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一張三寸的黑白照。

照片上,是一位身穿戎裝的將官,雖年代久遠,但仍然清晰可辨。

低頭又看了一下洪軍老人的臉后,潘勇驚得,又打開了那張信箋。

一分鐘后,潘勇這才帶著隆重的敬意,非常嚴肅的將那張照片,銀行卡和那封信箋,一起遞到了洪軍老人的手裡。

一見自己年輕時英姿挺拔的照片,洪軍老人那滿是老繭的雙手,立即開始顫抖,而且抖得越來越厲害,他的眼睛也立馬紅了。

「洪叔,您看信吧,」潘勇忙提醒洪軍。

用顫顫巍巍的雙手,緩緩將信打開,洪軍老人看見了幾行蒼勁的鋼筆字:

洪軍同志,見字如面,往事已去,望不必再愧疚,好生安養晚年,特附心意一份,以供家人衣食無憂,海風敬禮!

將這封無比珍貴的信,緊緊貼在臉上,洪軍老人的眼淚開始嘩嘩直淌。

那封信,立即被濕透。

突然,洪軍老人離開了沙發,又衝到鐵芸嫣面前跪了下來,他失聲痛哭著,用雙手抽打著自己的耳光,他一邊狠狠的抽,他一邊失控著流淚。

眾人好不容易,才把洪軍重新抬了回去,他閉著眼睛倦在沙發,又將那封信緊緊抱在懷裡,老淚,還是在不停的在流淌。

許久許久以後,終於才平息了一些后,洪軍老人睜開了眼睛,他抹著眼淚,哽咽著問:

「首長閨女,麻煩您告訴我,寒雪峰將軍的後人,還好嗎?」

淡淡的一笑,鐵芸嫣瞄了一下寒子劍后,她帶著若干種傷感說:

「寒將軍的後人好著呢,他也已經原諒你了,你就從此丟了心裡的包袱,安度晚年吧。」

「這份負罪,我永遠都丟不了,是我害死了戰功赫赫的寒雪峰將軍,我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我永遠也不能原諒自己…」

說著說著,洪軍老人突然又開始嚎啕大哭。

……

此時此刻此門中,有一個用無意,奪了他父命的人,還有一個人也是用無意,救了他兒一命。

這二人,是被天意聚在了一處。

此時,一個是在愧疚難釋中,不識故人之子。

此刻,一個是在五味雜陳里,用沉默,讓往事隨風。

……

次日,又是個萬里無雲的風和日麗。

午飯後,鐵芸嫣被帶著口罩和墨鏡的寒子劍護著,如期去赴那場球賽之約。

潘民德老人,自然要執意相陪。

潘禮潘忠潘勇三兄弟,當然也要去給自家的首長加油。

這一次出來,沒帶運動服的鐵芸嫣,只能途中去新買了一套。

遠遠的,就看見戴著白運動帽,穿著白運動裝,白運動褲,白運動鞋的甘彤彤,正在赤旗招展的縣局門口,墊著腳在翹首以盼。

車未停穩,甘彤彤就蹦蹦跳跳著沖了上來。

可等她拉開車門,拖出鐵芸嫣一看時,甘彤彤又差點樂瘋。

「哈哈,好姐姐,對不起哈,請先恕我僭越之罪,竟敢和您撞衫了。」

開心著和甘彤彤手拉手往裡走時,區局縣局二位長,也已經帶著一眾人等,小跑著迎了過來。

今天乾淨整潔的縣局小院里,可真比過年都熱鬧,不在崗的,或者是可以藉機溜來的同志,統統都來了。

前面不遠處,十來個穿著制服的帥小伙,正在籃球架下一邊打球,一邊在等待首長的大駕光臨。

球場邊的圍觀者,大概有五六十人之多,大家也統統是清一色的制服,警容警紀那是相當的整齊精神。

一見傳說中的仙女神探大首長來了,正在玩球的那些小青年們,忙歡呼雀躍著,激動得摔了籃球后,大家一起朝鐵芸嫣聚攏了過來。

都只顧對首長同志行注目禮,大家卻誰都沒注意到,那兩隻可愛的籃球,也跟他們一起溜了過來,而且,它們的目標非常明確,直衝鐵芸嫣而來。

兩隻非常討喜的紅色大藍球,竟像長了眼睛一般,它們相伴而行,一起穿越眾腿眾腳,緩緩而至,乖乖的在鐵芸嫣腳前,停止了球步。

朝大家揮手至謝后,鐵芸嫣低頭一看,立即樂了。

開心得微微一笑,只見她的雙腳尖,交錯齊用,先左踩一下挑一下,再右踩一下挑一下后,那兩隻可愛的球兒,立即一前一後彈跳著,快樂的蹦到了鐵芸嫣的手裡。

雙手托著這兩隻籃球,眾人一起在後面跟著,又往前走了幾步后,鐵芸嫣卻停止了腳步。

她抬頭目測了一下,見此地距球架的投籃框,差不多只有二十七八米遠了。

然後歪頭調皮著,朝寒子劍擠了一下大眼睛,鐵芸嫣立馬一個墊腳,單手輕輕一托一推后,她右手上的那隻籃球,已經高高的飛了出去。

根本不用再看結果,鐵芸嫣又瞄了一眼投籃框后,她突然一個飄逸急轉身,讓自己背朝球架,然後雙手一起朝後一拋。

第二隻籃球,立即也用高速,追趕第一隻而去了… 就在現場這五六十人的親眼目睹中,鐵芸嫣拋出的那兩隻籃球排著隊,用同一條軌道,相隔著五六米的距離,先是第一個正中框心,落框而下。

緊接著便是第二隻,它仍然是不偏不倚的正中框心。

不可思議的是,兩隻惹人歡喜的大紅球兒,竟連投籃框的邊邊,都沒挨到,就前赴後繼著穿越框心,快快樂樂的落地彈跳。

這回,所有人都統統被震蒙了,面面相覷,一片沉寂中,好像沒人敢相信這個畫面是真的。

直到鐵芸嫣和寒子劍快樂擊掌,再揮拳嬌呼「耶!」的一聲后,大家終於才回過了神。

接下來這陣特別熱烈的掌聲,和雷鳴般的喝彩聲,可絕對不帶一點點水分。

大家的歡呼膜拜,熱血沸騰中,唯有一人,她卻是非常不開森滴。

甘彤彤惱得,她立即摘了運動帽扔到地上,她急得雙頰緋紅,她羞得小眼淚兒,已經在大眼睛里打轉轉兒了。

「報告大神探首長,我認輸,不跟您比了,」甘彤彤含著眼淚,一個立正,然後一個標準的警禮。

哄堂大笑和掌聲中,將帽子撿起來,彈了彈了灰塵,笑著替甘彤彤戴好后,鐵芸嫣附她耳邊輕輕的說:

「甘彤彤,我命令你,今天必須要贏了大神探。」

根本沒聽懂,甘彤彤仍然低著頭,她滿滿一臉的委屈和失望,她繼續準備要哭鼻子。

摟著甘彤彤的肩,換了一隻耳朵后,鐵芸嫣又重複了一遍悄悄話:

「甘彤彤同志,我命令你,今天必須要贏了我!」

這回,總算才弄明白了神探大美女的美意。

甘彤彤難抑狂喜,她偷偷的在心裡:

耶!耶!耶!

甘彤彤終於破泣為樂。

又是一個立正,又是一個非常標準的警禮,甘彤彤大聲喊道:

「報告首長,甘彤彤保證完成任務!」

縣局的練功房,在頂層三樓,雖條件簡陋了一些,但場地絕對足夠大。

練功房天花板的四個拐角里,已經被零時裝上了四台高清攝像頭。

攝像頭下面的地板上,堆幾隻大沙袋,碼著兩排深綠色的練功墊,練功墊的上面,還放著一些拳擊手套,啞鈴等練功小器材。

乒乓球桌,已經在練功房的正中間,準備就緒,球桌上擺著一對嶄新的球拍和一盒乒乓球。

見鐵芸嫣在看著那些攝像頭在,區局長忙笑著說:

「為了照顧那些正在工作崗位上,不能到現場觀摩的同志們,我們要將這場比賽錄下來,以後,大家想念首長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吧。」

不滅霸體訣 鐵芸嫣又一樂,她毫不謙虛的說:

「好,那就把這場比賽,刻錄成限量版的光碟吧,要給咱們威武地區,本系統的同志們,每人發一盤,給大家留一份紀念,這個費用由我來出。」

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中,甘彤彤和鐵芸嫣一起就位。

兩位業餘裁判,將記分牌清零后,大家全部在四邊,按大小個兒的順序,前後依次緊密排開。

兩位長得甜靜怡美,端著純凈水和毛巾的俏女警,也已經各就各位。

沒那麼多規矩,直接用石頭,剪刀,布的方式,甘彤彤取得了發球權。

二人擊掌相互加油時,鐵芸嫣又附甘彤彤耳邊說:

「寶貝別緊張,我要看見你的最佳狀態。」

甘彤彤也樂著用悄悄話回答:

「反正我不管,姐姐要是說話不算數,我肯定會賴在地上,然後撒潑,打滾,哭鼻子。」

比賽正式開始,鴉雀無聲聲中。

甘彤彤先深深吸了一口氣,只見她將身前傾,雙腿彎曲分開,紮成一個半馬步,然後眼隨球動,左手隨即一個銀球高拋。

那隻小銀球,在回落的途中,立即被球拍狠狠一搓,迅速在球桌上輕輕一彈后,飛向了鐵芸嫣的最左角邊緣處。

鐵芸嫣當然也不含糊,她斜跨一步,胸有成竹的反手一撈一吸后,也用個狠搓,將那隻凌厲有力,正在急速旋轉小銀球擊了回去。

第一個回合,甘彤彤就不留情面的痛下殺招,不按友誼第一的常規出球,打了個死反角不算,還發出了這種刁鑽古怪的飛旋球,樂得鐵芸嫣,真想立即扔了球拍,去胖胖的揍她一頓。

見鐵芸嫣輕輕鬆鬆化解第一個回合的殺威球,甘彤彤情不自禁的大喝一聲『好』后,迅速一個下砍反扣,又將球兒送了回去。

就這樣,第一局在她二人精彩的你來我往中,甘彤彤先下一城,以11比10的成績勝出。

快樂的掌聲中,二人休息片刻,喝了一點水后,第二局開始。

經過一局熱身後,鐵芸嫣和甘彤彤已經完全進入了最佳狀態,一開局,她們就展開了白熱化的廝殺。

特別是甘彤彤,心裡已經有了保障,又有一局勝出的成績墊底,她此刻是一點點壓力都沒有了。

逍遙棄妃 此刻的甘彤彤,簡直就像個小母老虎,她施展著渾身解數,她用出了十八般武藝,她呀呀呀的高喊著,她毫不留情的狠拍著,她沒有顧忌,兇巴巴的回擊著。

熱烈的廝殺中,她二人的比分,在迅速上升,以一分之差緊咬,一直殺到26比26,都沒分出勝負來。

潘家三兄弟一見自己家的首長先輸一局,這一會又被緊緊咬住,急得他們像三個小孩子一樣,開始大喊大叫著為鐵芸嫣加油。

在他們的帶領下,觀戰的同志們,也好像已經忘記了一切,全部進入啦啦隊狀態,分成兩幫,一齊吶喊:

「大神探加油!」

「甘彤彤加油!」

最終,鐵芸嫣以39比37的比分,拿下了第二局。

打成了一比一平,二人再休息一下,擦擦汗補充水分后,最關鍵的第三局,立即拉開戰幕。

第三局更精彩,甘彤彤用搓,托,推,吸,擺,拱,切,撇等招式,發起了氣勢如虹的總攻。

熱烈的氣氛中,鐵芸嫣用挑,吊,帶,撕,敲,拉,沖,打等招式,不急不躁的用以柔制暴,攻中帶防。

最終,在小銀球那精彩的勁舞中,鐵芸嫣以16比18的成績,嘟著小嘴嘴,開心得輸掉了第三局。

在眾人的眼花繚亂里,甘彤彤以二比一的總積分,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在震得窗玻璃嗡嗡響的掌聲和喝彩聲中,滿頭大汗的甘彤彤扔了球拍,四面八方的朝大家深深鞠了幾個躬后,立即像小瘋子一般沖了上來。

緊緊相抱,激動得滿臉通紅,甘彤彤噙著快樂無比的淚花,她扎進鐵芸嫣的懷裡,笑著撒嬌片刻后,二人才手拉手丟下眾人跑了。

潘家三兄弟,已經被氣得直跺腳,一起在心裡發狠:

哼!今天回去,必須給自家這不爭氣的首長喝稀粥,而且連鹹菜絲兒都不許給一根,以示懲罰。

甘彤彤以縣局和區局的名義,贏了大首長,在眾人的開心自豪中,一個不合時宜的大鼾聲,卻從角落裡傳來。

大家一看,嘿,這不是大神探那個形影不離,從沒見過真實面目的保鏢嘛。

此人此刻如佛側卧,他單手護胸,單手做枕,躺在那塊髒兮兮的練功墊上,正在呼呼大睡,鼾聲如雷中,竟連他的首長大人,挨別人拐跑了,都不知道。 比賽結束,甘彤彤當然要帶芸姐姐先去洗澡澡,沖香汗啦。

等這二位出水警花,沐浴更衣出來后,都重新是一身颯爽英姿的戎裝了。

「寒風落葉飄飄下,警隊是朵大紅花…」

哼著小歌兒,挽著鐵芸嫣的甘彤彤,突然聽見某首長的肚子里,傳來了美妙的咕咕聲。

「甘彤彤同志,火速前方帶路,目標,單位大食堂,戰鬥任務,偷饃饃偷肉肉,」鐵芸嫣突然被一股肉香饃香,惹得差點流口水。

「是!首長親自出征,定能殺得大食堂里的大師傅,四處逃竄,棄肉丟饃,」甘彤彤樂得,挽著鐵芸嫣就往單位食堂跑。

「哈哈,沖呀,抵抗從嚴,繳饃不殺!」

還未曾到飯點的大食堂廚房裡,六隻大鐵鍋,正香氣撲鼻,熱氣騰騰,咕嘟咕嘟。

臨時從別單位借來的五六位大師傅,清一色白圍裙白紙帽,統統挽著袖子在忙碌。

大餐廳里,整整齊齊的排放著二十多張大餐桌。

每張餐桌上,還放著幾隻白瓷小碟。

小碟子里,是油鹽醬醋和辣子油,胡椒粉,甜蒜,等日常調料。

餐廳的正前方,有一個小小的主席台,像是零時搭建而成。

主席台上,還鋪著一塊舊舊的紅地毯,正中還放著一支鐵鏽斑駁的高腳話筒。

這是準備要大吃大喝的陣勢呀?

見鐵芸嫣用質疑的目光看著她,甘彤彤嘿嘿一笑說:

「您就給個面子,陪大家一起吃頓便飯吧,潘老以擁警的名義,捐助了三十隻多胖羊,局裡也就花了幾袋麵粉和調料錢,做的是『羊肉點卷子』,我保證,其他什麼酒菜都沒有。」

鐵芸嫣一聽,心裡一酸后開心得點頭說:

「那就快叫大家統統過來吧。」

從腰間掏出對講機,甘彤彤大聲喊道:

「全體都有!大食堂集合!」

「丫頭,什麼叫『羊肉點卷子』呀?」鐵芸嫣又好奇得問。

「嘿嘿,就是羊肉白菜麵疙瘩湯,」甘彤彤又被逗得嘿嘿大笑。

「嗯,羊肉點卷子,名字好聽,聞著也香,快去看看好了沒,我快餓死了,」鐵芸嫣饞饞的先坐了下來。

兩分鐘后,等甘彤彤把一大粗瓷海碗,淋著辣油,撒著香菜末,香味誘人的羊肉疙瘩湯端來后,鐵芸嫣先跟她安排了一件重要的事:

「你等一會把那個帶口罩墨鏡的傢伙,單獨安排在一個小房間里,不許任何人和他接觸,記住,給他盛兩大碗,一定要肉肉多多的。」

「為什麼不叫他過來,大家一起吃呀?」甘彤彤不解的問。

「不能,不能,那個醜八怪,歪嘴塌鼻子,只因長得實在是太難看,我才讓他口罩不離臉了,別嚇得同志們吃不下飯吧,」鐵芸嫣又開始煞有其事的胡說八道。

等大家蜂擁而至時,鐵芸嫣已經把疙瘩湯里的肉肉,全部吃光了。

見她正低著頭嘟著嘴,用筷子在那大海碗里翻江倒海的繼續找羊肉,區局縣局二位長拚命忍住笑,開心得忙同時往廚房裡沖。

此刻大餐廳里人雖多,不過都挺乖,安安靜靜中,大家都落座開始吃飯了,寒子劍卻可憐巴巴的戴著口罩墨鏡,站在餐廳外偷偷咽口水,不管潘家三兄弟怎麼拽,都拽不進去。

這時,甘彤彤端著一個餐盤,兩大碗厚厚一層肉肉的疙瘩湯出來了,她毫不客氣的踢了一下寒子劍,然後瞪著眼說:

「跟我走!」

寒子劍同志,當然是屬於最乖最乖的了。

他乖乖的跟著甘彤彤,被帶進了一間黑乎乎的小房子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