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麗婭感到後背發涼,一小波死亡騎士就差點幹掉她,要是天災的軍隊在附近的話……她不敢想下去。

她朝自己爬上三角洲的地方走去,暗自決定等身體一恢復就要立刻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待得靠近那一小片將根鬚深入水中的老樹,她才發現了對岸的異常。

對岸,一大片漆黑的爛泥正蠕動着、朝河邊慢慢地涌去,躲在大樹背後的洛麗婭目瞪口呆地看了足足十幾分鍾,直到那片蠕動的腐爛之地靠近河邊,它們才停下擴張的腳步。

三個用布矇住臉,穿着奇怪的長袍的亡靈來到靠近河邊的位置,他們將許多閃爍着美麗光芒的寶石扔到地上,然後圍成一圈——像是在念誦咒語,又像是在舉行奇怪的儀式。

幾分鐘後,一道幽綠色的光芒綻開,一個類似金字塔的建築以虛影的形式出現在河邊,隨後,那虛影變得越來越清晰。

這是……通靈塔?

雖然沒見過實物,可洛麗婭常聽希爾瓦娜斯講起她與天災作戰的故事,從故事的一些細節推斷,她覺得自己猜得*不離十。

那三個奇怪的亡靈又走向下一個地方,繼續之前的動作,未幾,一座新通靈塔的虛影又降臨在河岸邊。

天災顯然正在對岸建立一座新的基地。

儘管被三角洲一分爲二,河流入海的河道卻非常寬闊,洛麗婭不知道亡靈到底是如何去‘看’的,但憑藉在幽暗城生活的經驗,她知道自己只要小心一些,暫時不會被對岸的亡靈發現。

要快些養好傷,然後從另一邊逃走了。 從河裏捧了一點水喝下,洛麗婭走回三角洲上小樹林中心的地方,愛麗絲還在用雙手捂住嘴巴,瞪着圓溜溜的眼睛望天,一副生怕石像鬼從天而降、將它抓走的樣子。

自稱爲神的奇怪傢伙把‘神’當到這個份上,也真是丟人。

石像鬼連洛麗婭都看不到,又怎麼會看得到小小一隻愛麗喵。

有茂密樹蔭的遮擋,哪怕貼着樹梢飛過也很難看清樹下的情況。

折姝 “從現在開始,不要離開樹蔭遮蔽的範圍,不要跑到空地上去,知道了麼?”

洛麗婭朝愛麗絲說道,有湍急的流水聲掩護,尋常對話的聲音根本不可能被對岸聽到。

愛麗喵老實地點點頭。

“不準調皮,不許大叫,就算摔倒了也不能嚎啕大哭。”

洛麗婭繼續叮囑着,愛麗喵點頭如搗蒜。

“拋高高的遊戲也被封印了,儘量老實呆着,明白了麼?”

“嗯嗯。”

此刻的愛麗喵真是出奇的聽話。

僅僅活動了一小會兒,洛麗婭又泛起困來,似乎飽受傷害的身體還需要更多時間來休眠,看着愛麗絲小心翼翼地拔起頑固生長在大樹下的矮小植物塞進嘴裏吧嗒吧嗒嚼嚼後嚥下,洛麗婭餓極了。

在與黑兔告別前的幾個小時吃過最後一頓的洛麗婭已經整整兩天沒有進食……在被死亡騎士偷襲的時候,她只帶着隨身的小包,用來裝事物的行囊卻丟失了。

她都不記得醒來時行囊是否還在身邊。

總之,再餓一天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洛麗婭還沒有餓到去和愛麗絲一起吃位置植物的份上。

剪短頭髮的洛麗婭比起原來要顯得精神許多,增加了些俏皮可愛的味道,可整個人也顯得小了一大圈,原來那種不似真實的人偶感覺也淡化了許多。

愛麗絲倒是並沒有因爲這樣就不再喜歡她。

她摸摸掛在樹枝上的衣服,已經完全晾乾了,取下來一看,淡黃色的上衣右肩和後背的位置被撕開了一條大口子,衣袖上用作裝飾的蝴蝶結也少了一個。

更別提那隻被它扯斷手臂的食屍鬼濺在衣服上的墨綠色血跡,看樣子很難洗掉了。

洛麗婭心疼起衣服,又實在沒什麼精神去縫補,也只好用單手艱難地把它們穿起來,然後裹着她的棉布蜷到樹下,繼續睡覺。

留下愛麗喵單獨一隻,一會兒看看洛麗婭,一會兒又擡頭、從大樹枝葉的縫隙中偷看天空。

石像鬼好一陣子沒有出現了。

站了好一會兒,愛麗絲大起膽子,開始在洛麗婭身邊走動起來,四處搜尋着可以塞進肚子裏的東西。

託黑兔的福,愛麗絲不久之前過上了一小段大吃大喝的好日子,稍微積蓄了一點力量,可爲了幫助洛麗婭逃跑,她把全部能量都用在對那羣亡靈的精神衝擊上了。

現在要是被那隻飛在天上的怪物抓住吃掉的話,或許要幾百年後才能再度從大地中甦醒……儘管黴運連連,愛麗絲也不想缺席洛麗婭的倒黴大冒險。

被本能驅動着,她腦袋裏全是把一切可以轉化成能量的東西填進肚中的衝動。

既然洛麗婭沒有吃草的興趣,愛麗絲便不再客氣,她的力氣不足以將野草連根拔起,也無法啃下堅硬的灌木,便一點一點把任何能吃掉的部分全部慢慢清理乾淨。

到天亮的時候,愛麗絲已經把洛麗婭周圍的一片草地啃成了荒地。

稍微休息一下,她又朝着更遠處邁進——這次的目標,是吃掉一顆小樹。

一口氣昏睡半天的洛麗婭被餓醒了,她踹開棉布,從地上坐起來,卻發現自己周圍像是發生了生態災難一樣。

洛麗婭被嚇得不輕,有那麼一瞬間,她還以爲自己得了什麼會讓植物死光的疾病,以至於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右臂終於可以正常活動。

吸血鬼的自愈速度真是了不起。

聽到洛麗婭醒來的細微動靜,愛麗絲頂着一顆大蘑菇跑到洛麗婭身邊,她吃力地將那顆呈現出半透明紅色、像是色澤絕佳的布丁一樣的大蘑菇舉過頭頂,想要給洛麗婭吃。

吃貨愛麗喵居然會找東西來給洛麗婭吃……該說是受寵若驚還是被感動纔好,洛麗婭猶豫着接過那顆色彩斑斕的蘑菇,看着愛麗絲一臉期盼她吃掉的表情,不得已,輕輕地在邊緣舔了一下。

甜甜的,味道出人意料的不錯。

過了半分鐘,洛麗婭自覺並沒有出現幻覺或是肚子痛……於是咬了一小口,這次的味道變成了爽快的酸甜。

清清爽爽的真好吃,洛麗婭歪着頭回味一想,想到自己所受的傷好了很多,力氣也恢復了一點……要在餓暈前和愛麗絲逃離這裏。

北岸是天災的基地,她打算趁着有力氣帶愛麗絲逃到南岸去,可以先把愛麗絲扔出去,霧化後再扔一次,落水後無法霧化,剩下的距離只能拼命遊了……想到這裏,未免自己餓的洛麗婭索性三兩口吃光了蘑菇。

即便有什麼副作用,也不會立刻生效吧。

……

洛麗婭面朝河流的南岸,輕聲問愛麗絲道:“是我出現了幻覺麼?”

天災居然在南岸也有基地,洛麗婭自言自語着:“一定是我出現幻覺了吧。”

她懷裏的愛麗絲輕輕嘆氣,用腦袋蹭了蹭洛麗婭。

如果說躲在三角洲上總有一天會被在附近頻繁活動的亡靈發現的話,從對岸登陸就意味着立刻死個痛快。

“我們還是從這裏渡河吧。”

洛麗婭小聲嘀咕着,她瞳孔中有異樣的顏色,“總覺得現在的我可以從手裏發出火球把擋路的亡靈全部燒光光……要是再有一個蘑菇的話,我有信心車翻嗚喵王。”

“冷靜啊小洛!”

愛麗絲壓低聲音,用力揪住洛麗婭的衣領,試圖讓她改變主意,“別做傻事呀!快回去,我再找幾顆蘑菇給你吃。”

吃下漂亮蘑菇的洛麗婭變得奇怪起來,她在一下子跳過河踏平亡靈基地和再吃一個蘑菇間猶豫好久,終於因爲飢餓的緣故,乖乖跟愛麗絲回去了。

她們那被亡靈圍堵在一片小樹林裏、食物匱乏的日子纔剛剛開始。 (到今天爲止,連續更新五十天了,我快要認不出如此節操滿滿的自己了。)

“愛麗絲還這是便利,不吃不喝不用喘氣也可以活下去。”

洛麗婭手中握着兩根粗樹枝,趴在被植物隱蔽的岸邊,兩根樹枝的另一端上掛着用布條結成的網,她不時將網伸到水裏,希望能從河裏撈些食物上來。

“哼……凡人的苦惱。”

或許比洛麗婭還餓的愛麗絲嘴硬地哼哼道,不積攢能量就無法使用能力的她雖然不需要依靠食物來維生,可餓起來的感覺也與洛麗婭沒什麼不同。

在樹林裏翻遍每一寸角落也沒有找到第二顆神奇蘑菇的洛麗婭一度爬到了最高的一棵樹上,等她清醒過來以後卻不敢下來。

明明是隻吸血鬼,又有着黑龍那抵抗摔傷的祝福,可該害怕的還是會害怕。

餓得腿軟的洛麗婭花了半個小時才下到一半的高度,她真好奇自己當初是如何爬上去的……結果,踩斷了某根枝幹後連忙向下霧化的洛麗婭還是從很高的地方狠狠摔了下來。

也正因爲這樣,她此刻纔有了手中的樹枝。

一開始她想用樹枝做根魚竿……洛麗婭將縫衣針掰彎當做魚鉤,甚至還花了很長時間去用匕首將一塊木片鏤空以充當浮漂。

可等她興致勃勃地用細線把所用部件串在一起,用牙齒咬斷線頭後,才意識到用來縫衣服的細線根本無法充當魚線——隨便什麼東西都能扯斷它。

一隻死去的小野豬被激流衝了過來,愛麗絲激動地用力拉扯洛麗婭,發出嗚嗚啊啊的聲音,她還沒忘記對岸是亡靈的基地,很自覺地壓抑住興奮的情緒。

洛麗婭可以在最黑暗的夜晚輕鬆把線穿過針眼,視力好過頭的她當然不會看不到那麼大一坨東西,她將網兜朝小野豬的屍體伸去。

差了一點點,樹枝的長度不夠。

“一定是病死的。”

“嗯嗯,吃了它的魚人一定會拉肚子。”

“是啊是啊,說不定還會像我一樣爬到樹上去。”

像兩隻吃不到葡萄的狐狸一樣,洛麗婭和愛麗喵一臉失望地看着飄走的野豬,直到它消失在視線中也久久不肯挪開視線。

她們又眼巴巴地朝上游望去,指望着河水能再衝一隻動物下來,然而哪裏去找那許多失足落水的動物。

無奈地接受了現實,洛麗婭只好將布兜深入水下,指望着撈點能吃的東西上來。

打撈就像生活,你永遠不可能知道下一秒會撈起什麼。

洛麗婭撈到一個玻璃瓶,裏面還塞着一張紙條,打開一看,上面寫着‘吃得好飽’……她把那可惡的紙條撕碎扔回水中,留下了瓶子。

除此之外,她還撈到一團水草和一截彎曲斷裂的鐵釺。

水草被愛麗絲給吃掉,而鐵釺則被洛麗婭收到了工具袋中。

更多的時候,她們一無所獲。

幾個小時過去,洛麗婭扔下樹枝罷工了……魚又不是笨蛋,指望着它們主動鑽到自己那簡陋的網裏還不如學愛麗絲去吃草。

餓慌了的洛麗婭還真的隨手扯下幾片葉子吃下……苦澀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連舌頭都發麻了。

更重要的是,樹葉一點都不飽肚子。

洛麗婭需要滿滿的熱量!

“愛麗喵,你有什麼抓魚的必殺技麼?”

洛麗婭朝愛麗絲問道,在她心裏自己的好姬友一向搭載着各種奇怪的功能。

“當然有。”

愛麗絲還真的有辦法抓到魚……只要用附帶精神干擾功能的觸手引誘那些頭腦簡單的生物到附近,然後捲起來仍上岸就好了,愛麗絲很認真地估算到:“只要先讓我吃一百條魚,就有足夠的能量抓到一條啦!”

投入和產出之間好像有着難以填平的鴻溝……艾澤拉斯不用支出法覈算gdp,等等,艾澤拉斯根本沒有gdp的概念,洛麗婭也用不着爲了三角洲經濟蓬勃發展的假象去刷數據。

“要是有一百條魚的話還要你幹什麼!再調皮就把你扔水裏去。”

洛麗婭還當愛麗絲在尋她開心,說到把愛麗絲扔進水裏,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

“你真的不會鬆手吧?”

愛麗絲腰間拴着用布條結成的繩索,繩索離她近的一端刷着洛麗婭用鐵釺加工成的鉤子,另一端纏在洛麗婭的手臂上,她不放心地拉拉布條,將剛纔的話又重複一遍,“真的不會鬆手吧?”

“放心好啦,這個是死結,我可是下定了不抓到魚就絕不拉你上來……咳,絕不鬆手的決心。”

洛麗婭揚起手臂,晃動着。

本次作戰的原理在於藉助鐵鉤的重量將愛麗喵沉到水中,這樣她就可以準確地打撈河底可能存在的食物了(洛麗婭的真實目的乃是將愛麗喵當做魚餌,已經被食慾佔據整個腦袋的她壓根兒沒想過能把愛麗喵吞下肚的魚該有多大的力氣)。

這樣的方式也比用樹枝去打撈隱蔽得多,幾乎沒有被對岸亡靈發現的可能。

臨到下水,愛麗絲撇起嘴來,她非常非常不喜歡泡在水裏……在鮮嫩的魚肉和乾燥舒適的環境之間稍微猶豫了一瞬間,愛麗喵給了洛麗婭一個堅毅的眼神。

那是爲了美好未來甘願奮鬥不息的、充滿鋼鐵般意志力的可敬眼神。

這一刻,愛麗喵長成了一位堅強的戰士。

“願熱量與你同在!”

“爲了脂肪!”

被洛麗婭提起的愛麗喵高呼着戰鬥的口號,看起來很喜歡洛麗婭的祝福。

來回擺動幾下手臂,洛麗婭將愛麗絲拋入了河中。

看到愛麗絲沉入河中,餓得發暈的洛麗婭原地坐下,再後來,她乾脆仰面躺在了茂密的植物中。

喜歡釣魚的她知道現在要靜下心來等待,伸手摘幾片葉子吃下,她已經到了不管看到什麼都最先去思考‘能不能吃’的程度。

她想到多年前,一個亡靈冒險者遞給她的魔法麪包,她咬了一口就悄悄扔掉了……要是現在能撿起來吃該有多好。

也只有這種時候,不要浪費食物、能吃飽就吃飽的道理才深入內心。

就在這時,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拉扯起綁在她手上的布條,險些把洛麗婭拖進水中。

愛麗喵那麼快就被咬了? 差點被拖下水的洛麗婭咬牙拽住手上的布條,竭盡全力將水裏的東西往岸上拉,從手上的感覺來看,另一端並不是魚。

其實也不是很重,只不過她餓太久沒有力氣罷了。

水流很快便將她的獵物衝到岸邊,洛麗婭一下子變得十分輕鬆。

還不等她走到獵物旁邊,愛麗絲便爬上岸來,開心地朝她招手,“這下子可以吃個飽啦!”

下水不到五分鐘就找到了食物……真不愧是愛麗絲,即使只有貓咪大小,也是世上最聰明的掠食者。

嗚啦!有肉吃啦。

洛麗婭朝愛麗絲小跑過去,滿臉歡喜。

“銀鬆森林的河裏……還真是無奇不有。”

等洛麗婭看清水裏的東西,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怎麼啦,小洛。”相反,愛麗絲卻很高興,她想抱住洛麗婭的小腿,卻被布條上綴着的鉤子帶倒了……沒有浮力的地方,她可拽不動鐵鉤,“我們一人一半,放出來的血全給你,怎麼樣?”

“比起怎麼分配……這是能不能吃的問題好麼……”

愛麗絲討價還價道:“再讓你一條前蹄啦!”

洛麗婭抱住腦袋蹲下身,一副疲倦至極的樣子。

漂在水中的是一隻女性暗夜精靈。

比起討論如何分着吃或者能不能吃的問題,你們兩個倒是先救人啊!

儘管沒得吃還要花力氣幹活,可洛麗婭也不是見死不救的人。

她把手伸進河水裏,抓住女精靈的衣領,想要把她拽上岸——剛開始還好,可當精靈小半身子從水中被拽起時,洛麗婭就再也拉不動了。

甫一鬆手,不知生死的精靈又滑入水中……洛麗婭又試了兩次,依然沒辦法把精靈拉上岸。

她扭頭看看身後的樹林,將愛麗絲從布條上解下來,拖着布條朝一顆二十幾米高的大樹跑去,來到樹下,洛麗婭找準位置,慢慢往上爬去。

霧化倒是可以一次到位,可手中用布條結成的繩子卻沒辦法一起帶上去,往上爬兩步就要休息一下的洛麗婭吐槽着明明武器和衣服都可以一同霧化……像是延伸到遠處或是不在貼身範圍內的東西和愛麗喵這樣的生物卻沒辦法一起帶走。

洛麗婭就這麼慢悠悠地往上爬,可憐的女精靈一直泡在水裏,愛麗絲瞟瞟遠處的洛麗婭又瞅瞅水裏的精靈……看洛麗婭的意思似乎想要糟蹋食物?愛麗絲有了獨吞精靈的想法……無奈對方巨大的身體並非她所能搬運,也只有等洛麗婭把精靈拉上來的時候,想辦法趁亂咬上幾口。

愛麗絲就像盯着水中魚兒身影的貓咪一樣,靜靜地守候着,另一邊,洛麗婭也總算爬到了足夠的高度。

她牽着繩索跨坐到一條粗壯的樹幹上,她估算一下繩索的長度,剛好可以讓自己在半空中停住……現在是靠體重決勝負的時候了!

緊緊拽住繩索,洛麗婭朝樹下跳去。

下墜的勢頭猛地被止住,已經沒什麼力氣的她在巨大的慣性下脫手摔到地上,她連保持平衡的餘力都沒有,以一個非常危險的姿勢落地……就算有大地守護者的祝福,還是扭傷了腳腕。

這已經是今天第二次從樹上砸下來了,洛麗婭哼哼唧唧地揉着腳腕,發誓今生再也不會去爬樹。

萬幸,這一下總算把精靈拉上了岸,她上半身靠在岸邊上,膝蓋以下還浸泡在水中。

……

“要說多少次才明白,不能吃!”

一瘸一拐走回岸邊,洛麗婭把狠狠咬住女精靈手臂的愛麗絲給提起來扔到了一邊,蹲下身推攮起精靈來,“醒醒,醒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