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喃穿一身白色帶紅斜條的運動裝,中間露腰,下面露着大長腿,腦後還是標誌的馬尾,跟這樣的美女一起跑步,吸引來一堆的目光。

陽頂天很得意,不久前,他也只能跟旁邊人一樣,遠遠的看着,而現在,他可以跟燕喃一起跑步了,跑出一段,稍稍休息做軟體運動,陽頂天還趁機摟着燕喃的腰吻她。

燕喃雖然有點兒羞,卻也沒有拒絕他。

摟着這樣一個大美人姿意的吻,自然引來一大堆羨慕妒忌恨的眼光。

但也有燦笑的,爲什麼呢,因爲陽頂天沒有燕喃高,要吻燕喃,就要踮起腳尖,這自然有些好笑。 不過陽頂天自己不覺得丟人,反而覺得他矮個能吻到高妹,心裏洋洋得意。

跑步回來,一身汗,當然要洗澡,陽頂天趁機提要求:“我們要做節約用水的好市民,所以,一起洗吧。”

“纔不要。”燕喃咯咯笑着把他推到自己房裏:“快去洗得香香的,我呆會做早餐你吃。”

陽頂天當然只是開玩笑,不會賴着燕喃,洗了澡,燕喃也很快衝了澡下來了,做了麪條,還給他煎了雞蛋。

吃了早餐,陽頂天又跟燕喃吻別了,這纔去上班。

於小敏挑了兩個明星,大約諮詢了一下,代言費都在五百萬左右,不算特別紅,但也可以了。

明星的代言費,廣告的拍攝製作,然後再找電視臺播放,這些錢,將佔到東興廣告費的一半左右。

電視廣告,始終是廣告投入的大頭,這些錢,燕喃她們是拿不到的。

陽頂天看了一下於小敏交上來的策劃案,他也沒什麼可挑的,直接去找哈多,哈多則根本不看,一句話:“你決定就行了。”

反而扯着陽頂天,興致勃勃的聊賭馬。

這人真心有賭癮,但班又不得不上,那麼上班時間跟陽頂天聊賭馬,也是一種消遣。

快中午的時候,燕喃打電話來:“陽陽,你中午回來吃飯的不?”

“有什麼好菜?”陽頂天笑問。


“當然有好菜。”燕喃咯咯的笑:“我買了牛肉,腰子,還買了一點酸菜,不過我沒買腸子,我不會洗。”

“有沒有喃喃。”

“沒有。”喃喃更是笑得咯咯的,笑了一會兒,她道:“燕子回來了,我們的事,先別讓她知道好不好?”

“爲什麼啊。”陽頂天奇怪。

“因爲。”燕喃有些羞:“她昨晚上一不在家,我們就那樣了,她會以爲我趁機勾引你。”

陽頂天聽了大好笑:“那你就說是我趁機勾引你好了。”

“不要。”燕喃羞叫:“好陽陽,你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

她軟軟的求懇,陽頂天完全無法拒絕,只好答應她,但也趁機提要求:“那至少要給我十個吻做補償。”

“不……好。”燕喃拖着聲音,咯咯的笑。

陽頂天急了:“到底是不還是好?”

“不告訴你。”燕喃笑得更歡暢了。

掛了電話,陽頂天心中覺得特別的歡暢。

他女人不少了,但可以說,沒有認真的談過一次戀愛,這一刻,突然有了一種談戀愛的感覺。

回去,盧燕果然在家,燕喃在廚房裏,盧燕在那兒上網,見了陽頂天,盧燕叫道:“陽陽,快來幫我出主意。”

“什麼?”陽頂天看一眼廚房中的燕喃,燕喃也在看他,看盧燕沒注意,陽頂天嘟嘴送了個飛吻,燕喃紅着臉笑,看陽頂天瞪眼,她便也嘟了一下嘴,但隨即就捂着臉羞笑了。

她這害羞的樣子,實在太誘人了。

陽頂天忍不住,叫道:“哇,好香,燕子你先別急啊,我看是什麼好菜。”

直接跑進廚房,伸手就摟着了燕喃。

燕喃嚇一跳,雙撐着他胸:“燕子在外面。”

“不怕,她不會進來的。”

陽頂天不管不顧,伸嘴就親。

燕喃手雖然撐着他胸,卻一點力氣也沒有,任他親了一會兒,這才推開他。

陽頂天小小的過了把癮,出來,道:“什麼事?”

“我想拍網劇,你說行不行?”盧燕眼晴盯着電腦,臉上的神情,帶着興奮。

“拍網劇?”陽頂天好奇:“有導演找你嗎?”

“不是。”盧燕搖頭:“網劇跟一般電視劇不同的,可以自導自演,就跟拍視頻差不多,也不用多少錢?”

“有這事?”陽頂天完全不瞭解這些。

“你理解爲自拍就可以了,不過相比於自拍,有更多的人物,有故事。”盧燕揮着手,試着解釋:“就是增強版的自拍,或者說,減化版的電視劇。”

陽頂天想了一下,大致理解了,叫道:“可以啊,這個要多少錢,我可以投資的。”

他知道,兩姑娘都有明星夢,尤其是燕喃,一直都是想拍影視的,當然要支持。

但也疑惑:“不過,就算拍了,怎麼播放?這個要申請吧。”

“不是的不是的。”盧燕搖頭:“這個就只是視頻短劇,可以自己播放的,例如今日頭條那些視頻網站,你自己上傳上去就可以了。”

她說着,調到她所說的今日頭條,什麼西瓜視頻,果然就有各種各樣的視頻短片。



“不僅是今日頭條,其它很多站都可以的。”

盧燕連調了幾個視頻的平臺,果然好多視頻。

“那可以啊。”陽頂天贊同:“呀,有些看的人好多呢?”

“是啊。”盧燕興奮的道:“這個跟微信微博搖粉是一樣的,越是好看的,粉就多。”

“看的人多了,就成網紅了。”

“就是這樣。”盧燕眼晴放光:“昨天我跟佳佳她們商量,她們都說行,而且前期投資也不要好多的,主要是租攝影機貴一點,可能要幾萬塊錢。”

“那可以啊。”陽頂天大力贊成:“行,我來投資,嗯,前期一百萬好了。”

“真的。”盧燕一下子歡呼起來:“陽陽,你太好了。”

猛地一下摟着陽頂天脖子,就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她這動作有些意外,陽頂天不防,有個下意識的防擋的動作,手一擡,頓時就是溫軟的一大團。

他慌忙縮手,盧燕卻並不在乎,反而咯咯笑,對燕喃叫道:“喃喃,陽陽答應投資,我就說吧,陽陽不會小氣的。”

燕喃端了菜出來,笑道:“沒那麼容易的,好了,陽陽餓了,先吃飯吧。”

“怎麼沒那麼容易啊。”盧燕不服,一邊起身端菜,一邊辨解:“最難的就是投資吧,現在有陽陽投資,還有什麼難的。”

“是啊,還有什麼難的。”

看盧燕進了廚房,陽頂天立刻就摟着燕喃的腰。

燕喃嚇一跳:“別。”

看陽頂天嘴還湊過來,慌忙推開他,用的力大了點,然後陽頂天很誇張的倒在沙發上。

燕喃掩嘴偷笑。 陽頂天扮溺水的人,伸出絕望的手,要燕喃拉他。

燕喃伸手,到中途,卻突然縮了回去,轉身就跑走了。

跑到一半,還轉頭來看,掩着嘴笑,可愛至極。

“我要喝酒。”端了菜出來,盧燕提議。

燕喃道:“陽陽呆會要上班。”

“沒事。”陽頂天搖頭:“少喝一點吧,實在喝醉了,喃喃你開車送我去。”

燕喃立刻明白他打什麼主意,臉悄悄一紅,沒有再反對。

“耶。”盧燕歡呼着,從冰箱裏拿了酒出來,乾紅,一百多塊一瓶而已。

她雖然是美女,還是模特,可出身草根,不是顧青芷那種千金小姐,有百多塊一瓶的紅酒喝,已經覺得不錯了。

喝着酒,盧燕興奮不減,問燕喃:“喃喃,你說,有了陽陽投資,我們拍室內劇,我們兩個都是大美女,天生就有吸引力,然後還可以找佳佳她們出演羣演,找毛哥來拍,剪輯也是他,我們也不要他白乾,給他錢啊,然後我們拿來播放,你說還缺什麼?難在哪裏?”

“演員,導演,播放的平臺,好象都有了啊。”陽頂天也看着燕喃,他也不太懂,但好象覺得可以了。

“哪有那麼容易的。”燕喃搖頭:“首先要找劇本,我知道,你想拍愛情公寓那種,可愛情公寓看着簡單搞笑,實際上一般人根本演不出來也拍不出來,也寫不出那樣的本子,否則就會有一堆人拍了。”

“我拍得差點還不行啊。”盧燕不服氣。

“好吧。”燕喃點頭:“就算拍出來了,播放平臺也有,可人氣哪兒來,都沒人知道,誰來看,你不會想着也去找明星做廣告吧,明星寫一條微博三十萬,陽陽就算投資一百萬,能寫幾條微博?東興的廣告,投了廣告費是可以賣產品回收的,我們這不可能收費吧,就這麼白白花錢?”

這下盧燕傻掉了,想了一下,搖頭:“找明星做廣告,那不可能,不過我們可以慢慢來啊,先積累人氣。”

“也是啊。”

陽頂天也覺得燕喃說得對:“拍出來要有人看,人氣是個大問題,除非先成了網紅。”

“要不我們先做直播。”盧燕瞬間改了主意。

她年紀比燕喃大兩個月,但卻要浮燥得多,經常是想一出是一出,錢也亂花,之所以跟燕喃合租,就是錢大手大腳花掉了,然後算好的薪水卻沒發下來。

但她這想法,陽頂天倒是贊同:“做直播可以啊,美女天生有吸引力。”

燕喃卻又搖頭:“現在都有美顏,再加上化妝,醜女也成了美女,竟爭太激烈了,除非有特別的東西。”

她說着,看向盧燕:“你覺得,我們可以播什麼吸引人?走臺步,還是唱歌,還是陪聊?”

盧燕頓時又傻掉了。

陽頂天看着就有些好笑。

他發現了,燕喃其實很有腦子,很有主見,有一點孟香的潛力了,而盧燕就差得遠,相比於燕喃,她只是個更高,胸更大,腿更長。

“嗯。”眼見說不過燕喃,盧燕就撒嬌了:“死喃喃,你每次都是烏鴉嘴,都還沒做就反對。”

燕喃笑起來:“要是有別的什麼老闆投錢,我絕不反對,但亂花陽陽的錢,我不贊同。”

陽頂天這下明白了,原來燕喃是怕浪費了他的錢,心中暖暖的,搖頭笑道:“沒事,我這錢來得容易。”

看着燕喃眼晴,道:“爲你們這樣的大美人花錢,我樂意。”

潛臺詞其實是,爲你花錢,我願意。

燕喃當然能聽懂,俏臉微微一紅,她還要說,陽頂天一揮手:“就這麼決定了,燕子,我投資,最低一百萬,實在不夠還可以加,你爲製片,咱們拍個短劇,然後找各個平臺去播放,我再想辦法幫你們拉點人氣,我們慢慢的把人氣積累起來,說不定一下就紅了呢。”

“對啊,說不定就紅了呢,象鳳姐還不是莫名其妙的紅了。”

燕喃頓時就掐她:“死燕子,菩薩保佑你跟鳳姐一樣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