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麗亞撫上女孩的額頭時,克萊門特走了進來,緊跟在她身後的中年女人就那樣木然的站立着,終於有了一絲光彩的眼睛也只是充滿了恐懼與猶豫。

“前晚回來後,這個小女孩就病倒了。”克萊門特對洛麗亞說道,語氣中有着掩藏不住的尖銳和憤怒:“她還清醒時說遇到了怪人,還親了她。”

“不過是發燒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洛麗亞輕描淡寫地說着,只不過對於小女孩所身處的環境和時代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發燒足夠要了她的命。

洛麗亞拉開女孩的衣領,仔細摸了起來,不久後手指停下,對克萊門特說道。

“找到了……把她抱回去交給卡娜。” “發燒、貧血、腹瀉和嚴重的營養不良。”卡娜走出客房對洛麗亞說道:“殿下,小女孩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洛麗亞正翻着從山德魯祭司那裏借來的厚重古書,她點點頭表示知道了,接着眼神閃爍地對卡娜說道:“想不到,這世上還真的有吸血鬼存在呢。”

“我小時候也聽過類似的傳說。”卡娜回憶着說道:“大抵在每個人類國家都有這樣的傳聞……吸血鬼和狼人,狼人被證明是確實存在的,但從沒有聽說過吸血鬼確實存在的證據呢。”

想到了什麼的女牧師搖搖頭補充道:“不,看來只是艾澤拉斯沒有吧。”

“據這本書記載,除了陽光和不能離開人類太遠之外,吸血鬼沒有任何弱點呢……還有很多地方和我聽過的傳說不大一樣。”洛麗亞翻着書頁說道:“有必要抓一隻回來研究研究呢。”

這正是洛麗亞接受死亡祭司任務的原因,她想要抓到一隻吸血鬼。

想到米婭頸部幾乎微不可見、若不是下意識尋找就絕不可能發現的小小傷口,她幾乎確定自己已經發現了目標。

一陣快速的腳步聲傳來,隨後被稱爲多多的、二十幾歲的年輕聖騎士多魯推門進來,他對洛麗亞說道:“大小姐,又發現了類似的情況,這次是一個小男孩,他也說有個奇怪的人親了他的脖子……不過……不過並沒有什麼症狀。”

事實上多多見到小男孩時,對方正在活蹦亂跳地爬樹捉蟲子。

“從米婭的傷口來看,失血量顯然不多,她之所以昏厥是因爲吃壞肚子導致的脫水和長期的嚴重營養不良。”卡娜向洛麗亞解釋道:“和吸血鬼沒多大關係……倒不如說,要不是因爲吸血鬼事件吸引了殿下您的注意力,她就活不了多久了。”

儘管沒有嚴謹的統計數據,但洛麗亞總覺得死於病餓之人實際上遠遠多於死於戰爭之人。

“多魯,去把這個消息轉告克萊門特,我很擔心她到處亂竄,砍到無辜羣衆呢。”

在將米婭送回現在的住處後,狂怒的克萊門特便衝了出去,在大街上四處尋找可疑的人。

多多應聲離去,洛麗亞又指指客房,向卡娜詢問道:“她的媽媽或其他什麼家人有來過麼?”

卡娜搖了搖頭。

洛麗亞並不意外,當克萊門特打算抱走米婭時,那個中年女人便發瘋般地上來阻止。

她根本不相信有人會免費救治她的女兒,不得已之下,洛麗亞掏出了幾個金幣。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女人當時的眼神分明是再也沒有打算見到自己的女兒了……她在金幣和米婭之間來回掃視,目光最終停留在了金幣之上,有幾分不捨,更多的是達到了某種解脫。

“在她們家門外也能看見城北那座高聳壯麗的伯爵城堡呢。”洛麗亞前言不搭後語地對卡娜說道。

……

每當回想起米婭的樣子,克萊門特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氣上涌,那個瀕臨死亡的瘦小身影,與多年前銘記在心的形象重合了。

儘管接到了多多的傳話,但她依舊將所有錯都歸結到了那隻素未謀面、或許根本不存在的吸血鬼身上。

她內心深處十分清楚,自己這是遷怒。真正的源頭是深埋在記憶之中、最近又被喚醒的,那宛如跗骨之蛆般的無力感。

“這一次不會再失敗了。”

一間無人居住、屋頂已經半塌陷的小木屋中,克萊門特擦拭着自己十多年來修修補補、卻從未更換過的雙手大劍,劍身上用飄逸的字跡銘刻着一行小字——。

大小姐已經提供了足夠的訊息,接下來便是自己獨自的戰鬥。不知出於何種原因,她命令所有騎士和牧師遠離這片區域,只打算獨自一人解決問題。

米婭和另一個小男孩,均居住在城西的貧民區,接連兩天的襲擊讓克萊門特確定了對方活動的大致範圍。

而吸血鬼在黑暗中能夠大幅提升各項能力,是典型的夜行生物。

菩堤若生 她一早便尋到這間荒廢的屋子,在這裏靜待夜晚降臨。

步步隱婚,總裁的緋聞天后 當夕陽的最後一絲餘暉沉沒,克萊門特起身再次檢查了所有裝備,抓起倚在牆邊的雙手劍走了出去。

她扛着劍反覆遊走在附近的小巷中,一開始尚有晚歸的諾德人與她擦肩而過。漸漸地,就連民居中昏暗的燭光也越來越稀少。

月亮升至中天,午夜來臨了。

破舊又死寂的街道上只有克萊門特精準規律的腳步聲,以及大劍不時摩擦盔甲所傳來的暗啞金屬聲。

又過了一段時間,她突然改變逡巡的路線,轉身向城中最荒僻的角落走去。

一條荒廢狹窄的街道上,兩側佈滿了在一次大火中燒焦倒塌的房屋廢墟。行至路中,新月黯淡的光芒也被雲層遮擋。

沒有任何預兆,一個沙啞難聽的聲音突然從克萊門特前方傳來。

“女人,你在找什麼?”

她的目光隨即循聲投向空無一物的陰影之中,未幾,一個男人的身影從中顯現出來。

走出陰影,男人擋住了克萊門特的前路,只看得見一雙猩紅的眼睛。

吸血鬼最喜愛襲擊落單的人——尤其是女性,克萊門特心想大小姐的情報果然沒錯,竟然在第一夜就得手了。

“女人,你是在找我麼?”

顯然不是人類的存在又問了一遍,克萊門特沒有回答,只是將大劍從肩頭卸下,單手握着、搖搖指向對方。

一陣怪笑突兀地從她身後傳來,怪聲怪氣地說道:“看來是黎明守衛的雜碎。”

緊接着又傳來一個深沉的聲音:“不知死活。”

不知死活的究竟是誰,克萊門特輕蔑地笑了,彷彿又回到了那無數個被看不到盡頭的亡靈所包圍的日子。

她沒有回頭,只是憑藉細微的聲音去判斷三隻吸血鬼的位置,他們慢慢呈三角形包圍了她。

看起來沒有其他人了。

“你知道些什麼……啊,等我殺死你後,再慢慢拷問你的屍體吧。”最先出現的、擋在克萊門特身前的吸血鬼說道。

克萊門特沒有迴應,看着逐漸逼近的吸血鬼,她雙手握住大劍,唸到。

復仇

宛若天使翅膀般的光翼在她背後展開,上前一步,橫掃,立斬。

真言術·盾

想要從背後偷襲的吸血鬼徒勞無功,克萊門特轉身反手順劈。

早在她尚未捨棄自己的姓名之前,便已經是一名優秀的牧師了。

最後一隻,原本深沉的聲音已不再深沉,驚慌地發出幾個音節後,他便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轉身逃跑。

制裁之錘

逃跑中的吸血鬼被擊暈了,克萊門特拖着大劍,緩步走向對方。

“我不是什麼黎明守衛。”克萊門特對着吸血鬼說道:“我是聖光忠誠的利劍,立誓淨化諸般罪惡的血色十字軍聖騎士。”

語畢,她擡起大劍。

滌盪一切邪惡,聖光最鋒利的劍刃永不折損。 黑夜中某棟房屋的天台上,洛麗亞從瞄準鏡前擡起了頭。

“阿狸,看起來沒我們的事了。”趴在地上的洛麗亞伸出腦袋向樓下的大狐狸說道。

“喵~喵~”明明是隻狐狸,卻講着一口標準流利的喵星語的阿狸回答道。

“我也是這麼想的呢,總覺得還是不要打擾克萊門特小姐的好。”洛麗亞十分贊同阿狸的話。

屋頂架設着一具遠超洛麗亞體型的狙擊步槍,她本想在克萊門特殺光吸血鬼之前開槍,以提醒她留只活的。

嘛,想必世上不止這三隻吸血鬼,這裏還是尊重克萊門特的意志比較好。

放棄計劃的洛麗亞拍拍裙子上的灰塵站了起來,她邊拆卸步槍邊跟阿狸聊着閒話。

“我們去哪裏逛逛再回去吧。”

“喵~”

“是嗎,阿狸想去森林裏跑跑呀……沒問題,帶上降落傘,待會兒我們從西北最高的城牆上跳下去就好了。”

洛麗亞並不覺得深夜出城去森林裏遊蕩有什麼不妥,甚至隱約間還有些期待……在月下的森林與阿狸一起玩耍,想必別有一番趣味——她已經陷入某種唯美又浪漫的幻想中了。

“喵嗚!”

阿狸突然大聲叫了起來。

得到警告的洛麗亞迅速抱頭蹲下,一個黑影就這樣擦着頭髮從她頭上越了過去。

襲擊者險些掉下屋頂,不過終於在天台邊緣恢復了平衡。

“咕嚕嚕!”

黑影發出奇怪的聲音,再次向洛麗亞撲了過來。洛麗亞看清了襲擊者的樣貌:一個披着深色斗篷,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人型生物。

“太好了……你纔是襲擊孩子們的真正犯人吧。”已有準備的洛麗亞輕鬆地閃開了,她揹着手開心地說道。

對方並未答話,而是蓄力準備着第三次撲擊。

就在襲擊者張開雙臂,再次向着洛麗亞撲過來時,粉毛蘿莉伸出了藏在背後的右手。

她纖細的小手中緊握着一把扳手。

……

儘管去森林的計劃被取消了,但洛麗亞找到了更有趣的玩具。

她在深夜敲開製革店的大門,用2枚金幣的高價買了質量最好的項圈和最結實的鎖鏈。

回到住所,阿狸將背上暈過去的人甩落在地。

洛麗亞將襲擊者的斗篷剝掉,是一個比洛麗亞大不了多少、頭上頂着大包的米色長髮女孩子。

她給襲擊自己的少女帶上項圈、用鎖鏈拴在柱子上,掰開對方的嘴巴稍微檢查一下後,放棄了將對方小虎牙敲碎的打算。

“在研究完成前,養在哪裏好呢?”粉毛蘿莉自言自語着,在諸多房間中游走起來。

“喵~”阿狸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洛麗亞點點頭,對阿狸的話表示贊同:“唔,雖然養在自己的房間裏比較方便觀察,不過你說的地下室總感覺意外的合適呢。”

洛麗亞解下鎖鏈,阿狸一口叼住了俯身暈倒在地的少女的衣領,就這麼倒退着將她拖走了。

……

少女本是一隻快樂地生活在大森林中的吸血鬼,偶爾快樂地襲擊附近村莊中的人類。

不久前的某一天,十分快樂的她快樂地走在快樂的回家路上,卻看到熊熊烈火在自己的小屋上肆掠。

緊接着,平時很少見到的同類紛紛冒了出來,他們想要抓捕她,她便轉身逃跑。

拒嫁豪門:傲嬌逃妻很搶手 莫名其妙的追追逃逃日子持續上演着,全部天賦都點錯到潛行上的少女,居然在衆多吸血鬼的圍捕之下一路從天際省的西部逃到了雪漫城。

“纔不是點錯呢,這叫做先見之明。”

爲了不鬧出太大動靜,她開始選擇幾乎沒有抵抗之力的人類小孩下手。

但卻依然引來可怕的傢伙。

她潛行在陰暗的角落中,戰戰兢兢地看着那個肩扛大劍、穿着全身板甲、有着可怕氣勢的女人在附近來回巡遊。

夜母保佑,追捕自己的吸血鬼居然盯上了那個可怕的女人,並被她引到了遠處。

“愚蠢的傢伙們,居然惹上了不該惹的人,哈哈哈……一直以來追殺本大魔王博爾休斯·能美·m·深藍子·庫特里亞夫卡·米爾思特雅的吸血鬼居然那麼的愚蠢,那麼的沒有眼色。”

米色長髮的少女快(zhong)樂(er)地大笑着。

愚蠢~愚蠢~愚蠢的吸血鬼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哼着自編歌曲的少女在街上蹦蹦跳跳地走了起來,很快便發現了今夜的獵物。

看,我發現了什麼?一隻漂亮又嬌弱的粉發小女孩。

光是看起來就覺得非常可口,夜母在上,她已經等不及去嚐嚐那香甜純美的血液了。

少女遁入陰影之中,悄無聲息地爬上了粉發女孩所在的天台。

她的心在歡呼雀躍着,褒獎着自己。

‘本大魔王的睿智已經突破天際~懂得去享用好吃又弱小的生物~’

然而,遊走在樓下的白色大狐狸卻在襲擊展開的剎那發現了她,而粉色長髮的小女孩又意外的靈活。

連續被閃開兩次之後,惱怒的她不管不顧地猛撲上去。

她腦海中最後的印象,只有一把越來也大的扳手、反射着微弱的月光。

腦袋好痛,鼻子好痛,臉頰也好痛。

剛剛醒來的少女發現之前的粉發女孩正用一隻手揪着自己的衣領,一手啪啪啪地拍打着自己的臉頰。

她猛地朝對方纖細的頸部咬去,卻迎面捱了一記頭槌。

……

陰暗的地下室中,一手環胸的洛麗亞正整理着因爲頭槌攻擊而有些凌亂的劉海。她俯視着手捂鼻子打滾的少女,拴住她的鎖鏈被拖來拖去,發出陣陣摩擦聲。

洛麗亞踹了踹吸血鬼少女,問道:“姓名。”

捂着鼻子的少女用奇怪的聲音哼道:“大魔王博爾休斯·能美·m·深藍子·庫特里亞夫卡·米爾思特雅。”

洛麗亞:踩。

吸血鬼少女:qaq

洛麗亞:“說真名。”

吸血鬼少女:“大魔王博爾休……”

洛麗亞:再踩。

吸血鬼少女:qaq

洛麗亞:用力踩

吸血鬼少女:“能美·m·博爾休斯,不知道爲什麼被朋友叫做深藍子,小時候媽媽叫我小白熊。”

洛麗亞:踩踩踩。

能美大叫道:“爲什麼還踩呀,我知道的已經全部說出來了……嗚嗚嗚。”

洛麗亞乾咳兩聲說道:“抱歉,因爲突然覺得很好玩的樣子。”

能美:qaq 即使翻遍死亡聖殿所有的古書,洛麗亞依然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如何飼養吸血鬼的記載。

從來沒有養過人類或吸血鬼的她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雖然是隻會襲擊小孩子的惡劣吸血鬼,但在研究完成前養死就不好了。這麼想着的洛麗亞告別了老祭司,帶着阿狸在城中漫無目的地逛起來。

一家奇怪的書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抱着或許人類的書店中會有奇怪的寵物書籍的想法,洛麗亞走進了書店,在動物專櫃前徘徊起來。

“小妹妹,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一臉陽光笑容的年輕店員走到她身邊問道。

“唔……我想要飼養方面的書。”

“是什麼樣的動物呢,比如說毛色、性別和品種。”

“白色的……母的……品種……品種不太清楚呢”洛麗亞回答道,她不清楚吸血鬼是不是還分不同的種類,隨即又想起吸血鬼少女的毛色應該是偏黃的米色。

嘛,算了。

剛剛想拿起《小型家養寵物大全》的店員看到白色的大狐狸跟了進來,不着痕跡的鬆開了手,他打量阿狸幾眼,接着詢問道:“性情兇悍麼?”

“愛咬人。”洛麗亞答道:“攻擊性很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