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司馬飛燕一聲驚呼出聲。

凌風忙看向場內,只見司馬問君被打倒在地,口中鮮血淋漓。顯然受了不輕的內傷。

凌風不再遲疑,走上前來。剛纔與司馬問君交戰的四人,將凌風圍在中間。

“凌風哥哥,小心啊!”水清清叫道。

“小爺我從不打無名之輩,你們四個叫什麼名字啊?”凌風問道。

“尉遲東海!”

“尉遲南海!”

“尉遲西海!”

“尉遲北海!”

“東南西北海啊!”凌風笑道。

“殺了我兒子,拿命來!”尉遲東海率先發難。


凌風就感覺眼前一閃,尉遲東海就到了眼前,一拳打在凌風的面門,凌風被這一拳打的飛到半空中,血花四濺。

“不堪一擊!”凌風就如同一個大沙包被四人揮拳打來打去。

水清清等人上前助戰,被山羊鬍全部拿下。

好在凌風有自愈能力,咬緊牙關,忍住劇痛,瞅準一個良機,身體向後一翻,終於躲出了對方四人的包圍圈。

“打夠了吧?很爽是吧?是不是也要看小爺的了。”

“真龍霸王拳!捨我其誰!”凌風凝聚全身的力量,揮出了捨我其誰,這霸氣的一拳,不僅四人感受到了威脅,就連站在一旁觀看的山羊鬍也是大吃一驚。

雙手快速的結印,從口中吐出一把烏黑的剪刀,衝向凌風的拳頭。

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響徹天地。塵埃落定,尉遲四兄弟,都倒在了地上,爬不起來,一旁的山羊鬍也好不到哪裏去,也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是誰,你明明只有鍛骨巔峯的修爲,居然有如此破壞力的招式,你究竟是誰?”山羊鬍一臉的震驚。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馬上就要完蛋了,你孫子的所作所爲你不會不知道吧?”凌風慢慢悠悠的向山羊鬍老頭走去。

“唉!我這孫兒也是罪有應得,咱們的恩怨一筆勾銷,不過我跟司馬家的恩怨卻不能就這麼結束。”說完看向躺在地上的司馬問君,眼中閃過一絲利芒。

“話雖如此說,但是飛燕姑娘是我的朋友,她家的事情,我又不能不理,您看咱們和氣解決,多好。”凌風做起了和事老。

“既然小兄弟不給面子,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山羊鬍老頭,一臉的狠絕之色。

凌風心生警兆,身體自然的向後退去,“偉大的黑暗教主,賜予我永恆的力量,助我斬殺邪神。”山羊鬍老頭雙手向天,一團團黑氣,從他的七竅中衝出。

原本大白天,突然一片漆黑。“收到你的召喚,你用什麼與我交換,必須是你自己所有的才行。”一個陰沉的聲音傳來。

“我用我的四個兒子的靈魂、血肉換取我強大的力量。”山羊鬍說道。

“準了。”陰沉的聲音響起。

“父親?”山羊鬍的四個兒子發出了撕心裂肺的聲音。

很快聲音消失,山羊鬍老頭的四個兒子也消失不見,山羊鬍老頭,七竅中冒着縷縷的黑煙。瘦小的身體,一點點的變大,猙獰的面容,讓人看起來心悸。

他雙手不停的結印,一團團黑色的能量,宛如實質般的在他的手心中涌動,接着揮拳打向凌風。凌風不敢大意,捨我其誰迎拳趕上,一聲巨響,凌風猶如斷線的風箏般,被擊飛了出去。


狠狠地摔在地上,好強的力量。對方身體也是朝後退了幾步。

凌風一躍而起,“再來!”兩人拳來拳往的鬥在一處。

猶如魔化了的山羊鬍老頭,越戰越勇,各種新奇的招式,層出不窮,凌風捨我其誰只能是被動的應對。

突然山羊鬍老頭,七竅中的七縷黑煙,由淡淡的黑影,越來越實質化,成爲了一隻只巨大的黑色手爪,山羊鬍老頭猶如一隻長着七隻觸手的怪物。

而且這些手臂打不散,不管凌風用了多大的力氣擊打,它都能回覆如初,打上去就如同煙霧一樣,毫無着力點,但是如果讓他打在身上,卻是痛徹骨髓。

這是什麼東西,如果所料不錯,山羊鬍老頭的力量就來源於他七竅中的這些黑色的觸手,到底這些觸手是從何而來?這些力量來自於何方?

讓凌風很費解,突然腦子裏靈光一現,我的寶血不知道會不會剋制這些東西。既然想到了,試試又何妨。

凌風咬破食指,精血在他的面前匯聚成一滴鮮紅的血滴。

“妖孽,看我法寶!”凌風大喊一聲。手中精血擊中距離自己的身體最近的觸手,凌風就聽到山羊鬍老頭,發出悽慘的叫聲,那一條被血液擊中的觸手瞬間萎靡,其他的觸手仿似害怕一樣的,躊躇不前。

“管用,我還真是渾身是寶啊!”凌風很無恥的心道。

山羊鬍老頭,在發出悽慘的叫聲以後,不再停留,轉身就走。

“打了人就想跑,給我留下吧!”凌風欺身追了上去,手中精血彈射向山羊鬍老頭。老頭不停的發出悽慘的叫聲,很快就如同強弩之末,跌倒在前方。身體猶如煙霧一般的消散。


一個縹緲的靈魂浮現了出來,剛想離開,突然一隻從空中突兀出現的大手,瞬間捏住了要逃脫的靈魂,在山羊鬍老頭的求饒聲中,被撕扯進虛空。

街道上還依然是人來人往,就如同從沒有發生過一樣,凌風都有種剛纔自己所遇到的,不過是打了一個盹,做了一個夢。

掉頭返回司馬家,凌風傻了,因爲凌天,寧採臣,小倩等人蹤跡全無,剛纔打鬥弄得凌亂院子,恢復如初,院子裏空無一人。 掉頭返回司馬家,凌風傻了,因爲凌天、寧採臣、小倩等人蹤跡全無,剛纔打鬥弄得凌亂的院子,恢復如初,院子裏空無一人。

“凌風公子,你回來了?”司馬飛燕迎了過來。

“飛燕姑娘其他的人呢?”凌風抓住司馬飛燕的玉手問道。

司馬飛燕掙脫了一下,見掙脫不開,就任由凌風拉着,低着頭,小腳踢着地上的石子。

凌風才發覺到自己的失態,忙鬆開抓住司馬飛燕的小手。

“水姑娘跟南宮姑娘已經被爺爺安排到客房休息了,至於凌天公子還有您的僕人不知所蹤。”司馬飛燕羞羞答答的說道。

“什麼叫不知所蹤?我就出去了連一分鐘都不到,怎麼會發生這麼多的事?”凌風眼睛都紅了,人就這麼無緣無故的不知所蹤,怎麼可能。

“凌風公子,你抓疼我了。”司馬飛燕眼淚都下來了。

凌風才發覺,由於太激動,剛剛鬆開的手,又抓緊了司馬飛燕,在她的胳膊上都落下了兩道深深的指印。

“凌風小友,不必難爲飛燕,我來說吧!”司馬問君走了出來。

原來凌風剛纔一門心思跟山羊鬍老頭大戰,沒有注意到其他的情況,跟隨山羊鬍老頭前來的,除了他的四個兒子,還有幾個黑衣人,就在凌風追殺山羊鬍老頭的時候,幾名黑衣人上前,扛起凌天三人,消失無蹤。

就是消失無蹤,如同波紋一樣。臨走時只留下了一句話:此三人另有大用,不必擔心。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凌風大喊道,抒發着胸口的悶氣。

水清清跟南宮婉聽到聲音也都從屋裏走了出來,走到凌風身邊,二女一同鑽進凌風的懷裏。

“凌風哥哥不必擔心,我預測了,這次離開對凌天等人不僅沒有害處,相反還有一場大機緣等着他們。”南宮婉趴在凌風胸口說道。

“真的嗎,婉兒?你可不能騙我?”凌風捧起南宮婉的俏臉問道。

“是真的。”南宮婉堅定的說道。

“太好了!”凌風說完狠狠地親到南宮婉的脣上。南宮婉的臉立馬紅了,一旁的水清清咯咯的笑着,被凌風一把拽過來,也是親到脣上,水清清也是一直紅到脖頸。

“活該,讓你取笑我。”南宮婉笑罵道。

“凌風小友,咱們屋裏說話。”司馬問君開口了。

凌風等人進了大廳,分賓主落座。

“凌風小友,老夫還要感謝您救了飛燕的性命啊。他父母大哥去世的早,飛燕可是我的命根子啊!當受老夫一拜!”說着司馬問君彎腰下拜。

“老人家不必客氣。”凌風還了一禮。

“小子有一事不明,還望老爺子給小子解惑。”

“小友但講無妨,只要老夫所知,必然相告。”

凌風就把遇到司馬飛燕,司馬飛燕跟他說的情況,說了一遍。

司馬問君聽完,皺起了眉頭。看向了一旁的司馬飛燕,司馬飛燕臉上已經佈滿了淚水,看到爺爺看過來,深深地點了點頭。

“飛燕看到我們所有的人都已經死了,還被砍得支離破碎的?這怎麼可能?”司馬問君一臉的震驚。

“飛燕,你的確看到了嗎?不是做夢?”司馬問君再次問司馬飛燕。

“我確定絕對不是做夢?”司馬飛燕回道。

“爺爺,爲何派人四處尋找飛燕?”司馬飛燕突然問道。

“有人送來了一張紙條,說是你被追殺,讓我們速速前去營救。”司馬問君說道。

“紙條何在?”凌風問道。

“紙條就在老身這裏。”司馬老夫人,把手伸進懷裏,半天沒有掏出來。臉上一臉的震驚。


“老婆子,你搞什麼鬼?”司馬老爺子,走到老夫人身邊,拍了老夫人的肩膀一下。

凌風就看到老夫人的肩膀齊刷刷的掉在了地上,老夫人身體瞬間**,就如同被人用利刃分開的一樣。

“奶奶?”司馬飛燕哭着奔了過去。

“別碰!”凌風看到南宮婉去碰站在司馬老夫人身前的司馬問君,於是大聲喊道。

可是已經晚了,就在南宮婉碰到司馬問君的身體的時候,司馬問君身體也是分成了一塊塊的碎肉,散落在地上。

“怎麼會這樣?清清?”凌風詢問道。

“凌風哥哥這不是幻覺,這都是真的。”水清清肯定的說。

剛纔哭泣的司馬飛燕,已經昏迷了過去。

“這是真的?這居然是真的?”凌風想不明白。

邁步走出了大廳,司馬府邸所有的人都保持着一個特有的姿勢,就如同突然被定住了一樣,就連枝頭的鳥兒,也都靜靜的維持着一個姿勢,一動不動的。

走出大門,剛纔還喧囂熱鬧的城市,一時間靜的出奇,路上行人都保持原先的姿勢,一動不動的。

“是定身咒嗎?”南宮婉問道。

“不是。”水清清回道。

突然一陣微風吹過,眼前的景象轟然破碎,一塊塊的碎肉,跌落在塵埃,整個的雙刀城成了一座死城,每一個前一分鐘還在活蹦亂跳的生靈,現在都成了死物,毫無生機。而且一碰就碎。

“凌風哥哥,這是陰陽鬼城。”水清清喊道,由於說話的聲音大了一點,在水清清前面的一棵大樹,轟然碎裂。

嚇得水清清,小臉煞白。


“什麼是陰陽鬼城?”凌風問道。

“我聽老人們說過,說是世界上有一種地方,白天熱鬧繁華,晚上一片死氣,這樣的現象是隨着日月更迭來出現的,也就是日升就恢復生機,日落就一片死氣。”水清清說道。

可不是嗎?不知不覺間已經天黑了,怪不得呢?凌風這時候才醒悟過來。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司馬飛燕的說法就成立了,也就是說當時司馬飛燕回到家的時候,正好是傍晚。這也說不過去啊,如果是這樣,那麼街道上難道沒有異樣嗎?

還有爲何司馬飛燕不受影響呢?他在此生活了這麼多年,就沒有發現過嗎?起碼晚上就沒有醒過來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