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蝶吐出來的穢物散發着難聞的腥臭味,在那堆穢物之中,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一條正在蠕動的黑色毒蟲。

“就是這個了!”

林凡花了100財富值,將那條毒蟲收入到了一個小瓶子之中,之後放進了自己的洞天福地。直覺告訴林凡,這毒蟲將來肯定會派上用場的。至於地上的那些穢物,林凡也馬上招呼人去處理了。

這些穢物都帶着劇毒,人要是直接接觸的話,肯定會沾染上病毒的。所以,林凡都是讓人帶上手套之類的防護,纔將這些東西給處理了。

之後,這些穢物,全部都被埋到了土裏。當然,這是後話,咱們暫且不說。

海蝶在將穢物吐出之後,接着便緩緩地醒轉了過來。

她看了一眼抱着自己的父親,臉上露出一抹興奮的微笑,“老爸,我沒事了。”

海蝶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全部都是那條毒蟲惹的禍。現在毒蟲已經被林凡給收復了,海蝶自然也就跟着恢復了。只不過,現在的海蝶實在是太虛弱了,她還需要很長時間的休息。

看到海蝶恢復之後,林凡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還好,雖然出現了點小插曲,可總算是有驚無險。只不過,某人可就要倒黴了。

看着醒過來的海蝶,諸葛勻徹底蒙圈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怎麼就突然醒過來了呢。

還有,林凡拿來的明明就是兩株野草,難道野草也有這麼神奇的作用了嗎,這明顯不科學啊。


“這……這怎麼可能!”

林凡看着諸葛勻慢慢漲成豬肝色的臉,微笑着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好了,既然海姑娘現在已經醒過來了,那麼我們的諸葛神醫是不是也得兌換一下自己的承諾了?”

“我……”諸葛勻眼珠一轉,計上心來。“我什麼時候跟你承諾了,我怎麼不記得。”

要知道,他可是大名鼎鼎的神醫諸葛勻啊。而且,自己的師父還是傳說級的神醫諸葛青天。諸葛勻就不相信,海瑞會爲了一個小小的林凡,故意得罪自己。

“喲,我們的諸葛神醫,不會是玩不起吧?玩不起的話,那你幹嘛還說那麼多廢話。”

“我什麼時候玩不起了。”諸葛勻睜着眼睛說瞎話,真的是連眼都不眨一下的。“我這個人,可是最講信用的了。只不過,莫須有的事情,我是不會承認的了。海市長,海姑娘剛剛醒過來,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調養。正好,我這裏有一藥方,最適合大病初癒的病人療養身體了。這接下來,要不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海瑞臉上古井無波,只是平靜的招呼了一下外面的張良。

“來人,給我把這個庸醫趕出去!”

庸醫?等等,誰是庸醫啊?

諸葛勻一時之間,腦袋有些短路。林凡救了海蝶,他自然不是什麼庸醫了。而這裏就兩個醫生,難道他是在說自己?

“等等,海市長,我可是諸葛神醫的大弟子啊。我……”

“另外,別忘記了,咱們諸葛神醫的午飯,輪胎蓋飯!”

海瑞最後的一句話,徹底的粉碎了諸葛勻的幻想。 門外,鼻青臉腫的張良可是窩着一肚子的火。先前在黃石村的時候,自己爲了保護市長,可是被人好一頓胖揍。還好他身體素質過硬,不然的話,現在估計已經躺在牀上下不來了。

本來,張良還想着好好教訓那一羣混混的。可是,海瑞着急回家救女兒,便將這件事情給了黃所長去處理。張良他就是想要報仇,也沒有那個機會了。

這下好了,有個傻缺諸葛勻主動送上門來了,那自己要是不好好招待一下的話,還真的是失禮呢。

“是,市長。”

看着一臉不懷好意的張良,諸葛勻莫名的感覺到一陣驚慌。爲毛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張良怪怪的呢。等一下,他該不會真的餵我吃輪胎吧。媽媽咪啊,我剛纔只是開玩笑的啊。

“海市長,你不能這樣的,我可是神醫諸葛勻啊。”

海瑞冷哼了一聲,“神醫?我呸!就你這樣的庸醫,簡直是侮辱了神醫這兩個字。張良不用客氣,好好地招呼咱們的諸葛神醫。要真出什麼事,有我來頂着!”

有了海瑞這句話,張良更歡脫了。

“哈哈,諸葛神醫,咱們走吧。我一定會讓你好好地玩個痛快的,保證你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諸葛勻這下徹底悲劇了,憑他的手段,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逃得出張良的手心的。

林凡已經開始爲諸葛勻默哀了,小老弟,你說你閒着沒事幹嘛老是挑釁我呢。現在好了,把自己也給玩進去了吧。

海瑞跟海蝶說了沒幾句話,海蝶便又睡了過去。現在的海蝶,還是太虛弱。以她現在的情況,起碼還要休息一個月左右,才能重新恢復健康。

海瑞看到自己女兒已經睡着了,這才起身向林凡道謝。

“林神醫,這次真的是多虧你了。如果沒有你的話,我想我女兒可能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

林凡搖搖頭,說道:“海市長,您真的是太客氣了。其實,就算是沒有我的話,我希望您的女兒也一樣不會有事的。像你這樣爲國爲民的好市長,老天爺肯定會保佑你的。”

說到這裏,海瑞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唉,老天爺保佑不保佑的,我是不知道。不過,有些事情,是事在人爲啊。”

林凡一愣,看起來海瑞已經猜出來,自己女兒的病不簡單了。

首先,那枚毒蟲,可是來自南蠻之地的罕有毒蟲。海蝶一直都在松山市,根本就沒有離開過,她是怎麼被毒蟲給附身的呢。這其中,可就有的推敲了。

“海市長,您的意思是,有人在害您的女兒?”

海瑞緊皺着眉頭,說道:“暫時我還不敢確定,不過,我猜測應該就是這樣。實不相瞞,前段時間,我收到了一份快遞,裏面裝的是一個大柚子。我這個人向來不愛吃水果,就將那柚子放在客廳了。”

“後來,海蝶姑娘吃了那柚子,對嗎?”

“是的。”海瑞繼續說道:“現在想想,過了沒多久之後,小蝶就出現異常了。只是,那個時候我們都沒有在意。現在看來,這其中大有文章啊。”

“的確如此。”

林凡也點點頭,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巧合,不過都是人爲的罷了。

海瑞平時工作之中,因爲他秉公無私的個性,自然是惹上了不少的仇家。其中有人想要針對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過,能有能力使用這種毒蟲的人,絕對不是普普通通的仇家。

“算了,這些事情跟你說了只好給你徒增煩惱。罷了罷了,只要小蝶她沒事就好了。林神醫,今天中午請務必留在我家中吃飯,我要好好地跟你喝兩杯。”

海瑞已經提前請好了假,所以今天不用急着去單位。

倒是林凡,他已經一天一夜沒有睡覺了,原本他還打算回去睡覺的。可是,卻不過海瑞的再三挽留,林凡還是決定,等吃了飯再回去。

午飯是海瑞親自下廚做的,你別說,這海瑞市長的廚藝還真的是相當不錯。如果海瑞不是市長的話,那他一定會是一個出色的廚子。

吃完午飯,林凡便回去星空上班了。他這員工做的,不地道啊。纔剛剛開始上班,就接二連三的請假。要是換做其他的單位,恐怕林凡現在已經被開除了。

……


“什麼?”坐在辦公室裏的黑衣男子震怒,“你再說一遍!”

“根……根據情報,海蝶並沒有死!”

黑衣男子惡狠狠的將桌上的東西全部推倒了地上,額頭上青筋暴起!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閻君不是說,他的毒蟲無藥可解嗎,爲什麼那個女人還會活着!”

“屬下,屬下不知。”

跪在地上的男人不停的顫抖着,他連擡頭的勇氣都沒有。據說,上次因爲任務失敗,已經有五個人被殺了。自己,該不會也被老闆給殺了吧。

“不知?不知你還跪在這裏幹什麼,還不去給我調查!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你要是查不出個所以然,那你就去跟閻君的毒蟲作伴去吧。”

閻君的毒蟲!

男人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顫,如果說讓他跟閻君的毒蟲在一起,那他寧可一頭撞死。

……

回到辦公室的林凡,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然後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等他醒過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是晚上了。而於揚,此時正坐在他的身邊。

“你醒了?”

林凡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他微笑着點點頭,“嗯,醒了。揚揚,你怎麼會在這裏?”

於揚一臉幽怨的看着林凡,吐槽道:“你還好意思說呢。是你讓我來星空做經理的,可是你都不來幫幫我。好不容易見到你人了,結果你居然躲在這裏睡覺。早知道做生意這麼難,我就不該答應你做這個經理。”

聽於揚這麼一說,林凡確實覺得自己很慚愧啊。

本來說好的,林凡會在星空幫助於揚的。可是,於揚上班的第一天,自己就因爲各種事情,結果跑去了黃石村。這第二天也不用說了,林凡好容易解決了海蝶的事情,就跑到這裏睡着了。 林凡歉意的看着於揚,一臉虔誠的道歉,“實在是對不起啊,揚揚。我昨天臨時有事,所以沒來得及告訴你,就一個人去忙了。這不,忙活了一天一夜,我這會纔有功夫休息。”

於揚撅着小嘴,“我不管,你要陪我去看電影。”

“看電影?”

已經是晚上七點了,這個時間看定影的話,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這會林凡正苦於怎麼跟於揚道歉呢,既然於揚主動提出了條件,那林凡自然是沒有拒絕的道理了。

“那好吧,咱們就去看電影好了。對了,我們看什麼電影呀?”

“嗯,就看最新上映的那個恐怖片好了,叫什麼《異瞳詭影》來着。聽說,這部片子超級恐怖的呢。”

恐怖片啊?

林凡的小心臟猛地一抽,從小到大,他最害怕的就是神神鬼鬼的了。就連當年那種喜劇風的殭屍電影的,都能把林凡嚇得不要不要的。至於什麼《午夜兇鈴》啊、《咒怨》啊,林凡更是看都沒有看過。這什麼《異瞳詭影》又是什麼片子啊。

“這個,”林凡嚥了一口唾沫,“這大晚上的看恐怖片,似乎有些不太好吧。不如,我們看開心麻花的喜劇好了。”

“不行,我就要看恐怖片。你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不然爲什麼不陪我看恐怖片!”

果然,只要是女人,都會拿什麼是不是不愛我了之類的話來堵男人的嘴。

好吧好吧,不就是一個恐怖片嘛。林凡就不相信,一些莫須有的東西,還能嚇到自己。要知道,自己現在也是高手的好嘛。管他是妖魔古怪,還是美女畫皮呢。要是真的敢來嚇唬老子,老子不介意教他怎麼做人。啊呸,不對,應該是教他怎麼做鬼!

打定了主意,林凡掏出手機,預定了兩張八點鐘的電影票。在電影開始之前,還可以去吃點東西什麼的。雖說中午的時候,在海瑞家吃了不少東西。可是,最近林凡的胃口卻越來越大了。

可能是因爲自己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所以消耗的能量也越來越多吧。

吃完晚飯,林凡便帶着於揚進了電影院。這恐怖電影,居然還是3D的。

看着手裏的3D眼鏡,林凡心底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我去,恐怖片就恐怖片吧,結果你還整個3D的,你這是打算嚇死誰呢?

反觀一旁的於揚,倒是一臉的開心和興奮。她雖然看過了不少的恐怖片,可還是頭一次看3D的恐怖電影呢。不知道,待會會不會真的有鬼跑出來嚇自己一跳呢。於揚越想越興奮,她現在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到於揚興奮的樣子,林凡就知道,臨陣退縮是不可能的了。要是這會,林凡告訴於揚說自己不看了,那於揚肯定會打死自己的。算了,來都來了,硬着頭皮看吧。國產恐怖片,應該不會太嚇人的。

剛進入放映廳的時候,因爲是開着燈的緣故,林凡還不覺得有什麼。可是,當燈全部熄滅的時候,林凡就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了。

要不,我還是閉上眼睛吧?

想到這裏,林凡果斷的閉上了眼睛。光是聽這背景音樂,就已經嚇得林凡不要不要的了。要是真的用3D眼鏡看着片子,林凡覺得自己肯定會失眠一個星期的。

等等?

林凡耳朵一動,他似乎聽到了電影以外的聲音。怎麼回事?

林凡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將自己的目光放到了後面。果然,有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偷偷摸摸的做着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現在的林凡可是一階的修者,無論是聽力還是視力,他都比常人高出一截。所以,即便是在這種昏暗的情況下,他也能清楚的看到,是有人在偷東西。

好傢伙,居然選在電影院裏偷東西,這小賊膽子不小啊。

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部良心國產恐怖片。從一開始,觀衆們便被電影裏的詭異氣氛所迷住。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電影上,根本就不會意識到自己旁邊人的動作。

那個小偷,也就是趁着這個機會,開始了自己的行竊之旅。



不行,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偷東西!

影院裏這麼多人呢,要是一會大家都發現自己的東西丟了,那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的。反正自己的心思也不在電影上,索性就做點好事好了。

林凡剛要起身,卻被於揚給拽住了。原來,這個小妮子自己其實也怕的要死。從一開始,她就一直拽着林凡的手。所以,在林凡起身的時候,她自然會察覺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