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丹者,初級入門的便是丹師,之後是丹仙、丹君,最後便是丹神。

而雷素素剛剛和雲邪可是說的很清楚,她要比拼的是丹師的丹藥。

丹師,最牛的也便是頂階丹藥。

以前在南樂國的時候,雲邪有煉製過頂階的固嬰丹。現在她想要煉製的或者可以弄個力破丹吧。

力破丹,比起黃品丹藥六階的力元丹,有著本質的區別。

頂階的力破丹,若是給石震服用,應該可以直接攻破他的弱點,從此以後,他的雙眼也不將再是弱點。

雲邪會煉製這力破丹,其實也算是一個想與石震這個傻大個交好。

經過昨天晚上的用膳交談,雲邪覺得石震是一個可以信得過的朋友,所以決定煉丹比斗的時候,腦海里劃過的便是這力破丹。

一旁的小師妹衛凡雨有些緊張,「師姐,那雷素素都開始折騰煉丹了,那咱們需要給你準備什麼啊?」

雲邪看了一眼小師妹,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師妹啊,這真想幫我?」

「當然。」

衛凡雨點頭如搗葯,一臉真誠。

獨家佔有:盛寵替身女傭 「那你就去給找口鐵鍋就行。」

「什麼?什麼?鐵鍋!」

衛凡雨瞪大雙眼,一臉懵逼呆傻掉了。 「鐵鍋?」

衛凡雨在這裡大驚小叫。

但一旁的季燁卻顯的十分淡定,「你沒聽錯,確實是鐵鍋。」

想當年,姐姐以一口鐵鍋煉丹,在南樂國京城可是讓丹藥堂殿的長老刮止相看的。

只是,那個時候,姐姐是以世子爺的身份參賽。

之後,姐姐恢復女兒身,直接去了長武國,取了長武國的丹神第一名回來。

此後,世人皆知,季邀月郡主,是個煉丹高手。

鐵鍋煉丹,在大悲島絕對是聞所未聞!

而雲邪此舉,可以說是狠狠的打雷素素的臉,雲邪這樣做法,一是不想讓自己擁有神農鼎的事傳了出去,二是覺得煉個力破丹而已,只需要一口鐵鍋足矣。

這不是自負,而是自信。

想她以前身為丹神府的妖月時,自懂事以來,父親就是拿著一口鐵鍋給她,逼她開始掌握煉丹的技巧。

鐵鍋,才是檢驗煉丹者對火候的掌握。

季燁拉著衛凡雨出去買鐵鍋了,而龐少卿與萬翟則是繼續呆在她的身邊,他們二人的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雷素素身上。

此時的雷素素,像是一個煉藥名家似的,一舉一動,緩而遲慢。

與其說她在煉丹,倒不如說她在表演。

雲邪坐在一旁,閉目養神,腦海里在過濾著一會煉力破丹需要用的藥材。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男子走到了她的面前,臉上掛著不屑,「季邀月,你若是不懂煉丹,還是趕快認輸,免得一會輸的難看!」

這個男子說話,不可謂十分誅心了。

這比斗只是剛剛開始,可他的反應,卻是十分得瑟,明顯一臉看不起季邀月。

甚至可以說,他應該是雷素素的追求者,就算是昨天季邀月的出色,在他的眼裡,季邀月還是及不上雷素素的。畢竟,雷素素尚未嫁人,依舊是黃花大閨女,自然多男人傾心。

可是,季邀月卻是已有嫁人為妻,再怎麼美若天仙,其實都是沒什麼用的。

所以,這些雷素素的追求者,十分清楚自己該支持誰。

龐少卿一見這男子出言不遜,當即挺身而出,不客氣的教訓道:「瞎了你的狗眼,現在比斗才開始,誰贏誰輸也不是你說了算。你腦子壞掉的話,趕緊去治治!」

萬翟可沒龐少卿這樣好說話,直接一記冰冷的眼神甩了過去,「滾!若是不滾的話,信不信爺一拳錘死你這個滿嘴胡話的噴子?」

「哼!看你們猖狂的多久!」

那個男子被他們的凶神惡煞嚇了一跳,臉色發白,說完這些話,最後逃似的跑了。

雲邪見那男子走了,身邊這兩號凶神依舊一臉憤然,不由輕咳一聲,「那個,人都走了,你們就把怒意收斂一下吧。」

「邀月,你不生氣嗎?」

龐少卿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這人都直接上來嘲諷了。

雲邪挑眉,「和這種傻子鬥氣,不值得。而且,他又不是江錦之,只是一個二貨在這裡刷刷存在感罷了。有些人,你越生氣,他越來勁呢。直接無視,讓他連刷存在感的機會都沒有。」 雷素素在那裡,已經開始準備升火熱葯鼎。

季邀月卻仍坐在休息的地方,蹺著二郎腿,與身邊的二男在閑聊。

臉上一點緊張的神色都沒有,看似十分淡定。

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了雷素素的身上,顯然是覺得美人做什麼都是吸眼神的,自然也就對雷素素更多觀注。

季燁與衛凡雨二人出去不過一刻鐘,便扛著一口鐵鍋回來了。

把這口鐵鍋交給了雲邪,他們便在一旁觀戰。

雲邪拿著這口鐵鍋,左敲敲,右敲敲,確定這口鍋的質量還算上好,這才起身,走到一旁的空處,準備煉丹。

若要她說真心話,雷素素處理藥材的手法,只能說是中規中矩,算不上有多麼出色。

至於煉丹的本事,丹未成,所以雲邪也不好評判什麼。

鐵鍋有了,至於火什麼的,雲邪自己有火靈根,不需要另外去找個灶什麼的,自己一手控鍋,一手控火絕對不是什麼問題,更何況,火一旦升起,憑藉著火符,便可以輕易掌控火。

而藥材嘛,雲邪手裡可有不少,她自己的小千鐲子可存了不少的貨。

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她努力忙著修鍊,都沒時間煉丹。

而初來大悲島的時候,她還經過了格布森林,自然在那深山裡頭挖啊不少的好藥材,現在全擱在空間里沒怎麼動用呢。

這次,煉力破丹,藥材要是足足的,當即一揮手,一道明火在她的手裡揚起。

如今實力大漲的她,控起火來,輕而易舉,可以說做到了隨心所欲。

火一出,雲邪自然是將那口鐵鍋放在火苗的中間,熱鍋。

坦白說,她這樣拿著一口鐵鍋在這裡晃眼,顯得十分晃眼,就算是別人想不留意都難。

這不,沒花多長的時間,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我的天啊。我沒看錯吧?那是一口鍋?」

「你都能說出那是一口鍋,你眼神肯定沒錯!」

「可是,現在不是煉丹嗎?拿口鍋出來是什麼情況?」

「汗!該不會是她不懂煉丹,便拿口鍋出來炒藥材?」

「那不就是濫竽充數?」

「我看像了,要不然,她怎麼會不知道,煉丹要用藥鼎啊!」

「……」

圍觀的八卦群眾們的七嘴八舌,一個個都是不看好季邀月,自然是把她踩的一無是處。

季燁實在是聽得煩膩,當即開口喝道:「閉嘴!不知道煉丹者都需要安靜嗎?吵吵鬧鬧,你們以為是菜市場啊!」

他站出來這麼一怒喝,加上那一身煞氣。

震得六大學院的弟子們有些傻眼,紛紛抿嘴不語,但臉上對季邀月此時的做法,還是很不屑的。

在他們看來,季邀月拿口鍋在這裡玩耍,根本就是在唬弄大夥,不懂裝懂!

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雲邪則是不慌不忙的開始處理藥材,一味接一味的扔進被燒得火熱的鍋里。

嗞!

藥材一進鍋里,立即發出了一股被燒焦的糊味。

這糊味一飄散出來,頓時人人都聞到了這刺鼻的味道。

___

先去睡個覺,睡醒再給大家更新。么噠。 鍋里的糊味,過於刺鼻,馬上讓圍觀的六大學院弟子們,紛紛撫鼻,退避大幾步的距離。

「我的天吶!這季邀月到底會不會煉丹啊,這麼大的糊味,是想熏壞咱們的鼻子嗎?」

「汗!都把葯給弄糊里,怎麼可能會煉丹!」

「要我說,她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認一聲輸有那麼難嗎?」

「行了,咱們別管這些了。且看雷素素一會贏了她,看她還有什麼臉面在這裡!」

「就是,就是。」

眾人又是七嘴八舌的討論。

而雲邪壓根沒理會他們,繼續做自己的事。

葯糊了,這可不是她失誤。

而是故意為之,因為力破丹,要的就是這樣的暴力行為,弄出來的丹藥才會充滿暴炸性的力量包含在內。

她這裡有條不紊的繼續手下處理藥材,而雷素素那裡則已經開始是等候丹成的時機。

不能不說,她的起步,比雷素素要慢。

台上,萬千帆雖然不動聲色,但是,他卻是十分擔憂的。

這不,他默不作聲的朝坐在身邊的江錦之詢問道,「錦之,你說,她們二人,誰會勝出?」

江錦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事,天不機不可泄露,還是靜待答案揭曉吧。」

其實,他心裡有了底。

號稱大悲島的丹神大師,他若是看對方的藥材,還猜不到她們煉什麼丹藥的話,這個丹神大師也太渣了點。

他,已經看出來了。

只是,他此時心裡在懸疑,季邀月會是真的在煉頂階的力破丹呢?

如果是的話,那從她給長公主的那些丹藥,是不是她煉製的?

江錦之的臉色帶著凝重,他並不是那種妒忌人才就會恨不得毀之,反之,他會惺惺相惜,煉丹途中,向來疑難重重,僅靠一人閉門煉丹,是根本無法解決難題。

在大悲島,他確實被大家譽稱為丹神大師。

但是,他心裡十分清楚,學無止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否則,煉製長公主需要的丹藥,他怎麼會一直煉不出來呢?

江錦之坐在那裡,眼睛一動也不動,直勾勾的盯著季邀月的位置。

此時,藥材一一全部進入鍋里,聞著鍋里糊味中逸出來的葯香。

雲邪微微一笑,突然直接赤手伸進鍋里,進行將鍋里那些藥材進行攪拌。

赤手伸進滾燙的鍋里,這份勇氣,不是人人都有。

尤其是丹師想要讓藥效更好,自然得吃更多的苦!

武靈之力,她悄悄的運行到了雙掌,雙掌發出了微弱的白光,在蒸氣朧罩下,讓人無法看見她其實在用武靈之力保護自己的雙手不被燙傷,並且隔絕外在的空氣雜質,以保證藥材的品質!

她這一舉動,立即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

可是,雲邪卻進入了旁若無人的狀態,在她的眼中,只有面前這一鍋丹藥。

藥材進入鍋里,從這一刻開始。

力破丹與別的丹藥煉製有著本質的區別,需要赤手這樣攪拌至膏狀,為的是藥材的藥效達到最中和的力量。更多是為了使諸多藥材的功效,能夠混為一體。 隨著她的手勁在動,原來糊了的藥味,漸漸散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而雷素素那邊還沒什麼動靜,可是,雲邪的鐵鍋里的丹藥卻有了第一條金色的紋線,這就意味著這一鍋藥膏,已經可以凝聚成丹。

成丹后,那便是黃品一階的丹藥。

丹藥順最後會出幾條丹紋,又取決于丹師是否能持之以恆的繼續讓眼前的藥膏,再濃縮精華,再揮發一些雜質。

出現了第一條金色的紋線,雲邪眼神變的更加專註,繼續手上的攪拌,沒有一絲停頓。

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

金紋像是被召喚似的,一條條緊接著出現,當看到第六條金紋線冒出來的時候,雲邪則是雙手突然加大了武靈之力的輸出。

接下來的每一條金紋,都十分重要。

第七條,第八條,第九條……

鐵鍋上空,已經凝聚成了丹象。

迷霧中的她,讓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樣,只能迷迷糊糊的看出一個影子。

江錦之盯著她這裡的情況,壓根就沒看雷素素的情況。

雷素素那裡的情況,他一點都不感興趣。

中矩中規的弄著藥材,葯鼎亦是尋常能見的普通葯鼎,沒什麼值得注意的。

看她的藥材,頂多也就是煉製黃品二階的養魂劑,若說價值,倒也有幾分,一劑能賣個幾百兩吧。

若說是黃品三階的護體丹,那可就是值千金的玩意了。

只可惜,雷素素的水平,應該是達不到那麼高。

突然,鐵鍋那裡出現了耀眼刺止的紅光。

「丹象要出現了?」

江錦之激動不已,他萬萬沒有想到,季邀月用鐵鍋煉個丹,竟可以出現丹象,這意味著什麼,沒人比他更清楚了。

鐵鍋上面孕育著血紅色的光芒,雲邪不由會心一笑,丹象總算出現了!

就在她這一口鐵鍋剛聚集著濃郁的血紅光芒的時候,雷素素那一葯鼎竟發出了嗡嗡的響聲,那是丹成的提示。

雷素素歡天喜地的想要去收丹,那些奉承她的人,自然也就跟了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血紅光芒,化成萬劍之勢,向四周擴散。

雲邪抽出雙手,不再弄鐵鍋里的葯,直接雙手翻花,一道道丹符都往鍋里打了進去。

開始了變化,形成的第一顆丹丸直接沿著整個大鐵鍋的頂部三分的位置,丹丸貼著鍋壁一直在旋轉滾圈,一顆接一顆,直讓人嘆觀為止!

深色的丹,慢慢的渡上了一層淡白色。

天空,劃過了一道丹雷,直接轟擊而下。

頂階的丹,還有分一仙、二轉、三罡、四象、五行、六清、七命、八卦、九曲之別。

一仙的丹,是呈淡白色。

而雲邪煉製成的力破丹,正好就是頂階的一仙力破丹。

丹雷擊中鐵鍋的時候,這鐵鍋雖然沒有當場爛掉,但是龜裂幾道紋還是有的。

在這個時候,雲邪手裡,已經有了幾枚力破丹,她這一次放的藥材比較少,所在成丹的時候,便只有四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