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樣,被顧鬱澤的金屬名片擋住。

杯子沒有拿到,他抖了抖拿卡片的手,看向白七:“你的冰系很厲害啊,力道這麼重。”抖了抖之後,還是鍥而不捨的想拿唐若的咖啡。

“呵呵!”白七這次不射冰晶了,手中直接出了短劍!

他倒是懷念上胡浩天上次的板磚了。

這種人渣就該一板磚拍死!

衛嵐伸手抓住他手:“白彥,基地裏使用異能打架鬥毆是犯法的!”

白七看了衛嵐一看,收起短劍,站起來說:“衛少將,我們先走了,對了,我的隊長在等在你屋裏,想必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說着拿出一袋晶核,放下當賬款,走到唐若身邊,拉起她離開了咖啡館。

既然忍不下去,還是眼不見爲淨的好!

衛嵐側頭想了一下白七的話:“胡浩天找我?”

這邊顧鬱澤看着白七拉着唐若出門也沒有追出去,只是端起桌上三番幾次被打斷的咖啡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嫌棄了一番:“這個咖啡跟速溶的一樣啊!”看了看價目表,咋舌,“還確實挺貴。”

一杯咖啡也要十個晶核了,十個晶核在基地中也能換上五包泡麪。

曹敏看着兩人走出門口,再看顧鬱澤依舊遊戲人間模樣,也端起喝了一口咖啡:“你怎麼沒有追出去?”

“唉,這個情敵略顯強大啊,要好好計劃一下。”顧鬱澤嘆了口氣,又喝了口咖啡,皺起眉揚聲叫道,“服務員,這裏有沒有可樂啊,給我來瓶可樂。”

曹敏似笑非笑的看他:“不如我幫幫你?”

“哦?怎麼幫助我,你有幾成把握呢?”顧鬱澤把咖啡往前面一推,翹起了一雙腿,“報酬又怎麼算?”

衛嵐看着兩人眉心輕攏:“寧拆一座廟不破一樁婚,你們怎麼……”

“人人都要像你一樣埋葬了自己的心也要自以爲是的給對方一個美好幸福,這樣纔是對的?”曹敏打斷他,看了他一眼,端着咖啡又抿一口,“幸福,真的僅憑一個就能決定的?”

衛嵐頓了一下,最後,也只說了一句:“我先走了,有人在等我。”然後也放下一袋晶,離開座位推門走了。

“看來你自己的也還沒搞定嘛。”顧鬱澤笑了笑,放下腿,也站了起來,伸手把手上的名片遞給對方,“哀莫過於心不死,我們既然都是一類人,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找我。”之後,拿過櫃檯上服務員遞過來的可樂,“那邊的兩袋晶核夠付賬了。”

說完,也推門而去。

聞言,曹敏笑了笑,低下頭:“好一句,哀莫過於心不死。”把目光輕輕一掩,手摸着咖啡杯的邊沿自言自語慢慢道,“我還在原地等你,你卻已經忘記曾來過我這裏。”

白七與唐若出了門,繼續逛基地。

唐若想了想之前曹敏的話,說:“曹博士是否沒有告訴我們她真實的異能情況?”

但是看她坦然的樣子,又不像。

“應該沒有。”白七說,“但是她故意沒有提起那個晶核提純。”

而是把話題朝着唐若的異能轉了過去。

唐若把所有的話都在腦裏過了一遍:“你的意思是,其實晶核提純後的東西她真的有研究出來?”

白七點頭:“也許真的有,那晚曹博士給衛嵐滴的也許就是提純過的晶核異能。”

說道異能,唐若又想到剛纔顧鬱澤的金屬異能:“你剛纔的冰晶用了幾層力量?”

白七也沒有隱瞞,直接道:“開始的三層異能力量,後面的五層。”

唐若也有些吃驚:“那麼說來,那個顧鬱澤金屬異能也很強大。”

白七的五層異能力量,他還是能用一個小小金屬名片就給接下了。

“嗯。”白七應了一聲。

他也當然知道顧鬱澤的金屬異能很強大,上輩子的顧鬱澤強大到讓一個十六人的團隊在h市基地穩做基地僱傭兵第二的交椅。

至於第一的h市僱傭兵不是實力強大,而是人數有上千的緣故。

但是這些,他統統都不想對唐若說起!

唐若見白七單單‘嗯’了一聲,也沒有再往這個話題去,金屬異能她們團隊沒有,也不需要深入探討,只要瞭解自己所需的東西就夠了,於是兩人的話題又是曹博士的異能。

兩人商討了一番,覺得曹博士就算真的能提純晶核,這個提純工序肯定很複雜,而且數目也該不多,不然曹博士也不會只給衛嵐一滴,自己的異能也還沒晉級。

因爲當初潘大偉的一槍,滅光了喪屍只留下灰燼,卻見晶核還是完好無損掉落在地上的,也證明了這些晶核的硬度很難熔掉。

又或者這個提純的晶核對人體也有副作用,於是曹博士等人也沒有多食用。

不過以上也都只是他們的猜測,具體的東西還得靠曹博士那裏得到證明。

之前兩人是不在意曹博士與衛嵐之間的糾葛,但是現在得找出自己的精神力與她的是否有區別,自然也就關注起來了。

正說着,逛街的潘曉萱與楊黎看見了他們,走了過來一拍唐若的手臂:“你們出來逛街怎麼還是兩手空空的樣子?”

唐若轉頭看見她們,笑起來:“你們買了什麼?”

潘曉萱指指自己的空間:“給我爸爸買了些種子,還有換了一些瓜子給胡隊。”

這裏好東西也不多,很多都是他們不需要的,自然也買不到什麼如意的東西。

楊黎往周圍看了看:“田海他們逛到哪裏去了?”

他們出來時,分成好幾撥人往逛街的,逛着逛着都分散了。

不過楊黎雖然這麼問了,倒也不擔心他們的安全,基地不允許打架鬥毆,再則他們異能也很強大,不去欺負別人就很好了。

“不知道呢。”唐若左右看了一下,“之前他們好像往建設路走了。”

潘曉萱說:“天色不早了,我們也回去吧。”

“嗯。”

於是四個人又回那套房裏。

那邊衛嵐到了自己的207室,看見了自己的副官居然與胡浩天、潘大偉兩人邊磕瓜子,然後還似乎相談甚歡的樣子?

衛嵐之前就知道他們還活着,自然也沒有驚奇,鎮定的踏了進去。

然而,這門一關,他就後悔了!

胡浩天與潘大偉的雙打絕對不是蓋的!

知道真相的衛嵐差點掉下眼淚來。 屋內,胡浩天坐在凳子上,翹着二郎腿,看着衛嵐:“衛少將見到我們似乎不怎麼吃驚啊?”

衛嵐說:“之前遇到你們團隊的白彥,他已經都告訴我了。”

胡浩天站起來說:“既然小白說了,那就更好了,省的我們浪費時間還要解釋……”

這個前後口供,他們自然出門之前就串好了。

Www¤ тt kán¤ C〇

胡浩天對白七的智商還是很相信的,所以就直接開啓了談判模式:“衛少,既然你都知道前因後果了,那麼我們就來好好談一談這個醫藥費與精神損失費吧。”

衛嵐:“……”

有種不祥預感是怎麼回事!

“衛少,既然小白已經跟你講過了,你也知道那時候有多兇險了,我們真的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才跳進下水道的啊……”

胡浩天集中話語,全方位的將這件事情的危險性從前到後,從裏到外講的完美無比,淋漓盡致。

爲了精益求精,好上加好,他還把國家領導人之前的名言統統搬出來,再加上舉例分析……

那幹勁就跟股東大會上選舉董事長一模一樣。

胡浩天嘖嘖有聲的同時,潘大偉時不時的插上一句,“胡隊,衛少爲人正直豪爽,絕對會給我們一個補償的。”

“衛少很爲民衆着想,一定會給你做主的。”

“衛少大義凜然,我也相信他決不是尖酸刻薄之人。”

……

白臉、紅臉一起唱。

話語一一說盡。

他們乘着夕陽而來……駕着月光離去。

衛嵐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尾。

這一晚,兩人從衛嵐的屋裏踏出來的那一刻,心裏就只有一個字:爽!

回到四樓自己的屋裏,車隊衆人都已經在了。

田海與劉兵直接逛到了抗戰路。逛到那裏之後,才知道這裏屬於h市最底層的貧民居住地。

“我跟你們說,在抗戰路那裏,異能者就是天,拿包泡麪出來人就跟你走,那裏的女人都不用穿衣服,阿海差點給那些女人活剝了!”

劉兵一邊搖扇子一邊吐沫橫飛,田海一把過去捂住他的嘴,略爲尷尬的說:“劉哥,你不要再亂說了……”

抗戰路的那些姑娘也確實大膽,若不是田海閃出了雷電,也確實要被抓住不放了。

胡浩天正好進來,掃了屋內衆人一眼,說:“都在啊,正好,我們有事情要說。”

“胡隊,大獲全勝了嗎?”劉兵問。

胡浩天說:“必須的,到了a市基地,想要什麼隨便挑!”

劉兵把手中的扇子對着胡浩天扇了扇:“衛嵐手中還有多少離子槍?”

他的槍用掉了,這種保命東西,還是思思念念再拿一把過來存着的。

胡浩天說:“那個東西沒有了,衛嵐說這槍之前就是還在研究的東西,末世後科研人員驟減,短時間出不來這種東西了。這幾把還都是之前的實驗品。”

白七說:“你們從衛嵐那裏得到了什麼消息?”

胡浩天看他一眼,得意了:“怎麼,之前你們不是遇到了嗎,他怎麼沒有告訴你?”

白七纔不想告訴他,因爲出來一個僞情敵導致他吃味,直接帶着唐若離開了。

不過胡浩天也沒有打哈哈吊着大家胃口,直接就說了:“衛嵐來這裏的任務是去解救h市實驗基地中的一個博士與幾個科研人員。”

衆人自然就問了,是什麼博士,這個任務是中央發佈的麼,完成之後獎勵又是什麼?

胡浩天說:“好像是一個物理學博士,那個團隊都是研究什麼物質的分立結構與量子現象的,這個任務是做完核電廠任務之後,那些科研人員發出的求救信號讓衛嵐收到的。”

“物質的分立結構與量子現象……聽着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劉兵說,“這些科研人員就是國家大力解救的對象,那些貧民就是等死下場。”

潘大偉看劉兵一眼:“國家本來就要爲人類的繁衍做最大選擇。”

政府的決策他們都沒有能力去評論,接下來要討論的肯定還是這個實驗室任務。

白七說:“衛嵐說什麼時候啓程?”

胡浩天說:“大後天,一早就出發,讓我們也準備一下,他接到求救信號的時候,已經讓很多部隊先回a市了,所以他現在的人手也不多,大概還會召集h市的團隊參加這次任務。”

商量好之後,自是各回房間睡覺。

如胡浩天所說的時間是大後天的話,他們在這裏還要呆上兩天時間。

所以他們還有很充裕的時間幹自己的事情。

俗稱:浪上一浪!

白七之前自顧自的吃了些乾醋,晚上自然要甜回來。

於是這個令人沉醉的無眠之夜又開始了……

第二天沒有起來吃早飯的不僅只有唐若,還有楊黎。

白七與胡浩天面對車隊衆人一臉的鄙視絲毫不以爲意。

白七已經羽化成仙,踏入巔峯境界,胡浩天也已經入了這個‘不要臉’門派潛心修煉,並且已有所成。

所以,兩人都一臉淡定的吃完了早飯。

還有兩天才出門去實驗室,衆人吃完了早飯就坐一起商量了下這兩天大家的消遣活動。

白七拿着地圖看了看,直接說:“去h市區。”

劉兵也看了看:“這個市區人口密集,很多喪屍的,我們過去靠不靠譜啊?”

胡浩天想了一下,也贊成白七的意見:“就因爲喪屍多,異能者們收集物資纔不會去哪裏,所以那裏物資的保存度也應該是最好的。”

劉兵說:“之前軍方把碼頭的物資都搬空了,市區也所剩無幾了吧。”

潘大偉斜他一眼:“你是準備自立爲王建設基地了嗎,要那麼多物資幹什麼,自己吃飽就行了。”

劉兵磨牙嚯嚯:“潘叔!”

“親愛的小朋友。”潘大偉和藹和親的笑起來,“你想對我說點什麼?”

劉兵想到自己若是駁了潘大偉的話,等下就要在他的指揮下往喪屍堆裏衝的情景。

只好咬碎了牙齒吞下肚,含着淚,血淋淋的說:“沒什麼……”

待唐若楊黎集合之後,大家就準備出h市基地。

但是有了一次的‘巧遇’之後,人生就會迎來不停的巧遇。

衆人正走到北門登記,一道朝氣蓬勃的聲音傳來:“各位,真的是好巧啊,我們怎麼會又在這裏遇到呢,既然這麼有緣,不如我們就一起結個伴做任務吧!”

胡浩天轉首看着來人,一臉不可思議說:“靠,居然又見到這個二貨。” 白七點頭:“確實是一個領悟了逗逼精髓的二貨。”

胡浩天更加詫異:“你居然也會冷幽默了。”

白七沒有回答胡浩天,只說:“你的板磚很不錯,對他可以不用客氣。”說着拉着唐若就往門口的停車場走了。

胡浩天:“……”

那逗逼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讓視萬物爲浮雲的白七也染上了世俗塵埃!

顧鬱澤不是巧合而是必然的出現胡浩天前面,看見白七拉走了唐若也沒有窮追不捨上去,看着胡浩天落落大方得伸出手說:“胡隊長,你好你好,上次有些誤會,希望你不要介意,重新介紹一下,我們是h市的傭兵團名獨步,我叫顧鬱澤,是這個團的隊長。”

胡浩天“呵呵”兩聲看了看他手,說了句:“幸會幸會。”卻沒有把自己的手伸出去。

“你們今天要出門做任務嗎?”顧鬱澤被冷落,也不介意,一邊說又一邊走到登記處也登記上自己團隊的名字,“你們這是準備去哪裏做任務呢?”

“呵呵,沒什麼大任務,就是準備隨便出去逛一逛。”胡浩天招呼了自己的車隊衆人都去停車場集合,“顧隊你們請,我們就此別過。”

“別啊。”顧鬱澤說,“都說出門在外靠兄弟,我們難得遇到,一起啊。”

胡浩天見講面子不成就準備亮刀子:“顧隊,我不記得我們拜過把子結過兄弟,而且親兄弟明算賬,咱們既然不熟,最好不要有金錢瓜葛了。”

“談錢多傷感情。”顧鬱澤說,“一起任務嘛,按規矩來就行了。”

一般的規矩是,一起做任務的團隊沒有特殊商量的情況下,大家都是對半分。

胡浩天睜着眼直視對方:“你不是開玩笑?”

顧鬱澤:“當然不是。”

胡浩天繼續問:“真的不是開玩笑?”

顧鬱澤說:“真的不是!”

我在時光深處忘記你 胡浩天轉過頭問旁邊的守門人員:“軍官,我想請問下,這裏還算基地的不允許打架鬥毆範圍裏嗎?”

守門人員指了指地上說:“過了前面半米,就不算了。”

指着顧鬱澤,胡浩天又問,“半米之外,我要是一板磚拍死了他,基地應該也不會追究我責任了吧。”

守門人員點頭:“你心裏過的去就行。”

胡浩天往前走了兩步,站到白線外,對顧鬱澤招手:“過來,我們站在這裏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