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之蠍,你想做什麼!”徐老張口怒斥老者,臉上的神色十分不快,如果不是這裏的形勢對他們太過不利的話,就憑剛纔沙漠之蠍對謝雲釋放殺氣這一條罪名,徐老就能當場斬了他!

“年輕人,不要動怒。”沙漠之蠍淡淡的看了徐老一眼,然後又看向謝雲,冷冷一笑,“小夥子,不要害怕,我的膽子還沒有大到這種程度。”

徐老被沙漠之蠍稱呼爲年輕人,差點沒張口噴出一口老血,偏偏又沒辦法反駁,他四十多歲的年紀在已經六七十歲的沙漠之蠍面前確實是年輕人沒錯。對此,徐老只能怒視沙漠之蠍,生着悶氣。

“沙漠之蠍,我們此行的目的你應該很清楚,我就不繞彎彎了,直接明說,我希望你可以穩定西疆的和平,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和平,至少在南海事件解決之前,不能讓西疆出現任何的動盪。”

謝雲此時已經恢復過來,望着沙漠之蠍侃侃而談,剛纔徐老和沙漠之蠍對峙的功夫,已經足夠謝雲調整自己的狀態了,他身爲謝家之子,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就被嚇倒。

沙漠之蠍聽到謝雲的話,出乎衆人意料的沒有反對,反而是贊同的點點頭,“我可以幫助你完成這些,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我能夠拿到什麼好處呢?”

聽到沙漠之蠍提好處,謝雲身旁的徐老又冷哼一聲,在之前他還想要以國家大義來壓制沙漠之蠍,迫使沙漠之蠍妥協,可是看現在的情況,想要讓沙漠之蠍妥協,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你想要什麼?”謝雲不許諾什麼,反問沙漠之蠍,“只要我能夠做主答應你的,現在就可以答應下來。”

沙漠之蠍呵呵一笑,“謝公子年少有爲,英俊瀟灑,不置可否婚配?”

謝雲愣住了,徐老和孫老愣住了,李白同樣也愣住了。

這個老不死的,在打謝雲的主意?

沙漠之蠍看到謝雲愣住不說話,拍了拍手,示意身後的皮衣少女上前一步,對謝雲介紹道:“這是娜塔莎,我的孫女。”

叫做娜塔莎的皮衣少女留着一頭金黃色的長髮,面容精緻,一對天空藍的眸子好奇的望着謝雲,那副打量的神色,分明就是在看自己的未來老公。

謝雲見狀嘴角微微抽了抽,此時此刻他再也無法保持自己的風度,乾笑兩聲,“你是在開玩笑的吧?”

謝雲在心裏默默吐血,他是來談判維和的沒錯,也想過要付出一些代價沒錯,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要付出的這個代價竟然會是自己!

讓他謝家嫡子娶一個僱傭軍兵團老大的孫女當妻子,也虧這個沙漠之蠍想得出來!


“怎麼,我的孫女不漂亮嗎?”沙漠之蠍冷冷的問道,他自然看得出謝雲的拒絕之意,但是這裏是科勒城,他說了算!

“沙漠之蠍,我們是在談判,不是搞政治婚姻,請你明白這一點!”謝雲皺眉,他覺得自己應該強勢起來,而不是被沙漠之蠍牽着鼻子走。

沙漠之蠍聞言冷笑一聲,“這就是我唯一的條件,如果不答應,那就請原路返回吧。”說到這裏,沙漠之蠍停頓了一些,又裝作想起了什麼,繼續道:“哦,對了,我聽說那些人又開始要趁着有外亂的情況下搞什麼獨立,最近西疆應該會有些動盪,回去的路上,還請謝公子注意安全。”

砰!

謝雲惱怒的一掌拍在桌面上,怒視沙漠之蠍,壓抑着怒火的聲音響起,“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沒錯,老子就是在威脅你。”沙漠之蠍笑笑,絲毫不在意謝雲的憤怒。 “這個老頭子,我服。”李白看着桌子上劍拔弩張的緊張態勢,輕聲對身旁的陸傾城說道。

來之前李白就已經料到了這次的談判會很不順利,可是他可是從來沒有想過雙方會在說了不超過十句話的時候就談崩了,而且崩的沒有絲毫轉圜的餘地。

“他這分明就是故意的。”陸傾城冷哼一聲,雖然她承認那個娜塔莎長得確實很漂亮,但是這並不代表娜塔莎就能配得上謝雲,更何況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李白笑了笑,又看了看大廳裏一共三十名裝備精良的僱傭軍,他衝着陸傾城笑了笑,附在陸傾城的耳旁小聲道:“這大廳裏一共有三十名僱傭軍,如果動起手來,我們會被打成篩子的。”

李白說話時口中吐出的溫熱氣息縈繞在陸傾城的耳畔,將陸傾城晶體剔透的耳垂染上了一層血色還渾然不知,爲了完成這次的成就任務,他可是煞費苦心,可是誰能想到這個沙漠之蠍竟然不按套路出牌,直接將事情給談崩了。

“應該不會動手。”陸傾城有些遲疑,她也不敢保證膽大包天的沙漠之蠍會不會做出什麼不明智的事情來。

“看情況吧,不行就撤。”李白輕聲嘆息道,他們這羣人雖然都是戰鬥的好手,但是手裏沒有武器,一旦在這裏動手,古武者還好說,那些普通的戰士必然會死光,到時候他的成就任務也就失敗了。

“可惜,我看這個沙漠之蠍似乎並不打算給我撤退的機會。”陸傾城看着一臉冷酷之色的沙漠之蠍,很難想象,這樣一個老者,竟然能夠統治大半個西疆的地下勢力。

一旁,顏霜看着和陸傾城正在咬耳朵說悄悄話的李白,心裏酸溜溜的,她低頭看了一眼李白的腳,心中苦惱之下,想也不想,一腳踩了上去。

“哎呦!”

李白正在和陸傾城說話間,沒有注意到顏霜的動作,這一腳踩下去,猝不及防之下,李白竟是張口叫出聲來。

大廳裏的緊張氣氛被李白這一聲叫給打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發出叫聲的李白,顏霜更是嚇得小臉蒼白,眼眸裏滿是驚恐後悔之色,她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竟然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你搞什麼!”

人羣中,趙北行皺眉看着李白,他早就看李白不爽了,和陸傾城走得近不說,還出盡了風頭,雖然出風頭的事情是在陸傾城的指使之下,但是那麼多人,陸傾城爲什麼偏偏指使他呢,更何況,這個傢伙晚上還和陸傾城睡在同一間房裏,簡直讓人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李白狠狠瞪了一眼心虛的顏霜,無視了趙北行看向一臉疑惑之色的謝雲,笑了笑,“這次純屬意外,看到一隻蟑螂,嚇了一跳。”

沒有人會覺得李白是被嚇到了,塔克看了李白一眼,然後俯身在沙漠之蠍的耳旁說了幾乎花,衆人就發現沙漠之蠍的目光已經從李白的身上轉移到了陸傾城的身上,衆人此時也明白過來,李白的出格行爲,大概又是陸傾城“吩咐”的吧。

“不愧是陸傾城啊,剛纔的氣氛如此緊張,被陸傾城這樣一攪局,又變得緩和起來,真是厲害。”

人羣中,不知道是誰輕聲誇讚着陸傾城,語氣裏滿滿的都是敬佩。

就連謝雲都一臉感激的望着陸傾城, 剛纔他已經被逼到了死角,正無計可施之時,被這麼一打斷,就給了他足夠的時間做出反應。

陸傾城面對衆人或是敬佩或是警惕的神色,簡直欲哭無淚,伸手在李白的腰間掐了一把又一把。

李白默默流淚,他哪裏知道顏霜的一個衝動,竟然會引起衆人如此豐富的聯想,這些人不去當作家真是可惜了,最可恨的是陸傾城一直不停地在掐他的腰,簡直要痛死了,偏偏不能露出絲毫表情來。

“今天時間已經不早了,不如我們明日再談?”謝雲呵呵一笑,今天已經談不下去了,他需要回去和衆人商量一下,然後再進行談判。

然而,謝雲有意散場,但是沙漠之蠍卻並沒有這個意思,他不是傻子,可不會給謝雲和衆人商議的機會。

“很難做決定嗎?”沙漠之蠍呵呵一笑,“不如這樣,我這裏房間很多,你們可以都留下來,晚上還可以讓娜塔莎和你溝通一下感情。”

“放肆!”

徐老怒喝一聲,“謝公子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安敢如此欺人太甚!”

隨着徐老的怒喝聲,整個大廳的氛圍愈加凝重起來,粘稠的空氣甚至讓人感覺到呼吸困難。

“呵呵。”過了良久,沙漠之蠍忽然笑了起來,望着徐老的木管猶如在看一個死人一般,“你又是什麼身份,敢在我的地盤上撒野!”

咔嚓咔嚓!

一連串的機槍上膛的聲音在大廳裏響起,只不過呼吸間,大廳裏的三十名僱傭軍手中的***便已經指向了李白等人,只要輕輕釦動扳機,就能夠將在場至少一大半的人打成篩子!

在此刻,氣氛緊張到了極致!

現在徐老也覺得自己有些衝動了,心裏很是後悔,他的舉動將衆人都陷入了九死一生的局面之中。

謝雲倒是沒有怪罪徐老,畢竟徐老是爲了維護他才說出這樣的話,徐老只是被沙漠之蠍利用了而已。

“沙漠之蠍,你要造反嗎?”謝雲說出了一個很驚人的詞彙。

造反!

“不不不,我可沒有這種想法。”沙漠之蠍搖了搖頭,揮揮手,示意衆人將手中的槍收起來,“不要嚇到了貴客。”

“沙漠之蠍,你應該清楚,你的條件我是絕對無法答應的,爲什麼還要提出這樣的要求?”謝雲很疑惑,非常的疑惑,沙漠之蠍雖然你已經老了,但是沙漠之蠍絕對不是那種會昏頭的人,不應該會提出這種不可能讓他答應的條件。

“呵呵,剛纔只是開個玩笑罷了。”沙漠之蠍聳聳肩,現在李白終於知道了塔克聳肩的動作是跟誰學的了。

“我的條件很簡單,那就是你們承認我科勒城的合法地位。”沙漠之蠍雙手按在桌面上,目光微凝,終於圖窮匕見,提出了自己真正的條件。

科勒城是沙漠之蠍自己建立在沙漠之中的城市,並沒有在華夏地圖上標明,就像是一個黑戶,無法出現在戶口本上,只能偷偷摸摸一樣。

而現在沙漠之蠍提出讓國家承認科勒城的合法地位,無疑就是要將科勒城從地下勢力轉入明處,名正言順的出現在西疆的版圖之上,用裂土封王來說,也絲毫不爲過。

這就是明目張膽的敲詐!

謝雲沉默了片刻,然後擡起頭來看向沙漠之蠍,十分冷靜道:“沙漠之蠍,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你覺得國家會答應嗎?!


沙漠之蠍聞言神色也變得嚴肅起來,他從來都不敢小瞧這個國家的力量,這次有膽子進行明目張膽的敲詐,也是背後有高人指點的原因。

“如果不答應,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沙漠之蠍閉上雙眼,沉聲說出了最後一句話,他已經老了,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要站在陽光下,不要一輩子都活在陰影之中!

謝雲聞言起身,“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無論如何,國家都不可能答應這個絕對無法答應的條件的,承認一個僱傭軍團在西疆的合法身份,這簡直就是在開國際玩笑!

謝雲嘆息一聲,看樣子只能出動部隊來維持西疆的穩定了,依靠談判果然是行不通的, 自己還是太天真了一些。

這一刻,謝雲感到前所未有的沮喪,現在發生的一切對於一心想要做出一些成績來的他來說,無疑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看到謝雲要走,沙漠之蠍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嘆息一聲,“誰都不可以走!”

衆人聞言渾身一震,謝雲更是轉身看向沙漠之蠍,目光前所未有的凌厲,冷聲道:“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你究竟在做些什麼!”

“我考慮的很清楚。”沙漠之蠍緩緩起身,“沒得談,那就拿你當人質,逼迫國家答應我的條件!”

“呵呵。”謝雲笑了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也太看得起我了!”

沙漠之蠍渾濁的眼眸裏有危險的光芒在閃動着,“如果不答應我的條件,那麼我不介意和那些人聯手做出一些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來!”

“我想,當着衆多國外媒體的面,處決一些華夏精英戰士和國家領導人的孫子,應該是一條不錯的國際新聞。” 整個大廳都因爲沙漠之蠍的話而安靜下來,不論是那些僱傭軍,還是李白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沙漠之蠍的身上,或是狂熱或是震驚的表情不足以表現衆人此時豐富的內心情感。

李白十分錯愕,他很難想象,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哪怕是一個曾經叱吒風雲的僱傭軍兵團的首領,竟然可以做出這樣令人震驚的決定,難道他真的以爲這個偉大的國家會因爲他可笑的威脅而答應他的條件嗎?

“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整個科勒城被夷爲平地?”

沉默了片刻,謝雲看向沙漠之蠍,十分冷靜的說道:“整個科勒城兩萬多人,將會因爲你愚蠢的決定而付出生命的代價!”


沙漠之蠍聞言咧嘴一笑,“我已經老了。”在衆人不解的目光之下,沙漠之蠍伸手摘下了自己頭頂的帽子,露出一片銀白色的髮絲,“我已經老了啊,再不瘋狂一把,就真的沒有機會站在陽光下了,況且……”

“我死後,管他洪水滔天!”

這一刻的沙漠之蠍是猙獰的,是瘋狂的,也是極其恐怖的。那張蒼老的滿是褶皺的臉上寫滿了癲狂二字,他已經賭上了所有的一切,他不怕輸,因爲他已經老了,輸掉,也不過是少活幾年罷了!

“別人都說人越老,膽越小。今天,你給我上了很生動的一課。”

謝雲望着沙漠之蠍的目光裏不免出現一些敬佩之色,雖然他的眼神裏不應該流露出這樣的神色,但是不得不說,沙漠之蠍的執着與瘋狂,在某些方面確實值得他敬佩,可惜的是,沙漠之蠍的執着與瘋狂用錯了方向。

“如果不想現在就讓大廳血流成河的話,樓上有我準備好的房間,你們可以暫時住下。”

沙漠之蠍重新跌回椅子上坐下,他真的老了,剛纔的那股恐怖而瘋狂的氣勢此時已經頹靡起來,臉上寫滿了虛弱,可是在場所有人,誰都不敢小瞧這個外表上看起來很虛弱的老人。

因爲他是沙漠之蠍!

被當做人質的李白等人沒有反抗,此時做出反抗無疑是非常愚蠢的事情,他們只能順從的上了樓,走進二樓那些安排好的房間。

李白和陸傾城還是選擇了同一間房,只不過此時已經沒有人有心情去關注這些了。

走進房門,陸傾城看着裝飾奢華的房間,嘆息一聲,“我們還是大意了,小瞧了這個沙漠之蠍。”

李白認同的點點頭,陸傾城說的沒錯,其實從一開始,他們就完全沒有將這次的任務真正的重視起來,哪怕是出發時就提到過這是一次非常危險的任務,但是又有幾個人將這所謂的危險放在心上呢。

他們接近了科勒城,遇到了哨卡,將身上的武器全部交出去之後,衆人也沒有什麼危機意識,直到有了在城門口以及進城之後的遭遇,才讓衆人的心漸漸提了起來,可惜到了那個時候,就已經晚了。

“我們不應該進城,而是在城外找一個地方進行談判。”李白苦笑一聲,這是他最初的想法,但是這次負責談判的人不是他,能夠做主的人也不是他,況且,當時根本就沒有人會想到沙漠之蠍會做出如此瘋狂的事情,毫無防備的就一腳踏入了對方早就準備好的陷阱,其實從進城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此刻談判的失敗。

“現在說什麼也晚了,我們該怎麼辦?”陸傾城轉身凝視着李白,她希望這個帶給她安全感的男人,可以帶領大家走出絕望。

“我覺得,是時候啓動備用方案了。”李白的神色忽然變得淡漠起來,眼神凌厲攝人,筆直修長的身子裏醞釀着恐怖的風暴,即將爆發!

“什麼備用方案?”陸傾城疑惑的問道。

“我準備了兩套方案,一套是安安穩穩的談判,還有一套,就是備用方案。”李白衝着陸傾城眨眨眼,神祕一笑。

李白所說的備用方案根本就是系統給出了完成成就任務的下下之選。

抹除沙漠之蠍組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