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陽寒地,一片的冰天雪地,到處沒有生機,一黑袍人在這裡行走著,他眼睛中留著淚,他的心中有事緊了起來。

「凌清……都是我不好,我把你送進了藍馨兒的手中!」凌浩痛心道。

在來到這裡的一剎那間他的記憶就是覺醒了一些,他想起了自己當初抱著凌清站在這裡,可如今凌清已經被藍馨兒帶走了。

不過痛心之後他有多出了一絲慶幸:「辛虧是藍馨兒帶走的,要是紫璇噬恐怕早就凌清給害了。」

凌浩這樣想著,在他心中藍馨兒留給他的印象要比紫璇噬好些,畢竟紫璇噬可是將他的師父,將他母親魔族所逼迫的人,他心中自然狠一些。

「紫璇噬和藍馨兒比,反而更是惡劣些。」凌浩自語道。

然後便是來到了那曾經的凌家府邸,此刻的凌家府邸早已被冰雪所覆蓋,陣元所使出的「永恆冰地獄」可不是鬧著玩的。

凌浩搖頭,他留戀的看了一眼這裡便離開了。

離開后,凌浩直接前往了大盛王朝的中心城市,盛都。

這裡是一片繁華的城市,到處都熱鬧非凡,可以說是凌浩見過最熱鬧的地方,比那其他的中等王朝下等王朝的人口要多得多。

凌浩四處轉了轉,發現了一些好玩的玩意便是買了下來,反正他現在錢也多,畢竟在來到路上他打劫了一個富商,那富商光斗魂丹就帶了五十萬顆,這可是把凌浩震撼了。

所以二話沒說,便是直接上去給劫了。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嘭!

這個家丁頓時被崔承志一掌拍飛了出去!

崔承志彎腰撿起這已成了一堆爛布地布偶、憤怒不已地想道:

“這個陪伴我小時候地‘小強’布偶,就這樣、被他媽的,這個可惡的家丁給撕碎了! 總裁嬌妻:申先生,我們離婚 ?!”


想到這裏後崔承志直起身來,正視着被自己一巴掌拍飛倒地的家丁喝道:“你問我是誰?!我告訴你,我就是離家多年的崔家大公子崔承志~!”

家丁在初時聽到崔承志的話語時、還不免有些驚訝,但接下來他所說的話令崔金輝更是臉色突變;只聽家丁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原來是‘大公子’啊,以前見了你說不準我還得恭恭敬敬的喊你一聲、但是現在嗎,你兄弟、父親全都被人殺死,崔家已經完蛋了!你……….”

再也聽不下去這個家丁話語的崔承志,揮手直接一掌隔空扇了過去!

噗!………

躺在地上早已是燈枯油盡的家丁、在承受了崔承志這一暴怒的一掌後,鮮血狂涌地張口吐出、緊接着腦袋一歪便再也沒有了聲息。

崔承志這時看着死去的家丁、纔有些後悔,那倒不是因爲家丁這個人、對他來說像這種人哪怕是殺死一萬個,他都不會含糊;

只是想到剛纔這個家丁曾經提起過、說自己父親兄弟被殺、還沒等他說完,自己就暴怒的把他殺死了、所以纔有些悔意;自己怎麼說也應該讓他說完再把他殺死啊。

想到這裏後,崔承志暗下決定、“如果以後再碰到這樣的事情一定要聽人把話說完後,在解決了他、這樣既有風度又能知道自己想要聽到的消息,這還是一個不錯的一個辦法嘛;呵呵…”

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經死去的家丁、接着便想到:“死就死了、還睜着個眼你,嚇唬誰啊?!靠!”說着就是一掌隔空揮了過去,只見一道火焰從崔承志掌中噴涌而出、瞬息間便把這個家丁燒了個灰飛煙滅。

“你說不清楚、難道我自己不會進去看看啊!”往地上惱怒的崔承志,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後憤憤地說道。接着他伸手撩了一下額頭前的一絲黑髮、腦袋一甩,便踏過大門往裏面走了進去。

在崔承志往裏面走去的同時、他不時的見到一些身上抱滿着財物的家丁、丫鬟等人,這樣的一幕不禁令他心裏有些摸不着地,暗道一聲:“莫不是真的出了什麼事?這些可惡的下人!”

心中有所惦記的崔承志、眼見宅院當中都是這些急急忙忙搶奪財物的家丁、下人等,本就煩亂的心情更加的暴躁不已;冷喝一聲後見沒人搭理他、氣氛惱怒地崔承志正準備再吼上一嗓子,震懾一下這些不知好歹的下人時;

一個長得賊眉鼠眼的家丁、悄悄地走到崔承志身邊,看了看周圍小聲的對他說道:“兄弟、我看你好像是新來的吧,走跟着哥哥我、哥帶你趁着這個機會去大撈一把怎麼樣?”

“嗯?”

崔承志歪着腦袋看看這個賊眉鼠眼靠近自己身邊的家丁,不由自主地伸手撩了下額頭前的一絲黑髮,隨即用顯得隨意地話語、壓抑住心中的怒火張口問道:“去哪?”

“嘿嘿…….;”

這個賊眉鼠眼的家丁一陣陰陰地笑聲過後,小心地看看周圍見那些家丁、丫鬟等人都在到處哄搶這財物、根本沒人注意到他們這邊時,小聲並且神祕地對崔金輝說道:

“我看兄弟你剛來、又覺得你面善,所以吧哥哥我就帶你去庫房走一遭、狠狠地撈上一把怎麼樣?”

原來這個家丁是看中崔建輝的身板、還有以爲他是剛剛進大院的人,就想着多一個人、那就能多拿點東西,這些可都是錢啊;所以就小心翼翼的過來想拉他入夥一起去洗劫庫房……..

讓這個家丁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只聽崔承志對他所說地話完全沒有聽到耳朵裏去,只想着聽他說完後就把他滅口。

“你說完了?就這點事情?”

這個被錢財迷了心眼的家丁,此時根本沒有注意到崔承志冰冷狠毒的語氣、狂點着頭說道:“對!對!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

家丁聽到崔承志的話語後,點頭答應着、旋即又不解地張口問道:“哦、嗯?去哪?”

“去死!”

崔承志說完後猛地擡起手臂、就是一拳向着身邊的這個不知死活地家丁砸了過去!

嘭!

就見這個還尚未反應過來崔承志這句話的意思時,他的腦袋已經被崔承志無情地拳頭砸的那叫一個稀巴爛啊,就好比你抱起一個熟透了的西瓜猛地砸向地上一般。

被崔承志砸暴腦地地家丁、鮮血頓時噴灑在崔承志的一襲白色長袍上,如斑斑綻放地梅花一樣甚是扎眼!

這邊的動靜立馬引起了那些還在哄搶當中的家丁、丫鬟等人,瞬時間這些人驚叫聲連連全都遠遠地躲了開來。

而崔承志則如無事兒人一樣,看了看長袍上的白紅色點點的鮮血,陰陰一笑、張開了嘴、伸出舌頭把嘴角邊粘着的點點紅白物舔了個乾淨,看向圍觀的家丁丫鬟狂吼一聲。

緊接着便是兇猛連連地向着這些哄搶的下人猛烈地揮拳舞掌!頓時在這前院當中響起一陣陣地慘叫聲。

崔承志的這般狠辣性格和蕭青山相比那根本不是在一個層次上的,蕭青山雖然對待敵人下手也是狠辣無情、但是他有自己做事的原則性,絕不會濫殺無辜;但是崔承志卻是隻要看不順眼、不論什麼人都會不留毫不留情;

就算是比他強上很多的對手,崔承志當面可能不會怎麼樣、但是如果讓他找找機會,那麼他也會毫不猶豫地落井下石、痛下殺手!用陰險、狠辣來形容崔承志絕不爲過。

就這樣在這些下人的慘叫聲中,崔承志無情的屠殺着這些絲毫沒有還手之力無辜之人,一步一步的往後院走去,只要是他在所路上遇到家丁、丫鬟等人手中拿着財物的,不論是男女老幼、一律被他格殺!

而崔承志的原因則很簡單,在他的腦海當中、這些下人手中所哄搶的都是他崔家的東西,所以你搶、拿,我家的東西都得是要付出代價地,而這代價很簡單、那就是死!

…………………..

晚上20::00左右我把欠的那章補上。 此刻這裡人聲鼎沸,在大盛王朝的中心城市——盛都,此刻人滿為患,但是大多數的臉上盡都是洋溢著笑容。

這裡面凌浩自然也在其中,但是他的臉上並未有笑容,而是他想出了一個絕妙的注意來接近大盛王朝統領大軍的高官。

在盛都的城門之上貼著一張告示,上面只有僅僅的幾個大字,但卻引得群眾們為此歡呼。

那就是大盛王朝三年一度的煉丹師大會即將開始,此乃一大盛會,每逢此時便會有無數的煉丹師從四面八方趕來,不過他們也都大部分不能參加,因為這大會規定只允許未滿十八歲的少年參加。

但是儘管如此依然是讓眾多老一輩的煉丹師驚喜的大會,因為在這大會上產生了許多強大的煉丹師,其中大盛王朝的丹皇便是如此。

凌浩此刻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他回到自己不久前才找到的棲身之所,這裡是一座酒樓,名叫茴香閣,乃是大盛王朝最著名的酒樓,裡面的人來往不絕,但大多數都是不凡之輩,可以說魚蛇混雜,而凌浩便是在這裡叫了不少租金住了下來。

凌浩此時喊依稀的記得就在昨天他來這裡租房子的時候,那櫃檯老闆的冷笑,似乎是看不起他,但是當他拿出幾十萬斗魂丹擺在他眼前的時候,那老闆似乎直接眼花了,立馬將凌浩奉為貴客。

不過雖然擺了一口,但是也花去了不少斗魂丹,大概算下來五萬多。

但是如今凌浩財大氣粗,這自然是不肉疼的。


坐在卧室中,凌浩調息運氣,這是他來到大盛王朝後每天必修的課程,他心中仇恨醞釀,自然是要壓制,所以便利用這法子。

當然凌浩也不傻,他一般出行都是穿戴黑袍,幾乎很少露出面目,即使是在這卧室中。

「呼……」

凌浩輕呼了一口氣,顯然是修鍊完成了,全身氣爽無比。

「如今大盛王朝舉行煉丹師大會,想必要有不少臉蛋後背來參加,此大會我應該也是要湊湊熱鬧才對。」凌浩自言自語,「 女英記(中國好小說) ,都趕不及我。」

凌浩笑著,自己實力的提升給他帶來了諸多驚喜,有不少都是讓他有了保命的手段。現在的凌浩堅信,即使是遇到了通天境五重的敵人,凌浩也能輕易的逃走。

而且現在他隨時可以突破到斗魂境,到時候恐怕戰力非凡,再加上烈焰噬火,四靈魔劍,幽冥之風,以及那詭異的聖光堪稱妖孽。

而且不僅如此,那傀儡妖術若是凌浩施展出來,就算不能控制對方,但也能讓對方眩暈一陣,這樣就足夠凌浩將對方擊殺了,須知,強者動手只需一瞬即可。

「咯吱……」

卧室門被推開,進來一個面黃肌瘦的小二。

凌浩看了過去,立即釋放傀儡妖術將其控制,隨後那小二說道:「大人,外面有一青年找你,怒氣沖沖,似乎是要找你尋仇。」

凌浩詫異,奇怪,自己在這大盛王朝並未惹過什麼人,怎麼現在有人找我尋仇?

帶著疑問,凌浩下來,看到一種少年少女,其中的大部分凌浩都是認識的,甚至他看見一人那人自己可是熟悉。

那少年便是秦羽,顯然沒有被那神秘的美麗少女殺死。

凌浩頗為奇怪,為什麼那神秘少女沒有殺死秦羽,又或者說秦羽有什麼奇特的保命手段。

「賊人!讓我差點身死那賤女手中,今日必定要讓你將曼陀沙葉交出來!」秦羽大喝,只見他身後出現一眾大漢,各個手持鐵棍,全身強壯的能比得上凌浩大腿了。

凌浩看著這些大手,心中冷笑,外強中乾的一群小崽子,這實力算下來恐怕也就才斗魂境左右吧。

凌浩估量著,那秦羽便命令一人攻了過來,不過凌浩如今實力大增豈是好惹得,瞬間邊上將那攻來的大手剝皮抽筋,將那打手的眼珠都打飛了。

秦羽並未驚訝,剛才他拍上去的僅僅是靈武境巔峰而已,他知道凌浩乃是斗魂境的強者,光是憑這一聲黑色的大長跑這秦羽便是推測出這便是凌浩,因為沒有人會這樣陷害他,只有那殺了他秦家兩人的凌浩會。

差點喪生那美麗女子之手,秦羽發誓要找到凌浩,將凌浩滅殺,但是他想多了,凌浩的實力早已經蛻變的無比可怕,即使是通天境一二重的強者來都拿凌浩沒有任何辦法。

凌浩在黑袍下冷笑,他剛才早早就分析出了這秦羽為何認得自己,原來是從各種細節上分析的,單論這點凌浩不得不誇一聲這秦羽天才,但是論實力他秦羽只是螻蟻。

「上!爆虎!」秦羽喊著一壯漢打手的外號,那代號名叫「爆虎」的壯漢直接拿著鐵棍向著凌浩轟了過去。

「轟!」一棍子砸在了地面上,地面之上頓時多出了一道道裂紋,那茴香閣的老闆看見,直接是眼皮一跳,肉疼不已,這地板可是上好的地磚啊……

見凌浩多開這一棍,那秦羽笑的肆無忌憚:「小子,如果你乖乖的叫出曼陀沙葉我應該會放你一條生路的。」

秦羽大笑著,但是下一刻他笑容凝固了。

那代號「爆虎」的大手的腦顱直接被凌浩一章劈開,頓時**四濺,直接濺在了秦羽的臉上。

那些個被秦羽帶來的打手們腿有些顫抖,他們看著眼前的凌浩,可怕的實力讓他們顫慄。

他們都知道這「爆虎」的實力, 國寶級賣萌 ,實在是恐怖。

「你……」秦羽指著凌浩,凌浩可以清楚的看到秦羽的手指在顫抖,不過凌浩並未看太久。

轉瞬!

那秦羽便是瞳孔緊縮,一個血紅的心臟被凌浩挖了出來,只是一爪,直接讓那秦羽命絕。

打手們驚駭了,那茴香閣的老闆震驚了,他連忙離開了這裡,走進了一個密室,他要將這件事彙報給一個人,一個有著大權力的人。

那些個打手們看見自己主子死了,抓緊就跑,幾乎可以說是屁滾尿流,一眾人直接是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後便跑了。

凌浩也沒有追,對付這些人凌浩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所以他也不怕這秦家找他麻煩。

轉身,凌浩拍了拍手,笑得燦爛:「生命剝奪從秦家開始吧!」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