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洋一臉遺憾地說道:「如果我早知道會拍到這個視頻的話,就不會給老表子留下到此一游的證據了,那樣的話,她做夢也想不到會是我乾的。」

說完,嘆了口氣道:「可惜可惜。」

顧雪在兒子的腦袋上打了一巴掌,罵道:「可惜你個頭,幸好你沒有敲詐祁振華,否則都不知道怎麼死呢,他可是公安局長,你以為是鬧著玩的?」

洋洋好像也有點后怕,低垂著鬧到沒出聲。

顧雪沉默了一會兒,小聲道:「你不是看過他們審訊你爸的記錄了嗎?他都說了些什麼?」

洋洋哼哼道:「說了這麼多,我哪兒記得住,反正跟你沒關係。」

頓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急忙問道:「我的筆記本電腦和優盤呢?」

顧雪說道:「你乾爹拿走了。」

頓了一下,又說道:「他這麼晚了還出去,我估摸著是去見秦時月了。」

洋洋一聽,急的從床上跳了起來,吃驚道:「怎麼?難道他把我的筆記本電腦和優盤拿去交給老表子?」

顧雪嗔道:「怎麼?難道你還想留著?他今天下午找你乾爹就是想追回被你偷去的東西。」

洋洋沒等顧雪說完就從床上跳下來,大聲道:「哎呀,壞了,壞了,你趕緊給乾爹打電話,千萬不能把筆記本電腦交給老表子。」

顧雪狐疑道:「怎麼啦?」

洋洋獃獃楞了一會兒,焦急道:「筆記本上有咱們自己家裡的秘密,如果讓老表子看見的話,那就完蛋了。」

顧雪吃驚道:「你說什麼?咱們家的秘密?什麼秘密?」

洋洋焦急道:「哎呀,你先別問了,趕緊給乾爹打電話,千萬不能把筆記本電腦交出去,快點快點。」

顧雪見兒子不像是惡作劇,心裡也不禁疑惑,一時也顧不上細問,急忙拿出手機給李新年打電話。

。 葉浮生要是一門心思想跑,這速度,真的是瞬間就是提升了起來。

隨後就是開始打電話。

再然後就是在三個小時之內,這不,這是將這些高手小夥伴都給召喚了過來。

這是萬事俱備就欠行動了,是吧?

那,行動起來吧。

嗖,嗖!

這一道一道的身形,行動了起來。

這感覺簡直就是沒有任何的含糊,沒有任何的遲疑,要對你下黑手的這麼一種感覺,要讓你知道知道,他們可不是簡單一般的貨色。

這不,這是到了家族之中就要尋仇成功。

家族之中哪裏還有人?

空空如也,壓根就是一個人都沒有,這感覺都撤離成功了?

是的,都撤離了,這裏已經是再也看不見人了。

這特么的……

感覺這麼的不舒服呢?他也就是一個人這麼的來溜達了一圈,對方倒是很敏銳啊,直接就是撤離了呢,行,行,對方棒棒的,真的是十分之能幹啊。

那,撤離吧,回去吧。

這不,葉浮生等人也撤離了。

隨後呢,分道揚鑣!

剛剛跟這些人分道揚鑣,這不,這麼一道身形堵住了葉浮生的去路。

那感覺,好像是就等着你跟你的小夥伴分開了以後才對你下手一樣。

對方是一個及其之有自知之明的人,你一群人,我不動!你一個人,我必須動!並且,既然是曝光了行蹤已經是展開了行動,那就必須是要成功,可是不允許失敗這種事情的發生。

然後呢,對方現在就這麼虎視眈眈的盯着這葉浮生。

真的是跟盯着獵物的這麼一種感覺是一樣一樣的,那是輕易不會讓你從他的視覺之中逃離成功。

你,愛怎麼地都行。

「嘖嘖嘖,我走了哦!」

葉浮生沖着對方說道。

對方直接就是從身上抽出來了雙刀。

「你這個意思,那是不讓我走,是么?」

葉浮生看着對方開口問道。

對方的雙眸,還是鎖定了這葉浮生,是的,不讓走。

「那麼,我也不管你是讓還是不讓了,現在我就離開了這裏,你呢,自己玩耍,開心就好!」

刷!

出手了!

既然你是這麼的一個態度,那對方也就不會是有繼續的遲疑了,此刻,他是直接就是朝着葉浮生的身上就這麼的招呼了上去。看得出來,這攻擊一旦是命中,嘖嘖嘖,不好過這是肯定的事情。

此刻,葉浮生的身形側身,挪移躲避,避開了對方的攻擊。

第一次避開!

那第二次也是這麼的容易就可以辦到的事情。

這不,第二次葉浮生也避開了。

對方倒是有點詫異了。

這個傢伙這是比他所想的要來的不好招惹一些,他以為,他只要是這麼的一認真,輕鬆地就能解決了問題,但其實,並不是這樣。

並不是這麼的輕易地就將問題給解決了,人家起碼是可以躲避!

還有着這樣子的能力躲避,那要是人家一直都是這麼的一種操作這豈不是就沒得玩了?

所以,要想辦法解決問題,讓對方這是從抗拒變成配合才行!

這麼的不配合下去到了最終,那簡直就是將自己搞得堅持不下去那可真的是太無力了。

「你,能不能主動地配合我一點,我們就這麼的真誠的接觸一下看看到底是誰更為的厲害一些!」

「今日身體不是很舒服不是很想戰鬥,嗯!」

葉浮生點頭。

純屬就是隨便的找了一個理由。

就是不想跟你打。

知道你迫切的想要打肯定是有着什麼目的,誒,就是不讓你如願以償,情況就是這麼的一個情況。

「非要如此?就要這樣?堅定不移不改了,是吧?」

「是,就是如此,非要這樣,不改了!」

葉浮生點頭。

那,只好是使用遠程攻擊的這麼一種路數了。

這不,對方的雙手就這麼的持續不斷的舞動了起來,一把一把的飛刀已經是從他的手心之中招呼了出去。

這是朝着葉浮生的身上就覆蓋了上去。

叮,叮!

即便是這一輪的遠程攻擊看着就是很漂亮,那也是不管用。

可以看得出來,此刻,這一輪的攻擊已經是失敗了。

叮!

第二輪的攻擊,也來了,也還是一樣的失敗了!

每一次都是沖着命中而來的失敗這可真的是讓人有點無力的這麼一種樣子,對方現在,那就是心情明顯就是變得不怎麼好了都。

明明是將一切都是給拿捏到了手心之中,怎麼到了最終還是發展到了這麼的一種地步呢?

這簡直就是讓人都是特么的有點沒看懂的樣子。

但是,就算是發展到了這僵持的局面,只要是這葉浮生不離開,他就會是有希望,最怕的,那就是葉浮生離開,一旦是他離開就麻煩了。

刷!

葉浮生離開了。

沒有想到吧?

這是也不跟你廢話一句,直接就是加速就離開了,完全是不給你算計與他的機會,你要是還想跟他言語兩句將他的步伐給拖延下來,那恭喜你,你這是沒有成功的可能。

葉浮生看了一眼身後,目前呢,這對方還這麼的死死的咬住了他,這感覺,這是不甘心他就這麼的走了,這是一定是要追上了他的步伐的這麼一種節奏。

無所謂了,隨便吧!

對方非要是這樣,他也沒有辦法,他能做的,那就是不讓對方追上。

然後呢,前方這是有着一個湖泊。

這不,這是直接就是朝着湖泊加速而去。

對方也看出來了葉浮生的想法是湖泊,當即就是追擊要趁著這個傢伙沒有到這湖泊之前將他的步伐給這麼的阻攔了下來,但是,結果呢?

差強人意,真的是非常的失敗。

就這麼的看着對方一點點的跟你拉開了距離,就這麼的,這是看着對方就這麼的從你的視覺之中逃離成功。

有心想要是改變,無力那是而辦到,這麼的,這是眼睜睜的看着對方一躍而下。

入了這水流,不好意思,這是馬上就是消失無蹤,沒有了蹤跡。

然後呢!

腦瓜子嗡嗡的了。

對方發誓,一定一定是要算計成功了這葉浮生。 上回說到賈雨村於酒肆喝悶酒時偶遇了冷子興,二人一番相談后,冷子興又為他出謀劃策。

「雨村兄,你曾經在甄家做過西席,想必能見到那甄家大爺。如今他被擺了一道,恨急了陳家那位。你若去拜見,得知你也被陳家那位算計,他必會為你舉薦謀官。」

賈雨村苦笑道:「此言何解,難不成就因為同病相憐,那甄家大爺就能幫我起複?」

冷子興笑道:「雨村兄以為甄大爺是什麼善人不成,我的意思是那甄大爺此番丟了臉面,必會拿你與對方打擂,找回些體面,一個不讓你起複,一個就要舉薦你。」

賈雨村想了想道:「果真如此,倒確實可以一試。」

冷子興望着空了的酒杯道:「屆時雨村兄請甄大爺將你引薦給賈家政老爺,我再請我岳母在二太太處替你墊些好話,不就妥了?」

賈雨村提起酒壺與他斟滿,「冷兄真乃雨村之貴人也,雨村敬你一杯。」

冷子興吃下一杯,哈哈笑道:「只望雨村兄來日起複為官,莫要嫌棄小弟商賈之身,仍能這般一起喝酒。」

「冷兄大恩,雨村銘記於心,再不敢忘。」

二人推杯換盞,酒到醺然,冷子興說要趕船回京,便與賈雨村告辭了。

冷子興出了酒肆,一路向碼頭而去。行至一個偏僻宅院,一閃身拐了進去。

「事情辦得如何?」屋內一少年問道。

「我扮作冷子興,裝作與他在酒肆偶遇,提點他去尋甄頫將他引薦給賈政,他很是意動。」

「冷子興」揭下臉上麵皮答道。赫然是個假貨,易容裝扮而成。

而真的冷子興昨日就搭船回京了,並沒有什麼被陳潁耽誤錯過了船的事。

如此說法只是為了能同仇敵愾,取信賈雨村。

「幹得不錯,記你一功。」

……

而賈雨村這邊,思慮之後覺得「冷子興」的主意大有可為,便遞了帖子求見甄頫。

甄頫在揚州辦壞了事,甄應嘉來信訓斥,召他回金陵。

甄頫自不敢此時回去,故拖病不往。

一聽賈雨村拜訪,正無聊的甄頫便將人叫了進來。

兩人一番交談,甄頫果然對賈雨村口中被陳潁算計之事同仇敵愾,再加上賈雨村會說話,哄得甄頫高興不已,一口答允要幫賈雨村起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