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也很快傳到了四國裏。

在大家戰戰兢兢的時候,顏昭雪終於偷偷摸摸的進入了太子宮裏。

“殿下。”看着有些憔悴的君少辰。

顏昭雪臉上快速的閃過一絲心痛。

君少辰一看到顏昭雪,眉頭緊蹙。

“昭雪公主,你怎麼來了?” “殿下,你還沒有聽說嗎?君臨天決定兩日後登基,理由是皓月國重病,殿下醉心遊山玩水,皓月國遺詔,傳位給三王爺君臨天,現在整個天下都知道了。”

顏昭雪急急的說道,接下來就是她們紫桑國了,如果紫桑國也和皓月國一樣的情況,那麼,有沒有她的存在,君臨天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紫桑國了。

“公主,你這樣冒冒失失的來這裏,如果讓君臨天知道,你可知道後果?”

君少辰臉上一臉的惱怒,這個時候,他不需要任何人爲他付出什麼?即使是死,他也不願意欠這份情,畢竟什麼都容易還,就是人情最難還。

“君少辰,你拿出一點骨氣來好不好?你本是除了皓月皇以外,皓月國最高的統領者,本應維護皓月國和平,如今你卻在這裏無動於衷,你自己都不去爭取,這天下與你何干?別拿出一副你總是爲別人着想的表情來,你是我顏昭雪看中的男人,眼下君臨天即將掀起一陣血雨腥風,害得天下塗炭,你是一國太子,你於心何忍,如今你的太子的風範何存,正義何在?”顏昭雪的表情雖然有一絲慌亂,卻仍就憤憤不平地說道。

君少辰微微一愣,有了片刻的沉默,似在靜思,似在凝神。

顏昭雪的面上泛出絲絲欣慰,這昭雪公主句句說道了他的痛處,不是他不去做,而是他無能爲力。

“想必殿下昨晚已經感受到了那股強大的氣流了吧!那是從君臨天身上發出來的。”

“昭雪公主,本宮………。”

“殿下。”蘇齊輕聲喊道。

在窗外朝着夜輕寒微微輕揮。

“齊兒,你來了。”

“嗯。”蘇齊點了點頭。

看到顏昭雪也在,他並沒有覺得奇怪。

蘇齊快速的感應了一下週圍,沒有危險的氣息,他才跳入殿內。

“殿下,君臨天以你遊山玩水之名昭告天下,爲了永絕後患,他是不會放過你的。”

聽完,君少辰並不驚訝!這樣的結果任誰都猜得出來。

“齊兒剛剛看到君臨天和庚桑瑤出宮去了,這是一個好時機,我把你們送出宮去,我要你們假扮夫妻,去一個叫做蓮花村的地方先躲藏起來,知道安全了,我在去那裏找你們。”

一聽蘇齊的建議,顏昭雪和君少辰均是一怔。

“齊兒,爲什麼要扮成夫妻?”

顏昭雪心裏卻竊喜不已,表面上更是一臉的樂意。

“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懷疑啊!”

蘇齊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齊兒,之前本宮對你孃親的所做所爲真的感到很抱歉,等在見到她,本宮一定會誠心誠意的向她說聲對不起的。”

看到蘇齊願意幫助他們,顏昭雪突然覺得自己之前做得很過分。

“昭雪公主,知錯能改就好!我們時間不多,這裏有兩張人皮面具,你們先帶上去。”

蘇齊拿出兩張人皮面具給他們。

“齊兒,那父皇怎麼辦?”

君少辰還是擔心自己父皇的安慰。

“殿下,你放心吧!到時候我偷偷把他放到我的空間指環戒裏帶走就是了,現在重要的是先把你們送出成去,君臨天最起碼要出去兩個時辰以上,但我們的時間還是很緊迫,默奶奶那邊,齊兒也會和她報平安的。”

蘇齊一臉頗有自信的說道,他昨夜想了一夜要怎麼把太子和皓月皇弄出去,想了一晚上沒有想到,睡覺的時候被空間指環戒刮到了他才靈光一閃,他的空間指環戒裏的空間很大,要把他們弄出去,還是可以的。

很快,君少辰和顏昭雪收拾好自己。

蘇齊快速的把他們放到空間指環戒裏,轉眼間,他小小的聲音已經飛出很遠的地方。

而這一切,都要來自於林普達的配合,林普達告訴蘇齊侍衛換班的時辰,而蘇齊正是利用了這個空當,輕而易舉的出了皇宮。

到了城外,蘇齊讓君少辰和顏昭雪出來。

君少辰看了看,已經到了城外,不得不佩服蘇齊的速度,心裏自愧不如。

“殿下,這是去蓮花村的圖紙,還有,你們把這塊令牌給蓮花村的村長看,他會明白是什麼意思的,記住了,除非我親自去接你們你們才能回來。”

蘇齊一副小大人的模樣,把圖紙和令牌遞給君少辰。

“你們最好騎着魔獸去蓮花村,以爲君臨天很快就會發現你們逃跑的。”

“齊兒,這份大恩大德,我君少辰來日定會報答你的。”

君少辰一臉感激的看着蘇齊。

“那就等到那一天在說吧,我還要趕回去,看看有沒有機會把皓月皇弄進空間指環戒裏。”

蘇齊說完,轉身消失在樹林裏,他不敢讓火銀代步,那樣一定會被人發現的。

顏昭雪笑看着蘇齊離去的方向。

“蘇紫陌真會生,兄妹三人都非常的聰明。”

君少辰也是同樣的感覺。

“我們走吧!”君少辰召喚出自己的魔獸,帶着顏昭雪快速的離開。

蘇齊回到皇宮裏,發現君臨天還沒有回來。

他心裏千轉百回,左右都是死,太子已經出去了,在少一個皓月皇也沒什麼了。

今天不動手,一但君臨天發現太子不在了,那對皓月皇那邊的守衛會更加森嚴,他更加沒有機會了。

蘇齊在原地,心裏做了很大的掙扎,才往皓月皇的寢宮飛去。

蘇齊趴在房頂上看了看周圍的動靜。

果然是君臨天,昨天晚上他體內的魔靈甦醒,自認爲自己很強大了,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這皓月皇的寢宮守衛一點都不森嚴。

“這種機會不要,更待何時?”蘇齊一臉狐狸般的笑容。

他快速的從窗戶掠進去,看了看周圍,只有兩個侍衛在門口守着,不過發現不了他。

現在皓月皇一睡不醒,這裏也很少有人進出,蘇齊快速的把牀榻上的皓月皇放進空間指環戒裏。 一切都是悄無聲息的進行着。

當蘇齊回到懸月殿的時候,他已經滿頭大汗了。

愛你缺了氧 “太子逃走了。”

猛地,殿外傳來侍衛的聲音。

蘇齊剛剛落地的雙腳一抖,小小的身影坐到地上去。

“他爺爺的,這麼快就發現了嗎?”蘇齊自言自語的,他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啊!每一次都差那麼一丁點就被抓住了。

算算時辰,君臨天也應該回來了,而且發現太子不見了,君臨天第一個懷疑的對像就是他蘇齊,自己現在這副模樣一定會被懷疑的,蘇齊心裏暗暗叫苦,他這做的都是什麼事情啊!要不是契約了幻寂,今天這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他一個人絕對是做不了的。

“快,去進去看看,蘇齊在不在裏邊。”

是君臨天的聲音,蘇齊心裏哀嚎,真是想什麼來什麼?不過幸運的是,雪裏送炭,每次回來的正式時候。

蘇齊快速的起身往牀榻上跑去。

剛剛把被子蓋好!君臨天就已經移到了他的牀榻前。

一羣侍衛也闖了進來,爲首的是齊磊。

“不,你們不要抓我,孃親,救命,快來救救齊兒,這裏有好多的魔獸,救命……。”

蘇齊揮舞着雙手,滿頭的大汗,非常像做了惡夢的樣子。

君臨天滿眼疑惑的看着蘇齊,這個時候蘇齊居然在睡覺,而且在做惡夢。

“蘇齊,你給本王起來。”

君臨天碰了碰蘇齊,那知蘇齊瞬間拉住了蘇齊的手。

猛地,君臨天想都不想就想把蘇齊的手甩開。

蘇齊又猛地出聲,讓他又瞬間停止了要甩開蘇齊的動作。

“孃親,別走,齊兒好想你,孃親別走……。”

聲音裏掩飾不住的思念。

瞬間讓君臨天想起了自己的母妃,他也很想念自己的母妃。

可是,君臨天的傷心只是瞬間,微微有點思念的眼神瞬間變得陰沉。

有一抹赤紅映入君臨天的眸中。

雙眸中隱隱閃過一絲紅光,冷冷地盯着蘇齊說道,“蘇齊,給本王醒過來,你若不醒過來,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氣了。”

君臨天的面色越來越陰沉。

蘇齊慢慢悠悠的睜開眼眸,要是在不睜開,那君臨天真的會懷疑他的。

蘇齊惺忪着眼眸,一眨一眨的樣子顯得很困。

“王爺,你找我什麼事情?”蘇齊打着哈欠起身,沙啞着聲音說道。

“蘇齊,是不是你搞的鬼,太子和父皇還有顏昭雪都逃走了。”

君臨天咬牙切齒的衝着蘇齊吼道。

“啊!”蘇齊驚訝得小嘴微張。

“誰幹的,怎麼這麼不仗義,只救太子和皓月皇,就連鄰國的公主都給救走了,怎麼不把我一起救走了,王爺你一定要查水落石出,讓小爺看看誰這麼沒義氣。”

蘇齊也突然一臉憤憤不平的吼了起來,聲音雖然不大,卻很有震撼力。

總裁的神祕戀人 君臨天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的看着蘇齊的眼眸,猜想着他話裏的真僞。

“真的不是你做的?”

君臨天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蘇齊眼眸懵懂的閃了閃,笨蛋,是小爺做的,可是你這樣問不是更笨嗎?有誰做了壞事以後會承認是自己做的呢?

“王爺,我蘇齊哪有這麼大的能耐一次性把三個人都帶走啊!這皇宮裏守衛森嚴,我連自己都逃不出去,哪還有心思顧得上別人,在說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那樣的能力,王爺相信嗎?”

蘇齊一臉失望的說,其實心裏這會已經不慌了,往深處想,君臨天心裏已經認爲皓月皇和太子已經威脅不到他了,而且現在這樣關鍵的時候,他不一定會全心全意的撲在這件事情上。

君臨天凝眉思索了一會,也對,憑蘇齊的能力,是沒有辦法把三個大人同時帶出宮去的,皇宮裏那麼多的巡邏隊,不不可能一點蛛絲馬跡都看不到,而且這裏還是由雲兒的貼身丫鬟看管的。

可是又是誰能有這麼大的能耐,一次性在不同的宮殿把三個人都帶走呢?

“秋靈。”

君臨天突然對着殿外喊。

秋靈急步走了進來。

低眉順眼的喊道:“王爺。”

“蘇齊一直沒有離開過懸月殿嗎?”

蘇齊看了看秋靈,在看了看君臨天,真是蛤蟆鑽窟窿,辦法笨,那女人被他用噬魂靈洗去了記憶,記憶止停留在他在懸月殿的那一刻。

“回王爺,他一直在懸月殿裏。”

秋靈毫無疑慮的回答道。

一聽,君臨天似乎也相信了,他已意識到一切都已成定局,只怕派在多的人出去尋找亦是枉然,畢竟他能悄無聲息的把三人從皇宮裏帶走,修爲一定不簡單。

一時間,所有的猜疑,猜想,不斷的涌入君臨天的腦海裏。

蘇齊仍就穩穩地坐在牀榻上,微微閉了眸,好像還想在睡一會的樣子。

“王爺,還有事嗎?沒事讓我在睡一會,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從哪裏傳來一股可怕的玄氣,讓齊兒害怕得一往上沒有睡,今天好不容易睡了一會,又大白天的做惡夢,做惡夢也就不說了,又被你從惡魔中驚醒,我這小心肝一天到晚提心吊膽的,現在是腦子不轉圈,腸子不轉彎。”

蘇齊聲音微微沙啞,卻震侵人心。

讓君臨天不想相信他的話都難。

“你給本王老實待着,等本王登基以後就放你出去。”

君臨天惡狠狠的說道,一雙眼眸狠狠的瞪着蘇齊。

自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意讓人發抖。

周圍的侍衛都不由自主的低下頭,生怕下一刻災難就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

“哎呀!未來的皓月皇,我蘇齊像是榆木腦袋不開竅的人嗎?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要放我走了,我哪會笨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

猛的,君臨天眸子下意識的一沉,他又被蘇齊給繞進去了,不得不說,這蘇齊的腦子轉得可真快。 最終,君臨天帶着人一無所獲的離開。

蘇齊看着君臨天離開的背影只搖頭。

自言自語的說道:“笨蛋,自家掘坑自家埋,還是小爺運氣好!皇天不負有心人啊!哈……!”蘇齊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力是壓大的,膽是被嚇大的,你三王爺就瞎子打蚊子,白費力氣吧!看來現在可以睡一個好覺了。”

蘇齊往*榻倒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睡一覺在說。

權妻 君臨天出了懸月殿,一個紫色的身影快速地迎了過來,直直的立在了君臨天的面前,這紫色看起來似乎很眼熟,君臨天不由得多看了庚桑瑤的衣服幾眼。

君臨天猛然感到眼前一亮,竟連他那剛剛冰封沉隱的冷眸中也微微閃過一絲異樣。

只見恢復真容的庚桑瑤發如絲緞般直直的垂在腰間。

她的眉平緩間微微上揚,柔和而飄逸,

她的嫵媚而惑人,眼眸魅惑迷人,如能勾走男人的魂魄。

可是君臨天的腦海裏又層疊出一個紫色的身影,一雙清澈見底的眼眸,如燦星,如皓月,讓人禁不住沉醉,讓人靈魂清淨。

她的脣絕美可愛,晶豔欲滴,性感誘人。

影帝帶我上熱搜 她,似乎有着令世人歎爲觀止的絕美容顏,有着令天下慚形穢的玲瓏身姿,有着令天下女人望塵莫及的美。

那個女人是誰?她能描繪出她的五官,卻看不清她的面容,那個女人是誰,爲什麼會出現在他的腦海裏,他似乎忘記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王爺,你怎麼了?”

庚桑瑤看着君臨天臉上隱隱約約透着痛苦,她定定的望着君臨天。

逆天神醫 猛地,君臨天陰沉而冷漠的盯着庚桑瑤看,似乎要把庚桑瑤看得更加真切一樣,不,不是她,君臨天敢肯定,他心裏的那個同樣是紫色的身影不是她。

面對君臨天冰冷的眼眸,庚桑瑤沒有絲毫的懼怕,沒有絲毫的畏縮,有的只是一臉的安然與堅定。

看到君臨天眼眸裏突然的掙扎與他注視着自己紫色衣服時,她心裏猛然的想到了蘇紫陌,那個非常適合穿紫色衣裙的蘇紫陌,此刻她卻宛若從骨子裏散出一股倔強,她的眼神,像極了蘇紫陌的眼眸與神情。

她的眼裏,此刻卻彷彿從靈魂深外滲出一股固執,那是蘇紫陌最常用的眼神,君臨天,你絕對不能想起愛過蘇紫陌的事情來,從此以後,你的眼裏,你的心裏,只能有一個叫做庚桑瑤的女人。

君臨天看着庚桑瑤好不懼怕又堅定的眼眸,似乎有些熟悉,那那雷打不動的面上微微閃過一絲驚愕,卻又快速地隱去,恍然間似乎只是一種錯覺。

他的脣角微微上揚,一絲笑意便若有若無地浮上他的眉梢,似戲謔,又似讚賞。

“瑤兒,你真漂亮!”君臨天輕聲地笑着說道。

面上卻沒有一絲惱怒,沒有一絲不悅,只是隱着淡淡的玩味與柔情。

庚桑瑤雙眸嫵媚的轉動了一圈,脣角的笑意不自覺的擴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