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誰喜歡孤身一身,只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

如今有家人,有愛人,雖然可能會成為負擔,那也是甜蜜的負擔

飯後,兩人便去逛街了,與星月王朝的都城差不多,除了建築不一樣,卻也是同樣的繁華,人來人往

黎昕還看到很多宗門,不斷的在這城內經過

想來都是來參加這次大賽的,統一的著裝,統一的幾位年長的長老,帶著一些新面孔,臉上的表情有洋洋得意的,有勢在必得的,反正沒有任何頹喪的

為了博一個名聲而來,自然都是鬥志高漲,信心滿滿

黎昕仔細看了一下,那些年輕人的實力,最高的就是月魂師一階的實力,還根本沒有幾個,對於這次比賽,黎昕又多了幾分信心

夭末,玉乾,葉鑫三人如今展示給外人的實力,便是月魂師一階

當然黎昕知道,肯定還有實力更高的人,只是那樣的人少之又少,而且一定是沒有邁過月魂師五階的那道坎的

因為三十歲以下的,能達到月魂師五階的,都已經是十分稀少的天賦了,是被各大上游宗門爭著搶的苗子

就算是五大宗,也是完全可以進的,雖然可能只是外門弟子

簡單的了解了一下那些宗門情況,黎昕便不再多管,就算他們再厲害,也不可能比得過夭末三人

所以這次的大賽,她一點都不擔心

黎昕和夭末的心思倒是真的放在了閑逛上,但真的是閑逛嗎?

兩個人都是抓緊每分每秒修鍊的人,這次出來也是打探一下這煙台的情況,順便了解一下那些宗門的實力

如今大半上午的時間,該了解的,其實都已經了解清楚了

之所以還呆在這,不過是因為知道後面跟著一群尾巴

從早上出門,不,準確的說,從昨晚他們一行進城的時候,黎昕就發現他們被人盯上了

本以為他們昨晚會行動,黎昕還專門等了他們,結果一夜什麼都沒發生

可能是這煙台管的很嚴格的原因,城內禁止鬥毆,他們也不敢貿然動手

今早黎昕一出房門,便又感覺到了他們的氣息,一上午,也一直跟在黎昕兩人身後

都是些實力不低的,陽魂師五至八階的人,全方位的監視者黎昕

若是三年前的黎昕,還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只是如今的黎昕,可不是他們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的了

一上午黎昕都假裝不知情,在大街上閑轉著,至少在其他人看來,他們就是在毫無目的的閑逛

其實黎昕是在看到底有多少人跟著他,畢竟他們都是隱藏在暗處,一時間並不好完全掌握

這一上午的時間,黎昕也已經看的分明,一共二十三個人,就沒有低於陽魂師五階的

不得不說,對方還真是看得起黎昕,居然如此的下血本

怕是認為有了這些人,很容易便能擒住黎昕

既然對方都如此看得起她了,她也不能讓人家失望不是

雖然還不知道對方是誰,但這些人就當作是給對方的賀禮吧

居然敢打自己的主意,那就要做好死的覺悟

黎昕既然都弄清楚了,自然不會有放過他們的打算

雖然不知道這才剛來就得罪了誰,想必與三年前的一些事情有關吧

……

。 第869章因為他是皇權之下將會被犧牲的產物,他是活在蕭蒴掌控中的傀儡,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所以,他活著,他就不會將臻兒拱手讓人,就算有一天他死了,那麼他也會為她掃平一切危險,親手將她交給餘生會好好守護著她的人,但這人絕對不會是蕭泓宇。

「兒臣非她不娶。」蕭鳳棲的聲音響起,斬釘截鐵,無一絲停頓。當即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那些複雜的,震動的目光來回在蕭鳳棲和蕭泓宇的臉上掃視,事情怎麼就到了這個地步?

兩位王爺竟然都要爭奪君家大小姐?柳傾城捂著胸口,眼眶含淚,但此時沒人去看她,也無人關注她。

劉栓公公一直在邊上伺候著,此時也是禁不住的偷看了秦臻好幾眼,心道這位君家大小姐著實了不得,也幸虧他在宮中這麼多年最會察言觀色,這要是最初的時候就狗眼看人低,此時他怕是要涼了。

秦臻心中五味雜陳,心口沉甸甸的。雪貴妃也是又急又喜,看著自家兒子,心裡說不上什麼滋味,非她不娶四個字都說出來了,這意思是要是娶不到君緋色他這輩子就不娶妃了?

這可如何是好?

「皇上……」雪貴妃扯了扯蕭蒴的袖子,語氣柔柔的,她是蕭鳳棲的母妃,自是向著自家兒子的。

蕭泓宇依舊跪在地上,當蕭鳳棲這話落下的時候,他抬起頭,二人目光相撞,竟是誰都不肯退讓。

皇上似乎沉思中回過神來,他沒有惱怒,只是呵呵一笑,看起來像個慈祥的長輩,只聽他道,

「朕真是沒想到,你們兩個人竟是都心儀君家小女,實在是讓朕感到意外,也很是為難,倒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了。」蕭蒴感嘆出聲道。

他偏頭看向一直沒有說話的秦臻,也是這次賜婚事件的核心人物,就聽蕭蒴道,

「君家小女,朕本是要給你賜婚,但如今朕的兩個兒子都心儀於你,但是一女自然不能侍二夫,所以朕就問問你的意見,你心儀朕的哪位兒子?只要你說出來,朕就敲定了這門婚事,朕剩下那個兒子自然也不會說什麼,畢竟是兩情相悅的事情。」皇上蕭蒴直接將選擇權扔給了秦臻。

他問的是秦臻心儀他哪個兒子,其實就是在告訴秦臻,她是必須要選一個出來的。

她一個將軍之女總不能將兩位王爺都給拒絕了,這哪裡來的這麼大的面子。

隨著皇上這話落下,讓她做出選擇,蕭泓宇雙眼緊緊的盯著她,眼中的情感鋪天蓋地。

秦臻偏過頭,不願對上他的目光。她告訴自己,她與蕭泓宇之間已經結束了。

這輩子,她是要陪著蕭鳳棲的,不管前路如何艱險,這一路的風雨兼程她都願意牽著蕭鳳棲的手。

而她不想也不願再給蕭泓宇任何機會,否則三人成殤,這將是一場孽緣。

於是秦臻盈盈拜倒,她看著皇上道,

「皇上,緋色何德何能,能夠得了兩位王爺的青睞,緋色惶恐,但皇上既問了臣女,那麼臣女便照實所說,過往歲月,臣女在給玄王爺的治病過程中,被玄王爺的學識和眼界所吸引,一直心生好感,若擇一人,緋色願嫁給玄王爺。」蕭鳳棲鳳眸微動,天知道他虛握著的手凝滿了汗,原來他一直在害怕。

而蕭鳳棲真的沒有想到,他聽到秦臻說願嫁給他的話,內心是這樣的震動。

他喜歡的姑娘,對這份感情始終堅定。緋色願嫁給玄王爺。轟的一聲,蕭泓宇的世界崩塌了。 西遊仍在繼續,不過現在恐怕沒有人再去關注,華而不實的西遊量劫了!

相較於西遊量劫,還是眼前的魔劫之中,能夠獲得的功德更多。

對於修行者來說,功德就是萬金油一般的存在,無論是提升修為,防備心魔亦或者是煉器煉丹都能用得上。

距離妖國不遠處的茅草屋中,蘇牧不斷地推演著,接下來可能會發生地事情。

魔族既然出現了,這背後肯定跟羅喉脫不了關係,就是不知道這背後,是否還有天魔一族地算計。

單單是魔族,最多也就是一場魔劫,為洪荒減輕生靈過多造成地壓力。可要是三魔齊齊發動,那事情可就大發了。

「魔祖羅喉被流放時空長河,域外天魔有天地胎膜擋著,應該到不了洪荒,所以要對付地只有魔族,就是不知道這處封印中,埋葬的到底是那尊魔族。」

洪荒世界分為荒古、遠古、上古以及今古幾個時代,魔族是荒古年代的產物,當時與神族共同稱霸洪荒世界。

在那個時候天道只是籠罩洪荒大地的一層保護殼而已,玄門在當時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宗門而已。

真正能夠算的上大人物的只有那些神族的古神以及魔族的古魔之流,但好景不長不過三十萬元會。

神魔之間就爆發了大規模的爭鬥,直接導致洪荒大地銳減過半,而天道也開始逐漸進化,到了遠古年間的時候,天道已經成為舉足輕重的存在。

今古年間,天道惡念威壓蒼生,除去大神通修行者外,沒有人能夠逃脫天道的算計。

……

「真人不好了,妖國那邊兒的魔族屍體,已經出來了。」李靖驚慌失措的說道。

蘇牧抬眼望去,只見魔氣滾滾朝這邊兒沖了過來,「好膽子區區被封印了億萬載的古魔,也敢在我面前逞威風!」

「劍來!」

一口木劍飛出,跨越了空間,殺入了魔氣之中。

木劍在魔氣雲團之中飛來飛去,不斷地切割著魔氣雲團。

遮天蔽日的魔氣雲團,在那一口木劍的紛飛之下煙消雲散。

隱藏在其中的古魔也現出了身形,數丈高的軀殼之上布滿了紫金色的鐵鏈,頭頂還長了根獨角。

「爾等何人,安敢打擾我聖族沉眠!」

剛剛被放出來的古魔,還沒有察覺出現在是何時代,不過源自血脈深處的的驕傲,卻依舊讓這尊古魔周身縈繞著一層層淡淡的威壓。

當然了對於蘇牧來說是淡淡的威壓,對於那些尋常的天兵天將,只能運轉法力苦苦地低擋著,古魔周身的威壓!

「廢話忒多了,今日看本真人如何斬下你的狗頭!」

木劍紛飛而歸,蘇牧手握木劍,殺向了古魔。

「大膽!」

沉睡多年的古魔,見自己的威嚴被挑釁勃然大怒,一隻魔氣組成的巨大手掌抓向了蘇牧。

一面魔氣森森,一面仙氣盎然,端得是讓在場仙家,看得膽戰心驚。

若這位長明真人斬了古魔還好,若長明真人敗北,他們這些人可都得死在這兒。

李靖看著那滔天魔氣,問一旁的北極戰神,「北極戰神你認為長明真人,是那古魔的對手嗎?」

北極戰神睜開了緊緊閉著的雙眼,說道:「我不知道長明真人與那古魔勝負如何,但我知道長明之人一旦敗了,我們也逃不過死亡的結局。」

「是啊!」

李靖嘆息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一陣陣神通碰撞的餘波,朝著四面八方擴散,一道道令人駭然的神通不斷的出現在洪荒大地。

北極戰神已經領軍退到了三千裡外,李家軍同樣是如此。

因為試探性攻擊已經結束,無論是古魔還是長明真人,都對對方的實力,有了個評判的標準,接下來的戰鬥是生死之戰。

天穹之外一身道袍散落的蘇牧,看著那尊從沉睡中醒來的古魔,說道:「這個時代不屬於你,你應該繼續沉睡而不是出來攪動風雨,魔劫有魔氣就夠了,古魔你過界了。」

「哈哈哈!」

古魔放聲大笑,說道:「一個修行者還是玄門的修行者,難道你的老師沒有告訴你,不要再聖族面前逞威風嗎?」

荒古年間玄門勢微,古魔與古神才是洪荒世界的主宰,哪怕過了無數元會,一些來自血脈的傳承仍舊無法更改。

蘇牧冷笑道:「家師鴻鈞老祖,你待如何呀!有本事你就殺上紫霄宮呀!」

古魔在強大,也無法避免被天道法則限制,現在可是玄門的天下。

「鴻鈞,鴻鈞,你給我死來。」

古魔憤怒的咆哮著,一身修為境界正在飛速的增長著,幾乎達到了混元四重天境界的頂峰。

蘇牧眼見不好便往天庭飛去,這下子可真是捅了馬蜂窩,也不知道老師當年怎麼著這些古神古魔了。

一提起名字,就能讓其陷入癲狂。

他能對付得了古魔,但卻不能對付古魔,這魔劫必須得用生靈填進去,才能渡過去,否則只會掀起更大的劫難。

古魔見蘇牧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自然是怒不可竭地追了上去,要說實力蘇牧與古魔也就是個五五開,但奈何蘇牧處於鼎盛時期,古魔剛剛蘇醒,還沒有進行恢復,在速度上自然是慢了不少。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蘇牧,逃進了三十三重天界之中。

「該死地螻蟻,你以為躲進了神族的地盤兒,就能逃出生天了嗎?」

「我以古魔一族的名義,召喚沉睡中的聖物,古魔長河,現!」

隨著那頭古魔的吟唱,在無限遙遠的虛空之中,有一道黑色的長河,從時空長河最前面那頭兒橫跨而來。

整個洪荒世界都在,那條黑色長河的籠罩之下!

紫霄宮中鴻鈞老祖的臉皮抖了又抖,似乎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很快一面古樸的玉蝶綻放出無量光,仙道長河出現擋住了古魔長河。

但仙道長河與古魔長河之間,仍舊有著不少的差距,一部分古魔長河的力量出現在了洪荒世界之中。

加持於古魔周身,感受著軀殼內充沛的力量,古魔冷笑道:「今天就打碎了神族的天宮,看你往哪裡逃!」

……

…… 柳虹月冰冷的看著四人,隨後轉過頭,將手伸出,在潔白的脖頸下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配上她那冷漠的表情,頗有一種冷血殺手的感覺。

站在不遠處的王月半見狀不由得打了個寒戰,不知道是被嚇到,還是沒穿衣服凍的。

蘇白指了指柳虹月,示意他原地等候,隨後又指了指王月半,讓他過來。

王月半有些摸不著頭腦,如野豬一般的身材,直接躍到蘇白一旁,剛想問些什麼。

結果,蘇白只是朝他笑了笑,隨後一腳踢在其屁股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