹着吳浩炎走了,還不解氣的趕緊又踩了幾腳周毅。迅速的跟了上去,也沒有讓手下停手的意思,任憑他們把周毅當人肉沙包繼續操練。

病牀上的吳浩炎,雙眼微微睜開一絲縫隙,一片刺目白色迅速地在他眼前晃了一下,他不得不又閉上了二目。

“浩炎,你醒啦?”

一道熟悉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

再次將眼睛睜開,眼前是清秀的臉龐,這臉龐,真的好熟悉。吳浩炎心中一動。現在的張心雨,蒼白的臉上寫滿了一臉的憔悴,那雙大大的眼睛還有些溼潤,還有些發紅。很明顯,是爲自己而哭過……吳浩炎一絲心疼,自己的心抽緊了……

輕輕地摸上張心雨的臉,吳浩炎微笑道:“小傻瓜,哭過了嗎?擔心什麼,我都說過了嘛,不會有事的。”

張心雨緊緊地搖了搖頭,默默的看着吳浩炎,沒有說話……


張心雨蒼白的臉,此刻竟有另一番美,他想去心疼,他想去呵護……吳浩炎看呆了,張心雨那因緊張而咬過的脣,更加紅、更加潤,像是另一個天使,在召喚着他的心。他不由得將緩緩自己的脣印將上去。

感覺到吳浩炎的靠近,張心雨也緩緩閉上了眼睛,雙頰因血液的沸騰而逐漸泛出一抹酥紅,羞澀而緊張的小手,死死地拽着牀單,心中莫名期待的等待着下一刻的來臨。二人均想,這一刻是多麼的……

然而大煞風景的人,總是在不時宜的時候出現。一個討厭萬分的聲音,就那麼生生地擠了進來,“小子,你醒了啊,這次倒蠻快的嘛,比上次早了一天哦,嘿嘿……那個……”突地畢曉楓笑眯眯的拎着一袋東西走了進來。

吳浩炎慌亂地縮回身子,重新躺好。張心雨則轉身望着窗外,心中畫了無數個圈圈給可惡的畢曉楓。

看到,吳浩炎迅速的躺回倒牀上,而張心雨給了他個後背。畢曉楓滿臉的疑惑。

這時,林剛緩緩走進來道:“你小子,叫你別進來,你不聽,真是的……”

鄭峯和光頭也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冒了出來,“是啊,是啊!你啊……”不住的點頭附和。

“什麼啊,那總比你們好,鬼鬼祟祟站在外面,不知道在偷看什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們是小偷呢……”

畢曉楓還想說下去,林剛猛的衝了過去,封住了他的嘴。

“啊,我想起來了,我爸媽今天找我有事,我要先回家了。你們先忙,我明天再來。”光頭猛的一拍自己的光頭,好像記起了什麼,就往門外走去。

感覺到不對,鄭峯也立刻說道:“對呀,我也想起來,我學校還有點事沒處理呢。”說着也向門外走去。

林剛放下畢曉楓,趕緊的,準備跟上去,沒想到畢曉楓卻死死的拉着林剛的胳膊道:“你小子,幹什麼,想逃?門都沒?”

“都給我站住!”

躺在牀上一直沒開口的吳浩炎,突地說道。

“浩炎哥,有事嗎?我們今天真的有事,改天來看你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