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吸了一口氣,接着可可走進浴室。她拿過牙刷和漱口杯,以及毛巾,剛剛想刷牙的她,歐陽撤就突然闖入。

“你……。”可可被了一跳,一緊張就被還含在嘴裏的水嗆着了。

“咳咳咳……”她彎下腰,很狼狽地狂咳。

看着她狼狽的樣子,歐陽撤不禁笑了一下。“怎麼了,緊張什麼?”說着,他拍拍她的背

她咳嗽的整張小臉都脹得通紅了。“你怎麼進來了?”

“我進來還能幹什麼嗎?當然是刷牙洗臉了。”歐陽撤不以爲然的說着。

“可是我也在用啊。”

“那就我們兩個人一起用。”歐陽撤淡淡的說着。

可可皺了一下眉頭,無謂的聳聳肩,接着低下頭洗着臉,他才洗到一半就聽到這個男人的叫聲。

“怎麼了?”她緊張看着他問着。

“好痛,我好像不小心刮破皮了!”下巴沾滿刮鬍泡,手上還拿着刮鬍刀的歐陽撤一臉無辜。

“怎麼不小心?”

“所以你來幫我。”歐陽撤抱去她,讓她坐在水臺上,這樣和自己平齊。 他把手中的刮鬍刀放到可可的手中,示意她要爲自己服務。

瞬間,可可的臉紅了起來,接着開始幫他小心翼翼的刮鬍子。

“想不想每天幫我刮鬍子?”歐陽撤低低沉沉的聲音響起。

可可愣住,不經意的看着他。

“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聽到的意思?”

可可哦了一下,接着幫歐陽撤擦了下巴,看見乾淨的臉孔,她不禁笑了一下。

“好了,變得帥氣了。”

歐陽撤靜靜的站在窗外,從這裏看去,可以鳥瞰公司下面的全貌。

此時此刻,歐陽撤繃着一張臉,看不出任何神情來。

這個時候,修恩推門進來。

“主人。”

“恩?”

“這是葉氏送來的帖子,請您去參加晚宴。”修恩遞上來一張帖子。

“葉氏?”歐陽撤不急不禁皺了一下眉頭。

“是的,您和葉氏父曾經有生意往來。主人,這些您可能已經不記得了,我……”

“我知道。”歐陽撤冷漠的聲音響起,接着轉過身子看着桌面上的帖子,他嘴角不禁笑了一下。“我知道,我會去的,你先出去了。”

修恩有些摸不到頭腦,“那主人,要不要通知可可小姐,晚上陪你一起去?”

修恩的提議讓歐陽撤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叫那個女人嗎?

他嘴角不禁笑了一下,“不必了。 ”

“哦。”修恩看着主人,覺得哪裏怪怪的,可是她又說不上來,於是他推了出去。

此時的歐陽撤繼續看着外面,冷然的目光變得深沉起開,教人看不予以何爲。

葉氏夫婦舉辦的這場酒會在隨意不過了,不過是商業首腦的一次聯盟,能來這裏的,幾乎都是大人物。

歐陽撤出現在這裏並不意外,意外的是他今日帶着舞伴。

那則是現在當紅的女朋友真真小姐。

她是現在算紅的豔星,拍的影片雖然不入流,但是追捧的人卻很多。只是沒想到,今日的酒會,歐陽撤會帶着這位真真小姐一同出席。

從車上下來,就有好多記者在拍照。

“歐陽先生,您爲什麼會帶着真真小姐一同出席?”

“是啊,歐陽先生,請問您和真真小姐是什麼關係?”

“聽說您堯結婚了,只是真的嗎?”

“爲什麼您要結婚了,不帶着自己的未婚妻,要帶着真真小姐呢?還是說您要結婚的人是真真小姐?”

從一下來,就有很多記者在問這些寫問題。

而歐陽撤從始至終都沒有回答任何問題,而是攔着真真的腰身,配合記者拍照。

接着,歐陽撤攔着真真小姐走了進去。

至於裏面,記者是禁止入內的。

真真看着一邊高大的英俊的男人,豐盈的身子靠近他。

“你真的要結婚了?”她不禁有些失望,以爲又找到了以爲金主。不過,就算他結婚了又如何?她要的不是感情,而是金錢。

只要這個男人願意付錢,她做什麼都可以。

歐陽撤眯着眼睛,“今晚你是我的舞伴,你只要做好的自己的事情不會虧待你不的。”

真真笑了一下,“我只是關心一下你。”

“可是不喜歡話多的女人。”

聽見歐陽撤這麼說,真真聳聳肩,識趣的閉上嘴巴。

而此時,葉氏夫婦走了上來。

“撤,你來了。”

“葉叔叔,葉阿姨。”歐陽撤禮貌的點點頭。

“撤,我沒想到你能來,我還以爲你會拒絕呢,”說話的男子是葉世蒼,葉氏接團的總裁。

應該說他是以爲世外高人,他擁有的財富是無法估計的,而他也是比較神祕的。居外人所知,吃了他的名字,很少知道他其他的事情。

“本來是如此的,但是想到是葉叔叔的要請,所以就來了。”歐陽撤函詢的說。

葉世蒼笑了一下,“希望你沒恭維我。”

“哪裏。”

“撤,聽說你要結婚了?那位要和你結婚的小姐呢?”開口說話的是葉世蒼最疼愛的妻子白惠恩。

她絕對是美女,只要一眼就能看出她的美麗。只是,她美麗的煙眼底卻有着一絲憂傷。

那抹憂傷來在哪裏?看了的人都很好奇。

白惠恩會這麼問,那是因爲她知道,今日他帶來的女人一定不是她要娶的女人。

歐陽撤沒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反而開口,“葉阿姨越開越美麗,不知道一會又沒機會請你跳一個舞?”

白惠恩笑了一下,“當然介意了。”

“希望葉叔叔不要介意。”歐陽撤再度開口。

葉世蒼看着自己的愛情,嘴角露出溫和的笑。

“你阿姨的舞技可不怎麼樣?如果你介意你的腳會受傷的話。”他聳聳肩,但是這話卻遭到旁邊女人的怒瞪。

歐陽撤低低沉沉的笑了一下嗎,而從事有人上了和葉氏氏夫婦打招呼,歐陽撤禮貌的點點頭。帶着真真走到一邊。

其實他對這場舞會感到無聊急了,因爲他心中很煩。

他眯着眼睛看着身邊的真真,她的確是一個讓男人瘋狂的女人,緊緊是因爲她魔人的身材。不過,由此可見,她是一個用胸無腦的女人,這個女人除了會到處放店之外,什麼也不會。

“想不想去房間?”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真真看着歐陽撤,眨着眼睛。開始她還以爲這個男人不會對自己動心呢,沒想到……男人就是男人,有幾個看見她居然不動心的。

“只要你願意,我都可以。”真真毫不矜持的說。

歐陽撤不禁笑一下,不在多說什麼,拉着她的手離開。

很快,他到了酒店的頂樓,這裏有他專屬的房間。

“去洗澡。”

“可是人家很乾淨的。”

“不喜歡你身上的香水味。”歐陽撤皺着眉頭說。

真真聳聳肩,“好吧,我去。”他是金主,當然是她說得算了。

接着,真真走進浴室,不一會浴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而此時,歐陽撤坐在牀上,他煩躁的脫去外套,扯下領帶,點燃一支菸。

煙霧繚繞下,看不起他的神情,但是一雙陰鬱的眼神卻有着一絲寒意。

接着,一道電話鈴聲響起,看着來電的大頭貼,他的眼神閃爍一下。

由着電話想着,他沒有打算理會。

電話響了一會接着安靜了,他又點燃一支菸。

而此時,於是的門開開,歐陽撤擡起頭看着真真圍着浴巾走了出來。她嘴角含笑,邁着輕易的步伐,浴巾卡在****,隨着她的步伐好像隨時要掉下來一樣。

“滿意你看到的嗎?”真真站在歐陽撤對面,用貓一樣的身影說。

歐陽撤吸着煙,提着淡淡的菸圈。

“我要完全驗貨。”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真真聽着他的話,接着性感的一笑,完全的扯下自己浴袍。

不錯,白色浴袍下是一副很**的身材,她的身材足可以讓任何男人自制力瓦解。

可是此時看着她,歐陽撤居然沒有一點感覺。

他皺着眉頭,“你不會像死人一樣一直站在那裏吧。”低沉的聲音說明了他此刻的不滿。

真真是一個很瞭解男人的女人,男人要什麼她很清楚。

“怎麼?”

“滾開。”歐陽撤低沉的聲音響起。

“什麼?”

“我說滾開。”歐陽撤一把不客氣的推開身上的女子,使得真真坐在地上。

歐陽撤起身開始穿着自己的衣服,扣好釦子,目光看着地上是女人。他從口袋裏拿出支票夾,隨手寫了一張數字,把支票扔給地上的女人,接着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歐陽撤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總之他的心情很煩很躁很不好。

爲什麼……

爲什麼女人都喜歡說謊?

想到方可可惡意的欺騙,他的心中一陣一陣的抽痛着。

如果不是他意外被襲擊,也不會回覆記憶。

不錯,他現在已經恢復記憶了,不但恢復成記憶,還記得很多的事情。例如,他失憶這段時間的事情。

該死的女人,她居然謊稱自己的未婚妻?

想到這裏,他冷笑一笑。

她真是慢速謊言,居然撒了一個這麼大的謊,爲了就是要和自己結婚。

想到這些的種種,她心中就有着不快。

還有……他在英國遇見了韓海兒。

心中的痛依然在蔓延着,依然存在的。真是沒想到,在那種情況下和她相遇,而且如此的和顏悅色。

他應該是恨她的,恨她曾經背叛自己,離開自己。

只是如今一切都不重要的,全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樣的。

正在歐陽撤想着的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起先,他以爲自己看錯了,可是定眼一看,看見那個人影,他知道自己沒有看錯。

已經不想知道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了,他已經邁着加不朝着那個身影走去。

此時的韓海兒端着一杯酒,一轉身就看見身後的男子,她不禁愣住。

不期而遇,她的心在劇烈的狂跳着,有着不安。

“……撤。”

歐陽撤冷漠的一笑,“我們又見面了,韓海兒小姐。”

韓海兒不禁一怔,面前的一笑。“是啊,上次我們在英國見過,沒想到你也回來了。最來好嗎?”

“你是希望我好還是不好?還是你覺得我應該說什麼?在你拋棄我之後我還能對你和顏悅色?”冷漠的聲音聽話不出任何感情來。

瞬間,韓海兒臉色一陣的慘白,接着她緊張是握住歐陽下車的胳膊。

“撤,你回覆記憶了?”

“是的,叫你失望了。”

韓海兒搖搖頭,“不,我沒有,我希望你好,希望你好好的。”

“真的?”

“是的。”韓海兒認真的點點頭。

歐陽撤眯着眼睛,英俊的臉孔逼近她,絲毫不客氣的捏着她的小臉。“你的樣子真是動容,在關心我?”

韓海兒看着他,此時此刻的歐陽撤變了,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對自己來陌生的一個人,。

她深深吸了一口,“撤別這樣,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

歐陽撤噗之以鼻,“別說我恨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哦對了,有一件是要和你說,我要結婚了。”

“你要結婚了?”真是晴天霹靂。

韓海兒不禁錯愕,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你……是要和上次一起的那個女孩結婚?”她的心在顫抖,心口有着隱隱的痛。

“不錯,就是她,她是一個很好的女孩,我很喜歡她。稍後我會把請柬給你,你會來吧。”她殘忍的說着。 韓海兒的心在滴血,勉強的笑了一下,她緊緊握住拳頭,忍住胃部的疼,深深吸了一口氣。

“好,我一定去,那先恭喜你了。我想到了還有事情,我先走了。”韓海兒轉身離開,帶着一顆受傷的心。

看着離開的韓海兒,歐陽撤不禁眯起了眼睛,接着轉身離開。

回到家的時候,可可已經趴在沙發上了,她睡的很不安,聽見動靜她睜開眼睛,看見是歐陽撤回來,她急急忙忙從沙發上起來。

“撤,你回來了。我擔心死了,打你的手機也不接聽。”可可皺着眉頭,剛剛她一直很不安,於是就打歐陽撤的電話,可是他一直沒接聽,真是嚇死她了。

不知道爲什麼,隱隱約約的總有着不好的預感。

歐陽撤看着她,目光中沒有半點溫柔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